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

忽的。 趙龍的目光不經意的瞟到了自己旁邊的座位上,只見原本空無一人的座位上突然多出了一道身影。 「你小子瞎喊什麼,嚇我一跳!」坐在副駕駛位子上的張易被趙龍突然的大喊聲嚇了一跳。 然而後座上的趙龍卻沒有回應。 「我跟你說話呢,你………」 張易有些不滿,

忽的。

趙龍的目光不經意的瞟到了自己旁邊的座位上,只見原本空無一人的座位上突然多出了一道身影。

「你小子瞎喊什麼,嚇我一跳!」坐在副駕駛位子上的張易被趙龍突然的大喊聲嚇了一跳。

然而後座上的趙龍卻沒有回應。

「我跟你說話呢,你………」

張易有些不滿,嘴裏邊說着話邊轉頭看向了坐在後座上的趙龍。

然而就這一眼,讓張易原本繼續打算說出的話全都卡在了喉嚨。

只見此時的趙龍雙眼瞪大,嘴巴張開,臉上帶着一副驚恐萬分的表情,一動不動的坐在警車後排的座位上,沒有了生機。

不僅如此。

趙龍身上的皮膚上佈滿了一塊塊斑痕,按照張易從警幾十年的經驗來看,趙龍身上的斑痕就是所謂的屍斑!

更加詭異的是,張易似乎只能看到後座上的趙龍,卻無法看到趙龍邊上的那道恐怖身影!

「怎麼會這樣?趙龍他………死了?而且他的這副模樣………」

看着趙龍此時的模樣,張易似乎想到了什麼,他的臉色猛的一變,眼中閃過一絲恐懼。

作為大昌市的官方警務人員,張易知道許多常人不知道的事情,尤其是前些日子大昌市發生的那起「工業氣體泄露事件」。

張易非常清楚,所謂的工業氣體泄露只是用來穩住全國不知情的民眾的借口,其目的就是為了隱藏大昌市事件的真相。

因為如果真相流傳出去的話,必然會引起大部分民眾的恐慌。

畢竟,之前的大昌市是在鬧鬼!

「趙龍死了,而且他的身體發生了這樣的轉變,有很大的可能就是他被某隻厲鬼盯上並殺死了!」張易的心裏在快速思考着。

只要一想到趙龍是死在自己身邊,警車裏可能鬧鬼了的情況,張易的心就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說實話,張易並不在意趙龍的死活,真正讓他上心的是他自己會不會也被厲鬼給盯上了?

「叮鈴鈴~~~!」

就在這時。

張易口袋中的手機鈴聲響了,將他的思緒一下子就給拉了回來。

從兜里掏出手機一看,張易發現顯示的來電人是「小林」,也是這次出警的人員之一,負責押送趙龍的幾個手下回警局。

「喂?我是張易,小林你那邊是有什麼情況嗎?」沒有繼續多想,張易直接按下了手機的接聽鍵。

「張………張隊………我這邊遇到了一件離奇的事情,所有的涉案人員,全都死了,而且死狀非常詭異,就像是被活活嚇死的一般!」

電話那頭的林海的語氣有些慌亂的說道,顯然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了。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

不止是他們這幾輛警車裏所裝的涉案人員,所有跟李雲借貸有關的工作人員,以及跟趙龍一起放高利貸的人都在同一時間死去了。

並且他們的死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的死狀都極其古怪!

「先回局裏,其他的事情等到了警局再說。」儘管張易心裏有所準備,但聽到林海的話時還是感到了心驚。

「好的,張隊。」林海應聲,隨後兩人便掛斷了通話。

「張隊,要不………我們還是換輛車吧?」見到張易通話掛斷後,駕駛位上的周旭臉色有些蒼白的說道。

「沒事,你繼續開,這裏距離警局也沒有多遠了,而且我們剛剛一直跟趙龍在一起,如果厲鬼要盯上我們的話,這時下車也已經來不及了。」

張易不愧是警隊老油條,在經過了一開的驚愕之外,現在已經逐漸平靜的下來,開始在腦海里推斷起了事情的起因。

趙龍跟他的那些手下死的太過突然,也太過詭異,這裏面必然有着他所不知道的聯繫。

「跟那對李氏父女有關么?還是說趙龍他們之前去的那棟爛尾樓有問題?因此被厲鬼給盯上了?」

僅僅片刻,張易就分析出了好幾種結果。

憑心而論。

張易更加願意相信是那棟爛尾樓有問題,很有可能當年就是因為鬧鬼,所以才導致那片工地無法施工,從而變成爛尾樓也說不定。

也就在這時,一輛平治迎面而來,從張易幾人的警車邊上路過。

「嗯?」

坐在平治車駕駛位上的楊間臉色猛的一變。

在他的額頭上,一顆猩紅色的鬼眼不受控制的從血肉之中鑽了出來,不安分的轉動了幾下,隨後就看向了街道上的那幾輛警車。

「那些警車有問題么?」楊間的目光動了動。

楊間很清楚,鬼眼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無非就是兩個可能,一個是鬼眼要復甦了,另一個就是在他的周圍出現了其他靈異,或是其他強大的馭鬼者,或是真正的厲鬼!

楊間的鬼眼能夠看穿很多東西,例如那幾輛警車的車身,在楊間的注視下,警車裏的所有場景全都被他給看在了眼裏。

僅僅只是看了一眼,那些警務人員就被楊間在心裏給pass掉了,這些警察裏面並沒有馭鬼者。

隨後就是警車裏那些死狀詭異恐怖的屍體,以及………張易那輛警車後座上的恐怖人影!

就在楊間的鬼眼看到那個恐怖身影的瞬間,對方似乎有所察覺,直接轉過頭朝着楊間所在的位置看了過來。

「嗯?鬼眼的注視引起了厲鬼的注意了么?」楊間的眼皮一跳,立刻收回了鬼眼,不再讓它繼續亂瞄。

現在對於那隻厲鬼的了解程度為零,不論是行動規律還是殺人規律都是未知。

因此在楊間看來,最好就是先不要引起對方的注意,免得自己在第一時間被盯上,直接遭遇襲擊。

「大昌市是怎麼回事?這座城市裏的厲鬼怎麼這麼多?」

楊間在心裏開啟了吐槽模式。

「之前的餓死鬼跟鬼畫事件已經足夠恐怖了,隨後第三人民醫院又出現了一條詭異通道,現在隨便在大街上逛逛又能遇到一隻恐怖的厲鬼!」

雖然還沒有進行對抗,但楊間能夠清楚的感知到,坐在那輛警車之中的厲鬼十分恐怖。

如果正面對抗的話,楊間覺得自己很有可能會死,這是他身為馭鬼者的一種直覺!

與此同時。

大昌市第一人民醫院。

停車場。

「醫院到了,我們下車吧。」

小劉駕駛着警車停在了一個空位上,隨後示意李媛媛跟李雲下車,進入醫院去做個驗傷報告。

打開車門走下車的李媛媛見李雲沒有任何動作,就那樣靜靜的坐在座位上,她有些疑惑的開口道:「爸,醫院到了,你還坐在車裏幹什麼?」

然而她的詢問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回應,李雲依舊一動不動的坐在警車的後排座位上。

「爸?」

李媛媛心裏隱隱感覺有點不太對勁,隨即走到了李雲所在的那邊,打開了車門。

「爸,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呀,爸,你醒醒………」直到這時,李媛媛才發現自己的父親已經沒有了氣息,赫然是已經死了。

「怎麼會這樣?不應該啊!」

小劉也有些疑惑。

在上車前他檢查過李雲的傷勢,除了腿部的傷稍微有點嚴重以外,其他的傷都是一些皮外傷。

以李雲身上的傷勢來看,顯然是不足以致命的,除非李雲本身就有着什麼疾病,類似於心臟病突發一類的。

而且這一路上,他們三人也都在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在這過程中,李雲表現的非常正常,身體絲毫沒有要承受不住的感覺。

但讓小劉沒想到的是。

他們這邊剛到醫院,連車都還沒下,就發現李雲已經死了。

「快,我們進去醫院,也許現在搶救還能有效也說不定!」反應過來的小劉一個箭步上前,直接將李雲的身體背了起來,朝着醫院裏面跑去。

邊跑,小劉還對着擋在他前方的人群大聲喊道:「讓開,都讓開,快!」

眾人見他身穿警服,背着一個看起來受傷嚴重的中年男子也都紛紛讓開了道路,讓小劉他們先過。

也就在這時,醫院對面的便利店外,出現了一個看上去差不多只有十歲左右的小女孩。

她穿着連衣裙,渾身臟臟西的,就像是一個流浪兒一般。

「咦~是那個好心姐姐呀,小雅記得她之前還給小雅買過好吃的呢,現在她們這是怎麼了?」

趙小雅一臉天真無邪的看着慌亂跑進醫院的李媛媛跟背着李雲的小劉,臉上閃過一絲好奇。

只不過她的詢問顯然是不會有人回答了。

與此同時。

在趙小雅的身後,突兀的出現了一道高大的身影,它就那樣靜靜的聳立在趙小雅的身後,一動不動的。

如果楊間在這的話,就會發現,這道身影赫然就是之前他在那輛警車後排座位上所看到的那隻厲鬼!

………………

7017k 一家人含淚吃完了斷頭飯,太尉拍了拍秦禹熙的肩膀。

「日後行事務必小心謹慎,莫要再像之前那樣浮躁,你母后已經沒有人可以依靠了,你要學會長大。」

「大皇子已經病入膏肓,只要他一死,儲君之位就是你的,切記隱忍,萬不可大意。」

秦禹熙點頭,泣不成聲。

上官雪晴卻出奇的平靜,與他喝完最後一杯酒。

「父親請放心,該報的仇我一定會報的,包括母親的,妹妹的,我要他們血債血償。」

太尉:「只要輔佐晉王入主東宮,到時想報仇還不容易,你如今首要的任務,是幫助晉王,報不報仇都是其次。」

門口傳來一聲悠長的通報:「楚王殿下到……」

母子二人整理衣冠,跪地與太尉拜別。

秦慕言進來的時候,母子倆從牢房離開,雙方在狹小的過道相逢。

短短一瞬間,目光碰撞,錯開,走遠,雙方都沒有說話。

跟在秦慕言身後的太監,手端毒酒,恭敬行禮,感覺一道狠毒的目光飄過來,帶著滔天恨意,恨不得生吃了楚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