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平想不出更好的辦法,氣急敗壞地對袁菁菁說:

「你聽著,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明天你跟我媽去說,你不適合這份差事。你辭了這個事兒,2號檔口,我想辦法弄回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牛佳莉接着道:「如果你們真要比試,我們三人和你們應該這樣對陣:首先我對由香美子,熊敬聖熊幫主對姿三六郎,郝俊對你姿三七郎,這樣才叫公平的比武,

「你聽著,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明天你跟我媽去說,你不適合這份差事。你辭了這個事兒,2號檔口,我想辦法弄回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牛佳莉接着道:「如果你們真要比試,我們三人和你們應該這樣對陣:首先我對由香美子,熊敬聖熊幫主對姿三六郎,郝俊對你姿三七郎,這樣才叫公平的比武,你們敢嗎?」

姿三七郎三人交換了眼神,嘰嘰咕咕地說了幾句,很快就商量好了。

姿三七郎高聲道:「與其這樣磨下去,倒不如決勝來的快一些,你們出來吧,我們不會放冷箭。」

牛佳莉三人那敢輕易相信姿三七郎的話,他們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不過姿三七郎這次真沒有放冷箭。

姿三七郎站成品字型,而牛佳莉三人站成一字形。

牛佳莉問:「為什麼先前你們不同意比武,現在又想通了呢?還有,為何不用火攻,把我們燒死在裏面。」

姿三七郎狡猾地笑了笑:「把你們燒死在裏面很容易,但是,那樣我們什麼也得不到,目前你們對我們還有用處。」

牛佳莉:「哦,有什麼用處?」

姿三七郎看着牛佳莉,左邊臉似乎在笑,右邊臉卻是板着臉,他聲音有點怪:「第一,我們想收復你們,然後用你們來控制江湖;第二,我的哥哥姿三六郎看中你了,他欣賞你的才智,想和你嘿嘿嘿!第三,我們可以通過比試可以學走你們的精華,也就是絕招。嘿嘿!」

牛佳莉:「如果我們不比呢?」

姿三七郎:「那就放下武器投降。」

郝俊早憋屈了很久,他向前一步:「我先比,誰和我打?」

姿三七郎:「呵呵呵,我還沒說比賽規則呢,你急什麼急。」

牛佳莉:「不是按我們先前說好的嗎?」

姿三七郎搖頭道:「不,我們定規則。首先由熊敬聖熊幫主對陣由香美子,然後你對陣姿三六郎,最後由我對陣郝俊。」

熊幫主一聽暗喜,對陣一個女流之輩,而且是個美女,那我熊幫主非贏不可。

牛佳莉:「這規則不合理,我一個女的對姿三六郎肯定吃虧些,我不同意!」

姿三六郎看着牛佳莉笑嘻嘻:「我喜歡你,我自然會讓你三招,下手的力道也會輕些,你佔便宜了。」

牛佳莉暗想:「他話是這樣說,真較量起來,可能他又是另一種情形了吧。」

牛佳莉問:「規則可以重新定過嗎?」

姿三七郎搖頭:「不行,這是你們唯一的選擇!」

郝俊:「別啰嗦,比就是了。」

姿三七郎呵呵一笑:「還是你乾脆!不過,我們先說好,三局二勝者算贏,輸了就要聽贏得人安排。」

牛佳莉還未說話,郝俊直接應道:「沒問題!我們不會輸的。」

由香美子站了出來,嗲聲嗲氣道:「熊敬聖熊幫主,你亮劍吧,聽說你的清風劍耍得好,今天特來領教一下。」

熊幫主不敢怠慢,拔出長劍擺開架勢,一副大敵當前的樣子。

由香美子一劍朝熊幫主刺來,熊幫主躲過回了一劍,兩人鬥了二、三十個回合,不分上下。

由香美子又故伎重演,她等熊幫主一劍刺來,故意一個趔趄倒向熊幫主懷裏,熊幫主一愣,這軟軟的身軀啊!一股香氣撲鼻而來,他有點心猿意馬,魂不守舍了。

由香美子早把手繞到熊敬聖熊幫主的脖子后,右腳繞到他的腿后,一個旋身摔。

熊幫主根本沒想到由香美子會用這樣的招數,等他想到破解的招數時,人早已被摔倒在地,並被由香美子用十字鎖扣死了。

熊幫主掙扎了幾下,被鎖到氣都喘不過來,只好用手拍地認輸。

牛佳莉心想:這些人的招數如此陰險,看來對陣姿三六郎要出奇制勝才行,可用什麼招數呢?!難道也用由香美子這方法?管用嗎?!

姿三六郎已擺開架式,但他沒拿乒器,只是靜靜等著牛佳莉進攻。

牛佳莉心想:你這也太小看了我吧,我牛佳莉雖是女流之輩,但也不是吃素的,難道我苦練十年的劍在你那絲毫沒用?!

牛佳莉生氣地一個跳步,舉劍劈頭向他砍去,姿三六郎只微微一個側身,牛佳莉立即一個旋轉向後仰使出驅魔剎魂劍第一式嫦娥奔月,然後第二式精衛填海,第三式神馬浮雲,第四式美人照鏡,第五式百花齊放,第六式落花流水才開始,姿三六郎卻突然伸手來奪牛佳莉的劍。

牛佳莉心裏一驚,忙一個滑步向後躲開。姿三六郎緊追不捨,牛佳莉見逃無可逃,避無可避,索性向前一躍,跌進姿三六郎的懷裏。

姿三六郎根本沒想到牛佳莉會用這種招數,傻傻地抱住牛佳莉。

牛佳莉順便給他臉上來了一個吻,姿三六郎臉紅了,如此的美人,如此的軟玉香體,如此的大禮物一一吻!

姿三六郎感覺一切都如同在夢中一般,他的身體飄向了天空,坐上的彩雲,然後彩雲載着他四處飄啊飄,飄啊飄,飄向了月球。

而比時,牛佳莉早已伸出她的蘭花指,一指點中姿三六郎的命門穴。

等姿三六郎反應過來,已手腳動彈不得,任由牛佳莉擺佈了。

牛佳莉狠狠地打了姿三六郎一個耳光,這耳光的脆響讓寂靜的夜不再寂靜。

由香美子見狀取笑道:「六郎啊,怎麼你也中了美人計?你平時不是對美女目不斜視的啊?」

姿三六郎低頭小聲說:「我……我……我大意了,如果再比一次,我一定不會輸的。」

姿三七郎:「哥哥,輸了就是輸了,再找什麼借口已是牽強之託,好在是在這比武,要是在我們東瀛,你可能要剖腹自殺了。」

由香美子打趣道:「輸給美女又不丟臉,何況還讓你抱了抱,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若不是比武,你平時想抱……還抱不到呢,是不是喲?!」

由香美子說完還故意斜斜地瞪了熊敬聖熊幫主一眼,熊幫主被這銷魂的眼神弄得既尷尬又心裏喜滋滋的。

熊幫主不自然地笑了笑:「下輩子我一定選擇做女人,因為用這種招數,再加上自己的好武功的聰明,相信可以打敗天下無敵手。」

由香美子看着熊敬聖熊幫主,打趣地問:「要不要再比試一下,你可以再學一次哦,這樣你才能真正學會。」 尹無雙心裡一陣mmp,這凰九厲要是嗝屁了,她還完個什麼任務啊!

「滾吧!別讓我再看到你!」尹無雙踢了凰瀾一腳,凰瀾立刻嚇的屁滾尿流跑走了,一邊跑還一邊威脅:「等著,我一定會回來的。」

「這太子腦子怕是有病——」尹無雙吐槽著。

另一邊,凰九厲大口往外吐血,一邊的李明月一邊哭一邊拿手帕去擦凰九厲嘴邊的血,像極了愛情。

停————

尹無雙回過神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凰九厲都要嗝屁了,她還在想這些有的沒的。

「姑娘,姑娘,怎麼辦才好啊,九王爺一直血流不止啊,我真的擔心他沒命啊!」李明月哭的那叫梨花帶雨,簡直就是模仿人家黛玉。

「好了好了,你先不要哭了,你現在帶凰九厲回九王爺府,我去請大夫!」尹無無奈雙道。

「可是……」李明月咬住嘴唇。

「怎麼了?你不願意,九王爺可是救了你的命。」尹無雙提高了嗓音。

「我知道,可是我……沒有力氣……」李明月尷尬的臉都紅了。

「額——」尹無雙沒有想到,不過也是,李明月是千金小姐,又不會武功,力氣當然不大,是她漏了這一點了。

「那你去請大夫,我帶王爺回府!」尹無雙扶住凰九厲道。

「我知道了,我立刻去找全城最好的大夫!請照顧好王爺。」李明月擦了擦臉,迅速向遠處跑去。

————

夜空中,偌大的火凰城,只有打更人的敲鑼聲回蕩在街道上,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把這夜襯的更加寂靜了,尹無雙背著凰九厲慢慢的在火凰城中走著,尹無雙力氣也不是很大,只能讓凰九厲趴在自己身上,勉強拖著他走。

「我說……凰九厲啊,你可別吐到我身上啊,我勸你憋住嘴裡的血,聽到沒有,要不然我就把你的虎符偷了,讓你的暗衛全都聽命於我,我還要將你的王府搞翻天,搞得雞犬不寧,識相的就給我堅持住。」

尹無雙一遍遍的說著,她現在可不能讓凰九厲睡著,如今系統君還有百分之0.0001點機會,她必須要爭取。

「你說你,一個大男人學什麼電視劇為女人擋鏢啊,雖然說那很唯美,但是這是會要人命的啊,你看你現在,完犢子了吧,沒那金剛鑽就別攔瓷器活!你要是喜歡那個李明月,你就趕緊好,等你好了,你就娶……李明月為妻。」

尹無雙說著便心裡有些難受,不過這凰九厲要是真愛那個李明月,她也不能拆散人家倆啊!

「我娶了……李明月,你……怎麼辦啊?」凰九厲用那嘶啞的聲音問道。

「我……該回哪去回哪去唄,反正我也就是個卧底,卧底當然要回卧底該去的地方,你討厭我不是嗎?」尹無雙隨意說道。

不知不覺中,尹無雙感覺自己的脖子一陣緊,原來是凰九厲狠狠的抱住了她。

「不,我不允許你離開我身邊,你既然是卧底就在我身邊好好待著,我不許你去其他地方。」凰九厲的語氣說是像做威脅,但是更多的卻是哀求。

尹無雙愣了愣,轉而嘴角上揚。

「好,只要你好起來,我就不走……」

空蕩蕩的火凰城裡,一女背著一男慢慢的走在街道上,月光撒在兩人的身上,像極了愛情。

_

李明月請來了城中最好的大夫前去治療凰九厲,只是凰九厲一直在吐血,病情卻絲毫沒有好轉,大夫治療了一夜,最後也只能搖頭。

「王爺這中的是玉恆花的毒,玉恆花是蠻族的特有毒花,無葯可解。」

「王爺——」小酒癱在地上:「早知道小酒就陪王爺去了,也不會讓王爺……」

「九王爺!」李明月再一次哭了起來,「都是我的錯,都是為了救我……」

周圍人都在哀嚎不斷,尹無雙則在耐心與系統君交流。

「怎麼辦?凰九厲馬上要嗝屁了,任務完成不了了!」尹無雙道。

【沒關係,解藥我已經研製出來了】

「你說什麼,那快給我!」尹無雙著急道。

【給你可以,只不過你要完成另一項任務】

「什麼任務?」尹無雙現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她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拿到解藥。

【幫凰九厲登上帝位】

「帝位,這好像不是原主的心愿吧,我可不可以不完成這個任務,付積分買葯啊。」尹無雙討價還價著。

【不可以,我們可是逆襲系統,女主當然要成為至高無上之人,這是我們對客人的尊重】

「好吧,好吧,我答應你,解藥呢?」

繼而尹無雙的面前出現了一瓶葯,尹無雙欣喜的拿著葯走進了凰九厲的房間。

凰九厲還在咳嗽,看到尹無雙滿臉喜色,他不免有些生氣。

「怎麼,看到我快死了,你挺開心?」凰九厲面色蒼白,臉白的跟鬼一樣。

「九王爺,我怎麼會讓你死呢,過來,吃藥葯!」尹無雙坐在榻上,將那瓶葯打開倒出來藥丸,遞到了凰九厲面前:「把這葯吃了,馬上就會好。」

「你喂我——」凰九厲看著尹無雙,他不知道這葯到底是不是解藥,可是他想在他死前再感受一下她的溫存。

「你——這個——」

「我是病人,沒有力氣……咳咳咳……」凰九厲假裝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