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家從宮明乘的那一輩從文了之後,他們後面的這些小輩大多也是寄情於這些閑情雅緻的,所以說宮陵駱其實對於這些茶水花藝可是喜愛的緊,他一直都知茶生於天地之間,采天地之靈氣,茶間藏着萬千山河,一壺茶在手,如天人合一,更如捧著千山萬水,其實這小子會煮茶就已經很是唐他詫異了,自然也沒想到這小子煮茶的手藝竟是這般的高,這煮茶的手藝怕是比大多茶藝師傅都要強啊,是他看走了眼。

「這真是你煮的茶?」 趙顏鈺一記眼神掃過,彷彿在說,要是你再多言,你就從這裏滾出去。 「好好好,我閉嘴!」 細品杯中茶,宮陵駱覺得也是挺滿足的,不過他發現似乎從剛剛開始,這小子就沒怎麼動過杯中茶,茶香四溢直勾人心魄,可是涼了的茶湯卻會少幾分靈氣,糟蹋啊。 「你

「這真是你煮的茶?」

趙顏鈺一記眼神掃過,彷彿在說,要是你再多言,你就從這裏滾出去。

「好好好,我閉嘴!」

細品杯中茶,宮陵駱覺得也是挺滿足的,不過他發現似乎從剛剛開始,這小子就沒怎麼動過杯中茶,茶香四溢直勾人心魄,可是涼了的茶湯卻會少幾分靈氣,糟蹋啊。

「你…不喝嗎?」

「不用了。」趙顏鈺低頭看着自己面前的茶盅,眉間都染上了一絲暖意,宮陵駱微愣,剛剛那一刻那小子是不是變得很是溫暖?!

不不不,一定是自己看錯了,這小子一直都是冷心冷情的,要不是宮家同趙家是世家,說不定當年自己連趙府的大門都進不了。

「對了,你今日來尋我可是有什麼事?」

「就來看看你不行啊!真的是,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在自己府中藏了什麼寶貝,現在府門都不出了,你知不知道,現在好多兄弟都說你……」金屋藏驕!

雖然可能性不大。

「我覺得如今這樣就很好。」

宮陵駱撇了撇嘴,算了,自己原本也只是來看看而已。

南緋顏在趙府的日子過的很是輕鬆,笑容也漸漸地多了起來。

「姑娘,這位是雲綉坊的姑姑!」

「家裏是誰又要置辦新衣了嗎?」南緋顏很是詫異的回首看着雲綉坊的姑姑。

雖說當初南緋顏以掌衣之身份入趙府,大家都清楚那只是一個幌子,但這些年緋顏郡主在掌衣一職上倒是用心的很,而府中眾人也很是默契的稱呼她一聲姑娘,偶爾宮中來人了,便是一聲郡主。

雲綉坊乃是京都第一大坊,多少達官貴人家的衣裳都是從她家出的,當然那一件千金的價格也是很好看的,這趙府從來都是以清廉為主,以往也就只是逢年過節可能會請雲綉坊的姑姑過來看上一眼,今日這是什麼日子,竟請了雲綉坊的姑姑,奇怪奇怪!

「是為姑娘您請的。」

「我?!」

「過幾日便是您的生辰,夫人說這些年姑娘都很少添置新衣,特意命人將雲綉坊的姑姑請來,想來定是能為姑娘置辦一身艷絕京都的華服!」

生辰嗎?!

南緋顏沉思,不知不覺又是一個年歲了,想想自己入趙府都已經多少年了呢,整整四年了,還真是快啊,自己已經從當年的碧玉年華到如今的桃李年華,都說時光最是無情,還真是如此!

「姑娘?」

「嗯!」

「量量尺寸吧。」

「也好。」南緋顏倒是也不扭捏,既然人家都將人請來了府中,自己有什麼好推脫的呢,而且她聽說前幾日宮中的那位可是問起過自己的生辰,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想來到時候又是有一大堆人問候自己吧,可真心有幾何呢?

「姑娘,您在府中稍等幾日,到時雲綉坊送來的衣物定會讓你滿意。」

「有勞了!」那一刻,南緋顏心中還是有些喜悅的,轉眼便是二十年的光陰,在那些人眼中自己竟還稱得上一句姑娘,自己這個人果然不喜歡被別人叫老了,這樣就很好。

因國君的一句話,整個趙府都在為南緋顏的生辰而忙碌著,可那當事人卻無所知一般,每日該幹嘛幹嘛,小日子過得好不愜意。

不過南緋顏算是發現了,最近顏鈺那小子是不是也很忙啊,總覺得有太久沒有見到他了,哎,感覺這府中除了他都沒人可以好好的陪自己喝一杯茶,不行總得什麼時候揪到他了要好好問問,這一天天的忙什麼呢!

趙顏婧覺得大致是夏天到了的緣故吧,總覺得最近有幾分悶熱,夜裏閑來無事,她也喜歡一個人偷偷地到處走走,可是沒想到自己卻在側院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這可是一品軍侯府,誰這麼大膽,可是等她看清人的時候,她更是驚訝!

「大哥!」趙顏婧很是詫異的看着眼前人,她總覺得有幾分不可置信,大哥在她們眼中從來都是穩重知禮、替父分憂的存在,京都的世家公子,自家大哥絕對排在首位,可眼前這個人,衣衫襤褸、灰頭土臉的,她不想承認這是她家的那位大哥,而且這進自家府門還帶翻牆的?「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噓!」趙顏鈺回首見是自家小妹倒是也鬆了一口氣。

趙顏婧挑了挑眉,大哥這是剛剛才從外面偷偷回來,這要是被父母親知道了,簡直不敢想像那是怎樣的一副畫面,這樣想着,趙顏婧嘴角多了一絲笑意,這算不算是大哥有把柄在自己手上。

「我告訴你,你可不要打什麼鬼主意,你覺得你斗得過你大哥。」那丫頭不用猜都知道她在想什麼。

「哼,你不怕我告訴母親。」

「有本事你現在去說啊。」

「我!」好吧,自己沒本事,依照大哥這速度,他絕對能很快的整理好一切,要是到時候自己告訴了母親,他一個不承認,說不定母親還會覺得自己胡鬧,算了算了,不划算。「不過大哥,這麼晚了,你幹什麼去了弄成這幅模樣?」

「秘密!」趙顏鈺眉宇間都帶着暖意,似乎只要想到那些事都覺得很美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柳無邪莫名其妙的冒出一段話,讓整個屋子的氣氛,變得無比詭異。

剛才還是溫暖如春的房間,轉眼之間降到了冰點。

「你是怎麼知道的!」

若水的聲音出現了一些變化,似男非男,似女非女,聽著讓人很不舒服。

「猜的!」

柳無邪聳了聳肩,從見到第一眼開始,就懷疑若水的身份。

「你可知道,猜到我的身份,意味著你很難活著走出這間屋子了。」

兩人一問一答,因為他們都是聰明人,不需要說太多的開場白。

柳無邪拆穿他身份的那一刻開始,無需隱藏了。

「就算我沒猜到,也很難活著離開吧。」

柳無邪依舊是笑眯眯的樣子,如果沒有猜錯,之前進入這座屋子的人,都成了養料。

「你很聰明,但是聰明的人向來不長命。」

若水繼續說道,坐在柳無邪對面,兩人就這樣四目對視。

「凡事都有例外!」

柳無邪做出無奈狀,不可否認,聰明的人之所以不長命,因為他們知道的東西太多了。

「你到底是誰?」

若水足足看了柳無邪一分鐘左右,從他眼中看不到害怕,冷靜的連他都有些毛骨悚然。

這些年他什麼人沒有經歷過,像柳無邪這種淡定從容的人,還是第一次遇到。

不論面對什麼事情,都無法撼動柳無邪的內心。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你是誰。」

柳無邪就算說出自己身份,對方也未必知道。

倒是若水,堂堂巔峰窺天境,居然跑過來做花魁,著實透著詭異。

場面僵持住了,柳無邪不肯說出自己的真名,若水同樣不肯說出自己身份。

若水二字只是掩飾,至於真名,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應該知道,我一隻手就能碾死你。」

若水突然大笑,聲音時而粗狂,時而尖細,不知道的人,以為是兩個人同時大笑。

「帶著面紗不累嗎,還是摘下來吧,陰陽臉並不丟人。」

面對對方的威脅,柳無邪面無表情,依舊是談笑風生。

不知道以為他們還是認識很久的老朋友。

聽到陰陽臉兩個字,一股恐怖的殺意,從若水身上噴涌而出。

「我突然又不想殺你了,像你這樣有趣的人,殺了太過可惜。」

若水真的摘下了面紗,跟柳無邪說的一樣,一副陰陽臉。

左邊是一張美的讓人窒息的女子面孔,右邊則是一張男人的面孔,還長著一撮小鬍子,應該被精心修剪過了,看的不是很真切。

包括他右邊的眉毛,都經過修剪,目的是跟左邊保持一致,這樣看起來,就不會那麼突兀了。

「天生陰陽共體,很是罕見!」

柳無邪看了一眼,淡淡的說道。

陰陽共體很少,雌雄同體的倒是很多,他們長相不男不女,既有男性功能,也有女性能力。

像這種長成一半男人,一半女人,卻極其的罕見。

「真是有趣的人兒,你的心肝一定很好吃。」

若水舔了舔猩紅的嘴唇,目光瞄準柳無邪心臟的位置。

「每個月圓之夜,陰陽之氣相互衝擊,到時候會疼痛難忍,而人類的心臟,就是最好的良藥,你來桃花庵,目的也是如此吧。」

柳無邪繼續往下說。

不知不覺,一滴冷汗,從若水的腦門留下。

柳無邪的修為,明明很低,每一句話,卻能讓他心神顫抖。

眼前這個青年,如果不是修為太低,若水肯定會第一時間逃出這個房間。

「你說的都對,那又如何,你的心臟,很快就會被我吃掉。」

若水有些不淡定了,柳無邪太冷靜了,冷靜的連窺天境都有些不自在。

「未必!」

柳無邪搖了搖頭,突然看了一眼窗外,因為馬上就要到子時了。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拖延時間,想要熬到子時,等我陰陽之氣衝突,伺機逃走。」

若水直接拆穿了柳無邪的計謀。

子時的時候,陰陽之氣的確會衝突,以他巔峰窺天境的實力,照樣能碾死柳無邪。

氣氛再次緊張起來,柳無邪暗中蓄力,若水不可能放他離開。

今晚吃不到心臟,陰陽之氣相互衝擊,整個人會變得瘋瘋癲癲,性格將變得無比狂暴。

以後就算服用心臟,意義也不大,壓制不住陰陽之氣了。

所以!

若水出手了,鋒利的爪子,直奔柳無邪的心臟。

快!

准!

狠!

絕對不是第一次施展,這要是被擊中,柳無邪的心臟肯定會被他抓出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