兔子掙開束縛去搶手槍,後面的小子直接扯住了他背着的八一杠,用槍帶勒住了他的脖子。

糾纏間,拿着手槍的小子把槍里最後一發子彈,直接打在了兔子命根上。 在兔子嗷的一聲慘叫中,八一杠被搶走。 「噠噠噠噠……」 連續的摟火聲,瞬間在防火溝中響起。 黑暗中兔子翻身躍出防護溝,雙手捂著兩腿之間,順着山坡連續翻滾。 在他翻滾的軌跡上,一溜兒白粉

糾纏間,拿着手槍的小子把槍里最後一發子彈,直接打在了兔子命根上。

在兔子嗷的一聲慘叫中,八一杠被搶走。

「噠噠噠噠……」

連續的摟火聲,瞬間在防火溝中響起。

黑暗中兔子翻身躍出防護溝,雙手捂著兩腿之間,順着山坡連續翻滾。

在他翻滾的軌跡上,一溜兒白粉彈頭炸開的白煙緊隨其後。

兔子滾遠了,壕溝里的戰事直接變成了1V3。

兔子同伴掙扎了一陣,身上全套裝備被仨小子聯手搶了個乾淨乾淨。

大概五分鐘以後,兔子的同伴滿身爛泥的爬出防火溝。

瞅著捂著命根子直抽冷氣的兔子問:「沒事兒吧?」

兔子疼的不行,打牙縫裏擠出一句:「屁的沒事兒,三個兔崽子,千萬別被老子逮住。皮給他們扒了!」

「快拉倒吧,趕緊找大夫看看壞沒壞吧。」兔子同伴齜牙咧嘴的彎腰,費力的扶起兔子。

「特奶奶的,這回咱哥倆丟人丟大了。」兔子忍着疼叨咕了一句。

————

「猴子,我怎麼瞅山線好像有點兒不對呀。」老魏抹了把腦門上的汗,努力分辨著周圍黑乎乎的地形。

「放心吧,跟着哥們,走不丟你的。」猴子信心滿滿。

「噠噠……噠噠…噠……」

一陣極有節奏感的交替點射在遠處響起。

「擦~什麼情況!」老魏下意識的伏低身體。

「別瞎咋呼,遠著呢。」猴子嘴裏鄙視了一句,眼睛看向槍聲響起的方向。

凝神聽了會兒,舔了下了嘴邊兒齁鹹的汗珠子。

轉頭問老魏:「倆人。」

「嗯,倆人!」老魏肯定了猴子的判斷。

「你說……他們如果發現遠處有一個人,會倆一起追,還是一個人追上來?」猴子若有所思的問。

「那幫老鳥狂的很……」老魏說到一半兒,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瞅著猴子問:「你想咋地?」

「不是我想咋地,是你!」猴子意有所指。

「我?我怎麼了?」老魏納悶的問。

「我就問你,一對一瞅冷子偷襲,有沒有把握?」猴子的一雙眼睛錚亮。

老魏沒有馬上回答,先搓著牙花子琢磨了下,然後不是特別有信心的說:「如果夠近的話……差不多!」

「嘖~別差不多啊!是誰天天吹的牛都飛了?」猴子不滿的激將。

「行!」老魏使勁點了下頭,咬着牙說:「你就說吧,咋整!」

「咋整……先摸過去看看情況再定!」猴子說話間,人已經貓著腰朝着槍響的方向跑了。

「噠噠……」

打出最後兩發子彈的同時,鄭海動作極度流暢的換上新的備彈彈夾,順手把空彈夾扔給了劉毅。

劉毅同樣換了個彈夾后,把倆空彈夾插進背包側袋,瞄準五十米左右正跑這的背影扣下了扳機。

跑着的小子也是倒霉,鄭海和劉毅同時把他選做目標。

右面屁股蛋子和腿彎同時中彈,慘叫中一個栽歪仰面摔倒。滾了兩圈兒后撞到了一顆樹上才止住了勢頭。

除了摔倒的那個,前方四個黑影陸續跑出了八十米的範圍,為了保證安全,鄭海停止了射擊。

可劉毅不慣病,連續點射之下,又打光了兩個彈夾。

直到五個倒霉蛋兒撅著不斷中槍的屁股,嗷嗷叫喚著爬出了一百二十米的範圍,才停止了射擊。

不是劉毅手黑,實在是五個小子確實是有點兒氣人。

自以為跑得夠快,追兵全都被後面的人吸引了,居然敢點明火燒烤。

簡直猖狂到了一定境界。

五個臭小子跑遠了,劉毅和鄭海起身走到了篝火旁邊。

鄭海撿起串著不知什麼肉的樹枝看了下,感情是一條倒霉的蟒蛇出門沒看黃曆。

蛇皮被扒了,蛇肉被分成了幾段,穿在樹枝上已經烤的半熟了。

把幾段蛇肉撿起來,扒拉掉上面沾著土渣,鄭海的視線被一節煙屁股給吸引了。

本來還以為五個小子,是自己想辦法在這個潮濕的天氣里生的火。

所以,雖然氣他們逃亡狀態敢大大咧咧的使用明火,但老鄭同志多少還有點兒欣慰的。

看到煙屁股才知道,感情是有人身上有火機。

。 凌晨2點,RNG基地從燈火通明中陷入了一片黑暗裡,這對往日要訓練到3,4點的職業選手們來說是非常不合常理的。

因為明天就是RNG的生死戰,xiaohu甚至做出了不贏下LGD就原地退役的話。

贏了,還有通往季後賽的機會!

輸,那這一整年的努力就都白費了!就更別提什麼世界賽了。要知道RNG自登上LPL后還從未缺席過季後賽的比賽,隊員們的壓力可想而知,還想繼續訓練的隊員們被教練Tabe紛紛趕回了宿舍,為的就是讓他們明天有一個好的狀態。

「早點睡吧,晚安!」寧越拿起自己的醫療箱對背對著他的ming說道。

「越哥,虎哥不會……」小明聲音甚至有一點沙啞。

寧越心頭一顫,肯定地打斷了他的話道:「我相信你們可以!」

「嗯……呼~呼~」

悄悄走出去的寧越,背靠著門感受著房間里逐漸沉重的呼吸聲,有些心疼這個失去了平日里嬉笑打鬧的弟弟。

那個人的退役帶給了聯盟巨大震動的同時,也是給這些跟他戰鬥過的隊友們一個巨大的打擊,畢竟巔峰時的他們有多麼耀眼啊……

心事重重的寧越,提著手中的箱子,推開了最後一個門,RNG新任隊長xiaohu的房間。

看著空空蕩蕩的床鋪,寧越心疼的甚至有點生氣,作為現在俱樂部里身體最不好的xiaohu,卻擁有著僅次於現在的ad選手GALA的訓練量,長時間的帶耳機訓練,讓他的耳鳴問題越來越嚴重,這可不是現階段自己能解決的問題,寧越放下手提箱,轉身走出房間……

漆黑的訓練室內隱隱透出一點光亮,透過玻璃看去,一個身影正坐在電腦前認真的操作著這個版本最穩妥也是最具備carry能力的英雄———辛德拉!

辛德拉一直都是線上壓制力很強的英雄,不管版本怎麼更迭,她對其他路的輻射效果絲毫不亞於其他支援性質的中單。

而這個英雄,也是明天RNG的秘密武器,教練TABE在所有隊員和教練組的同意下,定好了明天以xiaohu為核心的陣容體系以及打法。

總而言之,RNG現在已經無路可退,在失去了UZI,leteme,香鍋,姿態后,xiaohu和ming成為了唯二還在場上的老選手。

寧越並未打擾他,而是站在走廊里靜靜的等待著xiaohu這局的結束……

此時對局已經進入到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爭奪大龍的團戰,雙方都是選手和韓服王者路人,實力自然是有的,在大龍刷新的30s前,雙方就開始圍繞著大龍視野和中路兵線展開拉鋸戰,團戰一觸即發。

此時xiaohu這邊經濟差至少要差對面5000,xiaohu雖然發育壓制住了對面DWG戰隊的showmaker,但是對面上單卻是「牛古力」nugrui!

在還沒有進入世界賽的賽程里,DWG就徹底統治了LCK聯賽,nugrui更是被中韓賽區的玩家提前評為「S10世界第一上單」!

29分鐘已經7/2/11的刀妹把藍色方壓的喘不過來氣,上單凱南被nugrui硬生生壓了近一倍的補刀,要不是這把xiaohu的發育非常好,幾次團戰打了大量的AOE並且幫助隊友控住了nugrui,遊戲早在20分鐘小龍團就結束了!

一波拉鋸之後,xiaohu這邊的輔助日女抓住對面對面ad的走位不慎,悍然發起了團戰。

本來還在帶線的nugrui看此情況直接亮起TP,在塔后瑟瑟發抖只敢吃經驗的凱南也趕緊按下TP,跟隨隊友打團。

xiaohu在看到日女e到一瞬間就開啟治療,藉助靈光披風和治療的加速瞬間竄到了日女的身後,這時對面下路雙人也進入了xiaohu的攻擊範圍。

此時的xiaohu並沒有使用辛德拉常規的連招qe,幫助隊友控制對面ad完成秒殺,而是抓取了身後之前積攢的發球狠狠的砸向被日女定在原地的ad。

發育非常好的辛德拉傷害是非常恐怖的,僅僅一個wq就將ad的血量降至三分之一。

而此時,寒冰終於掙脫了日女的控制,反手一個大招砸向就在臉上的日女的同時,閃現直接交出,險而又險的躲開ez即將到臉上的大招。

雖然僥倖逃過一命,但在此時xiaohu眼中,一個沒大招沒閃現寒冰跟一個死人沒有任何區別。

xiaohu操縱著辛德拉追擊寒冰,但卻慢慢的靠近了nugrui的tp位置。

正在看著自己落地視角的nugrui,嘴角都咧出了一絲微笑,對於一個有閃的刀妹,別人可能沒什麼信心可以秒掉有e的辛德拉,但是nugrui有足夠的自信操作眼前這個不知死活的辛德拉。

3,2,1……

短短的三秒鐘,xiaohu在完成對對面ad的擊殺的同時,雙方上單也幾乎在同時落了地。

就在nugrui落地R閃上來的一瞬間,xiaohu毫不拖泥帶水的閃現向後拉開,躲開nugrui大招的同時,有著6個球的大招狠狠的砸在了nugrui的身上,出了智慧末刃的刀妹在有法穿的辛德拉面前,跟他的隊友的坦度沒什麼區別,血條直接沒了二分之一還多。

但是畢竟是被稱為世界第一上單的選手,在辛德拉閃現剛剛交出的瞬間,一道特別快的比翼雙刃拉在xiaohu這邊藍色陣型中央,藍色方因為之前的追擊陣型,只有凱南僥倖沒中,其他四人直接被眩暈在原地。

但就在比翼雙刃觸發的一瞬間,xiaohu操作著辛德拉也完成了自己最後也是給予對面沉重打擊的一擊!

E技能——弱者退散,狠狠摁下!

「看到了嗎,絕對的控制!」

此時的辛德拉徹底成為一個冷酷的黑暗法師,能量球狠狠的飛向紅色方陣型里。

由於紅色方過於想跟上nugrui的位置,此時的陣型雖散但是距離太近了,根本來不及反應,紅色方五人除了nugrui之外被狠狠地推在原地,而在一邊的凱南見狀直接開啟大招,天雷滾滾給紅色方四人來了一波東北式搓澡…..

這麼爆炸的團戰就是nugrui再強,也完全沒強到一個人自己切死藍色四人,紅色方在僅付出二人的代價團滅了紅色方五人!

「ACE!」

拿到4殺的xiaohu徹底成了這個峽谷中的魔女,qew一套連招下去,不死也殘了,就連nugrui也在辛德拉大招的關注下直接被秒殺在陣型中……

「Vicotry!」

帶了近40分鐘的耳機,xiaohu此時耳朵又開始不舒服了,把耳機扔到一邊之後,點了一下再來一局,就把整個人縮在椅子里,拿起手機邊等邊刷虎撲論壇。

「早就該退役了,uzi都讓你打退役了!」

「合同隊,活該打不了世界賽!」

「撈比!混子!」

看著聯盟板塊里對RNG的嘲諷和對自己的謾罵,他現在已經完全找不到當初剛打職業時,那種害怕和委屈,有的只是落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