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避這個問題是陳明想到的最好的辦法,金凌寒聽明白了陳明的意思,說道:「嗯,既然這樣,那時間也不早了,留下來吃個便飯,怎麼樣?」

「沒問題。」 金凌寒朝着錢老闆遞了個眼色,兩人先行一步,朝着別墅走去,陳明和金墨萱跟在後面,陳明抬起胳膊碰了碰金墨萱的胳膊,笑着說道:「墨萱,你沒事吧?」 「啊?沒事。」 「聽說你父親是個很嚴厲的人,他沒有為難你吧?」 「沒。」 金墨萱搖頭,忽的想起

「沒問題。」

金凌寒朝着錢老闆遞了個眼色,兩人先行一步,朝着別墅走去,陳明和金墨萱跟在後面,陳明抬起胳膊碰了碰金墨萱的胳膊,笑着說道:「墨萱,你沒事吧?」

「啊?沒事。」

「聽說你父親是個很嚴厲的人,他沒有為難你吧?」

「沒。」

金墨萱搖頭,忽的想起什麼,長出一口氣,說道:「陳明,謝謝你。」

「沒事,我們是朋友。」

中午在花舞山莊,001號山水別墅里吃了一桌豐盛的午宴,錢老闆開車送陳明回家。路上,錢老闆回想起上次那個連續三次攻擊電腦公司的黑客,說道:「陳明,你說上次攻擊我公司的那個黑客,他真的是外國人?」

「嗯,是,錢老闆你知道?」

「是啊。」錢老闆目視前方,說道:「以前我不了解黑客聯盟,後來,出了事情之後,我就比較關心這方面的事情,後來,看見黑客聯盟在互聯網上發佈公告,我才知道原來對方是個外國人,而且在國內使用的竟然一直都是別人的身份證,這個人將自己隱藏的這麼深,真是讓人感到恐怖。」

「放心,錢老闆,有我在,不管他來多少次,最後的結果都一樣,你的公司不會有問題。」

「哎,對了,錢老闆,我看過你的簡歷,你是從小過得很苦,後來到城市打工,逐漸有了今天的這個地位,我以前一直以為你是白手起家,什麼都靠自己,怎麼,你也是靠人幫忙才有今天的地位嗎?」

陳明本以為錢老闆會迴避這個問題,可是,沒想到,錢老闆竟然主動說道:「唉,靠自己是主要的,但是,人嘛,有時候你就是再努力也有個極限,人也是要靠機遇的,如果沒有機遇,最好還是不要太過勞累。只要做到每天該做的事情就行了。」

錢老闆說話的語速很慢,顯然是經過認真的思考才說出來的,陳明說道:「所以,您的意思是說,您也是靠着金伯父才起的家?」

「是啊,金凌寒是個人才,電腦公司在我手裏只能達到百億的規模,如果從一開始這個計劃就在他的手裏,恐怕,現在電腦公司至少也有千億的規模了。不過,每個人走的路不一樣,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不過,即便如此,他也是個天才。」

回到四合院兒,剛休息一會兒,羅小北就來了,手裏拿着一個單子,說道:「明哥,現在有個很棘手的問題,不知道你打算怎麼處理。」

「什麼問題?」

「現在已經有三所學校希望我們可以捐贈一些圖書,給他們成立圖書館,拓寬孩子們的視野,咱們答不答應?」

。。 「排名第二的是……《大話漢武》」

這個《大話漢武》,就是陳旭風的節目了。

主打一些漢武本地的故事,現代、民間、古代甚至更早的故事,陳旭風都會講。

奇人異事、民間怪談、話說古今,節目裡面都有。

老一輩的漢武人都喜歡聽這個節目,本地人的收聽率貢獻較大。

基本上,第一和第二都被高可可和陳旭風把控著。

聽到這兩個排名,大家也並不感到意外。

接著,就該念第三名的成績了。

但是趙國偉,看著手中的收聽率曲線圖,卻在這裡卡了半天。

「老趙,怎麼了這事?」

一個和趙國偉關係不錯的小領導看趙國偉突然不說話,不由有些好奇問道。

聽到對方的問話,趙國偉停頓半晌后,這才緩緩宣告道。

「第三名是……」

只聽,趙國偉估計將聲音給拉長。

不由的,眾人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來,忍不住豎起耳朵。

「……是《小東詭事》!」

納尼?!

聽到這個消息,眾人無異於吃了一顆重磅炸彈!

《小東詭事》的收聽率,居然有第三?!

一旁馬東聽到這個結果后,他整個人都麻了!

麻蛋!《小東詭事》在他手上的時候,可從來沒有衝出過倒數前五!怎麼到了肖灑手中,就正好走狗屎運的衝到了第三名了呢!

就算之前台里的節目有幫著宣傳,也不應該有這麼高的收聽率哦!

不由的,馬東的臉忍不住黑了起來。

總感覺是之前的努力都給肖灑做了嫁衣。

其實一般有新節目的時候,大家都會過來聽聽看。

一方面是因為好奇,另一方面新故事嘛,大家都喜歡從開頭開始聽。

若是老故事的話,大家從中段開始聽,因為沒聽過開頭的故事,大家往往不會有興趣。

除非你是那種一個一個的故事,不然大家很少有耐心從中間開始聽。

大部分都是老聽眾。

而昨天剛剛好,正好是《這個騙術太贊了》的第一章。

而且這個故事還特別的有趣,一下子就吸引來了大波的聽眾。

一般的新節目,聽眾了收聽了后若是不喜歡,自然會換別的頻道。

這樣節目的平均收聽率就會下降。

但是《這個騙術太贊了》不同,昨天聽這個故事的觀眾們,除了開頭的時候有一點點人離開了外。

後面的聽眾們,幾乎都完整聽完了一小時!

就很nice!

新節目首播收聽率直接懟到了前三名!

而且還是和那些黃金檔的節目競爭誒!

那肖灑的節目質量,也太高了吧!

就連一旁的高可可還有陳旭風,聽到肖灑的節目成績后,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震驚。

想要節目留住觀眾有多難,他們可比誰都清楚!每天可都是絞盡腦汁地想著辦法留下觀眾。

但是就算這樣,他們的節目收聽率到了後邊的時候,也會出現一些下滑,然後就會影響到整體的平均收聽率。

可是……《這個騙術太贊了》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收聽率也太嚇人了吧!

頓時,大家看肖灑的眼神都變了。

一個實習生,還是工作了一周的實習生,第一晚就把一個倒數的節目干到了第三名。

那麼以後呢?

霧草!小夥子,你這是要上天了!

真是麻雀啄了牛屁股——雀食牛批! 「大嫂!」

澹臺紅妝出現后,姜天涯等人紛紛開口。

而眾小輩,也一臉恭敬的看著澹臺紅妝。

沒辦法,在姜家,做主的不是姓姜的人,而是澹臺紅妝。

姜家能夠達到如今的成就,屹立於明珠市之巔,也是因為澹臺紅妝的原因,所以,姜家上上下下,無一不對澹臺紅妝敬重。

「小媽!」

姜思瑤看到澹臺紅妝之後,也喊出聲。

「小媽,嘿嘿!」

而姜聰明,也嘿嘿咧嘴傻笑著。

看著傻笑的姜聰明,澹臺紅妝伸出手,摸了摸姜聰明的腦袋。

「紅妝,來了!」

君嵐溪開口道。

「嗯,老太太身子骨不錯!」澹臺紅妝走上前,看著君嵐溪,笑道:「我開給你的方子,你依舊每個月喝三付,可以讓你免遭一些小病的困擾。」

君嵐溪笑著點點頭。

「流流,看看人到齊了沒有!」

澹臺紅妝直接在君嵐溪旁邊坐下,目光看向所有人。

而流流,則開始點人數。

不一會,她點清人數后,走到澹臺紅妝身邊:「小姐,人都到齊了!」

「好,那就開會!」

澹臺紅妝目光朝著所有人的身上掃去,感受著澹臺紅妝的目光,在場不少人心裡都有些慌,不知道這個將他們姜家推向巔峰的女人,今天要做什麼!

「我來姜家的時候,聰明才剛剛五歲,算算時間,已經十七年……算上今年,已經十八年了!」澹臺紅妝緩緩開口道:「十八年,姜家發展的不錯,你們每個人,都各司其職,而且,對我的決定,也沒有任何異議,無條件執行,這一點,讓我很高興!」

說著,澹臺紅妝目光看向姜思瑤:「在半年前,我指定思瑤為姜家掌舵人,一切以思瑤為中心,經過這半年,我發現思瑤能把一切都處理好,所有的事情,都井井有條,沒有出現任何問題,所以,我也就放心了!」

「是小媽教導的好!」

姜思瑤開口道。

「呵呵,思瑤,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是你的能力強!」

澹臺紅妝臉上露出笑意,接著她看向眾人,道:「今天召集大家來這,我是想通知一件事,我要離開姜家了!」

「什麼?」

「大嫂,你說什麼?你要離開姜家?」

「大嫂,你離開姜家,你要去哪?」

澹臺紅妝的話,瞬間引起了姜家的轟動,所有人的臉上,都充滿了吃驚。

是澹臺紅妝,將他們帶到這一步的,可是現在,對方要走了,要離開姜家!姜家所有人都很吃驚,不過,君嵐溪臉上沒有意外。

因為她已經預料到了!

澹臺紅妝遲早有一天要走,只不過,今天終於到來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