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白澤同樣預知了秋月的未來,說她不會再醒來,也是再一次印證了這一點。」

「但如果我與秋月之間不會有聯繫,白澤怎麼會把秋月受傷的事情認定為與我有關?他的依據是什麼?」 「要知道,在這之前,若非荒島與趙月偶遇,我即便在現實遇見秋月,也不可能認出她來。」 「又或者……他在讓我做選擇?」 「秋月此次受傷之後,不會再醒來,如果我放任,那一切都會按照原

「但如果我與秋月之間不會有聯繫,白澤怎麼會把秋月受傷的事情認定為與我有關?他的依據是什麼?」

「要知道,在這之前,若非荒島與趙月偶遇,我即便在現實遇見秋月,也不可能認出她來。」

「又或者……他在讓我做選擇?」

「秋月此次受傷之後,不會再醒來,如果我放任,那一切都會按照原本的軌跡繼續發展下去。」

「反之,我若出手救了秋月,白澤的預知失效,我與秋月正式構建了聯繫,此後,白澤將再無法預知秋月的一切……而我也會因此而牽扯上秋月相關的諸多因果,其一便是——唐晟!」

趙風思考之際,已經來到市第一醫院,通過橋樑系統很輕易便能得知秋月所在的病房……

……

秋月的養父名為秋榮,養母名為明珠。

這兩人年輕時曾經在同一個富豪家中擔任園丁與保姆,後來走到了一起,離開富豪家后便結了婚。

結婚的前兩年,夫妻兩發現自己做主的日子甚至不如在富豪家當工人。

秋榮做木匠的手藝雖然不錯,卻總是拿不到大單。

而明珠見慣了富豪家的那種生活,就算之前是當保姆,也或多或少地能沾點主人家的光,現在出來自己幹活了,生活條件直線下滑。

本來嫁給秋榮就是被對方花言巧語哄騙,以為兩人出來創業,很快就能過上富豪的日子,可發財夢卻越來越遠,尤其是生了秋日之後,生活更是入不敷出。

明珠在忍受了八年之後,最終做了決定:她要離婚,趁著當時的她還薄有姿色,哪怕不能嫁給富豪,至少也能傍上一個大款土豪之類的。

可就在夫妻兩往民政局走的時候,路過非凡孤兒院,遇見了一個孤兒,因而改變了兩人的注意,以及之後的命運……

那個孤兒,自然就是現在的秋月。

最先是明珠發現的,而引起她注意的正是秋月當時脖子上掛著的貼牌。

那貼牌上的「趙」字正是明珠、秋榮兩人幾年前就職的那個富豪家的姓氏——湖北那邊的大家族·趙家!

明珠見過那個鐵牌,早在她離職前五六年的時候,當時的趙家家主繼承人之一·趙龍城到處招惹桃花,甚至連明珠都曾經受過其恩澤。

而當時有諸多的女人抱著孩子上門尋親,大多是假冒的,只需親子鑒定便能識破,在諸多的女人中,只有一人抱著的孩子被確定是趙龍城的親生骨肉。

但當時正值趙家家主地位交替的關鍵時刻,趙龍城與其弟弟·趙龍池爭奪家主之位,一旦認了那女人,便可能因為平日里的作風不正而失去家族地位。

明珠作為保姆,親眼看著趙龍城將將一塊刻著「趙」字的鐵片交給了那個女人,並讓女人將孩子養大,等到孩子成年再回到趙家……

當時的明珠還小,並沒有多想,可相隔多年之後,卻在孤兒院中發現一個小女生掛著那塊「趙」字的鐵片,頓時起了念想。

如果只是將那小女孩送回趙家,頂多就是拿到一筆錢,但那樣根本無法讓明珠滿足,她心生一計,不再堅持與秋榮離婚,並提出一個要求:要秋榮領養那個小女孩,也就是後來的秋月。

明珠的計劃很簡單:將秋月收為養女,讓秋月與秋日從小培養感情,等到秋月成年之後,讓秋日與之結婚,有了法律上的夫妻關係,到時候再帶著秋月回到趙家認親!

只要經過親子鑒定,確認了秋月與趙龍城的關係,到時候,明珠便能以趙家公主的婆婆身份,傍上大族趙家。

當然,這個計劃看似簡單,卻需要長時間的布局,明珠一開始執行的時候,秋日還會因為秋月的形象而延誤她,畢竟當時的秋月可是胖得很。

無奈之下,明珠只能將自己的計劃告訴給兒子秋日。

自那以後,母子兩人有了默契,開始對秋月百般討好,被蒙在鼓裡的秋榮還以為是妻子的心定了,絲毫沒有察覺不對勁的地方。

而在秋月出事的兩天前,她終於過了十八歲生日。

雖然距離女性結婚的法定年齡(二十二歲)還有三年,但明珠可等不了了,她在這之前就已經知道港台的法定結婚年齡比大陸低,男性滿十八歲、女性滿十六歲就可以登記結婚,所以早早地就做了決定:讓兩人到香港登記結婚!

可秋月根本不願意,甚至離家出走,也是因此流落街頭,因而遇到了唐晟,才有了後續的一系列事情……

在秋月重傷昏迷之後,明珠一家子將其送到醫院,確定其暫時不會出現大問題后,便匆忙帶著秋月的身份證、戶口本去了香港,無論秋月是死是活,只要在她死之前構成這一層關係,便能搭上趙家的線。

秋日、秋月是因收養關係而產生的兄妹關係,屬於擬制血親。

從立法本意看,禁止近親結婚主要是為防止因生理遺傳的不健康導致人口素質發展的不良,一般來說,沒有血緣關係的擬制血親兄妹、姐弟不存在因血親結婚而產生的障礙,是可以結婚的。

不過,雙方必須在解除撫養關係之後,才能登記結婚。

所以,在這之前,秋月已經和趙風一樣被明珠夫妻解除撫養關係,有了自己一人的戶口本……

……

此時,趙風來到秋月所在的病房門外。 五月下旬顧念還有一次產檢。

謝容桓依舊準備陪她去醫院。

不過好巧不巧的是,顧念在前夕不小心扭到了腳踝。

為了防止顧念摔倒,家裏都鋪了防滑地毯,但是顧念還是很不小心地摔倒了。

那天早上,傭人上樓喊她吃早餐,顧念洗完臉,抹了個保濕水乳就下來了,結果就在樓梯口滑了一下,當時傭人眼睛都直了,不過好在沒有大礙,她及時扶住了扶手,只是腳稍微扭了一下。

謝容桓知道這事兒之後想罵人,被顧念攔了下來,她說自己最近腿有些腫,所以走路不太穩,這件事只怪自己,怪不得別人。

這之後,一大堆孕期保健品就被陸續送到顧念這裏什麼鈣片啊,魚油之類的,還都是價格不菲的牌子。

顧念看了那一堆保健品,眉頭皺了皺。

她腿扭到的這幾天,謝容桓比以往更加殷勤了,細心照顧她的起居,就連她下樓,都是他抱着或者背下來的。

背着她的時候,他還說:「老子這輩子沒背過女人,也沒這麼照顧過人,你是第一個,顧念你得給我記住了。」

顧念:「我的榮幸,不過你這話的真實性要打點折扣,你的前女友們貌似也不少。」

「還行,正兒八經談的就倆!」

「哦?」顧念挑眉:「就倆,認真的。」

「還能有假,第一個剛畢業那會談的,脾氣太爆炸,受不了,第二個去年吧,脾氣太好,我也受不了,和她說什麼都是好的好的,沒問題聽你的,時間長了就沒意思,第一個你說什麼都會先杠你一句,比如說你要吃什麼問她行不,她先說行,完了看了你點的,又開始挑毛病了。」

「你這脾氣好的也不行,脾氣不好也不行,我覺得你脾氣也不像是多好呀!」

這話估計也就是顧念敢說。

謝容桓說:「我脾氣不好嗎,那你是真沒見過我不好的樣子。我現在已經很好了,你看剛你說那句話,我就沒生氣。」

「那倒也不至於生氣吧!」

「哼。」謝容桓和小孩一樣冷哼一聲:「你聽聽自己的話,都這麼損我了,還不能讓我生會氣兒?」

脾氣太差勁的他不喜歡,脾氣太好的長時間之後又倦了,或者只是說露水情緣沒有付出真感情,因此也談不上有多深情。

顧念沒說話了。

謝容桓不解:「怎麼不說話了,我真沒騙你。」

「我就信你了。」顧念想了想說:「你說的脾氣不好的那位女友是顏葳嗎?」

「你認識?」

「嗯,見過面。」

「什麼時候的事兒?」

「去年的時候。」顧念回憶了一下:「她來找我談合同。」

「那她准沒安好心,合同都看仔細了嗎?」

顧念:「……」

這位前女友到底在他心裏留下多少陰影了,以至於現在一提起都是一些不好的印象。

「倒也沒有,就只是正常的商業合作。」顧念說:「但是她和我提到了你,看得出來還是很在意你。」

「有什麼在意不在意的,都過去了七八年了,只不過她後來找的男人都不如我,所以還惦念着我。」

顧念再次無語。

有這麼損人的嗎?

「認真的,我條件還真挺不錯,放眼全國,也算排上號的,之前還被評為什麼最想嫁的男人。真不是吹。」

他當初服役歸來的時候,的確讓京圈名媛為之震動。

當時還真的有不少名媛千金想要認識他,不過大部分都給他拒絕了。

那會,誰不說一句謝容桓年少有為呢?

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就已經是少將了,未來的路還長著,憑藉他的出身背景和能力才學,就是軍政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謝容桓大言不慚說出這些話,雖然是帶有一些玩笑的成分。

顧念淡淡一笑:「我信你是認真的。」

今天謝容桓親自下廚,給她做晚餐,她說想吃日式料理,但是家裏傭人不太會,謝容桓就自己下廚,一回生二回熟,他也算是在廚房浸泡了些時日,這回的手藝提高不少,天婦羅炸的賣相極好,還給她弄了個壽喜鍋,雖然說菜切得不好看,但是好歹是齊活兒了。

之前謝容桓還給她整了個北方的銅鍋涮肉。

只能說,男人要是有心,什麼都能給你整出來。

甚至於天上星星都給你摘下來。

————

晚上的時候,謝容桓叮囑顧念塗藥膏。

之後他又送了一杯溫牛奶給她,叮囑她記得補鈣。

隨之目光瞥到屋裏的千紙鶴,那是顧念閑着沒事的時候疊下來的千紙鶴,寓意都知道,謝容桓垂眸,對她說晚安,然後退出去。

顧念坐在床上抱着牛奶杯慢慢抿了一口。

他極少進她房間,一直保持著剋制的禮貌,這人雖然脾氣不好,說話也不夠委婉,但是基本的禮儀還是懂得的。

你看不透他,似乎沒辦法辨明他是好還是壞。

但是潛意識裏面,你又覺得他並不是不通情理之人。

只可惜,這世上本來就是有先來後到。

來遲了,這之後的故事都與你無關。

謝容桓帶上了門。

顧念喝完了牛奶,將杯子放在茶几上,她慢慢從床上站起來,站在鋪滿地毯的地板上,試着走了幾步,很好,沒有什麼大問題。

她的腳傷得並不是很嚴重,只不過在她的表現之下,似乎嚴重的都沒有辦法走路了。

顧念又走了幾步,確認了走起路來沒有太大的問題,現在腫痛和疼痛也褪下去了很多,即便在外界她還是會說自己的腿無法走路,需要人攙扶。

她從抽屜裏面拿出一些金錢數了數,差不多夠了,還有一份地圖,那是從女傭手裏要來的。

每次的信封都是女傭取回來的,她知道顧念有偷偷攢錢,但是卻還是幫她保守了這個秘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