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之後…要…要記得…補個淡妝啊。」

意識都彷彿開始模糊了。 睡着之前,英梨梨憑藉本能在腦海中嘀咕道。 畢... 畢竟竟第一印象什麼。 還是蠻重要的嘛.... [未來的時空使徒]:估計英梨梨已經去睡了,那我差不多也去稍微研究點下附近住的地方。畢竟租的房子一直都沒來得及找,酒店還是挺貴來着

意識都彷彿開始模糊了。

睡着之前,英梨梨憑藉本能在腦海中嘀咕道。

畢…

畢竟竟第一印象什麼。

還是蠻重要的嘛….

[未來的時空使徒]:估計英梨梨已經去睡了,那我差不多也去稍微研究點下附近住的地方。畢竟租的房子一直都沒來得及找,酒店還是挺貴來着。

[尋找哥哥的旅行者]:我也該出發前往璃月了,不知道會不會在那邊預見跟芭芭拉一樣可愛的少女…還挺期待的呢。

跟芭芭拉一樣可愛的少女…

等等,你這傢伙離我家刻晴遠一點啊混蛋!!!

[平成最強騎士]:咦?蓋茨聯繫說我發現了異類騎士,我也要去支援了,總之再見了各位,下午的時候再聊!

[未來的時空使徒]:啊好…那就大家都下吧,等到傍晚的時候我們群里再見。

不過話說回來來庄吾你也是高中生吧?

趁著午休時間還要跑出去跟異類騎士戰鬥嗎?

仔細想想似乎也挺辛苦來着。

洛塵悠悠感嘆著,同時拿出手機調開租房軟件。

嗯…..

得研究研究有沒有便宜能租的房子了。

不然打工換來的這點薪水,可是很快就得扛不住了啊! 「就算你踏入了神境又如何,在我的黑暗陣圖中,你註定要被鎮壓。」

無疆眼神沉冷如霜,精神力釋放出去,引動黑暗陣圖的陣法銘紋,頓時,地面上的一座座金屬山嶽急速向上衝起,如參天巨人,向般若包裹而去。

無疆的師兄,是陣法神師。

能成神師者,絕大多數精神力都達到八十階以上,煉製出來的陣圖,足以鎮殺真神。

且,無疆不僅僅武道成神,精神力也達到七十階神境,足以讓黑暗陣圖爆發出應有的力量。

數十座金屬山嶽的中心,散發出五彩色光華。

「轟隆!」

五彩色的至尊之力和劍氣,將所有山嶽全部撕碎。

般若的絕代身姿,從碎石中衝出,手持五彩石劍,揮斬出一道數十里長的劍弧。

無疆騰飛而起,雙手捏出指印,眉心黑色的電紋中,飛出一道黑暗毀滅之光。

光束飛過之處,空間劇烈震蕩。

「嘭!」

兩道攻擊對碰之後,爆發出強勁的衝擊波,將圖卷世界中的張若塵和九齒狼神將皆是震飛出去。

般若和無疆雖然是初入神境,是下位神的境界,可是他們成神之前的積累渾厚,都是元會級代表人物。

踏入神境,便是真神中的強者。

只是他們的戰鬥餘波,便不是張若塵和九齒狼神將可以抵擋。

「好強的力量,聖境和神境的確是天差地別。」張若塵念道。

九齒狼神將一雙銅鈴大小的眼睛中,儘是鄙夷之色,道:「張若塵啊,張若塵,羅乷、姑射靜、般若,與你關係親密的女子,都踏入了神境,成為真神中的強者,你不覺得羞愧嗎?你不覺得,自己配不上她們?」

「關你什麼事?」張若塵道。

「你可知,就連神尊都沒你這樣的福分?本神當然是嫉妒,越看你,越生氣。殺!」

九齒狼神將倒是十分誠實,將心中所想說了出來,隨後,操控千丈神狼虛影,攻向張若塵。

同時,他的雙腳,釋放出大量雷電,化為一片電海,將張若塵籠罩其中,一層層破壞萬古歸一道域。

只要破開張若塵的道域防禦,要殺他,也就易如反掌。

「嘭!」

千丈神狼虛影一爪擊飛藏山魔鏡,與張若塵打出的掌印對碰,將張若塵擊退出去一百多里遠。隨後,乘勝追擊,一爪又一爪攻出。

般若和無疆的戰鬥更加激烈,體內的神力,勝過九齒狼神境十倍不止。每一擊對碰,形成的神力餘波,都如山呼海嘯一般,傳遍圖卷世界。

「萬手生死掌印。」

無疆站在冥界之國中,四周儘是白骨山嶽、黑暗城池、紅色河流,背後飛出一萬隻手掌,在天空,化為一萬片掌雲,向般若攻擊下去。

無疆體質特殊,萬手萬眼,這是他能被黑暗神殿最古老存在看中收為弟子的根本原因。

「冥河一去三千里。」

般若風姿綽約,長發飄搖,一手持杖,一手捏出指訣。

一條蜿蜒的冥河,環繞她的嬌軀凝聚出來,盤旋而上,發出「嘩啦啦」的水流聲,向落下來的一隻只掌雲衝擊而去。

河長三千里,死亡冥氣覆蓋整座圖卷世界。

「嘭!嘭!嘭……」

掌雲不斷碎裂,無法落到般若身上。

無疆眼神凌厲,雙手攤開,冥界之國中,一座長達三百里的黑暗城池飛起來,巨石堆砌的城牆,插滿一桿桿陰旗,有千軍萬馬的死靈在城中吶喊。

他修鍊的,乃是《冥書》八卷中的「冥國卷」和「冥祖卷」。

每一卷,都堪比《太乙神功榜》上的天功寶典。

冥界之國便是修鍊「冥國卷」凝聚出來,擁有抵抗真我之門的力量,是無疆最引以為傲的手段。

黑暗城池壓下,即便是般若也感覺到壓力。

她將命運決杖插在地上,雙手結印。

頓時,決杖光芒大盛,越變越大,將壓下來的黑暗城池撐起,並且不斷將黑暗力量吸收進杖中,轉化為屬於自己的力量。

緊接著,般若取出一隻青褐色的圓盤,擊向懸浮在半空的無疆。

此盤,名叫「命運天盤」,是一件不弱於命運決杖的命運寶物。

命運天盤隨風而漲,變得十丈大小,急速旋轉,將滿是陣法銘紋的圖卷世界的空間扭曲,向內凹陷下去,並且出現一道道空間裂痕。

若是她在星空中施展這一招,命運天盤足以毀滅一片星空,一顆顆星辰都將會化為碎片。

「她身上的至尊聖器和秘寶居然如此之多,足以抵擋黑暗陣圖,還真是難對付。」

無疆拼盡全力調動黑暗陣圖的力量,在身前凝聚出一個微型黑洞,將攻擊過來的命運天盤擋住。

「給我收!」他大吼一聲。

微型黑洞中,逸散出一絲絲黑色陣法銘紋,將命運天盤纏繞。

「不愧是陣法神師煉製的陣圖,居然可以壓制命運天盤。」般若臉色微微一變,非常果斷,腳踩冥河,手持五彩石劍,以真身向微型黑洞攻擊而去。

「唰!」

五彩石劍是至尊聖器,每一劍劈出,都威力無窮。

般若終是斬破微型黑洞,將命運天盤收取回來,又攻擊向無疆。

無疆急速後退,引動黑暗陣圖的力量,將般若劈來的劍氣化解,冷笑一聲:「般若殿下不愧是命運神殿這個元會的最強神女,無疆佩服,可惜你卻明珠暗投,為何要選擇一個註定無法成神的張若塵?」

「你不配知道原因。」

般若的背後,懸浮著真我之門,對抗無疆的冥界之國和黑暗陣圖。

無疆又道:「本神承認,即便是在黑暗陣圖中,要鎮壓你也是一件極為艱難的事。可是,般若殿下別忘了,陣圖中,還有張若塵。你認為張若塵撐得了多久?」

果然。

聽到這話,般若忍不住露出擔憂之色,向張若塵望了過去。

像九齒狼神將這樣的偽神,絕對是擁有擊殺元會級天才的戰力。如今,張若塵即被黑暗陣圖的力量壓制,又被困在了陣圖中,逃退的空間有限,可謂是非常危險。

「必須儘快攻破黑暗陣圖,從圖卷世界中脫離出去。」

般若剛剛生出這道念頭,一道極度危險的感知傳來。

原來,無疆是故意說出那話,引她分心。

此刻無疆撐起了冥神之祖的光影,吞吸天地之氣,吐納黑暗之光,猶如冥祖出世一般,打出驚世一擊,將般若轟擊得墜落到了地面。

緊接著,地面上衝出大量陣法銘紋,化為髮絲一般纖細的藤蔓,纏繞住她的雙腿,蔓延向她全身。

「嘩!」

五彩色的劍氣,將所有陣法銘紋斬斷,般若脫身而出。

……

另一頭,張若塵的確是戰得艱難,被千丈狼神虛影壓制,打得節節敗退,難以抗衡。

藏山魔鏡、金剛月輪、赤子劍、烏金戰天柱,四件至尊聖器圍繞張若塵飛行,源源不斷飛出,與千丈狼神虛影硬碰。

九齒狼神將大笑:「俗世神話又如何?操控有數件至尊聖器又如何?在神靈眼中,聖境永遠都是螻蟻。」

九齒狼神將右手化為掌刀,引動神電,直向張若塵劈斬下去,破開萬古歸一道域。

張若塵持著寬闊的沉淵古劍,橫劍抵擋。

「轟!」

張若塵腳下黑色金屬一般的地面,破碎一大片,沉陷下去十多米。

九齒狼神將的手,與沉淵古劍鋒利的劍鋒撞擊在一起,卻絲毫沒有受傷,在神氣和規則神紋的保護下,堅硬得宛若神鐵。

九齒狼神將面露獰笑,九齒尖銳,舌頭鮮紅,彷彿是想將張若塵吃掉一般。

張若塵眼神沉靜,氣海中,湧出一道道金色的規則神紋。

是葬金規則神紋。

葬金規則神紋蘊含強大的死亡氣息,沖入張若塵的雙臂。剎那間,他雙臂金紋密布,神力洶湧,氣勢竟比九齒狼神將還要強大幾分。

「怎麼會……我知道了,是葬金白虎……」九齒狼神將眼神豁然大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