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好心緒,仔細放好那張宣紙,小倩再次回眸看了一眼陸雲,似要把他刻在心裏。

隨後有些神不思屬地向著房門走去,剛踏出一步,小倩身形一頓。 扭過頭來看着陸雲,有些幽幽地問道:「還不知公子名諱。」 「陸雲。」 得到答覆,小倩也不再停留,只是心中默念陸雲二字,轉身便出了房門。 走到屋外,她也沒了去別處探查的心思,抬頭望了望天上月,依舊那麼皎潔

隨後有些神不思屬地向著房門走去,剛踏出一步,小倩身形一頓。

扭過頭來看着陸雲,有些幽幽地問道:「還不知公子名諱。」

「陸雲。」

得到答覆,小倩也不再停留,只是心中默念陸雲二字,轉身便出了房門。

走到屋外,她也沒了去別處探查的心思,抬頭望了望天上月,依舊那麼皎潔。

小倩不由輕嘆了口氣,腦海中揮之不去的,仍是那道清新俊逸的身影。

緊了緊手中的宣紙,再次回首朝陸雲房間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化作一陣青煙,飄然而去。

…… 韓雨柔家

結束了和凌淵的通話,韓厲就看向了一旁期待看向自己的韓雨柔。

「爸,怎麼樣了?」

迎著女兒期待的目光,韓厲臉色一板:「魔都大學,暑假結束后,準時去報到。」

說完,就朝着卧室走去了。

「好耶!」

在大約幾秒鐘過後

反應過來的韓雨柔開心的抱住了自己的媽媽。

房間內,聽着女兒的歡呼聲,老丈人偷偷抹淚。

蕾姆,自家養的女兒竟然不關心爸爸,一直想跟別人回家。

……

「上學啊,算了,就當是體驗一下學園生活吧。」

掛斷了電話,凌淵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機。

「其實要上學的話還是聖芙蕾雅學園比較好。」

自我的開個玩笑,凌淵就將手機丟在了沙發上。

閉上眼睛,進入群聊的瞬間

就看到了討論的眾人。

卡塔莉娜:「湊齊了,我終於湊齊了!」

凌淵:「齊活了齊活了,終於要當猴了。」

卡塔莉娜:「???」

梅普露:「湊齊什麼?」

卡塔莉娜:「當然是積分啊!我可以購買穿越卡了!」

赤瞳:「???」

沙尼亞特:「穿越卡,就是那種可以穿越到其他世界的卡片嗎?」

卡塔莉娜:「是的。」

梅普露:「真好啊,我這還差十積分。」

卡塔莉娜:「@梅普露,沒事,再攢幾天就有了。」

梅普露:「不是一天嗎?」

雷之滅龍:「?」

第八公主:「問一下,梅普露姐姐,你每天簽到積分是多少。」

梅普露:「十。」

赤瞳:「沒有出過錯?」

梅普露:「大家的問題好奇怪啊,這單次簽到不就是十點積分嗎?難不成還有更小的?」

眾人:「……」

卡塔莉娜:「毀滅吧,世界!」

赤瞳:「西內!」

雷之滅龍:「雷龍方天戟!」

第一皇子:「極大魔法!」

沙尼亞特:「啊這。」

看了一眼自己的六十積分,塞西莉亞最後決定還是不要告訴大家自己也是每次簽到十積分。

凌淵:「大家不要着急,每個人的世界流速不一樣,所獲得的積分自然也是不一樣的。」

凌淵:「當然了,如果是非酋什麼的,當我沒說。」

卡塔莉娜:「那更不對了!我現在就是典型的歐洲人啊!」

凌淵:「說不定你腳下的土地不歐。」

卡塔莉娜:「一代喲,苦魯西。」

凌淵:「抱歉,並沒有感覺。」

赤瞳:「雅蠛~蝶?」

凌淵:「!沒想到你是這樣的黑瞳!」

赤瞳:「嘁。」

第一皇子:「@凌淵,群主,這個穿越卡是一次性穿越?包不包來回。還有能在其他世界滯留的時間有沒有限制。」

凌淵:「問到點子上了,通過穿越卡穿越到其他世界,按理說停留的時間是無限的,但是穿越卡本身是有時間限制的。」

凌淵:「因為是一次性的關係,一張穿越卡維持的期限是一周,也就是說在這一周內你可以通過同一張穿越卡返回原來的世界,但要是超過一周就得再購買一張穿越卡。」

第一皇子:「明白了。」

卡塔莉娜:「@雷之滅龍,拉克薩斯大哥,之前和你提的魔法,能不能幫幫我。」

雷之滅龍:「土系的魔法在我的認知里只有也只有蛇姬之鱗里的鳩拉·雷基斯比較拿手,有點難搞。」

卡塔莉娜:「沒關係,一些普通的魔法就行。」

雷之滅龍:「那我等會兒發給你。」

卡塔莉娜:「謝謝拉克薩斯大哥!」

赤瞳:「@凌淵,群主,我問你一個問題。」

凌淵:「?你說。」

赤瞳:「你知不知道須佐能乎?」

聽到赤瞳的話,凌淵愣了一下。

凌淵:「這種東西你在哪聽到的?」

赤瞳:「一個眼睛很奇怪的男人,對着虛空喊了以後,身上就出現了類似骷髏的東西,之後那東西越拔越高,現在正在和皇帝的至高帝具對戰。」

第八公主:「不會是黑瞳姐姐你那個世界所謂的帝具嗎?」

赤瞳:「不會的,這種帝具我從來沒見過,帝國的帝具記錄中也沒有出現過。」

赤瞳:「而且夜襲全體出動了,還有革命軍的軍隊,那些傢伙不知道是從哪裏冒出來的。現在艾斯德斯將軍和布德大將軍正率領着部隊與之戰鬥。」

看着黑瞳的消息,凌淵陷入了沉默。

這是,觸發支線了?

凌淵:「@赤瞳,給我拍一張須佐能乎的圖片。」

很快,黑瞳就將圖片發了出來。

藍色的完全體須佐能乎……

在對面則是帝國的護國神機——至高王座。

看着圖片,凌淵不禁皺起了眉頭:「系統,是穿越者嗎?」

「叮,回主人,是的,並且對方擁有着火影系統,經過檢測,這名穿越者身上具備着多種火影技能。是肉體、精神全方位強化的穿越者。」

「火影,也算是童年的一代回憶。」凌淵懷念的說道。

他還記得以前初中花了三天看完了整部火影。

老實說,鳴佐之戰是真的帥。

當然了,注入尾獸之力的終極須佐是最帥的,不接受反駁。

第八公主:「好,好大!」

有一說一,紅玉被那高聳入雲的兩尊龐然大物給震驚到了。

卡塔莉娜:「能一腳踩死十幾個我。」

凌淵:「新的死亡核對單位:卡塔莉娜。滑稽.jpg。」

卡塔莉娜:「唔,好過分!」

凌淵:「@卡塔莉娜,拍拍頭。」

赤瞳:「嘗試了一下,根本突破不了防禦。苦澀.JPG」

凌淵:「像須佐能乎這種等級除非是頂尖的超級危險種和生物形帝具須佐之男和惡魔之粹外很少有其他帝具能突破其防禦。」

凌淵:「我盲猜你在和你姐對線。」

赤瞳:「……你猜對了。」

黑瞳看着面前的赤瞳,不禁撇了撇嘴。

搞什麼嘛,為什麼每次凌淵那傢伙都會知道。

能夠看到未來什麼的,太犯規的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