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看看就知道了!」蕭何淡淡笑道!

張陽打開一看,頓時驚呆! 證件上,用燙金寫着幾個大字——龍國龍王! 「這什麼官職?」張陽皺起眉頭:「聽說過上將,中將……龍王是什麼?」 「難道,偽造的證件?而且……偽造的還不用心?竟然虛構了一個職位?這他瑪是來搞笑的吧?」 張陽心裏這樣想着,嘴上卻冷聲對蕭何道

張陽打開一看,頓時驚呆!

證件上,用燙金寫着幾個大字——龍國龍王!

「這什麼官職?」張陽皺起眉頭:「聽說過上將,中將……龍王是什麼?」

「難道,偽造的證件?而且……偽造的還不用心?竟然虛構了一個職位?這他瑪是來搞笑的吧?」

張陽心裏這樣想着,嘴上卻冷聲對蕭何道:「現在你的罪名又多了一條!偽造軍官證!」

蕭何頓時驚愕住了!

他什麼時候偽造軍官證了?

轉念一想!

他的證件太高級了,一個小小的刑警隊長怎麼可能看得懂?更何況這人還不是部隊里的人。所以他馬上拿回了整件,又笑着道:「能不能讓我打的電話?你也不差這幾分鐘!」

張陽猶豫了一下,同意了,他倒是要看看蕭何能耍出什麼花樣了!

蕭何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曲戰的號碼!

「曲戰,我出事了!在江州,仁來大藥房……我被強買強賣,對方還敲詐我幾千萬,我不給還要殺了我!刑警隊的人來了,居然還要抓我……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解決,不然我就報告給霸王了!」

曲戰拿着電話的手,顫抖的跟篩糠一樣!

「哪個極品傻比?敲詐到了龍王的頭上?這江州恐怕是要變天了!」曲戰在心裏嘶吼!聲音卻十分恭敬,又帶着一絲顫抖的回答蕭何:「您放心,我馬上打電話給元卓,讓他來處理,您千萬不要告訴霸王!」

要是霸王知道,他就該滾蛋了!

「張隊長,這小子是在故弄玄虛,拖延時間,別跟他廢話了,抓起來!」郭波在張陽的身邊痛苦的吼道!

他的傷勢很嚴重,早就應該去醫院!

但他卻沒有去,因為他要親眼看到蕭何被抓起來!

只要進了監獄,他就能有一百種辦法,讓蕭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張陽點了點頭,也感覺蕭何是在拖延時間!因為在這江州,是王家說了算,不管蕭何跟誰打電話,今天都救不了他!

所以他立刻下達抓捕蕭何的命令,猶豫知道蕭何厲害,他還補充了一句:「如遇反抗,格殺勿論!」

他帶來的人瞬間拔出了槍,然後踩着貓步一點點朝蕭何靠近!

「完了,完了,完了……」沈溫婉心裏在着急的嘶吼,蕭何在強也不可能躲子彈啊!這次是真的死定了。

然而就在這一刻,誰也沒看到,蕭何的手指在輕輕轉動!

而每一次轉動,都有一根肉眼難見的寒芒飛出!

噗噗……

隨着幾道極為輕微的聲音響起,張陽帶來的人,突然一個個摔倒在了地上!

「怎麼回事?」張陽震驚,所有人都震驚,這些刑警支隊的人,怎麼全都暈倒了?

張陽拔出槍指著蕭何的腦袋,大聲問道:「這是你乾的嗎?你使了什麼妖法?」

蕭何淡淡道:「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幹了?」

張陽怒吼:「別給老子不承認,在不說實話,老子一槍蹦了你!」

轟隆隆……

外面突然響起震耳咆哮的聲音,緊接着有人呼喊起來:「卧槽,今天什麼日子?竟然有裝甲車朝這裏開來了!」

十幾輛裝甲車浩浩蕩蕩,猶如鋼鐵長龍朝仁來藥房急速行駛而來而來!

坐在頭輛車上的江州軍區一把手元卓正在大聲嘶吼:「快,再給老子快一點,對,就是仁來藥房,直接給老子撞進去!」

着筆中文網 看到眼前的聖武士如此爽快地點頭答應,坐在地上的索恩神色一松。

老實說,在他看來,讓一名實力達到典範之道的四階職業者聽從自己調遣和指揮,對於這個稍顯無禮的要求,其實他心裡並沒有抱多大期望對方會幹凈利落的答應。

之所以會這麼說,無非就是想讓他盡量配合自己的攻擊,把這名獵殺者永遠留在這裡。

如今看來,倒是他有點想得太多了。

如果連聖武士都不值得相信的話,那麼這個世界就真沒事值得相信的人了。

畢竟對方不僅是一位真實之神托姆的聖武士,更是危崖堡的軍團長,可以說是尊崇紀律守護秩序的楷模。

在這個強者為尊,階級制度森嚴的世界,若是其他原居民職業者聽到他這麼說,指不定會冷眼旁觀,張口嘲諷兩句。

隨後索恩不敢耽擱時間,立即對聖武士吩咐道:「阿瓦爾將軍,那就麻煩您拖住這名獵殺者,我這邊才會有時間展開行動。」

「索恩閣下放心,交給我吧。」

似乎是因為看到對方剛才戰鬥表情,導致聖武士阿瓦爾對索恩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恭敬起來。

只見他對索恩微微躬身,友善地行了一禮,握緊手中精金闊劍,將冷冽的目光鎖定在遠處的枯萎者身上。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這名四階獵殺者在自己的手下被索恩兩人清理乾淨后,除了沒有急於進攻,一張老臉上帶著明顯的焦急之色,還時不時的東張西望,彷彿在等什麼東西一樣。

「哦,對了。」忽然,索恩想起一件事,望向聖武士魁梧的背影,向他交代道:「不用保存實力,全力攻擊就可以了。」

通過剛才的戰鬥,他已經看出這位聖武士並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與敵人戰鬥,要不然兩頭糾纏不休的野豬人和凶暴獅也不會存活如此之久。

由此可以看出,阿瓦爾雖然無法幹掉那名四階的枯萎者,但是自保還是綽綽有餘的。

不管這兩名同樣為四階職業者之間的實力差距有多大,聖武士的神術克制枯萎者的死靈法術這一點是永遠不會被改變的。

就算是這位枯萎者的實力更強,也依然無法拉開差距,在聖武士面前佔到什麼便宜。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實力達到高階的職業者們之間的挑戰,很難在短時間內分出勝負,尤其是施法者之間的戰鬥。

聽到遊俠的交代,原本還想保留實力的聖武士阿瓦爾忍不住驚訝一下。

顯然是沒想到這名來自瀑上鎮的遊俠洞察力竟然如此之強。

於是他不再隱藏實力,整個人氣勢猛地一變,伴隨著聖武士披在身上的披風無風自動,周圍的荒草都被震得搖曳起來。

——「四環神術:龍之力量!」

站在岩地上的聖武士,舉劍在胸前,低喝一聲,眸色驟然間變得如同巨龍般威嚴。

看到氣勢大變的聖武士,索恩瞳孔微微一縮。

對於一名經歷過兩次龍血洗禮的他來說,面對聖武士阿瓦爾散發而出的一股強大的氣勢和威壓,他可謂是再熟悉不過了。

望著對方在烈日下閃爍的淡金色光芒,儘管他的全身被鎧甲籠罩,但是索恩即使不用刻意觀察,也可以猜出這位聖武士的體表絕對被一層層精細的鱗片紋理所覆蓋。

對於聖武士施展的變化系神術「龍之力量」,他還是比較了解的。

這是一個增益法術,此法術的原理就是激發體內的龍族血統,讓自己的戰鬥力在短時間內獲得大幅度提升。

它的作用除了可以分別提升力量、體質和魅力5點增強值外,天生防禦還會增加4點,並且還免疫魔法睡眠和麻痹效果。

力量、體質、魅力三個對於聖武士來說至關重要的屬性,簡直就像是為他們量身定做的神術一樣。

然而,這道法術並不是專屬於聖武士,巫師或者術士同樣也可以掌握。

但僅僅只是一個前提條件就難倒了絕大數人,因為想要掌握這種強大的增益法術,必須擁有一絲真龍血脈。

這也就意味著,除了那些天生自帶龍族血統的生物可以學會外,只有進階為與龍族相關的職業,比如龍脈術士,或者經歷過龍血洗禮的人,才能夠成功掌握此法術。

由此可以看出,眼前這位聖武士很有可能是經歷過龍血洗禮。

畢竟對方的身份還是銀龍騎士團的團長,獲得銀龍贈予的龍血洗禮也並不是什麼令人驚訝的事情。

想到這裡的索恩,心中不由自主地產生了一個不太切合實際的想法。

但仔細考慮過後,最終還是將其強行壓了下去。

因為這道神術至少需要施放四環神術,而身為與聖武士一樣的半施法職業的遊俠,他還並不具備這種能力。

唯有等實力達到英雄層次,才有機會去考慮如何學會此神術。

索恩在這稍一愣神的功夫過後,再次將注意力集中聖武士身上,準備從兩人戰鬥的空隙里找到出手的機會,然後直接一波將這個馬拉信徒幹掉。

此時,掌握龍之力量的聖武士阿瓦爾神色一凝,發出一聲宛如巨龍咆哮般的戰吼,冰冷的目光鎖定住枯萎者的身影,隻身沖了上去。

聖武士這邊如此之大的動靜,自然瞞不過枯萎者的雙眼。

看到對方在烈日下閃爍出金銀光輝的軀體,這位馬拉的獵殺者獰獅獵人外表看似一副穩如老狗的模樣,其實內心慌得一批。

面對聖武士的攻擊,雖然他並不懼怕,甚至還可以輕而易舉的利用傳送法術逃跑。

但他非常清楚,撤退就意味著自己三年來的辛苦全部白費了。

他自然不甘心就這麼離去,要不然在對方進攻小村寨時,他就可以第一時間帶著自己的屬下逃跑了。

「看來真的沒有辦法了。」

獰獅獵人望著急速接近的聖武士,自己的臨時盟友卻遲遲不肯現身,他不甘心的低語一句,內心將惡狼女巫的全家都給詛咒了一遍又一遍。

因為他認為,如果不是惡狼女巫答應幫助他一起對付聖武士,他也不會在這裡白白消耗掉自己這麼多精心培養的手下。

而現在,這可惡的女巫竟然把他戲耍了一頓,讓他除了要面對全力進攻的聖武士,還要時刻防備那位難以應對的遊俠,尤其是對方兩根足以威脅到他性命的破魔箭矢。

此時此刻,他不光要面對聖武士與遊俠的夾擊,甚至還擔心在村寨內廝殺的銀龍近衛。

只要等到這些人騰出手,他就必須面對一群牧師和聖武士的圍攻,作為一名精通死靈法術的枯萎者,遇到這些天克自己的聖職者,一不小心就會有性命之憂。

想明白問題的獰獅獵人無奈一嘆,趁著聖武士的攻擊還未接近,他手掌一翻,一張傳送捲軸出現在手中。

顯然,他這是打算逃跑了。

相較於進階天命傳奇的奧義,他還是認為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桀桀桀,獰獅獵人不要慌,我已經到了,拖住聖武士,我在暗中找機會把他幹掉。」

就當枯萎者準備逃跑時,一道沙啞蒼老的女性嗓音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尖笑,傳入他的耳畔。

聽到熟悉的聲音,獰獅獵人神情一震,迅速收起傳送捲軸,內心不忘暗罵對方几句無恥,然後開始準備法術,迎接聖武士的攻擊。

——「四環神術:彗星衝擊!」

就當聖武士阿瓦爾即將臨近獰獅獵人的一剎那,手中神聖精金闊劍毫無徵兆地在烈日下爆發出橙色、金色與紅色交織在一襲的絢麗火焰。

這可怕的火焰在他揮動武器劈向獰獅獵人的身體時,拖拽著閃耀的火花,宛如流星墜地般向目標砸了上去。

「砰!」

根本來不及躲避的獰獅獵人硬吃聖武士一記攻擊,籠罩全身的防護力量在瞬息間變得暗淡無光,彷彿隨時都會破碎一般。

獰獅獵人因洶湧而至的絢麗斬擊,被打得踉蹌倒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