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爭鬥,暮光鎮同樣如此。

這座翡翠原野上距離凜冬城最近的小鎮穩定下來以後,隨着鎮子的名氣被一些有心者們傳播的聲名遠外,幾乎每天都可以吸納到來自大陸中部和南方王國的玩家長途跋涉來到這裏定居。 但是這並不代表所有人都願意加入暮光鎮,去充當守護領地的一份子。 這就導致在整個鎮子面臨荒野的威脅時,總有一小部分人不

這座翡翠原野上距離凜冬城最近的小鎮穩定下來以後,隨着鎮子的名氣被一些有心者們傳播的聲名遠外,幾乎每天都可以吸納到來自大陸中部和南方王國的玩家長途跋涉來到這裏定居。

但是這並不代表所有人都願意加入暮光鎮,去充當守護領地的一份子。

這就導致在整個鎮子面臨荒野的威脅時,總有一小部分人不願參與進去,甚至目光短淺者還會聚眾搗亂。

所以,有一部分心裏不平衡的激進派認為自己浴血奮戰守衛的家園,換來的卻是對鎮子毫無貢獻的外來者坐享其成,必須將這些人趕出去,他們不配得到暮光鎮的庇護。

很顯然,此時索恩所處的這座暮光鎮最豪華的酒館就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態度,拒絕所有非暮光鎮居民的進入。

至於這個規矩到底是暮光鎮的領主薩拉揚親自定下的,還是眼前的女老闆定下的,這就不得而知了。

面對眼下這種局勢,這種辦法倒也不錯。

因為這麼做的目的除了可以稍微安撫一下激進派不平衡的心,能夠讓鎮子的守衛者們明白自己與外人的顯著區別,同時也表明了暮光鎮不會驅逐外來者的態度。

其實這種令人頭疼的問題同樣也在瀑上鎮上演,兩者處理的辦法也幾乎一樣。

畢竟領地的發展,最缺的就是人口,尤其是他們這些來自異界同胞。

不過,瀑上鎮下城區的當權者只有托爾維和卡洛斯兩人,不像暮光鎮這般收納了很多失去領地帶着自己心腹的首領,導致這裏派系林立。

這種潛在的隱患在戰爭時期或許會因為目標一致而不會爆發,如果迎來了和平,他們就會像定時炸彈一樣,稍有不慎就被把暮光鎮的勢力炸得四分五裂。

這些頭疼的問題自然不會輪到他來考慮,他只是有點不爽自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莫名其妙就成了這種潛在規則下的受害者。

「這是你的低調惹出來的禍端,如果所有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你被陰影遮擋的面容,也就不會平白無故增添這麼多麻煩,或者說你是一個麻風病人?亦或者見光淬?」

薇莎拉並未在意索恩的嘲諷,而是微微一笑,隨口調侃一句,便邀請道:「進來吧,你站在那裏把我的客人都嚇得不敢隨便出入了,你還讓我怎麼做生意。」

索恩猶豫了一下,隨即跟隨薇莎拉走了進去。

當他路過還有客人的桌子時,一道道好奇的目光嚇得紛紛收了回去。

「我是來找巨魔特朗德爾的,聽安德麗娜說,他老人家在你這裏工作。」跟隨薇莎拉走入一間包廂,索恩坐到椅子上說明自己的來意。

「你們兩個?」薇莎拉目光閃爍一下,不解的看着對面的遊俠。

「她現在跟我在一起,居住在瀑上鎮。」索恩遲疑了一下,平靜的目光迎上去,如實說道。

「原來她被你給拐跑了,當時我還在疑惑這小妮子怎麼突然就想着要去斯托曼鎮,我還以為她一直住在斯托曼鎮呢,原來如此,竟然是被你不聲不響的拐跑了。」

薇莎拉認真仔細地打量著坐在對面的索恩,直到將其看得用乾咳來掩飾尷尬,這才收回目光,滿意的點點頭,說道:「看起來還算不錯,勉強配得上吧。」

……

果園裏盛開着白色和紫色的花朵,洋溢着雨水的氣息,繽紛的彩虹將蔚藍的天空分割成兩半,又將茂密的樹叢和遠方的大劍痕山脈連接在一起。

幾座端端正正的小屋就坐落於果園的正中,周圍長滿了色彩艷麗的花朵。

索恩走進果園,小心翼翼地穿行於花叢中的一條碎石小路。

「沙沙沙……」

忽然,他發現右邊有動靜,於是望了過去。

一隻長著薄紗般蝴蝶翅膀的微型精靈躲在花叢里,像一隻好奇的小貓咪一樣偷偷地望着他。

當她注意到索恩投過來的目光時,羞澀地用花葉將半個身子遮擋起來,露出一雙圓溜溜的小眼睛。

這隻好奇的小精靈在一襲的絲綢長袍和緊身上衣的映襯下,如黎明般閃耀,又像升起的滿月一樣耀眼,隨着她薄紗般的翅膀輕輕扇動,又如照耀在流動湖面的月光。

「竟然是皮克精?」

看到這可愛的小精靈,索恩停下腳步,蹲下身子仔細地打量起來。

這種小精靈可遇不可求,如果能捉幾隻帶到巫師塔的植園中,他相信安德麗娜一定非常喜歡。

然而,令他沒有預料的是這隻可愛的皮克精明亮的眸子中閃過一抹狡黠之色。

緊接着,他的頭頂便浮現一朵巴掌大小的烏雲,如淋浴般散落的雨水落向他的頭頂。

還好他反應夠快,躲過去大半。

「嘻嘻嘻……」搞怪的小精靈望着索恩狼狽的模樣,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隨即飛到索恩近前,伸手遞給他一根帶着花苞的根莖,笑嘻嘻的說道:「半精靈,這是見面禮,送給你了。」

小精靈說完,看到面帶微笑的索恩接過禮物,立即拍打着薄紗般的翅膀鑽入花叢中,伸出小手撥開花葉,露出一雙好奇的小眼睛。

望着小精靈送的禮物,根莖上的花苞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綻放,很快,一朵粉紅色的薔薇花便出現在他手中。

索恩將其收了起來,繼續朝着碎石小徑走去。

不一會兒功夫。

他來到了小屋旁,看到一張白色大理石桌,兩張柳條躺椅和躺椅上的巨魔老管家特朗德爾,以及另一位德魯伊枯木大師。

兩人曬著太陽,有說有笑的閑聊着什麼往事。

一位巨魔和一位人類在花叢中的小屋旁有說有笑的品茶閑聊,這種畫面看起來的確有點讓人匪夷所思。

最讓索恩意外的是,這巨魔管家竟然與枯木大師這麼投機。

不過仔細一想也就明白了,這兩人的年齡段似乎都在同一個層次,共同話題自然也就多一點。

「枯木大師,巨魔老管家,有禮了。」索恩放輕腳步走上前去,禮貌的打招呼道:「不請自來,還望不要見怪。」

「你太客氣了,索恩小友,這裏隨時歡迎你的光臨。」枯木大師起身對索恩微微一笑,回禮道。

巨魔老管家則直接站起來走到索恩身邊,笑着說道:「索恩小兄弟,的確好久不見了,聽枯木老頭兒說你來到了暮光鎮,可把我高興壞了,來來來,快坐。」

說完,便自來熟地拉着索恩手臂走到大理石桌旁讓他坐到椅子上,一邊給他斟滿茶水,一邊說道:「有一件事,我想拜託你一下。」

「什麼事?」索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詢問道。

「我想讓你在離開暮光鎮的時候,帶我一起離開。」巨魔老管家滿是歉意地看了枯木大師一眼,微微一嘆道:

「如今的翡翠原野太亂了,我有點放心不下安德麗娜那孩子,所以經過我的深思熟慮之後,我想拜託你在回瀑上鎮的時候,順路把我帶到斯托曼鎮去。」

「你不知道嗎?」索恩將茶杯放到桌子上,疑惑地望着巨魔老管家。

「知道什麼?」巨魔老管家被問得愣了一下,他先是看向身邊的枯木大師,發現對方微微搖頭似是不知,隨即迎上索恩的目光,說道。

「看來你是真的一點都不知道。」索恩恍然,掏出一封安德麗娜臨走時給他的信遞給巨魔老管家。

「這……」信件上的內容不多,但巨魔老管家卻逐字逐句地看了很長時間,就連他的好友枯木大師覺得不妥離去他都未察覺到。

…… 第二天上午,霍嬗日上三竿才醒,睡了一個懶覺,連日奔波,他好久沒有睡的這麼香了。

一個劉徹,每天天一亮,就溜溜達達的跑來找他,想多眯一會都不得行。

起來洗漱過後他就有些無聊,有心去找劉徹,看看他準備送給自己的神駒是個什麼樣的。

而且聽說有人去年在西域大宛抓到兩匹神馬,進獻了上來,不知道是什麼樣子呢!

但不用猜都知道,劉徹這幾天估計會很忙,有些不太好打擾呀!

霍嬗發了一會呆,想起了昨晚的事,撇了撇嘴。

昨日高廟祭祖以後,晚間劉徹又在前殿舉辦了大宴。

劉徹本來是沒準備喊他的,但霍嬗出於好奇,或者說去看看他們舉辦趴體吃的都是啥好吃的,跑去看了看。

結果很失望,不光沒有好吃的,整個氛圍,一個詞形容非常貼切,那就是了無生趣。

一群人因為劉徹在,頗有些放不開手腳,但劉徹倒是玩的興緻勃勃,到了他該走的時間,一直不願離去,所以大家都是規規矩矩的。

霍嬗待了沒多久就回了他的麒麟殿,回來后他就睡了,直到剛剛才醒。

霍嬗突然想起今日乃是月首,距離他的生辰還有七天的時間,對,沒錯,他的生辰正好就是七月七。

霍嬗不光是想起了這事,他還想起了另一件事。

傳說,元封元年,七月七日這天,漢武帝劉徹在皇宮中會見了王母娘娘,這不就是今年嗎?

而且,嘖,這件事吧,也不一定是假的對吧,要是有人假扮呢?

所以霍嬗準備在那天盯緊了劉徹,看看到底是真是假,霍嬗覺得如果那天王母真的出現,那肯定會『非常的』有意思!

至於現在嘛……

晚上要舉辦家宴,霍嬗準備去弄點東西。

其他東西現在弄有些不太現實,所以霍嬗準備去少府那邊看看,先去弄一個炒鍋出來,然後再制些鹽,磨點麵粉。

晚上讓他們嘗嘗炒菜和油潑面的魅力。

這個年代也是有炒的,不過不太普遍,只是因為沒有合適的炊具等基本用具,你拿鼎炒菜的話,雖然可以,但是因為熱度傳遞太慢,散的也太慢,掌握不好火候。

只要他弄出來炒鍋,就能弄出炒菜來,就算也比不上後世好吃,但也比現在的這啥都用來蒸煮強百倍。

這個時候的調料雖然種類較少,但是蔥姜蒜花椒等基本的也都有,手藝高超的話,只要有好鹽,菜炒出來也差不了多少!

至於油,不說動物油,植物油也挺好弄的,古法榨油那一套,炒制,碾碎,擠壓,出油。

不過炒的時候,火候也要掌握好。

太早的話沒炒好,出油少,沒味道。

太晚的話炒過了,出油也少,油還苦。

霍嬗又不大規模弄,弄一些晚上吃的就行,而且,少府里最不缺的就是資源和各方面人才,告訴他們方法,經過研究,他們絕對能弄出最佳的比例方案出來,他對這些人有信心。

………

「小李子!」

霍嬗喊了一聲,剛喊完,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宦官小碎步跑了過來,自己身邊幾十個侍者宮女,經過霍嬗這兩個多月的努力,算是全認識了。

因為小李子長得比較喜慶,年紀最小,所以印象深刻,霍嬗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他。

「小君侯有何吩咐?」

「你去一趟少府,去找到少府丞,就說我待會會過去一趟,讓他喊一喊太官令,導官令,考工室令三署屬官,我待會有事請他們幫忙,去吧!」

他還沒上任,所以只是就只是說幫忙,要不然直接就召集了,至於他上任后,上一任少府去哪?

少府卿其實從去年就空置著,上一任少府就是那個作者沒搞清楚是誰的中尉豹,他去年還是少府豹……

如果不是霍嬗橫叉一杠子,這個位置令年也會空置,然後明年會由王溫舒坐……

又是一個大名鼎鼎的人物!

「諾!」

小李子離去了之後,霍嬗想了想,沒啥問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