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宮裡沒這樣吃過,有鍋子,但都是煮好的端上桌。

這個自己動手,還有些情趣。 晏臻笑著給他倒了酒,又親自給他刷肉。 大啟帝還是第一次這樣,有人陪著,自然夾菜吃喝談笑,沒有時刻對他的過分敬畏害怕。 他覺得舒坦,嘴巴也吃得爽利。 從來沒有這樣舒坦,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 杯碗碟筷輕微的碰撞聲,辣鍋子的味

這個自己動手,還有些情趣。

晏臻笑著給他倒了酒,又親自給他刷肉。

大啟帝還是第一次這樣,有人陪著,自然夾菜吃喝談笑,沒有時刻對他的過分敬畏害怕。

他覺得舒坦,嘴巴也吃得爽利。

從來沒有這樣舒坦,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

杯碗碟筷輕微的碰撞聲,辣鍋子的味道,升騰起來的霧氣,還有外面的笑鬧雜亂聲,人間煙火氣。

在金碧輝煌的大殿上坐慣了,在這樣的地方坐上一坐,反倒給人一種別樣感覺。

「老爺,您試試這個。」晏臻將一塊牛肚撈出來,放在大啟帝的碗里。

這一幕,讓站在門口守著的禁軍都愣了一下,這大概就是鎮國公主吧。

與天子同坐同餐,都能做到嬉笑顏開面不改色。

墨傾之吃著,味道很新奇,但他不愛吃辣。

墨無言幫晏臻夾菜。

「所以才說事多嘛。」

隔壁的雅間傳來交談聲,聽隱約的意思,是談論到晏臻和墨無言私相幽會之事。

晏臻吃著菜,偶爾喝一口小酒,似是沒聽到一樣。

大啟帝也吃著。

墨傾之眉眼微斂,掩藏去心中的凌凌冷意。

「這個晏臻,太會討好人了。」墨傾之心想。

這個人一定要除掉,必須儘快除掉。

就不信,當真殺不了這個人。

「若是旁的人如此自然是不可以的,可若是鎮國公主和三皇子殿下,那自然另當別論了。你們想想,他們本就是一對兒,這麼相愛的兩個人獨處不也是正常的嗎?公主和三殿下那樣的人,會做出出格的事情?」一人說道。

「可若是做了出格的事情呢?」有人說道。

「不可能的。」那人篤定的說道:「便是誰都可能,公主絕對是不可能的,晏氏的家教誰人不知啊?是不是?」

晏氏一族的家教甚嚴,規矩等都是要守著的,沒人敢違抗。

若是晏臻當真不守晏氏家教,晏夫人和晏相爺會這樣疼愛她?這不可能的,早就驅逐出門了。

「所以說,這些不過是因為陛下不想,所以旁人便跟著不想,若是陛下想的,旁人便不會去做。」

「這是趨炎附勢?」一人說道。

「趨天子的勢唄。」

市井流言都只管說自己認為的,大家都是如此,倒也沒成想這些話會被天子給聽了去。

大啟帝吃著菜,一面喝著小酒,聽耳邊能聽到的談論話語。

話語嘈雜吵鬧,傳入耳中來。

墨傾之心裡呲呲生著冷意,抬眸目光落在晏臻的身上,似鋒利的刀子。

這個少女,從這次的事情到如今,她說的話並不多,卻沒一個字都似鋒刃,殺人不見血。

因為有辣鍋子,這一頓飯吃了足足兩個時辰,一品居的酒菜都不錯,有辣鍋子調味更是爽口舒心。

「賞。」大啟帝笑道。

晏臻親自掏了錢付賬,多給了一兩銀子賞錢。

一兩銀子不多,但對生意人來說,客人給的賞錢便是認可,有多少都是心意。

掌柜的笑著道謝。

「這是東家讓給姑娘的。」掌柜的說著,從袖口裡拿出一張券子。

大啟帝停下腳步回頭看。

晏臻伸手接過,仔細看了幾眼,才發現這是一張紅利卷子,蓋了印章的。

「姑娘,這是一品居的分紅券子,東家覺得姑娘想的辣鍋子甚好,想發展與繼承。只要是辣鍋子賺到的錢,每年都給姑娘三成的紅利。」掌柜的說道。

三成。

這很多了。

純利的錢算起來,一百兩銀子就能得到三十兩,那可真是意外之財。

不過……

晏臻笑了,說道:「你們東家,很有生意頭腦嘛!如此,那就不客氣了。」

「是,東家慢走。」掌柜的對晏臻施禮。

大啟帝看晏臻面上的溫溫笑意,也跟著笑了起來。

「出門一趟,平白得一間酒樓的三成紅利,不錯不錯。」大啟帝笑道。

他的一國之主,這小小一間酒樓的三成紅利自然不放在眼裡。

不過細想,他們也只是吃頓飯的功夫罷了。

「這一品居的東家,是個老實人。」晏臻收起券子笑道。 女作家被殺了。

當時出版社老闆拜訪萬哲,萬哲竟還打掃一番迎客。

之後,女作家便渾渾噩噩的跟著出版社老闆離開,成了地縛靈,沒法離開出版社。

小奶娃若有所思。

「你恨他,想殺他,他才是你的執念,可你卻跟著這個老闆回來了,甚至要找這個老闆麻煩,這不正常。成為地縛靈也是有條件的,你不滿足這個條件。」

那女鬼比出版社老闆識相多了,立馬匍匐在小奶娃的跟前。

「求大師指點!我實在是不甘心啊!」

「你仔細想想,你遇害,當時發生了什麼?」

女鬼回憶那場噩夢。

那是在萬哲的房子里,她被掐死後,當場化鬼,滿腔恨意。

萬哲卻絲毫不怕,還將她的屍體拖進了房間,拿出一張符,貼在了屍體上。

「符?什麼符?」

小奶娃乾脆拿住紙筆。

「和魂魄有關的符我都畫出來,你仔細看看。」

小奶娃是天才,畫符前根本不需要準備,沒一會,就畫出了好些符紙。

女鬼看清楚其中一張符時,尖叫起來。

「就是這個!就是這個!」

她想起來了,當時出版社老闆拜訪萬哲,離開前,萬哲在老闆的西裝外套里放了一個三角包,仔細想想,那也是符紙。

大眼睛靈動的轉了好幾下。

「那就是這樣了,那個萬哲,怕也是懂些玄門法術,或是背後有人指點,他心知你是含著怨念而死,極可能化作厲鬼,便先下手為強。」

貼了符,女鬼由厲鬼成地縛靈,又讓女鬼跟著出版社老闆在,終日只能留在出版社。若是還有怨念,只會發泄在出版社老闆身上,沒有怨念,也只會在那個地方消散,和他萬哲沒什麼干係。

高開和孫雅都打抱不平。

「這人怎麼這麼壞?連鬼都不放過?」

「嗯哼,」小奶娃眸中閃過怒意,「那日,跟著萬哲在一起的人,是二葛格的經紀人對不對?那人命中會遇到貴人,本會榮華富貴一生,可她在遇到萬哲后,命運改變了。」

別說榮華富貴了,那是會有牢獄之災,下半輩子凄慘凋零。

「二葛格可能對付不了他!」

小奶娃急著去劇組看看。

離開前,她先是將女鬼裝到瓷瓶里,又召了另外一個女鬼。

高開嚇了一跳。

「小、小小姐你這是要?」

「我才不給那個黑心商人除靈咧!」

小奶娃表示自己的心眼可小了。

「我帶走一個女鬼,就還他一個女鬼!」

高開:「……小小姐做得好!」

小奶娃還囑咐那個女鬼,不要打擾其他人,就專門盯著那個老闆一個人。時不時在他面前現身,甚至還跟到他家裡去。如果對方請人來收她,她就跑。等大師一走,就回來繼續打擾他。

高開已經預見到那個出版社老闆的悲慘下場了。

可平時,小小姐如果修理一個人,一定是因為這個人做了壞事。小小姐既然罵對方是黑心商人,必然是對方做過不好的事情。

他配合的鼓掌。

「小小姐做得實在是太好了!」

小奶娃回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孤俠》劇組。

林導跑到秦安的房車裡蹭吃蹭喝,吃喝到一半,他突然問,「說起來,不到半個月,你和天業娛樂的合同就到期了,你是不是該動手了?」

沒人叮囑自己吃飯,秦安懶懶的挑著幾根菜,就是不下嘴。聞言,他似笑非笑的斜睨林導。

「你從哪裡聽到的風聲?」

「你暗地裡在搞鬼,動靜不算小,很有能耐的人,還是打聽得到的。」

「打聽得到,但沒阻止,可見他們能成為大佬是有理由的。」

秦安將自己厭惡的菜推到林導跟前,又把他的雞腿搶過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