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雷斯知道自己的拳腳對立加德隆造不成任何傷害,所以他上來就開了強力,然後全身變得通紅,緊接著燃起微弱的火焰,跑上前死死抱住立加德隆,給立加德隆的身體不斷加熱。

火焰不斷加熱這立加德隆,但很快,阿基雷斯胸前的計時器便亮起紅燈,可見這一招十分消耗能量! 再看迪迦與齊傑拉,開局就摔了個狗啃泥的迪迦心裡鬱悶,跑上前欲要攻擊齊傑拉的莖部,但很不巧,齊傑拉的伎倆再次奏效,這次,迪迦的雙腿,不僅限於腳踝,被死死的纏住,更多的藤蔓帶著呼嘯聲抽過來,打在迪迦的胸甲

火焰不斷加熱這立加德隆,但很快,阿基雷斯胸前的計時器便亮起紅燈,可見這一招十分消耗能量!

再看迪迦與齊傑拉,開局就摔了個狗啃泥的迪迦心裡鬱悶,跑上前欲要攻擊齊傑拉的莖部,但很不巧,齊傑拉的伎倆再次奏效,這次,迪迦的雙腿,不僅限於腳踝,被死死的纏住,更多的藤蔓帶著呼嘯聲抽過來,打在迪迦的胸甲上,冒出陣陣火花。

迪迦不堪重負,在不斷的抽打下計時器也開始閃爍。

看著三奧陷入苦戰,人們都心裡都高懸著一塊巨石,彷彿隨時會墜落,將他們的希望砸的粉碎。

「哈哈哈!」阿基雷斯突然笑了,「我現在真是high到不行啊!」

更加猛烈同時也更加灼熱的火焰在阿基雷斯身上燃起,這是大小姐教他的一個技能,但大小姐說他可能缺少一個重要的東西,因此這個技能也許永遠都不能練成,即使練成也不能使用,因為,沒有那個至關重要的東西,用處那一招的代價,只有死!

但是……

「誰怕誰啊!老子又不是什麼膽小鬼!」

立加德隆的外部裝甲開始軟化,顯然此時的溫度已經高到一定程度了,就連散布在阿基雷斯和立加德隆周邊的藤蔓也被齊傑拉收了回來,在高溫的炙烤下,藤蔓上的尖刺和尖端已經變得焦黑。

終於,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耀眼的光照亮了整個黑夜。

「轟!!!」

待光芒散去,立加德隆和阿基雷斯都退出了戰場。

「阿基雷斯!」

「正木!」

狂歡,在繼續。

「可惡!」

阿基雷斯的退場激發了迪迦和赫勞的憤怒。

迪迦變為大古快樂型,猛的發力掙脫了藤蔓。

赫勞變作速度型,身體變得更加冰藍,快速來到基蘭勃身前,甚至拖出了殘影。

一擊高踢腿擊向基蘭勃的頭部,基蘭勃沒反應過來,直直吃下了這一擊,沒控制好重心,摔在地上。

但基蘭勃很快變重新站起並調整好了狀態,她的速度開始加快,甚至比速度型的赫勞還要快!

赫勞身後拖出殘影,但基蘭勃更快,也許她的速度並不是特別快,但她的速度讓她達到了分身的效果。

六個基蘭勃團團圍住赫勞,赫勞一時反應不過來,直直停下來,忌憚地看著周圍的六個身影。

一身紅的迪迦雙手成拳,擺出作戰姿勢,面對抽出呼嘯聲的藤蔓他直接用手抓住,然後用力一扯,憤怒下的大古快樂型居然把齊傑拉的本體扯動了一點點。

但……也僅僅是一點點罷了。

更多的藤蔓抽過來,但迪迦只有兩隻手,他一時難以應付。 與衛軒通話完畢的天使彥,深吸一口氣后,擦乾了臉上的淚痕,展露出了一個讓男人神魂顛倒的迷人笑容,然後毅然決然的朝著外面走去。

看著一群群朝夕相處了成百上千年的姐妹們,她有些不舍,但心中的決定卻沒有絲毫的動搖。

她走出了護衛天使的生活區,轉頭深深的凝望著那一棟棟掩映在綠樹林陰中的白色建築,久久沒有動彈。

良久,她才轉身,向著凱莎王宮的方向走去。

她走過了一條條長廊,經過了一處處花海,與無數天使姐妹們打過了招呼,最後終於來到了那一棟恢弘的王者宮殿之前。

看著那扇大門,馬上想到要違抗凱莎女王的意志,天使彥心中開始忐忑起來,站了許久她都沒有勇氣邁過那一道門檻。

直道凱莎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彥,你是想好了嗎?

「想好了就進來吧,別站在門口。」

聲音不咸不淡,已經聽不出凱莎女王往日里對自己的親近。

這讓天使彥想起了第一次被凱莎女王禁慾的時候。

那個時候,也是她第一次見到大名鼎鼎的天使之王,對方的語氣也是和此刻一樣,不咸不淡,聽不出任何的感情。

這讓天使彥不禁有些難過。

凱莎女王是真的對自己很失望了嗎?

她是凱莎精心培養起來接替若寧的,可以說,凱莎是她的師傅,也是她最親近的長輩,如非不得已,她是真的不想違逆凱莎的意願。

可要讓她放棄衛軒去選擇地球的那個銀河之力,她怎麼也說服不了自己。

而就在她正做著思想鬥爭的時候,天使耀陽卻從裡面走了出來,笑著走到天使彥身邊,說:

「彥,進去吧,凱莎女王在裡面等你呢。」

天使彥強行擠出一個笑容點了點頭,但就在她即將邁步的時候,耀陽卻拉住了她,在其耳邊語重心長的說:

「不要違背凱莎女王,她都是為了你好。

「你看這麼多年來,除了真正犯過大錯的,凱莎女王苛責過哪個姐妹?

「那個地球的銀河之力其實很好的。

「當年,我也參與過那一項工程的研究,很清楚銀河之力其實就是為天使量身定做的男神。

「只要多接觸一下,你一定會喜歡上他的。」

天使彥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但心裡卻在尋思耀陽是怎麼知道凱莎女王要將自己匹配給銀河之力的?

難道凱莎女王告訴她了?

不可能啊,耀陽雖然資歷老,但許可權其實還不足以知曉翼護衛的匹配數據。

除非……

凱莎女王要強行將自己匹配給銀河之力,並且已經公之於眾了!

想到此,天使彥再沒心思去思考耀陽的問題,大步朝著王宮之內走去。

看著天使彥匆匆進殿的背影,耀陽臉上溫和的笑容緩緩地變成了不屑的冷笑,然後轉身朝著衛軒的臨時住所走去。

她還有個任務,那就是看好對方,不要讓對方來搗亂,必要的時候……

凱莎女王沒有說,但耀陽卻覺得自己心裡明白,同時也非常的期待。

那麼精純的能量,她想想就覺得心潮澎湃啊!

……

王宮大殿內,鶴熙看著凱莎,皺眉說:

「你派耀陽去監視一個王級以上的神?

「是不是有些畫蛇添足了?」

她雖然不了解凱莎的想法,但還是會下意識為凱莎的決定去考慮,她感覺凱莎這的確是一個昏招。

凱莎卻是搖了搖頭,說:

「就是要畫蛇添足。

「我想要看看他對天使文明內部事務的態度。

「這決定了我們以後與其接觸的方針。

「是拒之門外,還是進行一些技術上的交流。」

鶴熙有些無語,自從凱莎去找了華燁之後,他感覺對方整個人都變了一副模樣,對什麼事都多了三分戒備。

鶴熙覺得可能是若寧的墮落讓凱莎感覺到了一種不安。

而就在她還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天使彥卻從外面急匆匆的走了進來,一進來行了個禮便立刻開口:

「凱莎女王,您將我……」

凱莎直接擺手打斷,語氣淡漠的問:

「彥,你想好了嗎?」

「我……」天使彥一時間語塞,在看到凱莎女王那冷漠的表情之後,她之前想好的一切說辭都沒辦法出口。

她只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無力。

凱莎則是嘆息了一聲,不再看天使彥,語氣冰冷的開口:

「不用說了。

「我知道你的決定了。

「彥,你讓我很失望。」

天使彥立刻單膝跪下,低聲抽泣著說:

「凱莎女王……

「對不起……

「我讓您失望了……」

但凱莎卻沒有再看單膝跪在地上的天使彥一眼,而是語氣威嚴的開口:

「所有高階天使來王宮集合!

「有重大事情宣布!」

天使彥與鶴熙聞言都不由得面色一變。

如果只是單純讓天使彥禁慾的話,根本就不用集合所有的高階天使,因為這裡所說的高階天使,都是梅洛天庭的在職天使護衛。

鶴熙更是直接站了起來,皺眉質疑說:

「沒必要如此吧?」

「有必要!」凱莎語氣嚴肅的說:

「必須要讓其他天使引以為戒!」

……

衛軒的住處附近,耀陽也收到了凱莎的通知,她也是在職天使,但正在和其他天使姐妹聊天打鬧的她卻不用去集合,她有自己的任務。

她雖然一直在和姐妹們打鬧,但注意力卻從未離開過衛軒所在的住處,而等她聽到凱莎女王通知的時候,立刻在幾個姐妹的美麗小臉上各自啄了一口,笑著說:

「好啦,姐姐我有正事要辦了,就不和你們鬧了!」

「什麼正事呀?」一個調皮的小姐妹笑著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