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石原里美抿著嘴唇歪了歪頭,微笑道:「那說來可就話長了。」

看到石原里美瞟過來的一眼,水上隼人大致明白了,可能是大小姐的作用吧。 大小姐說Horipro的社長找過她商量合作的事宜,後面她也說了這個角色是用來做交換了。Horipro出於有求於大小姐的位置,那派來咖位高的石原里美來「屈尊」飾演這個角色,也不難理解。 Horipro那邊大概會認

看到石原里美瞟過來的一眼,水上隼人大致明白了,可能是大小姐的作用吧。

大小姐說Horipro的社長找過她商量合作的事宜,後面她也說了這個角色是用來做交換了。Horipro出於有求於大小姐的位置,那派來咖位高的石原里美來「屈尊」飾演這個角色,也不難理解。

Horipro那邊大概會認為,作為Stargaze的第一部電影,能夠「雪中送炭」的話,未來也一定能夠收穫得更多吧。

可惜來的不是深田恭子。整天面對一群臭男人水上隼人已經厭了。

他是不避諱在小栗旬或者山田孝之這些人面前暴露某些關係的。

小栗旬哈哈一笑,一拍手掌:「太好了,我們劇組終於要有女角色了,晚上大家得去吃烤肉慶祝一下!」

看見小栗旬離開去喊主要角色們過來歡迎她了,石原里美忽然來到水上隼人的身邊,踮起腳尖,湊近腦袋。

「我其實是為了隼人君才來演這個角色的噢。」

然後她一點也不拖泥帶水地向後退了幾步,笑吟吟地看著他。

水上隼人總感覺耳朵有些濕潤潤的發癢,他揉了揉也看向她,聳了聳肩膀:「嗯,我信了。」

石原里美的笑意更濃了。

「啊!是石原啊!」山田孝之一來就似乎很激動的樣子。

「好久不見。」石原里美笑道。

石原里美和山田孝之早在兩年以前就有過合作,是TBS電視台的名為《H2》的一部電視劇,除此之外兩人會面的機會倒不多。

「哇,那就讓我來給大家介紹吧,這位是石原里美。」山田孝之大包大攬地幫石原里美跟幾位主演介紹了起來。

石原里美面帶笑意偷瞄了一眼水上隼人,禮數周全地跟認識的、不認識的主演們一一招呼。

對於石原里美出演逢澤瑠加這個角色,水上隼人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突兀。雖然大小姐在有村架純身上有些看走眼了,但大部分時候的審美水準還是可以的。

比起原版的黑木明紗,定好妝后的石原里美要少了幾分利落的冷艷感,但卻多了幾分美艷,尤其是標誌性的厚嘴唇更讓她平添了幾分魅惑。

這樣的她,飾演逢澤瑠加來串聯和推動劇情,想必是合格的。

但是!

相比黑木明紗,石原里美有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

「要…要真唱嗎?」石原里美為難地看向三池崇史。

「最好是吧。」三池崇史點了點頭道:「你可以去練習一下。」

「啊…」石原里美看著自己的台本,糾結了起來,緊皺著眉頭的樣子煞是可愛。

遇見石原里美以來,水上隼人還是第一次見到她這番模樣。

哼哼,沒想到你是這樣的石原里美。

「怎麼?」水上隼人從身後接近石原里美,從她的腦袋旁邊探出去看著她的劇本:「不會唱歌嗎?」

石原里美「嘩」地一聲把劇本折了起來,然後身體往旁邊傾了一些,讓自己能看清水上隼人的模樣。

水上隼人好笑地看著她。

石原里美眨了眨眼,又把身體傾了回去,俏臉似乎有一瞬間與他的臉頰貼到了:「隼人君是想教我唱歌嗎?」

可水上隼人分明感覺到她臉上有不同尋常的熱度,抓著劇本的手指也有些不自然。

有點意思。

但水上隼人沒有接下去的動作,只是直起身子,伸著懶腰離開了:「我自己都不會唱歌,怎麼教你。」

留下石原里美緊緊地抿著嘴唇,看著他離開的方向。 第1246章

湯芸從那壓迫感中緩過來一口氣,無所謂的笑着說道:「爸,不是什麼人!是個神經病……」

湯師爺皺着眉頭,說:「神經病能有你的電話?對了,這是你境外的電話卡,我都給你準備好了。」

接着,湯師爺遞過去電話卡。

湯芸一邊換卡,一邊對湯師爺說:「就是神經病,他竟然說……如果我不放了方糖,湯家滅族。我估計,多半是古雲龍這王八蛋,想出來的辦法。」

「可惜,我湯芸不是嚇大的。」

湯師爺聽到湯芸這話,不知道為什麼。

他的心跳,跳得無比的快。

眼皮也在不停的跳。

是右眼!

湯師爺不停用手想要去捂住右眼,可不管他怎麼捂着眼睛,眼睛還是跳得厲害。

記住網址et

湯師爺有些慌了。

與此同時。

他的電話響起來。

湯師爺拿出來電話的時候,心跳都到了嗓子眼。一看是給湯芸準備安排偷渡的人,他這才喘了一口氣。

接通電話,湯師爺忙說:「不用催了,馬上飛機就啟動。你們那邊做好接應就行。」

電話里,傳來的卻不是催促湯師爺的聲音,是一聲難聽的聲音:「不用讓小姐來了,不……是千萬,別讓湯小姐來。」

「什麼?」湯師爺眉頭一簇,所有的計劃都安排好了。

現在不讓湯芸去,湯芸在短時間內很難出國。

而且,留在國內的時間越長。

她的風險越大。

「什麼情況?不是都用錢擺平了嗎?」湯師爺再次問道。

電話那頭的人,帶着幾分驚恐的說道:「不是錢擺平的問題,我們在非洲那邊的人,被處理了!具體情況,我們都還不知道!就在剛才,邊境上已經來了人,要封死我們,我們現在都是九死一生。總之,別讓湯小姐來,我先掛了!」

嘟嘟嘟。

一陣掛斷電話的聲音,讓湯師爺第一次感受到絕望。

不過,湯師爺並沒有就這樣放棄。

女兒的事,比他命還重要。

他必須要處理好。

湯師爺正在着急的時候,又一個電話打過來。

湯師爺一看是湯家的來電,心想難道是湯家的人把事情處理好了?

帶着高興的心情,湯師爺去接起電話。

可……等他聽到電話里的聲音。

是無盡的絕望。

「湯師爺,大事不好了!」

「什麼事?我不是說,我現在在送芸兒離開,沒重要的事不要給我打電話嗎?」

電話那頭的人哭喊著說道:「湯師爺,大事!!湯家的商業,被人狙擊了!」

商業狙擊,是商業里的一種降維打擊。更厲害的商業群體,精準的去對付另外一個商業群體。

這種事一旦發生,小規模的商業群體,可能以極短的時間滅亡。

湯師爺咬着牙,說:「媽的,果然有人趁著這時候來偷襲我們湯家。不過,沒關係,等我回中州,立馬就能擺平!」

「我們湯家的體量不小,不管是誰要狙擊我們湯家,沒個幾個月,不可能成功。」

但。

電話那頭的聲音,再次讓湯師爺失望了。

他雙眼通紅,帶着哭腔一般的說道:「師爺,湯家商業帝國!就在剛才,全軍覆沒!對方的實力,聞所未聞!」

湯師爺眼裏的血絲瞬間暴起。

怎麼可能。

這麼短滅掉湯家商業帝國,即便是大夏最頂級的家族,也很難做到。 電梯裡面的海報,加油卡的卡片,各種各樣的廣告,甚至就連護士們也經常討論季唯一。

以前季唯一還沒有火的時候,蕭野的世界里就有季唯一了。在季唯一火了之後,蕭野的世界裡面就只有季唯一了。

等葛冬來的期間,蕭野想了很多事情。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他想為這段一直埋藏在心裏面的感情努力一次,哪怕季唯一不記得他了。

其實不記得他也好,因為不記得就不會因為以前的固有思維來評判自己。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怎麼追求季唯一,都見不到,怎麼追?

而且他也沒有追求人的經驗,畢竟剛動心那會兒就喜歡季唯一了,哪裡有別的經驗。

正想著,手機鈴聲響起。看了眼備註,蕭野接起,看了眼四周,「我在對面的bobo咖啡廳。」

結果看了一圈也沒有看到葛冬人,在葛冬說讓他把手機拿出來的時候蕭野只是說了句,「好。」

想要追求季唯一,那應該先從葛冬和孫錦洲這裡下手。現在也就只有這兩個人能夠靠季唯一近一點,那自然是孫錦洲和葛冬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先是結了賬,然後這才拿著手機走出了門。剛走出了咖啡廳的門,鈴聲又一次響了起來,正好看到旁邊有輛黑色的車子打了個雙閃。

蕭野沒有接電話,只是走了過去。

葛冬把車窗搖了下來,對著蕭野點了點頭,「麻煩你了。」

蕭野把季唯一的手機拿給了葛冬,說了句,「不麻煩。」

葛冬也沒說別的多餘的話,只是笑道:「行,那改天吃飯。」

他沒有孫錦洲討厭蕭野那樣那麼的討厭蕭野,畢竟這件事情蕭野也說不上有錯。你愛我,但是不能要求我也愛你。

雖說他也心疼季唯一,但是說來說去這也是蕭野活該。

明明喜歡蕭野,但是又不跟蕭野表明自己的心意。

明明每次結婚紀念日的時候都會特意把時間空出來,但是她從來沒有跟蕭野說過回來是為了慶祝紀念日。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