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原以為這柄匕首是本身便蘊含著極強的能量,現在卻是明白了為什麼奧瑪斯會將之稱為「鑰匙」。

「這座大陣塔現在使用的是世界之石碎片的能量?這麼小的一柄匕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這柄匕首究竟是如何創造出來的,我們也不得而知,但卻有不少資料都表明它傳承自薩卡蘭姆創始人,阿卡拉特。」 凱恩習慣性地撓了撓他的額頭,這是當他覺得自己的所知不足以解答心中疑惑之時,便會下意識做出的

「這座大陣塔現在使用的是世界之石碎片的能量?這麼小的一柄匕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這柄匕首究竟是如何創造出來的,我們也不得而知,但卻有不少資料都表明它傳承自薩卡蘭姆創始人,阿卡拉特。」

凱恩習慣性地撓了撓他的額頭,這是當他覺得自己的所知不足以解答心中疑惑之時,便會下意識做出的動作。

「那。。。這麼強大的一件神器,既然落入了墨菲斯托手中,它為什麼不以之打開一個跨位面的傳送通道?」莫北同樣有些懷疑,這柄匕首的出現究竟是巧合還是陰謀。

「因為庇護所世界的意志。」奧瑪斯用一種低沉肅穆的聲音接著說道。

「世界之石的力量,排斥一切外來之物。所以就連魔王本體進入這個世界后,都會受到強大的壓制。」

「哦。。。」莫北恍然,他倒是忘了這一點。既然世界之石的能量排斥一切外來之物,自然也不要指望能用這種能量來打通異位面傳送門。

嗯?

排斥一切外來。。。

我沒感覺到被壓制啊。。。

反倒是來到這裡以後,體質變強了許多。只是無法像這個世界的人一樣,感受到世界之石的波動而已。。。

莫北突然閃過這麼一個念頭,心裡便又多了一件想不通的事情。

在之後的交談中,他也漸漸了解到這件神器的諸多限制。

打個比方,想要使用這把鑰匙,就不得不先做一把極為穩固而且結構複雜的鎖,才能引導和駕馭充斥於這片大地中的磅礴能量,而且這能量雖然龐大,特性卻是相當平和,想讓其具備強大的破壞性又要經過複雜的轉變。

所以正如之前佩羅娜所說的,這確實不是一件為殺傷而鑄造的武器。

這也就讓他打消了拿著這匕首蓄積元氣彈見誰秒誰的設想。。。。

翌日清晨,那似乎是想下個沒完的雨居然停了,但整個城市和邊緣的樹林卻是籠罩在了濃厚的晨霧之中,而且即便是天剛亮,也感覺不到一絲的涼爽,就像是有個巨大的蒸籠被打開了一般。

不過神奇的是,大陣塔頂端的那一點火光,卻依然在濃霧之中微微閃動著。

據奧瑪斯所說,他年輕時曾是一名祆教僧侶,這祆教也被外界稱為拜火教,所以他掌握著一種十分精深的探視手段。

那團火焰便相當於是他的雙眼,可以將整個城市的景象納入視線感知之中,這也使得他能夠在第一時間發現入侵城市的威脅。

只是他能夠同時關注的範圍畢竟有限,而且同樣也視線遮擋的弱點存在,所以在突襲發生之前,究竟是誰在那條河道之中留下的那兩枚蛇卵,他也沒能察覺。

莫北三人如約在城西的河道口和卡瑪爾等人碰了頭,隨即一行人用步行的方式直奔前兩天選好的那個位置。

儘管怪物的屍體已經被全部清理掉,空氣之中還是有著相當明顯的血腥氣,若非又連著下了一整天的雨,此時地面上應該滿是黏膩的血跡才是。

一直走在樹屋區的邊緣地帶,也沒有看到特別嚴重的破壞痕迹,多半就是繩梯弔橋之類的被射斷或者燒毀,很多樹屋的木牆上也多了一些細小的孔洞。

小矮人們對建築物的破壞力雖然有限,不過它們和集群電鬼的合擊卻也造成了相當慘重的死亡。

或許也是因為這個,此時這片區域在濃霧之中顯得分外安靜,樹屋的主人對那些損壞的繩梯弔橋似乎一時半會兒也無心修理,就這樣在霧中零零落落地飄蕩著,比上一次來時多了一種凄涼破敗的感覺。

一行人假裝對周圍的景象視而不見,因為不想給自己增加無意義的負面情緒,在見到之前選定的那兩棵樹時,每個人的心情也為之一振,終於要動工了,而且這天氣也還算不錯。

莫北將木料丟了出來,卡瑪爾的四個工友在看了一眼之後,便開始拿出衡量工具和墨線,開始初步分割木料。

而經驗最老的卡瑪爾則是圍著那兩棵大樹來來回回看了好幾圈,並用步子大致丈量著樹屋的範圍。又拿出石灰粉一樣的粉末在地上做了一些標記。

這一忙碌起來,很多事情便也被拋到了腦後。

一直有些沉鬱的佩羅娜也是漸漸恢復了活力,到了臨近中午的時候,卡瑪爾等人都停下來喝水吃東西稍作休息,她卻依然是幹勁十足。

一上午的時間,經過工匠們的指點,她也掌握了一些工具的使用要領,此時正歡快地拉動著和她差不多高的大號框鋸。

「呃。。慢點慢點。。這都冒煙了。。。」

卡瑪爾最後還是把她給叫停了,給了她一張粗略的草圖,讓她拿著一盤皮尺上樹去打標記和測量尺寸。

佩羅娜欣然接過那張紙,對照了兩棵樹看了片刻,便施展傳送站在了一根樹杈上,將末端帶著重物的皮尺垂下來比劃了一下,而後拿出一柄小刀在樹皮上刻了一道。

就見她在樹上閃過來跳過去,不一會就落到了地面上,將卷好的皮尺和確定了尺寸的草圖交到了卡瑪爾手中,讓卡瑪爾好一陣讚歎。

若是他自己來做這件事,就是有人幫忙也得小半天功夫,結果現在一個木薯都還沒啃完,眼前這小姑娘就把活兒漂漂亮亮地給幹完了。

而這一會兒功夫,莫北也在兩棵樹之間固定了一根橫樑,還掛上了兩組滑輪,這是他在魯高因時拿著圖紙去找阿吉雷幫忙做的。

有了這個東西的幫助,便省去了一些搭輔助支架的步驟,既省力又方便。八個人在一天時間裡,就建好了一個離地兩丈高的寬闊平台。

看著平平整整的木製平台,莫北三人心中都是充滿了成就感,這些寬度薄厚均勻的木板可都是從一整根圓木中切割打磨出來的,感覺就像親手製作一件工藝品一般,十分滿足。

卡瑪爾他們絲毫不覺得工期縮短了有什麼妨礙,而是都看著樹上那兩個滑輪,如獲至寶。 「溫婉,不要這樣!我知道我這個人,以前很古板,不會浪漫,沒有給你製造過驚喜……以後這些我都會改變的!」蕭何一臉卑微的看着沈溫婉,無論如何他都不想放手!

然而現在沈溫婉真的已經厭惡他了,心裏只有那位神秘的蕭公子!

她氣憤對蕭何道:「蕭何,你有沒有一點志氣?我都已經跟你說了,我們不合適,相互放過彼此吧!」

「你要是不肯主動離婚,我就申請強制離婚,那個時候,你被趕出沈家,一分錢都拿不到!」

蕭何心裏頓時充滿了怒火!這一刻,他是真的沒有想到,沈溫婉會這樣絕情!

旁邊,沈娟娟也開始大罵他:「蕭何,不要在痴心妄想了!我堂姐是絕對不可能嫁給你的!」

「我堂姐只屬於蕭公子!你看看你什麼鬼模樣,你比得上蕭公子一個手指頭嗎?你最好趕緊滾蛋,那個蕭公子可不是一般人,要是讓他知道,你對他的女人有意思,小心他弄死你!」

說完,沈娟娟拉着沈溫婉就往家裏走,根本就不給蕭何解釋的機會了!

「溫婉!」蕭何在後面大聲喊道!

沈溫婉沒有回頭,還加快了腳步!

這一刻,從她腳步聲里,蕭何就可以聽出,她對自己是多麼的厭惡!

「難道,真的要離婚了?」蕭何憤怒的捏緊了拳頭!

「恩人,總算是找到您了!」突然,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跳了出來,噗通一聲就跪倒在了蕭何的腳下:「您還記得我嗎?我是黃龍溪,我女兒叫黃煙煙……她馬上要過十八歲生日,我想請恩人出席!」

黃龍溪來這裏,請蕭何出席他女兒的生日宴會,真正的目的是要請蕭何,治療好他女兒的疾病!

不然他女兒真的會活不過十八歲!

前天神醫大會他去看了,他知道擂台上那人,絕對是蕭何易容假扮的!

所以他心裏十分清楚明白,能救他女兒的只有蕭何一人!

今日才會不顧身份尊卑,親自來找蕭何!

「滾開!」然而此時的蕭何,正在氣頭上,沈溫婉竟然對他如此絕情!

但他還是不想跟沈溫婉離婚,所以他心裏憋了一口怒氣!

什麼黃龍溪,什麼黃煙煙,他早就忘的差不多了。所以哪有什麼心情理會……才會對黃龍溪發火!

他一聲怒吼,將黃龍溪喝退後,又去追沈溫婉了!

「看來恩人是遇到感情危機了!」黃龍溪淡淡一笑,立刻追了上去!

他這樣的老狐狸,怎麼可能會看不明白,一定是因為蕭何沒錢,所以沈家的人看不上他……沈溫婉才會強行跟蕭何離婚!

他正好去幫蕭何一把,然後在懇求蕭何救自己的女兒!

砰砰砰……

蕭何來到沈溫婉家門口,用力的砸門!

「溫婉,你給我一個機會,我不想跟你離婚!」蕭何在門外大喊!

突然,門被人打開,勢利眼宋藍芝走了出來!

「蕭何,你要點臉行不行?我女兒都說要跟你離婚了,你趕緊滾蛋!」宋藍芝指著蕭何鼻子怒罵:「你要是在不滾,我就告訴蕭公子,你動他女人,讓他叫人打斷你狗腿!」

蕭何心裏苦笑,那個蕭公子就是他自己!

宋藍芝罵完之後,就要關門!

卻在這時,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沖了過來:「敢對我恩人無禮,你想死嗎?」

宋藍芝本來就是欺善怕惡的勢利眼,被中年男人這聲怒吼,直接震懾!

再看中年男人,穿的不一般……光是手腕上那塊表,就價值好幾千萬!

她頓時就沒了對付蕭何的那般氣勢,她有些驚恐的問:「你你……你是誰?」

「北邊黃龍溪!」中年男人說出自己的身份!

宋藍芝直接驚呆:「你就是在北邊,掌控了幾乎所有石油資源,號稱石油大亨的黃龍溪?」

「正是在下!」黃龍溪冷聲道:「你對我家恩人這般無禮,是想家破人亡嗎?」

宋藍芝驚愕道:「你恩人是誰?」

黃龍溪指著身旁的蕭何道:「正是蕭神醫!」

宋藍芝驚呆了!

這個時候,她才突然想起,之前蕭何偶遇黃龍溪的女兒黃娟娟……

黃娟娟突然犯病,蕭何救好了她!

為此,黃龍溪還特意幫了沈家一個大忙!

那就是,那個時候,沈家正在被王家和謝家打壓!

是黃龍溪出面,化解了那兩大家族對沈家的仇恨,並讓他們放過了沈家!

「您裏面請!」這樣的大人物,宋藍芝哪裏還敢在怠慢,立刻邀請黃龍溪進家!

黃龍溪卻沒有進去,而是看向蕭何:「恩人都站在門外,我怎麼敢進去?」

宋藍芝立刻對蕭何露出笑臉:「你還愣著幹嘛?趕緊邀請黃先生進門啊!」

蕭何這時腦袋裏跟漿糊一樣,這個黃龍溪到底要幹嘛?

他沒時間多想,立刻邀請黃龍溪進家!不然的話,他自己根本沒法在進這個家門。

「黃先生請坐!」宋藍芝對黃龍溪十分熱情!

然而黃龍溪卻沒有坐下,宋藍芝何其勢利眼,馬上就看明白,因為蕭何還沒坐下,所以黃龍溪才不敢坐!

她急忙朝蕭何使了一個眼色:「你怎麼還不坐?」

要是平常早就罵廢物了,然而現在不敢,因為黃龍溪喊蕭何恩人,她要是在喊蕭何廢物,那就是在侮辱黃龍溪了!

「我們直接開門見山吧!」蕭何和黃龍溪都坐下后,黃龍溪冷聲道:「你們看不起我黃龍溪的恩人,就是因為他沒錢……我黃龍溪決定,直接給他兩千億,感謝他上次救我女兒!」

「兩兩……兩千億?黃先生,您沒開玩笑?」宋藍芝驚呆了。

號稱七省聯盟之一的王家和謝家,資產也不過上千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