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你不能去,你知道虎榜有多兇險嗎?你這一去,一定會死,安穩一點吧,我還指望着你幫我滅掉天城宋家,你要是死在虎榜,宋紅顏可怎麼辦?」

宋白芷抓着葉飛胳膊的手更加緊了,說什麼也不讓葉飛去。 「娘,我要去的,放心,虎榜我給你拿一個第一回來,時間真的來不及了,我先去了。」 葉飛擺脫宋白芷的手,然後一溜煙就朝着車上跑去,再耽誤的話,預約就取消了,取消之後還要賠償,就很麻煩。 「葉飛,葉飛,你給我回來,快回來!

宋白芷抓着葉飛胳膊的手更加緊了,說什麼也不讓葉飛去。

「娘,我要去的,放心,虎榜我給你拿一個第一回來,時間真的來不及了,我先去了。」

葉飛擺脫宋白芷的手,然後一溜煙就朝着車上跑去,再耽誤的話,預約就取消了,取消之後還要賠償,就很麻煩。

「葉飛,葉飛,你給我回來,快回來!」

宋白芷叫着葉飛,但是葉飛開車就離開了,根本不回頭。

「真是氣死我了,快,快,追他去,絕對不能讓我女婿幹啥事。」

宋白芷連忙小步走向車內,蒼老的身影很是佝僂,宋白芷的人連忙發動汽車,朝着葉飛的車子追去。

……

「看,這是什麼?」

「葉飛要挑戰虎榜了?我靠。」

「一定是第一啊。」

「哎呀呀,沒想到獨門葉飛真的朝着虎榜進軍了,牛逼!」

「十二點開始挑戰,我的媽呀,還有十五分鐘,快快快,現在看看去。」

「終於可以看到獨門的人出手了,看葉飛這種人戰鬥簡直是一種享受啊。」

……

此時天城榜單論壇之上,官方發佈了葉飛挑戰虎榜的訊息和時間,無數的評論都炸掉論壇,論壇下邊的評論瞬間9999++++條。

天城榜單論壇的這條消息一出,無數人都熱血沸騰,葉飛早就是熱榜人物,很早以前天城榜單的論壇上就有消息,問葉飛會不會挑戰虎榜龍榜,很多人都覺得很有可能,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天城地帶不少車子都堵了,很多人都是去看葉飛挑戰虎榜的熱鬧,拿條路,洋洋洒洒的車輛,一個接一個的,還有人騎着摩托,趕緊到現場,無數的街道擁堵不堪。

「葉飛的車,快看,是葉飛!」

「讓路,讓路,別影響了人家。」

「我靠,主角也堵車了。」

眾人看到葉飛的車子開在街道上,便是紛紛讓路,葉飛的車子一往無前,直奔虎榜擂台,他身後跟着一大群車子,還有很多粉絲吶喊著。

「葉飛,我要給你生猴子。」

「葉飛,虎榜第一!第一!」

「獨門,獨門,永遠最牛逼,獨門最牛!」

……

街道上無數粉絲吶喊一片,葉飛摸了摸鼻子,自己好像越來越受歡迎了,他知道自己在天城榜單論壇上的消息炸裂了,葉飛搖搖頭,表示很無奈,果然是人怕出名豬怕壯,出名的人一旦有一點風吹草動,就會引起很多波瀾。

很快,葉飛便是到達虎榜挑戰台,一個燕巢建築物在前方屹立着,都是由精鋼打造而成,遠遠看去像一個巨大的燕子巢穴,所以叫燕巢,這裏邊還有結界,為了防止戰鬥過大而造成損害,特地設下吸收反彈結界。

葉飛下車,直接朝着燕巢走去,他點燃一根香煙,身後跟着無數的人,沒有人敢走在葉飛的前面,都是追隨在葉飛身後,葉飛要挑戰虎榜這件事,一瞬間刷爆論壇,現場也來了幾千人,都想看看葉飛如何挑戰虎榜。 那道璀璨綠光出現后,光芒耀眼,讓人不能直視。

綠光直射進眾人身前不遠處的山壁之中,成心此時只感到腳下的地面都開始微微顫動起來。

反觀那山壁之上,不僅綠芒涌動,而且山壁表面、自上而下,竟開始緩緩裂開。山壁四周生長的各種奇花異草,此刻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枯黃萎縮。

就這樣,在眾人的注視之下,一條寬約四五丈,高度一眼望不到頭的登山小道,在那裂縫之中慢慢顯現出來。

就在眾人的目光還沒從眼前場景離開之時,又有一陣淅淅索索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成心凝神望去,只見那新出現的登山小道四周,不知從何處爬來了一些體型龐大的甲蟲。

甲蟲通體呈赤青色,每隻都大小不一,不過最小的甲蟲都有成人般大小,且生有八足。

甲蟲殼背並不像尋常甲蟲那樣,光滑平整,但也不是坑窪不平。遠遠望去,反而是如同縮小版的山巒一般、起伏波動,連綿不斷。而且其上花紋遍佈,在日光的照耀下,閃爍起異樣光澤,色彩流轉,玄妙異常。

每隻赤青色甲蟲蟲顎之下,都生長有一對佈滿尖刺的粗壯獠牙,獠牙如同刀鋒般尖利,寒光凌冽。

這些體型龐大的赤青色甲蟲分佈在登山小道四周,拳頭大的眼睛,四處張望。

綠袍老者見到這些赤青色甲蟲出現后,那一直沒有任何錶情的臉上,總算露出一絲古怪笑容,隨後將手中青色木杖高舉,一股靈力波動從杖身傳出。

這些赤青色甲蟲接受到這股靈力波動以後,仰天長嘯,異常尖銳的聲音從蟲嘴裏發出,隨後那些甲蟲蟲背之上,那猶如山巒起伏不定的堅硬蟲殼,此時竟緩慢消散,變得趨於平整圓滑。

與此同時,一股肉眼可見的玄妙波動從那背殼之上發出,隨後那登山小道四周,泥土石塊和雜亂草木等雜物,猶如被無形的手掌摁壓一般,皆是猛然深陷地面之內。

就在這個時候。

以那些赤青色甲蟲所在位置為邊界,一股與外界區域,顏色波動都截然不同的灰色罡風將那登山小道全部籠罩。

「最後一關,請!」

綠袍老者見此風陣已經開始緩慢成型,便輕聲開口道。

隨後老者微微側身,讓出道路,示意眾人可以進行那最後的考驗了。

可是此刻站在這片空地上的、兩座學院的九名學生,卻無一人敢先行進入前方那風陣之中。

成心望着那規模龐大的風陣,雙眼輕眯。

這應該就是鄒柳口中的蟄風了,而這些身軀龐大的赤青色甲蟲,應該就是那天蟄蟲。

這天蟄蟲果然不愧高級靈獸,就算只看外表,就頗為不凡,而且每一隻都是靈性異常。

「既然無人敢第一個進入,那麼就由我封壇學院打頭陣吧!」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響起。

一名身穿黑色勁裝,面相英俊的青年緩步從人群中踏出。

成心知道此人,在這次荒地歷練中,算得上是封壇學院之中實力最為強勁之人,就算與韭非和齊飛吼相比,也是不相上下,體內靈力估計也已經化虛為實,隨時可以踏入化氣境,而且早先成心到達這裏之時,此人就已經在此了。

「封壇學院武暇。」

黑色勁裝男子先是朝着綠袍老者拱手一禮,再得到綠袍老者點頭示意后,腳步重重踏向地面,一股黑色火焰纏繞全身,身形瞬間從原地消失,沖向那蟄風風陣之中。

可那名為武暇的黑衣男子,才剛剛進入被蟄風籠罩的登山小道之上。

原本迅猛的身形,竟瞬間停滯,黑衣男子只感到自己身體猶如被重物壓肩,雙腳如深陷沼澤。

就連體內原本運轉正常的靈力,此刻也變得緩慢起來,而那纏繞於自身的黑色火焰,也是逐漸縮小暗淡,到最後,竟然有着消失熄滅的趨勢。

在那蟄風之外的成心一行人,此時只看見那名為武暇的黑衣男子,一進去蟄風風陣后、便停下前沖的身形,如同年邁的老者一般,艱難轉動,動作緩慢異常,甚至說還要更慢。

見此情形,韭非和齊飛吼兩人也是相互對視一眼,臉色凝重。

武暇此人,在封壇學院之中,也是屬於天之驕子,實力強橫,與韭非齊飛吼兩人相比,也是不逞多讓,所以韭非和齊飛吼此時心中十分清楚,如果剛才換做自己第一個進入眼前風陣中,估計也比這武暇好不了多少。

那綠袍老者見到那武暇在蟄風之中猶如龜爬的速度,心裏也是輕蔑不已,但是由於自己來時被族中反覆叮囑,心裏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看向成心眾人,淡淡開口道:

「你們可以一起進去適應一下,蟄風一開始形成,是最弱的時候,接着強度會越來越大,等到蟄風完全形成之際,以你們現在的身體強度,一旦進入,任憑你們使用任何手段,也根本無法動彈絲毫,輕則受傷吐血,重則甚至靈脈受損,也不是沒有可能。」

老者話音才落,剩餘幾人都是相互對視一眼,不再猶豫,皆是相繼進入眼前蟄風風陣之中,成心此時也是深呼一口氣,先是以體內劍意靈力充斥身體四肢百骸,隨即雙腿之上電弧纏繞,衝進那蟄風之中。

壓力!

成心只感到一股巨大壓力自頭頂之上向著自己襲來,身體表面充斥的那些劍意靈力此刻竟不受身體控制一般,慢慢減弱,每當靈力減弱一分,身體所受的壓力也就加大一分。

成心扭頭看向韭非他們,發現也是跟自己同樣的情形,尤其是那名後到的學院師姐,竟只能跪坐在小道石階之上,雙臂緊緊支着地面,苦苦支撐。

「這蟄風,竟能分解靈力!」

感受到自己不斷減弱的護體靈力,成心低吼道。

隨着自己體外的劍意靈力不斷被這奇怪蟄風分解消耗,而且分解速度竟越來越快,到現在,體內靈力一旦衝出體內,幾乎是幾個呼吸間,便被這蟄風分解殆盡。

成心眼神凝重,心想這樣絕對不行,只在這蟄風內原地堅持就已頗為不易,更別說走出這一眼望不到頭的登山小道了,而且現在體內靈力是以一個恐怖的速度消失,成心雙手握拳,隨即狠狠一咬牙,索性就將體表靈力收回體內,只在皮膚表面凝聚。

「呃!」

一聲低吼從成心嘴中發出,將體外護體靈力收回體表瞬間,成心感到這蟄風對自己的壓力,成倍增長,自己膝蓋瞬間一軟,差點就跪倒在此地。

成心艱難扭頭望向登山小道四周那些巨大天蟄蟲,發現那些天蟄蟲眼中泛出擬人化光芒,似乎都有些一絲嘲笑意味。而且和自己一同進入這蟄風之中的所有人,情形與自己一般無己,皆是狼狽不堪。

那綠袍老者微微仰頭,目光看向處在蟄風裏的所有人,嘴角上泛出一絲冷笑,心想這就撐不住了,好戲還在後頭,隨即又是高舉手中綠色木杖,一股璀璨綠光再次從木杖杖身發出。

似乎是接受到了綠色木杖傳來的信息,一股玄妙波動再次從那些赤青色天蟄蟲背部發出。

那原本只給眾人以莫大壓力的蟄風,此刻內部竟緩緩變化,壓力依舊巨大,但是風陣之中,突然有着肉眼極難分辨的細小風旋產生,這些風旋數量眾多,一出現后,便沖向被蟄風籠罩的眾人。

「啊……」

「呃~」

「……!」

那細小風旋一接觸到眾人,叫喊聲起此彼伏。

這些風旋似乎能無視靈師靈力防禦,直接透體而過,猶如尖針一般,直刺進眾人體內。而且這細小風旋並不是一團兩團,幾乎是成百上千團細小風旋同時沖向一人!

「這些狗屁蟲子!」成心心裏暗罵道。

這些細小風旋穿過自己皮膚,進入自己體內后,並沒有消失,而是在自己體內,瘋狂流竄,這種疼痛,可想而知。

成心現在身體如火燒般通紅,而且十指指尖之上皆不斷有着血珠滴落!

雖然自己現在從外表來看,有些凄慘,但是成心發現,體內被那細小風旋鑽入后,所破壞的血肉,卻反而擁有了一種異常的活性。

而且體內靈力也在不受自己控制的情況下,慢慢地對那些損壞的血肉纖維進行緩慢修復,一些修復好的血肉強度遠盛當初!

怪不得鄒柳當時千叮嚀萬囑咐,如果這次有着蟄風出現,一定要把握住這來之不易的機會,儘可能的利用那奇特蟄風淬鍊身體!

可是這蟄風也太過折磨人了吧,成心一邊在忍受着那持續不斷的重壓,還要忍受那血肉纖維不斷破碎修復,且腳步還不能停止,一步一緩,艱難朝着上方走去。

就在此時,後方不遠處傳來一些動靜,成心扭頭望去,原來是自己學院的那名師姐,已經不堪這蟄風淬體之苦,痛得暈了過去!

……

如今這蟄風之內,只有五道身影存在,而這登山之路,也是終於走過一半!

五道身影之中,雲安學院有成心,韭非,齊飛吼三人,而那封壇學院,除了那最先踏入蟄風之內的黑色勁裝男子武暇之外,還有一相貌平淡無奇,眉宇間略有一絲陰霾之色的少年,但是這少年此刻在登山小道的位置,還要在那武暇之上。

綠袍老者此刻眼睛略微眯起,看向那能夠在蟄風之中堅持到現在的這五人,但是目光最後卻在成心身上停留許久,因為這五人之中,除了成心一人是練身境中期實力以外,其餘皆是練身境後期的天賦少年!

成心能夠以練身境中期的實力,堅持到現在,已經大大超出綠袍老者的預料。

綠袍老者看向仍在艱難登山的五人,口中喃喃道:「是時候了。」

隨後緊握綠色木杖的右手,輕輕轉動,那纏繞在其上的花柳枝條,其中有一朵最弱小的花骨朵,驟然開放!

隨着這花骨朵開放之後,那些營造出蟄風的天蟄蟲,皆是淡淡低吼一聲,隨後籠罩五人的蟄風風陣,壓力突然大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