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一道白色光暈忽然自天空而下。

直接從沒有任何遮攔的窗口進入,竄到了冥音身後。 緊接着,一道溫和的男聲響起。 音節碰撞之間,沁人心脾: 「臣檮杌,叩拜尊主。」 冥音和魑魅同時轉身。 正看見一襲白衣的美少年單膝跪地,恭敬行禮。 他生了一雙細長的狐狸眼。 以白玉冠束

直接從沒有任何遮攔的窗口進入,竄到了冥音身後。

緊接着,一道溫和的男聲響起。

音節碰撞之間,沁人心脾:

「臣檮杌,叩拜尊主。」

冥音和魑魅同時轉身。

正看見一襲白衣的美少年單膝跪地,恭敬行禮。

他生了一雙細長的狐狸眼。

以白玉冠束起的三千青絲中,摻雜了幾縷騷氣滿滿的白髮。

一顰一笑,萬種風情。

魑魅見此,下意識退了一步,躲到了冥音身後。

跟主人來趟三千位面,好不容易把這玩意甩開了,現在怎麼又來?

冥音看了一眼魑魅,抑制住八卦的心理,還是先嚴肅的問問題:

「什麼事?」

「尊主。」檮杌保持着原來的姿勢,低頭回稟:

「饕餮越獄了,我一路追蹤到這個世界,想將他抓回去。

但是,天道似乎出現了異常,導致整個獸世的獸人集體暴動。

現在,正往您這兒來了。

我便連忙過來跟您彙報。」

饕餮越獄,獸人集體向此處暴動。

這廢物,是覺得她不捨得殺獸人,想用獸人抓住她嗎?

冥音眼眸深了深,瞳色漸漸變紅。

手上魔力迅速凝聚,一下子打入了地面。

大地震顫。

暗紅色的魔力以獸王宮為中心,似音波一般,向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沒過多久,便將受控的所有獸人,全部定在了原地。

冥音刺破手指,以血做了一道陣眼。

吩咐魑魅和檮杌守着。

而後,轉身從窗戶翻出去,化作一道光影,迅速奔向了天道的陣眼。

她常跟魔界的人說,事不過三。

因為是自己培養了幾千甚至上萬年的人。

她早已給饕餮留足了情面。

毀了他的驕傲,毀了他的信徒,毀了他的身體。

他竟然還不知悔改。

那麼,沒有用的人,便不配再留在她身邊!

……

房間里,很快只剩下檮杌和魑魅。

冥音離開后,檮杌迅速從地上起來,幾步靠近魑魅。

拿起手中的摺扇,挑起了他的下巴:

「小美人,好久不見了,有沒有想我?」

魑魅:……

他一把推開檮杌:

「魔界一日,位面一年,我沒記錯的話話,我們到現在分別還不過一個月!」

「是啊。」

檮杌笑着,漂亮的狐狸眼閃著狡黠的光:

「但是我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呢。」

「你…」魑魅拳頭硬了,當即一拳恢出去。

但是,檮杌躲的更快,一下子便躲過那一拳,繞到魑魅身後,攬住了他的腰:

「小美人好辣。」

魑魅一記肘擊,又沒打中。

只好變回哈士奇保證自己的清白。

委屈巴巴的鎖在冥音那幾滴血前,哭唧唧:

【主人,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這裏有變態!!!】

【嗷嗚嗚嗚~~~】

冥音趕到饕餮的所在地。

一路上,看見了不少熟人。

慶捷,安謐,亦丹,邱克……

他們各個眼放綠光,齜牙咧嘴,彷彿失去理智的喪屍。

只懂得前進和進攻。

很快,她便來到山頂,看見了饕餮。

為了以天道之力對抗冥音的魔力。

饕餮已經用盡了所有力氣。

此時,正半跪在地上。

面色蒼白,七竅流血。

卻依然還在堅持往天道的陣眼中輸送力量。

他不敢停下。

停下就意味着滿盤皆輸。

他自小就是凶獸里最出類拔萃的一個。

他絕不能接受自己的失敗!

冥音立於山巔。

本來以為會看見他窮凶極惡的一幕。

誰知,卻見證了他的窮途末路。

在看見女子的那一刻,饕餮被血染紅的眼睛當即亮起來。

激動的開口:

「尊主,您還是來了…」

「是啊。」女子面無表情,手上魔力凝聚,忽然一個閃身來到他面前,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陰惻惻的開口:

「我來,親自清理門戶!」 孫紫曦看著台上的劉夏傑,當劉夏傑再次露出,那股強大殺氣后,她忍不住驚聲尖叫了起來,就好像現在又遇到劉夏傑一樣,心裡感覺到了害怕,不錯的確是害怕,她現在真的不敢想了,不敢想劉夏傑,這血紅的眼睛,因為這真的太嚇人了。

太可怕了,劉夏傑那冰冷無情的眼神,讓她忍不住就會想起魔鬼,太可怕了,劉夏傑已經沒有一點,人該有的感情,他有的只是殺戮,永無止盡的殺戮,只要把對手殺死,他要把所有對手殺死,太可怕了。

「你,你沒事吧!」楊晏子發現,孫紫曦突然驚聲尖叫,知道她肯定又想起了,在擂台上的那一幕,急忙詢問道:「你是不是,又想起了剛才和劉夏傑,對戰的那一幕。」

孫紫曦看著楊晏子顫抖道:「大,大師姐,就,就是這種眼神,剛才我和他對戰,他也是出現了這種眼神,那麼的冰冷,那麼的無情,從他的眼神中,看不到人類的感情,只看到了惡魔的長矛,他完全就是為了殺戮,他就是殺戮的惡魔,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好了,好了,你不要害怕。」楊晏子拍著孫紫曦的肩膀,安慰道:「已經過去了,你不用在害怕了,沒事的,別害怕。」

「不,大,大師姐,沒有過去。」孫紫曦害怕的看著擂台,驚慌道:「這種眼神,這種眼神讓人看了,沒有辦法抵擋,真的太可怕了,我,我一輩子都忘不了,怎麼無情殺戮的眼神,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孫紫曦驚慌的看著擂台,她剛才和劉夏傑的對戰,可以說已經造成了,她無可抹去的傷痕,她真的一輩子忘不了,即便是過去了,她也會記得,這種冰冷無情,如同魔鬼一般的眼神,讓人看了都忍不住害怕,她真的忘不了,忘不了,太可怕了。

楊晏子看著孫紫曦,搖了搖頭,她心裡非常清楚,剛才的戰鬥,已經讓孫紫曦的身心受傷了,身體的傷痛,可以借用靈丹修復,但是心裡的創傷,卻是無論用什麼丹藥,都沒有辦法修復的,而剛才劉夏傑的殺機,已經對孫紫曦造成了,無法磨滅的心裡創傷。

擂台上。

羅刀看著陰滅斬,即將斬下,而且此時劉夏傑,那微紅的眼睛盯著羅刀,就好像是要吃了羅刀一樣,他看見這一幕,心裡非常好笑,居然在他的面前,出現了殺機,這的確是太可笑了,他也是從武道世界,腥風血雨里走出來的人,他遇到了多少殺機,有多少人要殺他,他怎麼會被這點殺機嚇住。

這的確讓羅刀好笑,同時他心裡暗道:「想殺我,好啊,那我就看看,誰先殺了誰。」

他看著陰滅斬斬過來,羅刀眼神當中殺機起伏,他從來不惹別人,但是如果有人惹他,出現了殺機,他就要以十倍的樣子奉還,這就是他的性格,此時的他徹底想要,殺了這個劉夏傑。

……

只見他揮手,朝著天上斬出一刀,緊接著天空無端裂開,從這裂縫當中,衝出了一道大刀,這大刀就如同,從天上而來一樣,朝著下方倒插而下,攜帶著無可匹敵的力量,朝著陰滅斬插去。

人階法術《裂天決》第二招天刀。

「砰。」

一道巨響聲響起,天刀瞬間就和陰滅斬碰撞,雙方法術不斷的碰撞,光芒照耀了四方,而此時羅刀也沒閑著,腳下輕功《掠風步》施展,迅速的從正面,移動到了對方身後,緊接著他二話不說,又一次斬出了一刀,再一次施展出了,人階法術《裂天決》第二招天刀,他終於被劉夏傑激怒了,這傢伙既然想殺他,既然這樣他也不會放過他,像這種邪惡之輩,就應該讓他永遠埋在地下,方可換天下太平。

凌空飛行的林蔭仇,看著羅刀居然要殺劉夏傑,微微的皺眉:「可惡,比斗場上嚴禁生死,這小子他居然敢無視我的規矩,不想活了,我要殺了他。」

「林蔭仇,你的眼睛是擺設嗎?」元培忠冷冷說道:「是這個劉夏傑,先想殺羅刀的,咋了,剛才劉夏傑要殺羅刀,你可是什麼也沒說,難道只允許劉夏傑殺羅刀,不允許對方還手嗎?人家想殺你,你還不還手讓人家殺嗎?哼。」

「哼,我不管,這小子是我看中的,我看中的人,誰都不許動。」林蔭仇冷哼道:「如果敢動,就是和我林蔭仇過不去,我就要殺了這人。」

「林蔭仇,我警告你,你敢動羅刀,我就和你不死不休。」元培忠冷哼道:「羅刀只是正當防衛,怎麼了,你前幾次的戰鬥,看到怎麼多弟子廝殺,你都沒說,現在可暴跳了,怎麼就因為劉夏傑是你看重的人,如果不是你看中的人,你恐怕連吭都不會吭吧!」

「哼,怎麼了,我就喜歡劉夏傑這個小子。」林蔭仇冷哼道:「我喜歡的人,誰都不能動,否則我殺了對方,即便是劉夏傑先出手殺人,那也是他們活該,活該死在劉夏傑的劍下,至於羅刀,他如果敢殺,我就把他挫骨揚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