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蠍幫,一個殘忍的「炮灰」馴化機關。

每隔一陣,灰蠍幫都會引進一批「新貨」。 這些貨物由誰提供,馬修不清楚,但他大致能猜到一些…… 貨物包括:興奮劑,鎮定劑,還有融晶感染重症患者。 有了它們,灰蠍幫便能將那些精神病患馴化為不懼死亡,殘忍弒殺的「炮灰」。 馴化方式簡單且粗暴。 首先,將這些

每隔一陣,灰蠍幫都會引進一批「新貨」。

這些貨物由誰提供,馬修不清楚,但他大致能猜到一些……

貨物包括:興奮劑,鎮定劑,還有融晶感染重症患者。

有了它們,灰蠍幫便能將那些精神病患馴化為不懼死亡,殘忍弒殺的「炮灰」。

馴化方式簡單且粗暴。

首先,將這些病患關押在牢房中,鎖住手足,往他們體內注射興奮劑。

在興奮劑生效的同時,牢房會通過廣播,循環播放單調的指令聲。

融晶感染重症病患,精神本就有問題,長期以往這麼訓練,新的條件發射就產生了。

只要聽到預先設好的指令,「炮灰」就會亢奮起來,奮勇殺敵。

為保證他們狂暴時不會自相殘殺,灰蠍幫又將這些炮灰分批次關押。

通過與獄友們長期生活,使他們在潛意識中形成同伴意識。

指揮者不可能和炮灰們長期居住在一起培養感情,所以,他們又借鎮定劑的作用,專門弄了一個停止指令。

一批批能夠通過特殊指令聲音進行指揮的「炮灰」軍團就這樣誕生了。

看了這些資料。

馬修想起了早前遇上的山貓幫。

他當初以為「咿哈」怪叫是山姆的口頭禪,如今看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除此之外,灰蠍幫與棕熊幫發生衝突,「炮灰」入場之前也有一名棕熊幫眾怪叫了一聲。

除了弄清楚灰蠍幫中那些「炮灰」的運作方式,優還為馬修發來了一份灰蠍幫據點的平面圖,上邊標註著據點中各區間的用途。

將手頭上這些情報整理了一遍,馬修有了個不錯的計劃。

只要行動順利,他們狡兔幫完全能夠以小博大。

唯一不足,就是這計劃要實施,還要花費上些時間。

……

狡兔幫壯大之後,就不會遇上那種眼神不好使,專門上門找茬的小混混了。

但幫派還是要有幫派的樣子。

所以,馬修讓萊婭拉上一群小弟,到處去「兔假兔威」。

事實證明,哪怕是只小白兔也喜歡作惡。

萊婭玩起來十分開心,小白兔感覺自己有了尊嚴!

布魯克有重要任務,那就是去和灰蠍幫中那群不正常的傢伙交朋友。

正常情況,外人很難與灰蠍幫眾相處,但布魯克不一樣。

在灰蠍廣大幫眾眼中,布魯克是特殊人物……

賣片子的!

灰蠍幫眾超喜歡布魯克的,他們認為布魯克是個人才!

賣給他們的片子又好看,看到布魯克,他們感覺就像看到了親兄弟一樣!

可惜布魯克並不這麼想。

瞧見那些一臉微妙笑容迎接他的灰蠍幫眾,他呼了口氣。

他已經是第三次來灰蠍幫了。

每次來到這兒,那群傢伙總主動靠上來,和他勾肩搭背,並強硬地將他留下,招呼他一起看片。

這對他來說,根本就是一種精神摧殘!

如果這次計劃失敗,布魯克回去之後,一定要幹掉馬修!

布魯克和一群精神有問題的灰蠍幫眾並排坐在一起,他注視大屏幕,心在哭泣。

……

轉眼,一周過去。

狡兔幫據點,所有幫眾都被召集在了一起。

他們身前這三人乃是狡兔幫的三元老——休,布魯,小白兔。

至於首領狡兔,一周前離開了地底,只有休才知道她去哪了。

但這並不重要,狡兔幫眾都知道這個幫派真正的老大是誰……

那個靜坐在布魯和小白兔中央的流浪者,休!

經過數日的接觸,幫眾們對休敬重極了。

休實力強悍,性格夠狂,更重要的是為人慷慨!

首領的品質,休都具備了,休簡直就是他們理想中的老大!

聽小白兔說,狡兔幫這次開會是有大行動。

了解到這消息,幫眾們十分期待。

他們加入狡兔幫那麼久,終於要向地底世界展示自己的力量了!

……

在椅子上,馬修靜靜坐著,目光緩緩從身前這些幫眾身上掃過。

感受到馬修的視線,幫眾們分外緊張。

終於,冰冷的話語聲響了起來……

「狡兔幫成立也有些時間了,大家想不想隨我干一番大事業?」

「想!」

幫眾們呼喝。

這呼聲比狡兔幫剛成立時,整齊了許多。

「很好,大家精神不錯,那就隨我一同……」馬修起身,展露猙獰,「去幹掉灰蠍吧!」

「啊?!灰蠍?!」

率先反應過來的是原來那些棕熊幫殘黨,他們曾被灰蠍幫打敗過。

之後,更多人反應了過來,臉上浮現了畏懼之情。

這地底世界,獅子幫之下,就黑狼,蠻牛,灰蠍,初生不久的狡兔硬剛灰蠍,哪有勝算?

先不說灰蠍幫那群義體人,灰蠍幫中那群炮灰,就夠他們頭疼了。

再說了,狡兔幫軍火配備也嚴重不足,持有槍械的僅有休和布魯兩人。

棕熊幫當初軍火比狡兔幫多,依舊被灰蠍幫給滅了,如今狡兔幫軍備那麼差,去找灰蠍麻煩,不是送死么?

「為何你們一臉不安?」

一陣沉默之後,終於有名幫眾向馬修諫言,「那個……休大人,我認為這事……不妥。恕我直言,以我們目前的勢力很難解決灰蠍,要不,從長計議,先選個小幫派下手?」

馬修緩緩走到那人身前,「你認為選個小幫派欺負就是大事業?」

感受到那冰冷的視線,那人吞咽了口唾沫,「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休大人,狡兔幫要稱霸地底,可以慢慢來,我們先選個小幫派,練練手嘛。」

「練手?你這話……有些道理。」

聞言,那人鬆了口氣。

但接下來,他臉上都白了!

「那我們狡兔幫就選灰蠍幫作為目標練手吧。」

「可是……休大人!」

「沒什麼可是!就選灰蠍幫了!今日,灰蠍幫將被我覆滅!你說呢?」

他說?

他能怎麼說?

那人面露苦色。

如今馬修正拿槍指著他!

而且,馬修似乎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你很害怕灰蠍幫是么?」

馬修問道。

他害怕。

但在馬修面前,他不敢如實回答,「不,休大人,我不怕!」

「你撒謊。」

冰冷的槍口貼近了那人胸口,「我討厭撒謊的人,我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的回答無法令我滿意,我就扣動扳機了。」

那人崩潰了,心想這狡兔幫的真正首領,果然喜怒無常!

「我怕!」

「你回答得很好。」

那人鬆了口氣。

「但是……我個人不喜歡這個答案。」

冷汗從那人後背流下!

「雖然不喜歡,但你終於說了實話,我很欣賞。」

大佬,不帶這麼折磨人的!

「好了,再問你一個問題,我和灰蠍幫,你更害怕哪個呢?機會只有一次,要好好思考清楚,再回答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