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也還在北汕的冷緒,收到了一條信息。

【景欽:一個小時后,你到北門商場來接你們大小姐。】 【冷緒:……】 這又是發生了什麼變故? 冷緒一時還沒有看明白。 直到,一個小時后,他待在那個網吧里,忽然看到電腦中彈出了一個消息,說北門商場發生了一起嚴重的槍擊事故。 他才反應過來! 「少

【景欽:一個小時后,你到北門商場來接你們大小姐。】

【冷緒:……】

這又是發生了什麼變故?

冷緒一時還沒有看明白。

直到,一個小時后,他待在那個網吧里,忽然看到電腦中彈出了一個消息,說北門商場發生了一起嚴重的槍擊事故。

他才反應過來!

「少夫人,你今天這一身,真的很好看。」

男人在商場時裝店裏,當看到那個久違的哥德式女孩從裏面出來時,他眼睛亮了亮,發自內心的讚美了一句。

確實是很好看的。

就像是暗夜裏的妖精,她攝人心魄,妖嬈邪魅,連每一個眼神,都是勾魂攝魄的。

可是以前,他卻不敢面對自己的內心,從傳統教育里出來的他,他看到了她后,也機械式的遵從了自己被束縛的條條框框。

他說她不好看、另類、傷風敗俗。

也一直排斥她,厭惡她。

殊不知,在他的胸腔里,其實埋藏着的,也一直就是那那顆不安分守己的心。

霍司星正在整理自己的短裙,忽然聽到這個,她僵了僵,沒來由的,一絲滾燙馬上藤上了她的耳後根。

這也是她第一次聽到一個男人如此直白的說她好看。

「你……你在說什麼呢?你怎麼還不去換啊?不是要趕緊走嗎?」

她有點不太自然的趕緊岔開了話題。

景欽便笑着點了點頭,也進去了。

片刻,當他再次出來的時候,霍司星抬頭,居然看到了一個同樣也是穿得十分潮流而又朋克的高大男人站在自己面前。

「你——」

「我剛才在裏面挑了挑,覺得這個才配你這身啊,你說是不是?少夫人?」

高大英俊的男人走過來,那身形,就好似鐵塔一樣,逼迫得霍司星幾乎都有點喘不上氣來。

而最可怕的是,她還發現,他的眼神正在炙熱的看着自己。

居高臨下。

就像是一汪深海般,讓她幾乎連視線都移不開。

她瘋了嗎?

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霍司星心口狂跳了起來。

也就是這個時候,這男人的手伸過來了,他看到了她額邊的碎發,漂亮的唇形彎了彎后,他溫柔的替她捋在了而後。

「少夫人,之前你的丈夫有沒有說過你很漂亮?」

「……沒有。」

「好,那我現在告訴你,你真的很美,你知道海底的珊瑚嗎?你就好像它們,在海水裏,沒有人看到,人們以為它就是一堆沒用的海草,可是,當它被撈出來后,放在陽光底下,就會發現,它其實是最瑰麗奪目的,少夫人,你跟它們一樣。」

這個男人,竟然還說起情話來了。

雖然,聽起來有些生硬,也有些不太華麗。

但是,霍司星聽了后,卻猛然心底又是像被什麼電流擊了一下,她耳朵里「嗡」的一聲后,除了這個男人,耳邊的動靜,便什麼都聽不到了。

包括商場里忽然響起的槍聲…… 二人天微亮時,才沉沉入睡。

南月看向房門,想敲門卻又停了下來。他羨慕寒風,羨慕他有一心愛之人如此思念他。很不巧,自己與他喜歡上同一人…

他本以為時間一長,寒風這個宦官身份,夏蓁蓁會後悔的。但是目前來看,二人情深幾許,旁若無人。

想到這裏,心裏有了一個計劃…

賽鴻國宮內一座偏僻宮殿,皇帝顧城北在此等候一人。

顧城北:「你來了?」

南月:「是…」

顧城北:「也不喊朕一聲?」

南月:「皇上萬福金安。」

顧城北:「呵,你還……

《千歲大人的財迷小娘子》第九十七章聚才大會拔頭籌 范陽。

陳壽有些懵。

今日清晨,常威突然領兵而至,而且直接到了造船坊,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如果不是知道這位將領對燕王忠心耿耿,他還以為有了兵變。

「海寇又來了!」一番詢問,得知王府軍隊前來的理由,陳壽幾乎跳起來。

常威輕輕點頭,「儘管只是殿下的猜測,但不能不防,不能再讓這些戰艦毀在有心人的手中。」

邊說常威邊望向河邊。

建造戰艦這事燕王同他聊起過。

這些戰艦每艘都採用的櫟木。

儘管他只是個粗人,也清楚此種以堅硬如鐵著稱的木頭。

但對應的則是其昂貴的價格。

每艘戰艦的造價因此高達數十萬兩。

當下,河邊的船塢中有十二艘戰艦正在建造。

如果被毀,損失的將是四百餘萬兩銀子和這半年的時光。

「他娘的。」陳壽控制不住自己罵出一句髒話。

靜海縣的戰艦被毀,燕王雖然沒有嚴厲苛責他。

他心裏卻從來沒有原諒過自己。

那可是白花花的銀子和匠人們的心血。

「他們想要毀了戰艦,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陳壽跺腳。

按照燕王的要求,他在河邊建了十二座干船塢。

每個干船塢里都有一艘戰艦在建造。

如今,戰艦的主體大致完成,再有三個月零散的附屬結構也能結束。

隨即再烘乾兩三個月,裝載上火炮,戰艦便能出航了。

現在一切都在完美地進行,他怎麼可能忍受又一次前功盡棄。

「陳主事不要着急,殿下這不是讓本將來了嗎?有本將在,這些海寇就是長三個腦袋,也別想從我常威手下毀掉這些戰艦。」常威見陳壽氣的臉色紫脹,連忙安慰。

陳壽聞言,安心了不少,他對常威拱手,「常將軍,這次就拜託了。」

常威回了禮,立刻令將領帶兵前往范河與運河的交界口,嚴加盤查。

同時觀察了會兒造船坊附近的地形,將部分士兵埋伏在河岸背着造船坊的一側。

由於造船坊所在的河道是個斷頭河。

他又把火炮陣地設在斷頭處的河岸上,俯瞰整個造船坊。

……

「殿下,襲擊靜海縣的海寇俱都被末將殲滅。」

靜海縣。

白尚向趙煦重重一抱拳。

「甚好。」趙煦道,「回去,本王讓常威給你和將士們記一功。」

「謝殿下。」白尚和身邊的將領紛紛露出笑容。

這時,趙煦登上城牆,拿着望遠鏡看向遙遠的海面。

三十餘艘海寇的戰船還停泊在原地。

這些戰船是大頌傳統的硬帆樓船。

每艘戰船能載二百餘人。

「殿下,前日海上的戰船還有七十二艘,一夜醒來這海上就剩下三十多艘了。」白尚解釋,「末將派人乘小船想俘獲這些戰船,但海寇在船上留了人,還用火炮轟擊士兵,末將便令士兵撤回來了。」

說到這,白尚有些可惜。

這場戰事唯一的缺憾就是沒有俘獲這些戰船。

「少了四十多艘?」趙煦心頭一跳。

「是的,殿下。」白尚見趙煦臉色陰沉,有些忐忑,以為自己做錯了事。

「你立刻派人前往范陽,告訴常威令他搜查范河中的船隊。」趙煦道。

儘管他知道可能來不及了,但為保萬無一失,還是有必要差人去一趟。

白尚猛然醒悟,他立刻令一隊騎兵去了。

「末將只當這些海寇狂妄,沒想到他們竟然玩起了聲東擊西。」白尚吐了口唾沫。

接着他道:「殿下,末將抓到了一個東瀛人,其他海寇供述,他是副島主黑山的副手。」

「問出什麼了沒有?」趙煦道。

「其他海寇知道的事情不多,但這個山田一野嘴倒是硬的很,怎麼都不張口。」白尚道。

趙煦聞言冷笑一聲,「你把帶出來,本王有的是辦法讓他開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