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

打不過自家師傅! 一脈單傳的父辭子孝,鬨堂大孝,爆孝如雷。 曾記否。 九叔也一直為自己的拳頭打不過自家師傅而感到憂愁。 現在林峰也面臨這個問題。 唉~ 誰還不是一個孩子呢。 就在兩個人無聲的交流發生的時候,一個仙氣十足的笑聲在兩個

打不過自家師傅!

一脈單傳的父辭子孝,鬨堂大孝,爆孝如雷。

曾記否。

九叔也一直為自己的拳頭打不過自家師傅而感到憂愁。

現在林峰也面臨這個問題。

唉~

誰還不是一個孩子呢。

就在兩個人無聲的交流發生的時候,一個仙氣十足的笑聲在兩個人的耳邊響起:

「呵呵呵呵……」

「你們師徒兩個別在這裡耍寶了。」

「你也是的,跟一個小孩子置氣,你也不看看你都多大的人了。」

一個穿著道袍,頭上扎著冠冕手中拿著拂塵的女冠出現在了林峰的面前。

不是師叔蔗姑是誰?

當然了。

在她的面前可以叫師娘嘛~

而且林峰也一直都是這麼叫的,促成師傅的大好姻緣,不寒顫。

「師娘好!」

聽到林峰甜甜的一叫,蔗姑立刻十分高興的說道:

「小峰乖。」

「你那邊發生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你為茅山派做出的功勛,我們早早的記在心裡了。」

「這一次八月十五的大會,讓你師傅帶著你,親自去茅山總壇去見見你師祖。」

「這可是你師祖親自點名。」

「甚至有可能為了你開放茅山派的底蘊。」

「如果你那邊沒有特殊的事情的話,你就回來吧,正好八月十五也近了。」

「你師傅他表面看著一本正經,其實他也是關心你,雖然他沒有說但是我也知道。」

「他這是想你了。」

說完之後。

林峰可以聽到,對面似乎有著小聲的嘀咕。

林峰知道。

這是自家師傅,那有些傲嬌的小脾氣出來了。

不過看著兩個人如此的聊天以及親密程度,林峰就知道這件事兒穩了。

有情人終成眷屬。

不說別的。

就自家師娘這氣質。

這簡直是九天仙女下凡塵。

在修行界,那絕對也是鼎鼎有名的一枝花呀。

兩個人在一起,那絕對是眾望所歸。

林峰看著對面似乎在打情罵俏的兩個人,思索了一番說道:

「既然八月十五的大會上,我也去的話,那師傅我就儘快的回去。」

「反正在這邊,我也沒啥大事兒就是混混日子。」

7017k 白糖抱着草藥放到了醫館門口,還是跑了三趟才把藥材搬完。

那邊錢掌柜上前查看藥草,發現這些藥草很是新鮮,品相也不錯,像剛採摘下來的,對這批藥材很是滿意,安排了小廝上前稱重。

白糖看著稱完重以後,錢掌柜就安排白糖去到後堂:「你這些藥草都不錯。品相不錯。」

來到後堂后,錢掌柜就敲算起算盤對着白糖說:「金銀花有四斤,我給你二十文一斤,白芷有兩斤,給你二十五文一斤;

板藍根一斤,算二十五文一斤,三七三斤,給你三十文一斤,你看可以嗎?」

白糖聽完以後,點點頭,她的藥材畢竟是新鮮的,後面還需要錢掌柜自己的人手去炮製,這個價格自己也算比較滿意的。

錢掌柜從柜子裏拿出二百五十文給白糖:「全部的話十二百四十五文。這裏有二百五十文,你點點。」

白糖直接把錢放進包里,也沒點:「謝謝錢掌柜,錢掌柜是好人,我相信錢掌柜。」

錢掌柜擺擺手:「無事,你這藥材品相好,以後還有隻管往我這送,我一定給你個公道的價格。」

「好。」白糖謝過錢掌柜,就背上背筐出了醫館。

拐到剛剛的小巷子裏,把淘寶界面調了出來,先拿出了十文錢,放進倉庫。

這個界面還是有很多不熟悉和不知道的功能,她也不敢冒險把所有的錢全都放進去,就先用十文錢試驗一下。

點擊十文錢的小格子,彈出了充值和取出的界面。

白糖深呼吸了一口氣,畢竟現在就是試驗自己的猜想正不正確,如果連錢都不能充值的話,那這個淘寶系統就只是個隨身倉庫了。

顫抖的點擊了一下充值,看着界面跳出的充值成功,白糖就差高興的跳起來了。

趕緊把界面調到餘額幾面,看到上面顯示擁有十元,心裏突然覺得未來充滿了光明,開心的連手都在顫抖。

然後點擊餘額界面的取出,餘額瞬間清零。

點回倉庫的界面,倉庫的存貨界面里什麼都沒有,只有那隻兔子安靜的呆在小格子裏。

點擊另一個取貨界面,結果發現十文錢安靜的呆在小格子裏,點擊十文錢的小格子,只有一個取出選項。

白糖點擊取出,十文錢就像變魔法一樣突然出現在了她的手上。

實驗玩以後,白糖懸著的心終於落下了,留了三十文錢,其他的錢就被白糖全部充值進了餘額界面。

畢竟現在他們還沒分家,手上的錢等回去以後就必須要全部上繳給白孫氏。

白糖想了想背筐里的那些草藥,覺得上交十五文就行了,剩下的全都自己留着。

等解決了自己的心頭大患,白糖就背着背筐打算去酒樓轉轉。

出了巷子以後,看了看周圍的飯店,鎮上的人其實富裕的人家也不多,飯館里來吃早飯的人也不多,生意好一些的有五六人在裏面,生意不好的裏面人都沒有。

白糖看了看后覺得自己是不是來早了,抬頭看看人多的那家飯館——珍饈館,想着就抬腿進去了,準備進去看看再說。

剛準備進去,小二就上前來趕人:「要飯去別處要去,這裏不歡迎你。」

白糖看小二的那副嘴臉,心下也來氣了:「來者便是客,哪有把客人往外趕的道理。」

小二也不客氣:「你看看你穿的,這裏是你吃的起的地方嗎?來我們這的都是達官貴人,被你個小叫花衝撞了還得了。」

白糖聽完小二的話,轉身就走,想着:就這態度,估計進去也打聽不出什麼來。

小二看白糖走了的背影,不屑的說到:「小叫花子還打腫臉充胖子,也不看看自己身份。」

白糖聽到卻也懶得跟他爭辯了。 「……」

然而丁炙等了半響,對面並沒有回復。

估計不是在忙就是在沒看到手機。

丁炙「嘖」了一聲,乾脆放下手機不去想了,轉而仔細地盯起了李修緣。

當然,他倒不是因為因為和鄒姑娘的現狀太撲朔迷離,轉而考慮起類似於「其實舍友也不錯」這種有稽之談。

而是丁炙從昨天起,就發現李修緣有些不對勁了,似乎有話想對他說,一直欲言又止,欲止又言的,就跟烏蠅哥的那一系列的表情包一樣。

至於這種狀態具體是啥樣子的話,有條件的大佬別愣住啊,趕緊上圖。

「行了,有事就說吧!還要我來問,磨磨唧唧的!」

丁炙吃完早餐,抽了張紙巾抹了抹嘴,乾脆利落地挑明。

「嘿嘿!瞞不了你!」

李修緣這會兒也咧嘴笑了笑。

既然丁炙開了頭,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坦誠地說明了原委。

「主要有件事最近讓我挺糾結,找你商量商量,你也給我琢磨琢磨。」

「什麼事啊?」

「就是我其實一直在想,主播這個行當,說白了就是個青春飯,我不可能一直做下去的。」

「你也知道,本來我之前主職是做編舞的,但是參加那次選秀,你要說對我的生活乃至人生規劃完全沒有影響,那都是騙人的。」

丁炙也點了點頭,他自然明白。

這是任何一個經歷過那種萬眾矚目的感覺的人都會知道,即便明知那是可能是一時虛幻的,依舊會不覺沉迷的。

名聲,金錢,流量,當這一切似乎都唾手可得的時候,極少人能夠拒絕這樣的誘惑。

儘管這一切的背後更多的是烈火烹油后的極盛而衰。

甚至很多選秀人最巔峰最出圈的時刻,其實就在選秀節目播出的進行時,在選秀節目結束后,都涼的差不多了。

丁炙的前身其實就是差不多這類的,只是他還塌了個綠帽房,涼得更徹底罷了。

其實說起來李修緣算是異常理智的那一類型了。

他並沒有乘着幾年前選秀帶來的熱度去簽下任何公司,因為他對自己的認知非常清晰,知道自己並不是那塊料,簽下那些五年以上,十年都打不住的賣身契,他失去的肯定比自己得到的多。

李修緣也因為名字和降龍羅漢撞名,再加上幾年前「只想下班」的人設,以及有了熱度后對娛樂圈過門而不入的佛系做法,被許多粉絲戲稱之為「小佛爺」。

但他最終依舊沒有回歸原來的生活,直播自由歸自由,依舊佔據了他大量的時間,以至於原來的主職跳舞方面,也不覺荒廢了許久。

都說拳不離手,曲不離口,跳舞也是這樣,一天不練習,自己知道,兩天不練習,同行知道,三天不練習,觀眾知道。

但畢竟直播真的好恰飯能賺錢嘛,而李修緣雖然不適合去當一個唱跳俱佳的偶像,但當個整活主播卻又真的挺得心應手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