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們不知道,對不起。」

一個男生趕緊上來,拉住了女生,鞠躬道歉。 其他人聞言也是朝車子看去,企圖看出點什麼來。 女生被拉回去,撇了撇嘴,別人沒看到,她卻是看到了,那車子後面分明還坐了個小孩,說什麼管理層,小孩難道還能管理基地嗎? …… 門口的插曲,三人並不知道,此時李元、林子洛已經得

一個男生趕緊上來,拉住了女生,鞠躬道歉。

其他人聞言也是朝車子看去,企圖看出點什麼來。

女生被拉回去,撇了撇嘴,別人沒看到,她卻是看到了,那車子後面分明還坐了個小孩,說什麼管理層,小孩難道還能管理基地嗎?

……

門口的插曲,三人並不知道,此時李元、林子洛已經得到了消息,兩人正在門口等著。

看到車子駛近,兩人心裏的石頭終於落下。

終於回來了。

要知道,這次跟以往不同,這次三人是帶了大量糧食出去的,誰知道會不會有人因為眼紅,想要做出點什麼。

「李元哥哥,林哥哥,我們回來了。」

陸靈下了車,跑過去給兩人一人一個擁抱,好久不見,甚是想念。

「喲,看來是我們白擔心了,幾天不見,靈兒不僅沒瘦,還胖了。」

李元抱住陸靈,在手上顛了一下,確實比之前有分量了。

「哪有,靈兒一點都沒有胖。」

陸靈捂住自己的小肚子,一直搖頭。。 誰知方前一個大力按壓!直接把楊亦程的麵包給壓扁了。

「嘿嘿,這下沒的吃了!這麵包都扁了,就跟我去吃晚飯吧?」方前可憐兮兮地看著楊亦程,差點沒把眼珠子眨掉下來。

「扁的更好吃。」楊亦程笑著把還未拆封的麵包送向自己嘴邊,而方前早就明白他這番操作的用意——他答應了!

「走走走,吃漢堡去。」方前一邊斯哈著嘴裡的口水,一邊看著楊亦程慢吞吞地收拾好自己的桌面,然後一起走出了教室。

吃飽喝足后的方前頓時沒了世俗的慾望,但他回想起四班有一個特別漂亮的妹子。

硬是拉著楊亦程去小店買了瓶甜牛奶,想要偷偷放進她的抽屜。

年少時的喜歡,來的快,卻又小心翼翼——想,卻不敢;說,又怕失敗。

支支吾吾的行為總是會像一個疙瘩一般,遏制住了喜歡的推進。

或許很多時候,我們並沒有那麼長情,只是那份想說卻又不敢說的情感,想送卻又送不出去的禮物,躲藏在了最悸動的心底。

是一份遺憾,卻又不敵另外出現的——最心動。

所以往往出軌、移情別戀的戲碼總會偶然上演。

包括現在不懈地站在一旁的楊亦程,他早已在自己父親身上看透了紅塵。

手插褲兜、兩眼惺忪,誰也別想讓他相信愛情。

「哎~年紀輕輕能不要早戀嗎?」楊亦程嫌棄地看著一旁做賊心虛的方前,不禁想要狠狠地踹他一腳。

但是突然出現的腳步聲,愣是把他倆嚇得全身僵硬地站在四班門口,而方前手裡握著的那瓶甜牛奶也直接被方前戳開自己喝了起來:「身後誰啊?不會是四班班主任吧。」

「鬼知道啊……回頭看一眼?」楊亦程給方前使了個眼色,打算同時轉過去看看是什麼情況。

於是兩個假笑男孩慢悠悠地轉過身,還沒等看清眼前是誰,一個刺耳的女聲直擊天靈蓋。

「啊!」梁甜甜手中的轉轉筆突然一個空中螺旋槳式飛升,然後垂直掉落在楊亦程還未完全落地的右腳前掌處。

李小萌驚恐之時,卻看見眼前這個比初見時又帥了幾分的方前,偷偷低下頭笑了起來。

而著急忙慌、緊張萬分的梁甜甜,只是盯著她的轉轉筆目不轉睛。

「很好!你腳不要動,我來撿!」梁甜甜剛要俯下身子,楊亦程卻被身後衝撞過來的、一個膘肥體壯的大胖子,狠狠往前推了一下。

伴隨著轉轉筆外殼的碎裂聲,梁甜甜抬起頭來憤怒地質問著小胖:「你為什麼在走廊里跑步啊?」

惋惜的表情,一下子掛滿了梁甜甜那張本就不大的巴掌臉。

住校生無法每天回家玩手機就算了,現在唯一的樂趣——轉轉筆,也伴隨著它的「身亡」,而泯然眾人矣。

梁甜甜悲傷的同時,漸漸發現了眼前這個再熟悉不過的臉龐——竟然是他。

於此,梁甜甜和李小萌兩個人竟然在原地發獃花痴起來。

「我減肥啊,你們又是幹嘛,擋在走廊中間,我都剎不住車。」小胖嫌棄地說完后,又在走廊里跑了起來。留下他們四個人,在四班門口面面相覷。

「真不好意思啊,不小心踩碎了你的筆,我給你賠錢吧。」

「沒事,也不能怪你,是我甩的太大力了。」

「嗯……那你跟我來一下吧。」

楊亦程一人領走在前頭,梁甜甜回過頭竊喜又疑惑地看著李小萌,眼神里透露著:「難道我人生中第一朵桃花就要盛開了?」

李小萌小幅度地前後甩了甩手,擠眉弄眼地示意著梁甜甜快跟上,這種兩人獨處的最佳時機怎麼能錯過!

那短短的十秒跟隨,好似被無限放慢,兩人前後一米不到的距離,讓原本陌生的他們,微微感受到了彼此的氣息。

特別是楊亦程身上那股茉莉清香的洗衣液味道:花香濃郁、清芬久遠,絲絲微風之中,將暗香迭送。

三樓的一個昏暗角落裡,兩人都停止了前進的步伐,側窗透過陽光,給此景打上了最好的濾鏡。

「你好,我是高一(二)班的楊亦程,我有偷偷帶手機。所以為了避免麻煩,我現在就可以掃二維碼給你。我不帶現金,不好意思。」

梁甜甜瞪大了眼睛,抬頭看了看眼前的這個男生。她無法相信,軍訓時候的二見鍾情的那位翩翩少年,竟然此刻就站在她的面前!

他的眼睛也有著特別大的吸引力,讓梁甜甜慌了神的同時,還不禁想要多看幾眼。以至於楊亦程說了什麼,其實也沒那麼重要了……

楊亦程見梁甜甜這般痴獃,便打算直接去教室拿手機,但還沒走幾步,又回頭補了一句:「但是你也別告訴別人我帶手機了,特別是老師。這幾天我還有些沒處理完的瑣事,所以偷偷帶著。而且……我只是,只是想賠你錢。」楊亦程磕磕巴巴地說完了自己的心中所想,然後跑去座位上找起了手機。

「哦……嗯……」梁甜甜一個勁兒地點著頭,甚至忘記自己沒有帶手機來學校這回事。

突然回過神來的梁甜甜,開始自言自語:「什麼?手機掃碼?我沒有帶手機啊!忘記跟他說了誒……甜甜你這頭豬,多大點事,直接拒絕不就好了?現在還麻煩別人白跑一趟……」梁甜甜拍打著自己的小腦袋瓜,站在原地不斷地犯愁。

「完蛋了,讓他知道我這麼蠢,之後還怎麼讓他喜歡上我啊?」梁甜甜稍稍側過了一點身子,悄咪咪地偷看著還在書包里找手機的楊亦程:「不過~好像比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更帥了,這麼好看的小夥子,以後會便宜誰啊?一定是我,一定是我!哈哈哈……」 夜天凌當天夜裏探查失敗……

幾日後

夜天凌又去了十香樓。

這一次,金梨並不在。

金玉娘看到夜天凌過來,還帶了她喜歡的狍子肉,臉上笑容加深了。

金玉娘讓小五把狍子送到廚房。

「這天氣你大正午的過來,人都要熱的受不了。」金玉娘讓人從廚房送點涼好的綠豆湯。

「今天天氣悶,這兩天應該要下不小的雨。」夜天凌說道。

「玉姨,今天是找你來幫個忙的。」夜天凌喝了綠豆湯,才說道。

「你直接說。」金玉娘不怕給他幫忙,就怕幫不上。

她幫夜天找人找了這麼久,一點消息都沒有,她都有些不好意思。

「我前幾天救了一個人,看她投奔親戚未果,又無處可去,就像給她安排一個丫鬟的活。」夜天凌說道。

「她多大了?會做什麼?哪裏人?會說梅隴話嗎?或者官話會說嗎?」金玉娘一口氣問道。

「十六七歲,拳腳不錯,外地人,會說官話和她老家話。」夜天凌順着她的話回答下去。

「會拳腳?」金玉娘感興趣的問道。

「她家裏曾是開武館的。」夜天凌說道。

「那現在怎麼輪落到給人做丫鬟了?」金玉娘詫異道。

「她父親比武失敗,被人打死了,她母親重病,本就活不久,聽到消息后受到刺激去世了,她兄長要把她送出去給人做妾,她不願意,就逃了出來。

原本她是打算投奔親戚,但是親戚搬了家,后又遇到流氓混混,寡不敵眾,被我救了。」夜天凌面無表情的背誦道。

「……」金玉娘一臉同情,這姑娘還真是夠……慘的。

「行,你讓她過來,給我瞧瞧,我讓管家先教教她,然後讓她跟着金梨。」雖說是夜天凌帶來的人,但金玉娘要把人放到金梨身邊,還是要查查底細或者看看人品的。

次日

夜天凌就把人帶給金玉娘看。

吳雙外表很普通,普通的相貌,普通的氣質,總之不專門去看,絕對不會有人對她起半分興趣的。

金玉娘沒在吳雙身上看出半點問題,還覺得這姑娘看起來怪老實的,一看就沒有什麼花花腸子,「你叫吳雙?」

吳雙點頭,「我叫吳雙,十七歲了。」

吳雙的嗓音也很普通,屬於那種沒特色,聽了就忘的聲音。

「我聽說你之前也是武館里的小姐,身邊應該是有丫鬟侍候的,現在要給人做丫鬟,是不是會不太習慣?」金玉娘雖然看她不像是什麼心高氣傲的人,但是該問還是要問的,她也得觀察觀察,這吳雙是不是跟她長相一樣是個老實的。

「我以前也沒丫鬟,我喜歡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吳雙回答道。

金玉娘聞言,倒是高看了她一眼,確認留下她。

夜天凌鬆了一口氣,總算把自己的人送過去了。

金玉娘晚上回去的時候,就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事,這種感覺下午的時候就有了,但是她一直沒想起來,到底忘了什麼事。

無雙跟着金玉娘的馬車一直到了金宅,看着金玉娘進去,也跟着她進去了。

一直到金玉娘進了廳,安排好事情。

吳雙才主動的問魚管家,她晚上住哪兒?

「……」這姑娘什麼時候來的?魚管家一臉懵逼的看着吳雙。

「夫人,這位要怎麼安排?」魚管家一邊嫌棄自己老眼昏花,一邊急忙問道。

「哪位?」金玉娘詫異的問道。

「……就是你身後跟着的這個姑娘。」魚管家頓時就有些詫異,難道夫人不認識這人

金玉娘嚇了一跳,她去十香樓的時候,向來不帶丫鬟,也不會帶什麼姑娘跟在她身邊。

等金玉娘轉頭看到了站在她身後的無雙,這才明白,她這一天總覺得忘了什麼事,現在看到無雙,總算是想起來自己忘的是什麼事情了。

金玉娘拍了拍額頭,「……沒錯,她……是跟着我回來的。」

「你自己跟着馬車回來的?」金玉娘不是苛待下人的人,想到她不是跟着馬車回來的,就問道。

吳雙點頭,「您的馬車速度不快。」

「……」金玉娘覺得這姑娘雖然長得普普通通,但看起來是有一把子力氣,馬車的速度不快,但是這姑娘臉不紅氣不喘,不簡單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