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下了碗面,想起來上次那個問自己要不要蘋果的大叔,陳無決定自己也試一試。

這次不加蘋果,放樹莓! 做好之後,陳無又準備了一杯樹莓汁,一杯蘋果汁,一杯奶。 嗯,奶是莉莉絲的。 端著面和奶,陳無走到莉莉絲的房間,輕輕搖醒了莉莉絲,把晚餐放到一旁,陳無摸了摸莉莉絲的腦袋就下去了。 再上樓的時候,陳無端著自己和埃梅利的晚餐,一起走進埃梅利的

這次不加蘋果,放樹莓!

做好之後,陳無又準備了一杯樹莓汁,一杯蘋果汁,一杯奶。

嗯,奶是莉莉絲的。

端著面和奶,陳無走到莉莉絲的房間,輕輕搖醒了莉莉絲,把晚餐放到一旁,陳無摸了摸莉莉絲的腦袋就下去了。

再上樓的時候,陳無端著自己和埃梅利的晚餐,一起走進埃梅利的房間。

「喂!我要投食了!」

把迷糊著的埃梅利扶起來,連帶著被子遮住肩膀。

把面塞進埃梅利的嘴裡。

埃梅利無意識的嚼著。

重複了幾次,一半的分量下去了。

埃梅利迷離的眼神逐漸清醒。

看著陳無喂到嘴邊的食物,臉上不由得蔓延上了羞紅。

張了張嘴,埃梅利乖乖接受投食,不說話。

陳無拿過樹莓汁,遞給埃梅利。

埃梅利正要伸出手去接,餘光看到了那杯蘋果汁。

「給我那個……」

陳無詫異的看了她一眼,把蘋果汁遞給她。

「這個……也不錯。」

埃梅利幾口喝光了蘋果汁,縮進了被窩。

抬眼看著陳無,然後一頭扎進被窩裡。

「嚶嚶嚶……」

陳無笑著吃完了今天的晚餐,心情愉快。 環球影城外,排隊的人很多,人群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顧洺下意識拉住自家寶貝小侄女的手,以防走散。

被拉住的那人倒是沒什麼太大反應,只是光顧著欣賞周圍的建築設施。

「小叔,你幫我在這裏拍照啊。」

司枍小手一拉,顧洺就被她帶到了門口招牌的標誌建築處。

那是一個立體的地球模型,上面有白字「UNIVERSAL」環繞着。

顧洺看着已經在那邊站好的司枍,又看了看四周來回走動的人群,放下了手中的手機。

「怎麼了?」早就擺好拍照姿勢的司枍一臉發懵。

「等一下。」他走到她身旁,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對他們旁邊的人說着。

「Pleasemakesomeroomforme,Iwanttotakeaphotohere.」

隨着小叔一個一個的清場,司枍身邊才算是空曠起來。

某人滿意地點點頭,照出了一張他認為非常完美的遊客照。

笑話,他小侄女的照片里怎麼能有除了他以外的人呢?

「走吧。」他收好手機,向一路蹦蹦跳跳向他而來的人兒伸出手。

十指相握,掌心交錯。

有人眼眸深邃,目光寵溺。

有人笑靨如花,驚艷時光。

檢票進入園內,先入眼的是一條裝飾著各種動漫人物的商業街。

司枍歪頭看了看自家小叔一板一眼的西裝,眯着眼笑着拉了拉他的手。

「小叔小叔,你陪我去買衣服吧,哪兒有人出來玩還穿西裝的?」

「這裏?」顧洺四下看了看,一臉不相信的樣子,「怎麼可能買衣服。」

他十三歲那年被司枍家收養,無論是在原來的家,還是往後的時光,他都沒有去過類似於遊樂場的地方。

他不是不喜歡,而是從沒有人提起過。

他們都說他是乖孩子,他也確實比同齡的孩子懂事得多,可這並不代表他不想擁有一個絕大多數孩子都有的童年。

顧洺這輩子最不想提起的,就是他的親生父母。

他目光獃滯的落在一處,身體僵硬著,彷彿沒了靈魂。

一旁的司枍見他這番魂不守舍的模樣,便知道是她的話無意中觸碰到了他的禁忌。

「小叔。」她軟軟地喚了一聲,另一隻手覆上了他的手背。

「這裏當然有衣服賣啊。」她語氣輕柔,笑容淺淺,「咱們進去看看好不好?」

似是感受到溫暖的觸碰,顧洺這才回過神來,定定地看向眼前才將將到他肩膀處的少女。

他為什麼喜歡她……

這是一個很久遠的問題。

他恍惚記得當年,家破人亡,他最終成了孤身一人。

儘管他最終百般周折到了司枍的家裏,他也未曾覺得自己再次擁有了家人。

家人….這個詞語,幼小的他已經很久未感受到過了。

他的世界是黑白的。

卻在小小軟軟的司枍撲向他懷中揚起笑臉的時候,一切的一切都漸漸有了色彩。

這聽起來的確很荒唐。

但是年幼的司枍,是他當年唯一的救贖。

「好。」

顧洺笑了,輕輕回握住她的手,力道很輕,卻很有分量。

………….

他們隨意走進一家店內,入眼的便是各類動漫周邊。

司枍雙眼一亮,小步跑向前面的架子,顧洺笑笑,闊步跟在後面。

誰讓自家小侄女還是個孩子,只能寵著唄。

「咱們穿這個吧。」她指了指架子上掛着的小黃人的衣服,「你一個我一個,多好。」

顧洺上下打量著熒光黃的衛衣和傻裏傻氣的背帶褲,果斷地搖搖頭。

「你不是答應我了嗎?」司枍撅嘴,大大的眼睛裏寫滿了不樂意。

顧洺伸手點了點她的額頭,無奈道:「你別給我得寸進尺。」

「知道啦。」她故意大聲說道,轉頭來到了哈利波特的架子前。

「那這個呢?」

黑色的長款風衣,領子顏色各異的白色襯衣,看起來倒是蠻符合顧洺一貫的風格。

他看了看自家小侄女一臉期待的樣子,勉強點了點頭。

「小叔,你過來。」司枍笑着從一旁拿過哈利波特的黑框眼鏡,朝他比劃比劃。

顧洺此時像極了任人宰割的魚肉,自家小侄女說什麼他就做什麼。

「你太高了。」某人繼續得寸進尺,「你蹲一點。」

她話音剛落,便瞧見了自家小叔放大無數倍的臉。

「你…靠這麼近幹嘛。」司枍十分不爭氣地吞了吞口水。

「不是要給我戴眼鏡嗎?」他看了看她手中的眼鏡,強裝鎮定,「動作還不快一點?」

「小叔…」司枍撇嘴,將眼鏡朝他的方向擺好。

「你是不是腰不好啊,才彎這麼一會兒就累了。」

「你知道你在懷疑什麼嗎?」

顧洺閉上眼睛,任由她戴上眼鏡。

待他再睜眼的時候,便多了幾分少年感和書生氣。

可是他的嘴裏卻說着完全相反的話。

「我腰好不好,你以後不就知道了。」

四目相對,司枍的臉紅得像熟透了的蘋果。

正當顧洺準備再進一步時,他的電話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來電人是安景,她向來是知道輕重的,這個時間打給他,一定是有什麼要緊的大事。

「喂?」顧洺接起電話,語氣是明顯的不耐煩。

「木村那邊把會議提前了,約到了今天中午,你先回來吧。」

他眸光一暗,看了看一旁尚不知情的司枍,沉聲應了好。

掛斷電話,對上她滿是期待的雙眸,他欲言又止。

司枍的心緊了緊,卻還是揚著笑,不讓他看出一絲破綻。

他沒法開口,她就代替他說好了。

「是不是還有工作要忙?」

「嗯。」顧洺點頭,避開她的目光,怕從那裏面看出一絲一毫對他的失望。

「很長時間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