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清俊的臉上掛著滿足的淺笑,「這就是你期盼的嗎?弟弟。」

因疾速行駛而撲去的勁風似厲劍般刺痛著他全身,還曾記,那許久的兒時之約。他一直職守,然到至今之步,雖說其非本意,卻也是命中注定。 眼前的白雲越漸越濃,似往昔度過的坎坷歲月般讓他迷茫惘然。 葉情躡手躡腳的走到彥千雪身邊蹲下,猶豫幾番后抿了抿唇,「那個。。。他失憶了,也許已經忘記你了。

因疾速行駛而撲去的勁風似厲劍般刺痛著他全身,還曾記,那許久的兒時之約。他一直職守,然到至今之步,雖說其非本意,卻也是命中注定。

眼前的白雲越漸越濃,似往昔度過的坎坷歲月般讓他迷茫惘然。

葉情躡手躡腳的走到彥千雪身邊蹲下,猶豫幾番后抿了抿唇,「那個。。。他失憶了,也許已經忘記你了。」

彥千雪聽罷柳眉突皺,美臉冰冷,「失憶?」

感受到突如其來的強大氣場,葉情不由自主的有些戰戰兢兢,「是…是…的!」

半晌,彥千雪秋水般的眸子旋即流露出釋然,劍尖的下巴微仰,幾片翠眼欲滴的樹葉蕩漾而下,「過去對他而言太殘酷,如果他選擇忘記,那就重頭開始。就算是海枯石爛,天崩地裂,我都會窮年累世的等待。」雖然只有五年之久,但對她而言已經心滿意足。

五年之期,生死由命,若無成全,以死明志。

葉情撿起腳旁的一塊碎石,在泥地上畫著圈,神情糾結,低聲道:「你和他交往多久了?」

彥千雪低頭看著凌天沉睡的俊容,唇角泛笑,「久似情深。」

葉情聞言嘟著臉,對她的這個回答很是不滿。

精靈菲世飛落在凌天平躺的胸膛上,俏臉溫潤似玉,「竟然大神救了我,為報答救命之恩,我將任你調遣。」

彥千雪美臉沉靜,神情漠然,「我並不打算救你,你性命與我無關,我來只是因為言,你要報恩就找他。」

精靈菲世聽千雪淡漠隔世的言語,表情有些頹然,「好吧,可是我現在身無分文,且無其材,實在無以為報。」

彥千雪聞言沉默片刻道:「靈契。」

葉情滿臉疑惑,「靈契?」

精靈菲世微垂腦袋,「可以倒是可以,但是靈契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結締,而且若是天賦過低者,身體承受不及,則會修為盡散,身負重傷。」

靈契是精靈與其他種族的人結締契約的簡稱,即為契約者。精靈的自身血統與能力是契約者強弱的關鍵。

彥千雪莞爾一笑,萬物皆醉,「他的天賦絕對超出你的想象,你就放心結締契約。」

精靈菲世再度飛起,在千雪眼前左右閃晃,滿臉欣喜,「那太好了,等我成年後就與他結締契約,這樣隨著他修為的不斷增加,我的實力也會隨之增強,也省了我不少時間!」

天近傍晚,落日與紅霞共畫,孤騖與大雁齊飛。

千雪伸出縴手,一道爍眼的金光在其手上閃出,而後一套摺疊方正的白色衣服瞬間在其手掌上閃現。

她將白色衣服遞給身旁的葉情,囑託道:「等言醒了,你就將這套衣服給他穿。」

葉情看著眼前的白色衣服俏臉迷惑,「你要離開?」

彥千雪金色雙眸微眯,神情無奈,「我暫時還不能留在他身邊,在這之前,你要替我照顧好他,至於價格由你定奪。」

葉情聽聞差點沒氣吐血,「你這是看不起誰!本小姐可不缺錢,不過看你這麼有誠意,我就勉為其難的多關照下。」語罷,她便要抬手去接,而剛觸碰衣服時她便瞪大了眼睛,天蠶神絲!

她兒時在古書上看到過有關天蠶神絲的相關資料,其手感溫潤而光滑,輕柔而舒適。

天蠶神絲是世界最為堅韌的絲線,火刀不侵,韌不可斷,世界極為罕有。其唯一的獲得途徑便是從帝階魔獸滅世凶餮——祭夜巨蛛身上獲得,這對世人而言簡直是天方夜譚。

由天蠶神絲製作的防器更是無價之寶,是神皇階的神器都無法與之媲美的寶物。

東風吹渡而來,夾帶了一股濕潤之氣拂在了幾人的身上,霎時衣衫飄緲,清香瀰漫。

小劇情,作者有話要說

【各位兄弟姐妹們,天門往後將會給你們帶來更多精彩劇情和細節描繪,希望多多支持。

還望為天門投上幾票,點擊收藏,往後的小劇情將會更加精彩。~】 秦川做的是跟現代鋼軌形式相似的工字型鐵軌,材質介於生鐵和熟鐵之間,精鍊時控制碳粉的添加量,煉成含碳量近乎中碳鋼的鐵水,灌入鐵模中鑄造而成。

其實,十九世紀之前,全世界的鐵軌都是用生鐵澆鑄的,一樣能承受數噸重的車廂,還能使用上百年。

秦川這些鐵軌已經很接近後世中碳鋼的性能,為了加強承重力,還把工字型的中間稍微加厚一些,用來運礦毫無壓力。

枕木也是後世的形制,以達到承受重力的最佳效果。

軌道的路線早已畫好,地面也經過平整,用石磨反覆壓實,然後鋪上小石子和爐渣等,再次用石墨壓實。

在秦川的指揮下,工匠們將枕木一段一段地橫在鋪了石子和爐渣的路面上,壓平壓直,用長鐵釘打入地下固定好。

然後把一丈長的鐵軌鋪在上面,將粗大的螺釘旋入預先留後的螺孔,將鐵軌和枕木固定起來。

因為要連通空間狹窄的礦洞,所以這條軌道的軌距只有兩尺三寸,也就是七十六厘米寬。

三天後,秦川要的鐵軌出來了。

共兩條,一條是從焦煤堆放場通往大鑒爐,長約四十丈,也就是一百三十米左右。

這點距離並不遠,但秦川仍決定鋪鐵軌,因為一輛五節車廂的軌道車和一頭騾子,就能完成五輛騾馬車或二十輛雞公車的工作量,大大節省牲畜和人力。

另一條軌道是從碎礦場和細料堆放場通往大鑒爐,長約八十丈。

礦石從礦洞出來后,先堆在粗料場,經過碎料場人工打碎,清除無用的石頭,篩選出鐵砂,堆在旁邊的細料場,要用的時候才會運到大鑒爐。

整個流程當中,運輸環節就耗費了大量人力和蓄力。

鐵軌鋪好那天,秦川特意讓礦場放半天假,三千礦工和不遠處的水泥廠石灰廠的工人們都來了,把鐵軌四周圍得水泄不通。

王繼宗、李學境、文成及剛投效不久的眾多讀書人和工匠也來了,正圍著鐵軌和已經裝上鐵軌的軌道車打轉,不住地嘖嘖稱奇驚嘆不已。

秦川特意讓人選了吉時開車,等時辰已到,便清了清嗓子,喊了聲:「諸位且讓一讓,準備開車了。」

聽到他的話,王繼宗和文成等人這才從軌道上散開,站在兩側希冀地觀望。

「開車。」秦川又喊了一聲。

一名老漢站在鐵軌中,牽起拴住一頭騾子的韁繩,用力一扯,並吆喝一聲。

那頭騾子邁開四蹄,當牽引麻繩綳得緊緊的時候,騾子明顯有些吃力,低著頭艱難地往前邁腿,身後五節裝滿鐵料的車廂便緩緩動了起來。

車廂速度越來越快,騾子也顯得越來越輕鬆。

沒多久,那頭騾子便邁著輕快的步子,沿著鐵軌將那五節車廂拉向大鑒爐的方向。

周圍的礦工一片嘩然,個個驚嘆不已。

他們以前用騾馬車拉鐵料,一頭騾子頂多能拉一千斤,人力推的雞公車更只能拉三四百斤。

而那五節車廂上裝的可是五千斤鐵料,加上軌道車本身的重量,起碼有七千斤,一頭騾子卻拉得很輕鬆的模樣。

看這情形,就是一萬斤也能拉得走,頂多在起步的時候用人力幫著推一把。

可想而知,有了鐵軌之後能省下多少人力蓄力。

王繼宗、李學境、文成及眾多讀書人當中,很多人都明白其中道理,可仍嘖嘖稱奇驚嘆不已。

明白其中道理不難,難的是想法,更難的是講想法付諸於現實。

當那頭騾子把軌道車拉到大鑒爐旁邊的堆料場,完成一段試行后,鐵軌四周便響起了陣陣歡呼聲。

「其遠公,你可真是找了個好女婿啊。」一名中年–>>

人輕撫鬍鬚,對旁邊的文成嘆道。

文成有些出神,輕嘆道:「飽讀詩書三十載,不及椎鎬談笑間,唉,文某那些書當真是白讀了。」

「文先生莫要嘆氣。」

剛從關帝山隔離回來沒多久的老黃走過來,咧著大黃牙笑呵呵道:「大當家的說過,咱們坐的這條船,得有人掌舵,有人划槳,有人出謀劃策,還要有人在前邊廝殺。」

「在咱們的地盤裡也是這個道理,大當家的是掌舵人,俺們這些粗人負責在前邊打仗,老百姓負責種地挖礦,至於文先生你們,則負責治理地方,帶領小老百姓們種好田地,辦好工坊。」

「只有這樣,咱們這艘船才能開得穩,開得遠,用大當家的話來說,叫……物必有所用,人必有所長。」

聽到這番話,文成抖了抖袖子,朝老黃拱手作輯,行了一禮,道:「聽黃老一言,文某茅塞頓開,多謝黃老。」

「哎喲喂,當不得,當不得,文先生您可要折煞小老兒嘍。」

秦川忽然走過來,笑道:「都是自己人,你們就別在這客套了。」

「岳丈大人,咱們去水泥廠看看新出來的水泥吧。」

「好。」

在秦川的帶領下,一大群讀書人和工匠又往五裡外的水泥廠行去。

早在數天前,嚴三七就摸索出了最佳配方,並燒制出第一批五百斤水泥,還按秦川教的法子,用細沙加入水泥和石灰漿攪拌,得出水泥灰漿,砌了一堵矮牆。

又用水泥和細沙、碎石混合攪拌,澆了一塊五尺見方,厚約四寸的水泥地板。

到了水泥廠,眾人又將已經干透了的矮牆和水泥地板圍得嚴嚴實實的。

秦川一直忙著鐵軌的事,還沒看過水泥的效果,走到了矮牆前面后,用手推了推頂層的磚頭,接著又拿一個鐵鎚敲了幾下。

這是後世所稱的三分之二牆,用兩塊磚平豎交叉砌成,灰漿幹了之後,推是肯定推不動的,用鐵鎚用力敲才敲得開。

一連敲了十幾塊磚,秦川滿意地點點頭,這水泥灰漿的效果還不錯。

接著,他又用大鐵鎚去捶水泥地板,朝著邊緣一鎚子下去,那四寸厚的水泥地板紋絲不動。

這效果很不錯。

秦川滿意地拍拍手,把鐵鎚交給一旁的王繼宗,笑道:「諸位也試試吧。」

聽到他的話,周圍的讀書人和工匠便一擁而上,拿石頭木棍等對著矮牆和水泥地板一通亂砸。

就連王繼宗和文成也掄著鐵鎚敲來敲去。

沒多久,王繼宗放下鐵鎚,滿臉激動:「有了這東西,往後得省多少糯米啊。」

文成也連連驚嘆:「這種灰漿竟然比糯米灰漿還牢固,拌石子澆出來的水泥板,更是堅如頑石,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秦川坐在旁邊的大石頭上,得意地直發笑。

等拉出鋼筋,他要做一個基建狂魔。

他要用鋼筋水泥來建孟家莊的城牆,建五層樓那麼高,別說紅夷大炮了,就是神仙也休想打進來。

再將靜樂和嵐縣境內的主幹道,全鋪成水泥路,平直的道路甚至可以鋪鐵軌。

除此之外,他還想在呂梁山腹地的幾處要道上,用鋼筋水泥建關隘。

到時候,他的地盤就能稱之為固若金湯。

……

等那群讀書人和工匠們把矮牆和水泥地板都給霍霍完之後,秦川便帶著王繼宗、文成等少數幾人,往西頭溝水庫而去。

西頭溝水庫下方已經建好一排工房,還建好了水車和聯動裝置。

以後,一部分槍管會在這用水力鑽孔。火星撞地球了……

身為一個堂堂的七尺男兒,趙小池是個敢做敢當的,他毅然決然的回到了酒店,選擇賴在了小夕的房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