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

那整輛瑪莎拉蒂的引擎蓋,已經徹底凹陷,轟塌! 整個車頭,引擎蓋......直接被恐怖的撞擊力,給撞得扭曲......變形6! 車頭狠狠凹陷,整個V6發動機,直接被撞得炸裂粉碎......無數機油、混雜着汽油......冷卻液,散落了一地! 瑪莎拉蒂的車頭,一路蔓延...

那整輛瑪莎拉蒂的引擎蓋,已經徹底凹陷,轟塌!

整個車頭,引擎蓋……直接被恐怖的撞擊力,給撞得扭曲……變形6!

車頭狠狠凹陷,整個V6發動機,直接被撞得炸裂粉碎……無數機油、混雜着汽油……冷卻液,散落了一地!

瑪莎拉蒂的車頭,一路蔓延……整個車身框架,也都被恐怖的衝撞波及……車身已經凹陷扭曲,那扇擋風玻璃崩碎……

司機整個人,被卡死在駕駛座中間,胸膛……都被整個方向盤壓住,已經當場被壓的爆膛而死了。

而瑪莎拉蒂轎車,後排座椅內。

女秘書王靜,整個人被卡在車廂內……長發凌亂,俏臉獃滯……震愕……

她不敢置信的望着窗外……

望着車頭前方……那道……完好無損的身影。

這一刻的王靜,瞳孔中只剩下無盡的恐懼……和崩潰。

這?!

連轎車的劇烈撞擊……都……

都……撞不死他???!

這他媽!

究竟是一個人人類?

還是一個惡魔?!!

而,與此同時。

瑪莎拉蒂車頭前。

秦蒼穹眸光平靜,緩緩……收回了右腿。

他,轉身。

朝着瑪莎拉蒂轎車的車門方向走來。

隨着他走來的瞬間。

扭曲變形的轎車內……秘書王靜整個人掙扎,崩潰……用力掙扎著……試圖逃離車廂……

可,此時整個車廂都已經扭曲變形。

就連車門都被卡死了。

無論她如何掙扎,都不能逃離這個扭曲壓抑的車廂空間……

她整個人,都被卡死在車廂內。

秦蒼穹面色平靜,一步一步,走到了瑪莎拉蒂的車門身側。

他眸光淡漠,淡淡掃了一眼車窗內。

透過破碎的車窗,能看到……王靜整個身體,都被卡死在座椅中……根本不能動彈掙扎一下。

他,面色淡漠。

伸手,緩緩搭在瑪莎拉蒂的車門上。

而後,右手猛地用力一掰。

『撕拉!』整扇瑪莎拉蒂的金屬車門,直接被他撕開。

他右手往車內一探。

一把掐住了王靜的脖子,將王靜整個人……猶如提死豬一般,直接懸空提了出來。

「呃……放……放開我……」

「我是張公子的秘書……你敢動我一下……張公子,絕對不會……放過你……!!」

王靜此時,感覺到了一股死亡的恐懼。

驚恐之下,她顫抖著,搬出了張利公子的名號,試圖……威脅震懾眼前這個青年。

而,聽到王靜的這句話。

秦蒼穹的眸中,閃過一絲冰冷的弧度。

「哦,是么?」

「巧了,我也不會放過張利。」

「他的報復,我秦某人,翹首以待。」

說完,秦蒼穹的右手,猛地一用力…!

「不……」王靜整個人驚恐顫抖,可她……只喊出了一個字……她甚至來不及開口,喊住下一個字。

『咔嚓!』一聲……脖頸骨頭,被掐斷的聲音,回蕩在空氣中。 暨南縣位於大雍國東南方,靠海又不臨海,東面北面均有高山阻隔,那真是冬天北風減弱,夏天颱風難刮,因此雖然是田地不多,也讓人們豐衣足食,故而在靠西北的山裡有一座不大的小觀,也不缺香火,養著八九個不事生產的道士。

在外縣也有人傳說此觀頗有神異,也有尋仙訪道的人尋蹤前來,但是一見之下頗為失望,哪裡是有神異啊,不過一進大殿左右二偏殿,後院幾間卧房。大殿正上方放著一塊不知年月的匾額,上書3個大字「遊方觀」,未見有誰落款想來不是什麼名家手筆,進殿卻不見常見神像,神龕只供奉著一幅畫像,畫像模糊,紙面泛黃,可見常年供奉,四面牆上和屋頂畫著周天星斗圖樣,卻不見任何其他裝飾。

恰逢今日說法,神龕下方端坐一老道,六名年齡各異的道士分坐下方,只見老道口中念念有詞,卻不見聲音傳出,正所謂法不傳六耳,下方五名道士聽得如痴如醉,但有一小道盡然打起瞌睡,只聽一聲磬響,眾人紛紛醒來。

當眾人醒來之後,老道眼睛半開半闔說了句:「今日講道完畢,三日後開講。」

只見小道越眾而出,跪伏在老道面前悲戚的說到:「求師傅垂憐」,其他眾弟子不忍也紛紛上前:「求師傅成全」,老道慢慢說到;「痴兒,爾等心情,老道又怎會不知,然老道亦不知其道在何方,如今天下紛亂,天機不顯。」

聽聞如此眾師兄弟只能嘆息,成道難。而我們的事就要從此開始。

懵懂小道名曰翁侃,出門旅遊路遇小觀,觀內供奉一年輕道士,神龕上放一枕頭,不知不覺到了晚上,下山困難就躺在石階上睡一晚,打算第二日下山,見到有枕頭就問神像借用了,拿到手看見枕上綉有三字「黃粱枕」,不覺好奇,結果睡醒到了不知名的古代。

可悲可嘆啊,幸好這廝心態不錯,可是人一下子小了幾號,而且做了不知名的少爺的小廝,名曰:柳全。一路尋仙問道,不敢多言,生怕別人知道內情,後來終於知道少爺姓柳,名冕,字東山,雖然還未及弱冠,但是一十六歲已經聞名鄉里,又是河東大族子弟,本應官場結果從小從羨慕道,半年前帶著小廝離家出走,路上感染風寒雙雙病倒,幸好行囊頗豐,少爺是救回一命,小廝卻變成了翁侃,真是人生各有不同境遇。

主僕兩人一路跌跌撞撞找了好多廟宇道觀,騙人錢財的多,結果在兩人錢財快耗盡的時候,遇到了外出遊歷的老道大徒弟,算是進了門牆。

然而入門之後按:守道明仁德,全真復太和,至誠宣玉典,忠正演金科,沖漢通元蘊,高宏鼎大羅,三山愈興振,福海涌洪波,穹窿揚妙法,寰宇證仙都排名。取「真」字輩。

山中歲月清苦,少爺柳冕耐不住每天砍柴燒火的日子,三年後就回去了,留下了柳真全獨自修行。

時間又過去四年,柳真全每天除了燒火砍柴,卻不見師傅傳下任何法術,每當初一十五,看見師傅考驗弟子修行,看見各位師兄或多或少演練法術總是心中羨慕,但是各位師兄弟總是寬慰他時候未到,於是今日講道完畢終於求向師傅。

柳真全不知道怎麼回到卧房,看見三師兄劉真書在一旁看道經,開口道:「師兄為什麼我練氣七年還未到達引氣之境?是否因此師傅不傳我道術。」劉真書放下道經緩緩說到:「我輩師門傳自上古練氣一脈,師門前輩星游天尊更是上古大能,參悟漫天星斗則道法自通,什麼陣丹劍器萬法如一。」柳真全聞言大喜:「師兄教我。」柳真書放下苦笑一下:「如今道法不顯,我自剛入引起十年,也是無能為力,有道是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你現在不能體會,我多說反而害了你。」

無事可做只能打坐引起,老道告訴徒弟們現在天下大劫講起,外界妖魔開始蠢蠢欲動,人道不穩,應該練氣打坐靜誦黃庭(此黃庭非黃庭經,而是指規中、廬間,一指下丹田。因其黃色為土,正為結丹之土地。而且黃庭又處人身之正中,猶如「田「字之中心。陳櫻寧先生在《黃庭經講義》中解釋說:「’黃’乃土色,土位中央居。’庭’乃階前空地。名為’黃庭’,即表示中空之意。),慢慢的柳真全心無旁騖,口鼻之間試有青煙環繞,舌抵上顎試有玉液流轉,可謂是雲霧繚繞,風神迥異。

時光荏苒,半年過去柳真全還不知道如何引氣入體,修為也不得寸進,中秋講道之時老道並未講道而是說起了各人境遇,接著聊到柳真全曰:「真全不入引起便不得宗門賜予道號,現在天象紛亂,你於練氣一道或無緣,然天不絕人,你或許在外界可循自己的道,你下山去吧。」

心中悲戚但又無法,如不證道長生,再此練氣還是百年後化為一撥塵土,為了這一世機緣,小道人只能回房打包行囊,正在打包行李之時,發現身無長物,幾卷常看道經已經爛熟於胸,只有2套常服還有3套道衣可以帶走,這時門口傳來嘈雜聲,「大師兄要不你去勸勸師傅,現在外面不安全,精魅鬼怪開始出現,小師弟不入引起根本無法操持法器,只有一些小術傍身恐怕不安全,要不求師傅收回成命。」「老三你我和小師弟住同一間卧室,我也不捨得小師弟,但是師傅說了小師弟機緣在外,我們這樣勸阻只會阻人成道,多準備點符籙,丹藥小師弟能用的上的吧。」

就見大師兄和三師兄進門從各自柜子里取出有破邪、破妄、護身、神行的符籙,還有止血、化瘀、解毒的丹藥,零零總總一大堆,心中十分感激又無法說出話,收下東西含淚告別,到了門口看見其他師兄弟,二師兄開口「小師弟,前途未知如遇不順就可回來,丹藥、符籙估計大師兄為你準備了,可是我怕他不細心忘了世俗需要錢財,這裡有三貫銅錢可以花用,還有一些金葉子縫在腰帶里,拿著。」借過二師兄的錢財,四師兄和五師兄又站面前,送上了一把雨傘和一把桃木劍,雨傘名為陰陽傘,可抵禦凡間兵器砍刺,桃木劍乃是五師兄一次下山偶得一截百年雷擊桃木所制,內含一點雷霆之力,又被淬鍊的如鋼似鐵,柳真全眼饞了好久,結果兩位師兄將他們的東西都送給了他,兩位師兄也未入引氣,但是將他們護身之物相贈,柳真全給各位師兄弟行了個道揖,「各位師兄好意,真全無以為報,只能愧領,希望日後師兄弟大道可期,一起論道雲海。」

給師門扣了3個頭之後,帶著師兄們準備的東西漫步下山,師兄們站著門口目送柳真全直到被群山遮住身影,當柳真全快要出山時,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站著山口路上,急忙一路小跑過去,跪伏於地「不孝弟子柳真全見過師尊」。當老道轉過頭看著他,輕聲說:「痴兒起來吧,為師知道你這一路去多有磨難,但是不如此你無法找到自己的道,唯有紅塵練道心,方能百轉覓道途,為師送你三道法力,保命時用,切記不可欺凌弱小。」說完一揮手三道法力打入柳真全身上,柳真全磕頭答謝,等一抬頭,只見師尊身影縹緲化作一縷清風散去了。

柳真全回頭看了看師門暗自說到「現在唯有靠自己了,翁侃,能否成仙就看自己怎麼走了,加油。」然後大步流星的直往暨南縣走去。 苗大壯手裏拿着大包小包和餘妙雪走在街上。

「哥哥,給我拿一些吧。」餘妙雪看着雙手拎滿東西的苗大壯說道

「說了不用,拿得動,出門不是說好了,你只需負責貌美如花的買買買就好,其它的都由我負責。」苗大壯輕鬆的拿着十幾袋物品說道

「那我們先放車上去,再回來買吧,畢竟還有好多東西要買。」餘妙雪見苗大壯還是不願讓她拿東西只能退而求其次的說道。

是的這不是第一次餘妙雪主動要幫他拿東西了,可是苗大壯就是不答應,用苗大壯的話來說這是他展現男友力的最佳時機,不允許餘妙雪來破壞。

「你看看你,再看看別人家男朋友,拎個三袋東西就不樂意了,還要老娘我拿一袋,我不管,我也要負責貌美如花的買買買。」路邊一對路過的情侶聽到苗大壯說的話,女子立馬對着身邊的男子說道

「也不看看你那德信還貌美如花呢,你要是像她一樣漂亮,不說是買買買了,就算我把肋骨打斷給你熬湯喝我也願意啊。」男子挪不開眼睛的看着餘妙雪對女子進行反駁著

「你什麼意思?好啊,你說我丑是不是?是不是?張一凡你長本事了是不是?你眼睛看哪裏呢,看哪裏呢,你還看是不是,好啊,張一凡我和你說,分手。女子用有些尖銳的聲音說完后,一把奪過男子手上的袋子,氣沖沖的走了。

男子見狀楞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嘴「我怎麼就把內心的想法說出來了呢?完了完了,巧兒,等等我,我錯了…。」

男子這才反應過來,剛剛光注意看餘妙雪了,說話沒過腦子,把自己的女朋友氣走了,見女朋友已經走遠了,立馬跑向前追去,跑的途中還不忘回過頭來再看餘妙雪幾眼。

「額,哥哥我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餘妙雪用有些不確定的語氣說道

「應該沒有吧,我看那個男的也不是什麼專一的人,吃着碗裏的看着鍋里的,女孩子和他分了或許還是件好事也說不定。」苗大壯用眼神瞪着一邊追着,一邊時不時回頭看的男子道

「哥哥,人跑遠了,你還瞪呢,嘻嘻」餘妙雪擋在了苗大壯眼前道

「好了,我們先去車上放東西把。」苗大壯對着餘妙雪說道

「哥哥你會是一個專一的男人嗎?」路上餘妙雪偏頭看向苗大壯道

「那你可要看緊我了,要寸步不離的跟着我哦,我可是一個超級花心大蘿蔔,見一個愛一個,一年隨隨便便也就換十幾個女朋友吧。」苗大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著

「哼,壞哥哥,不理你了。」餘妙雪說完靠的離苗大壯近了些,要不是他手上有一大推袋子,早就上前挽着他的胳膊了。

他們逛了整整一天,直到把車子後備箱和後排座椅全部塞滿才滿意的回到了公司。

這些東西不是買給餘妙雪的,而是馬上要過年了,這是他們買的年貨,還有給父母,小孩買的衣物。

「哥哥,下雪了,下雪了,啊!好久都沒下過雪了,好開心。」餘妙雪在車上興奮的叫道

這是他們在回公司的路上,天空毫無徵兆的飄下了幾片小雪花

「嗯,下雪了。苗大壯看着前擋風玻璃上的雪花道

回到公司,雪已經下的比較大了,乾燥的地面上積了一層薄薄的雪,餘妙雪剛下車,雪花就飄落在了她的頭上,手上,身體上…「,「哇,雪好美,」餘妙雪高興的在原地轉着圈圈

「是啊!雪好美。」苗大壯看着餘妙雪說道,此時在他的眼中餘妙雪的所有動作都非常慢,就這樣靜靜的看着她。

苗大壯經過多方面的實驗對比,發現常人眼中的一秒鐘對於集中精力的他來說是16秒之久,這是非常恐怖的一個數字。

不過苗大壯也非常肯定的是,這並不是什麼真正的超能力,這是他對自己的大腦試驗分析后得到的結論。

比如就拿一秒鐘來說,在正常模式下,他1秒鐘只能算出一道三位數相乘的結果,而在集中精力的模式下他1秒鐘能算出16道相同的題目。

再比如說一道高等數學在正常模式下,他需要16秒才能算完,而在集中精力的模式下,相同類型的題目他只需要1秒鐘。

這就像普通計算機和超級計算機一樣,比如說普通計算機算一道題目需要1秒鐘,而超級計算機可能只需要0.0001秒,所以同樣是1秒鐘,但是相對於超級計算機來說就是1000秒。

所以並不是時間變慢了,而是他的思維變快了,而促使思維變快的根本原因就是他的大腦已經超越人類極限所帶來的。

所以苗大壯相信只要有人智商可以突破200,超越人類極限就也會獲得這種能力,但也就只是思維變快了而已,他相信如果自己的體質沒有超越人類極限的情況下,自己的身體很可能跟不上自己的思維。

就好像一輛飛速迎面駛來的汽車,你大腦遇到緊急情況,不經思考的立馬給到身體躲開的指令,可是你的身體並沒有躲開。

這並不是你的身體沒接收到大腦的指令,而是因為在突發情況下的你,在緊急情況下你的大腦並沒有經過思考就給出了指令,這時你的大腦思維能力其實就是變相的變快了,而身體因為體質不行,跟不上大腦,並沒有立即做出相對應的動作。

因此苗大壯斷定自己這種能力並不是超能力,而只是思維變快了而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