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紅光自眼前劃下,「嘶!」那是利刃劃破皮膚劃開血肉的聲響。

「嗯!」尹勁松吃痛不由悶哼一聲。 雲無幻看得甚是清楚,登時瞪大了雙眼,那柄紅玉扇的扇沿便那樣劃破了尹勁松捂在胸口處的手腕! 不過,不知是因為相信信蒼曲,還是因為那一刻已完全驚愣了,未反應過來,雲無幻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出手制止。 紅扇滴血未沾,信蒼曲將玉扇一收,然後從懷中

「嗯!」尹勁松吃痛不由悶哼一聲。

雲無幻看得甚是清楚,登時瞪大了雙眼,那柄紅玉扇的扇沿便那樣劃破了尹勁松捂在胸口處的手腕!

不過,不知是因為相信信蒼曲,還是因為那一刻已完全驚愣了,未反應過來,雲無幻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出手制止。

紅扇滴血未沾,信蒼曲將玉扇一收,然後從懷中掏出一個碧玉小瓶,另一隻手扯過尹勁松的手腕,拇指輕輕一撥,瓶塞便飛了出去,隨即將瓶中的藥水撒在剛剛被她劃開的那道傷口處,一邊倒藥水,同時兩指順著尹勁鬆手臂上的血管一推,那藥水便全部輸進了尹勁松的血液里。

「咳咳……」尹勁松震驚的看著信蒼曲,只覺一股熱流順著那條手臂一直傳到了四肢百骸。

之後又見信蒼曲隨手丟了那玉瓶,並在尹勁松的衣袍上撕下一條布,熟練的替尹勁松包紮著傷口,口中還道:「這個世上,能得本上親自動手治療的人,可不多呀!」

這一番動作,竟比任何一個醫者都熟練,且乾脆利落,幾乎是在一剎那間完成的。

雲無幻震愣的在旁看著,難以置信的問道:「阿曲為何……」

「想問本上為何會做這些?」信蒼曲一邊為尹勁松包紮著傷口,一邊笑著瞥向雲無幻。

「嗯。」雲無幻極輕的點了一下頭。。 沃德是超級戰士。

擁有遠超常人的速度和力量,而且他擁有堅韌不拔,永不服輸的精神,遇強越強,有一種跟任何人都是五五開的架勢。

當然這個任何人指的是比他強的人。

能夠五五開,不一定真的五五開。

殺戮天王什麼人,殺戮著稱,被沃德纏上一號不懼。

不要忘了,這一次可是足足三尊天王,還有奧丁森這位右相和姜天這位殿主坐鎮,遠遠的望着戰場。

不過此時的奧丁森對着姜天說的:「殿主,看來我要出手了。」

說着奧丁森朝着戰場奔撲而去。

戰場瞬息萬變,局勢混亂,充滿了血腥和危險,而此時,正好就是威爾準備動手了,羽翼早就被他拿在了手中,散發着血腥一樣的氣息。

這就是羽翼,哪一件邪惡和天使的兵器無限接近真正神兵利器的存在。

眼看着威爾就要找人王殿麾下動手,奧丁還不出手,看着自己手下蒙難不成。

「奧丁森。」

威爾看着出現自己面前的奧丁森,整個人氣壞了。

「你們人王殿如何知道我們組織到來的,我們已經跟神州大地簽訂了投降書,你們沒有道理知道我們的行蹤的,我們一上岸你們就來了,既然到了這個時候,不知道能否告知我,我們內部的姦細到底是誰?」

奧丁森就像是看向白痴一樣的看着威爾說道:「你是不是傻,你認為我會告訴你這些嗎?再說了,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些,姦細,有姦細嗎?」

「不對。」一瞬間,奧丁森彷彿想到了什麼?看向威爾的臉色都不一樣了,說道:「我當真是小瞧了你,嘿嘿,有點意思,不愧是神劍局,搞情報的,有點手段,這點小把戲,差點把我給騙了,原來你根本問的不是狗屁姦細,而是你也不知道有沒有姦細,你是在試探我。」

「看我的微表情,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得到答案。」

「有了。」

威爾說道:「終日做賊,終於還是被打瞎了雙眼,好一個人王殿一直以來我都把你們當做不足一提勢力,沒想到你們居然有這等手段,讓我陷入如此被動的局面,好,好一個人王殿。」

奧丁森不屑的說道:「我說,你除了這一句好一個人王殿,你還會說些什麼?威爾,你們想要征伐我們人王殿好啊,我們成全你就是了,現在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給我殺。」

奧丁森大吼一聲,朝着威爾就展開攻擊,要知道,如今奧丁森的真實戰力,境界達到半聖,但是戰鬥力那是短時間內,完全能夠堪比一尊高等半聖!而比之前的混元子要相對弱上一些,但是儘管這樣,他面對可是a組織的威爾。

他有羽翼在。

但是混元子不但有九天神兵,還有絕世秘法。

奧丁森可是也被姜天賜予神兵,賜予秘法的。

得到人王傳承的姜天,隨便一道秘法都不是一般秘法可比較的。

就在此時奧丁森大戰威爾,毀滅大戰綠箭,殺戮大戰沃德的時候,逍遙天王如同下山的猛虎一樣,指揮者人王殿大軍,朝着一個個存放着各種機密的臨時建築攻擊了過去。

這一次他們的目的不求殺敵,只求搞破壞。

頓時,很快,一聲聲轟隆隆震撼天地般的巨響聲,就接連不斷的傳了出來。

。 誰也沒想到大爹忽然會爆發……

場面瞬時寂靜下來……

尼克也早就接到消息趕來,站在一旁趕忙打起圓場:「事實就是如此,老鼠山有一項『巨型蔬果』的專利種植技術,出產的產品被米其林餐廳看重。」

「所以,李每個月的收入,的確在二百萬米金以上。」

投資商團隊聽后,面面相覷。

種菜什麼時候這麼賺錢了?

這群鄉巴佬當我們華爾街的人沒見過世面吧?

現在想坐地起價,把別人都當傻子?

「或許如此,但你們需要提供收入報表與繳稅單,否則你們無法證明這一切……」

大爹毫不退讓:「看就看。」

老迪倫眼神顫動一下,覺得有一絲不妙。

他們在拍賣會後就調查過老鼠山的情況。

投資數百萬米金,修建溫室工程,怎麼看都不符合邏輯,這樣的大型工程別提尤金,就算整個俄勒岡州都是首屈一指的。

而更多類似的項目,所種植的卻是吸食品的原生植物。

超高利潤,超高回報。

但老鼠山顯然沒有相關資質,他們也不可能大張旗鼓搞出這麼大陣仗后,背地裏進行種植。

難道說,這是真的?

月入二百萬米金的高科技農場?

那事情可要糟糕了!

可就在這時,遲遲沒有動靜的李欽,開了口:「五萬,沒得談了?」

鑒定師趾高氣昂:「有相關證據,我們可以進行賠償估算。」

「呵呵,那麼……就五萬吧,我們去下一處。」說完,李欽轉身就走。

搞得所有人一頭霧水。

完了,這就完了?

不再掙扎一下?

也不說投資商了,只說大爹就是最不能理解的,快步跟上去道:「李欽,你怎麼回事?為什麼不給他們提供證據,如果計算所有溫室建成后的總收益,遠超兩百萬月收入的標準,他們要賠償的更多。」

大爹的主意很正。

兩百萬的月收入,僅限於現在投產的溫室,而受損延期的工程面積更大,如果這些大棚投產,收入的數字還要翻倍。

那就不是一天八萬的損失了。

他們要證據,那就給他們,看他們拿到證據后,還能笑得出來?

李欽懂他的意思,平靜道:「他們不過是來逢場作戲罷了,對方並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裏,只認為我們是普通的農戶。」

「對啊,所以我們才要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大爹道。

李欽搖頭:「我的意思是,因為他們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才會提出補償方案,當賠償數字不在他們的接受範疇內,你覺得他們還會乖乖賠錢?」

大爹不能理解:「還沒有王法了?」

「王法,是王對普通人的限制措施,這件事聽我的,我有自己的打算……」李欽鄭重的看了大爹一眼。

即便他還想說下去,最終欲言又止。

而在身後……

尼克、亨利都不能理解李欽的態度。

只是在思考後認為,李或許是想息事寧人?投資商來頭過大,不好招惹。

投資商根本沒想那麼多……

如那鑒定師的態度,五萬,也是我們出於人道主義的賞賜,別得寸進尺,真要鬧大打官司,你們不一定能贏,就算能贏,拖我們也能拖死你。

這就是來自華爾街資本力量的蔑視。

上車。

眾人前往牧場。

這裏才是損失的重頭戲。

下車后,李欽鄙夷得開了個玩笑:「各位,歡迎來到波本牧場看海……」

眾人聽出嘲弄,但在看到草場被洪水覆蓋的慘狀,也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即便不懂農牧知識的人也知道,如果不儘快解決問題,這個草場廢了。

傑羅姆聽到動靜趕了出來……

帶着一身牛糞味靠近,向李欽鞠躬問好:「老闆……這些是……」

「亨利市長,以及度假村投資商的代表,他們來為牧場定損。」

傑羅姆很聰明,他知道自己的屁股應該坐在哪裏,所以毫不掩藏對這些人的敵意:「哦,那可真是辛苦各位了,定損?那我來說說吧……」

「受損的草場,總計75公頃,這些是經過多年培育、播撒草籽的優質草場。」

「河岸西側的天然草場並未遭受洪水淹沒,但如各位所見,渡河的道路與浮橋已經被掩埋,數百頭肉牛將無法抵達放養地。」

「被淹沒的草場本是過冬飼料的根本,現在全毀了,但如果問題不解決,冬季過後,肉牛也沒有第二條飼養方案。」

「以及,長期的圈養,會影響肉牛的健康指標,普通肉牛的身價或許不會遭受影響。」

「但農場內有價值超過一百五十萬米金的種牛,他們的健康指標一旦受損,身價將會暴跌,以我個人的預計,折半是大概率發生事件。」

「大致情況就是如此,各位,報價吧。」

傑羅姆一番長篇大論,聽得眾人發矇。

誰也沒想到這個其貌不揚,滿身牛糞的瘸子,竟然會如此的伶牙俐齒。

投資商一方感受到壓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