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盤上了之後,便是蒸菜。

白糖揭開了蒸籠蓋兒,那濃郁的香味便傳了出來,坐在靠近門口位置的人,聞到味都忍不住伸著頭往院子裏看去,想看看是什麼東西那麼香。惹得已經把冷盤吃完的客人們都直咽口水。 白糖他們家沒那麼多桌子,所以只能去村裏人家借,他們家的這一塊地原本是荒地,門前還有好大一塊荒地,房子蓋好以後,陳橋還叫人幫着把

白糖揭開了蒸籠蓋兒,那濃郁的香味便傳了出來,坐在靠近門口位置的人,聞到味都忍不住伸著頭往院子裏看去,想看看是什麼東西那麼香。惹得已經把冷盤吃完的客人們都直咽口水。

白糖他們家沒那麼多桌子,所以只能去村裏人家借,他們家的這一塊地原本是荒地,門前還有好大一塊荒地,房子蓋好以後,陳橋還叫人幫着把前面的荒地給修整好了,現在平平坦坦的,足夠放下那麼多桌子。

白禮腿腳腿腳不方便,乾脆就呆在屋裏照顧糰子,和幫忙招呼客人。

白義他們借到桌子回來以後,蘇鳳祁也幫着她們把桌子擺放在空地上。

巧雲和張婆也早早的來了幫忙。

白糖做了一分工,白錢氏和白柳氏負責燒火切菜,巧雲和張婆負責幫忙洗菜,而她當然就是負責掌勺的大廚了!

白糖把菜都交給了巧雲和張婆,索性新家她特意建了一個比較大的廚房,幾人在裏面忙活都不顯得擁擠。

還特地和白錢氏白柳氏說了每樣菜需要怎麼切。

白糖把雞交給了張婆,讓張婆先把雞清理好,然後叫巧雲去清理魚。然後她自己就去廚房把排骨和五花肉搜腌制上。

等張婆和巧雲把雞魚都清理好以後,白糖便趕緊把雞和魚都腌制上。

然後叫白錢氏把窯上的火燒上,準備今日做燒雞。

白錢氏和白柳氏的娘家人,早早的就帶着豐厚的禮坐着牛車過來了。

錢家離的近,第一個就來了,白錢氏的爹娘,錢老漢和錢老太太,看到自家閨女終於熬出頭了,別提有多開興了,錢林氏更是老淚縱橫。

白錢氏只有一個哥哥,錢春林為人憨厚,早早就說了親,他的媳婦錢許氏也是個明事理的主,把錢家上下打理的妥妥噹噹。

白禮帶着他們在家裏轉了一圈,大家都直呼這房子蓋的真好。

白柳氏的娘家雖然離得有些遠,但是天不亮就出門了,緊趕慢趕總算你第二個到了。

白糖這也是第一見到白柳氏的娘家人。柳家人性子都很純良,來到白家以後也跟錢林氏一樣高興的老淚縱橫。

白柳氏爹娘柳老漢和柳老太太見到白糖就一個勁的誇,喜愛的不得了。

白柳氏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弟弟柳全尚未成親,哥哥柳青的妻子柳羅氏兩人都相敬如賓,看到白家以後都嘖嘖稱奇。

柳家和錢家因為白柳氏和白錢氏的關係,大家都打過照面,也都算熟識,白禮帶他們去看了看糰子,幾個婦人對糰子愛不釋手,然後白禮招呼著大家在院子裏聊天。

白錢氏的大嫂錢林氏和白柳氏的大嫂柳羅氏兩人都進了廚房想給白糖他們幫忙,只是沒呆幾分鐘就被白糖趕出了廚房,她們被趕出廚房的時候,手裏還端著一大碗剛炸好的肉丸子。

她們二人也無奈,只好端著肉丸子去院子裏陪着大夥一嘮嗑。

柳羅氏笑着嘆了口氣:「糖姐兒這丫頭,我們來本來說要求給他們幫忙的,她還讓,把我們給趕出來了,我們還能給她幫倒忙不成?」

柳老太太笑着道:「你還抱怨上了,她那是心疼你們。」

白禮也聽了也笑着說道:「你是客人,哪裏還有讓你幹活兒的道理?而且,他們還不是怕累着你們!」

白糖有些焦急,往前找去,丟丟撞撞的。

突然有人一把扯住了白糖的手,一把把她護在了懷裏。

白糖抬頭一看,蘇鳳祁正一臉笑意的看着她,然後牽住了她的手:「小心些,這裏人多,你不要鬆手了!」

蘇鳳祁把白糖護在懷裏

白糖的心不由地慢了半拍,有種奇怪的感覺在她心理蔓延。

不一會兩人就和白家的人匯合了,白家的人都站在一旁等着她。看到家裏人都在,白糖趕緊把手從蘇鳳祁的手裏掙脫開。

「那…那個我們去那邊買些調料吧!」白糖面色有些微紅,指著街對面的雜貨鋪子,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蘇鳳祁什麼也沒說,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一抹微笑:「人那麼多,你也不要再走散了!」

白二柱突然過來對着白糖,問道:「你的臉是怎麼了?那麼紅?難不成發燒了?」

蘇鳳祁把突然輕笑了一聲,白糖有些窘迫的抓了抓頭髮道:「方才人多,擠在一起有些熱了…」

白二柱疑惑:「是嗎?我怎麼就沒覺得熱你?」

白糖趕緊:「哎,我們先去買調料啦!」 「不用,本王等太醫來!」楚玄辰拒絕道。

他雖然聽到了蘇玉瑤剛才的話,知道她和蘇常笑不是一種人,但因為她是蘇家人,他還是不想讓她治。

見楚玄辰很討厭自己,蘇玉瑤只得後退了兩步,遠遠的站在邊上,一臉關切的看著他。

這時,太監們已經領著兩名太醫著急的走了過來。

走在前面的是太醫院院首張太醫,他一看到楚玄辰的情況,便趕緊走過來,是一臉的焦急,「王爺,聽說你中毒了?快讓下官看看你中了什麼毒!」

「是一品紅的毒。」楚玄辰淡淡的道。

「一品紅?」張太醫大為驚駭,「王爺你服用一品紅的白色汁液,或是根莖了嗎?」

「沒有,只是聞了一下它的氣味,本王便覺得頭很暈,渾身無力,很不舒服。」楚玄辰道。

「咦?怎麼會這樣?按道理說,這一品紅是全株有毒,只有吃了它才會有中毒的風險。只是聞聞味道,那是不可能中毒的,不然他們也不敢養在御花園裡。」張太醫一臉疑惑的說。

柳公公怕張太醫察覺出什麼來,趕緊說,「張太醫,你有所不知,剛才小太監們在這一品紅旁邊點了蠟燭。這蠟燭一燃,就把花的溫度給升高了,花溫度一高,所以就散發出毒氣。王爺剛才是坐著,離那兩盆花最近,再加上屋子裡不通風,所以他才中毒了!」

張太醫摸著鬍髭點了點頭,「原來如此。如果這花有毒的話,這屋內不通風,的確有中毒的風險。只是,這毒太稀奇了,我並沒有這種毒的解藥啊。」

另一名太醫也道:「王爺中的毒太奇特,下官也沒有這種解藥,王妃娘娘是神醫,要不王爺去找她醫治?」

「不行!王爺的毒已經侵入身體,等他回到王府,恐怕會侵入肺腑,到時候就是大羅神仙也難救,所以要儘快解毒。」這時,蘇玉瑤突然站出來,一臉正色的說。

所有人都驚愕的看著她。

張太醫一聽她有辦法,忙問,「蘇姑娘,聽說你是青雲大師的關門弟子,你的醫術也很高明,難道你能治王爺的病?」

蘇玉瑤想了一下,道:「我也不敢打包票,但是我以前聽我師父說過解夾竹桃毒的方法,我想,這夾竹桃和一品紅一樣,都能分泌乳白色的毒汁,誤食也會中毒,都能使人昏昏欲睡,中毒癥狀一樣。說不定解這夾竹桃的方子,也可以解這一品紅。」

她當然不敢直說她能解一品紅,怕楚玄辰懷疑毒是她下的。

說到這裡,她一臉誠懇的看著楚玄辰,「王爺,時間緊急,如果你再不解毒的話,恐怕會毒發身亡。要不你給我一次機會,讓我試試。我知道有個藥方子可以解夾竹桃的毒,我覺得應該也能解一品紅的毒。」

楚玄辰冷冷的看向她,「夾竹桃和一品紅並不是一種植物。」

「但它們的毒性是差不多的,說不定我的方子有用呢。」蘇玉瑤一臉擔心的道。 只見,那三個訓練有素、戰鬥力超群的黑衣保鏢,氣勢洶洶地來到陳天龍身前。

在他們看來,區區一個陳天龍,甚至不是他們的一合之將。

可還不等三人出手,陳天龍竟已出手如電,沙包般的鐵拳,先後重擊在前面兩人的胸口上。

兩人剛剛倒跌出去,還不等第三人反應過來,陳天龍已迅猛出腳,將其踹飛了出去!

這一切說來慢,實則極快,僅僅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就好像三人前一秒剛衝殺到陳天龍身前,下一秒就像是被大卡車撞了似的,驟然倒飛了出去!

場間眾人震驚地看向陳天龍!

誰也沒想到,陳天龍的戰鬥力,竟如此恐怖!

宋諍三人已經用親身經歷證明了那幾個黑衣保鏢的可怕之處。

可陳天龍,竟然以一己之力掀翻了那四個人,而且速度快到極致,幾乎沒什麼挑戰性,就像大人揍小孩一樣。

「我靠!」

宋諍幾人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紛紛圍攏過來,滿臉亢奮激動。

秦曉錘了陳天龍的胳膊一拳,亢奮地道:「你小子,什麼時候這麼能打了?他媽的,上初中的時候你要是就這麼能夠打,咱們幾個還不得成為全帝都所有附中最牛X的混世大魔王?」

「真牛啊老陳,你這幾年幹嘛去了,該不會是在美國和那些街頭混混們干架吧?」

宋諍也拍著陳天龍的肩膀,滿臉驚喜。

褚雪麗看向陳天龍,忍不住噘了噘嘴。

不得不說,如果不是陳天龍,她剛才已經受辱了。

而當她認為陳天龍打倒一個不算什麼本事,下場肯定會十分凄慘的時候,陳天龍再次創造了奇迹。

不由得,褚雪麗想到陳天龍剛才對她說的那句話:誰說拳頭沒有用?

雖然陳天龍依舊和上學時候一樣只會打架,只會用拳頭解決問題,但今天……陳天龍的拳頭,確實解決了一些其他方法無法解決的問題。

這個傢伙,似乎已經有了令人刮目相看的本領。

可……那又如何!

褚雪麗忍不住冷哼一聲,再能打,也不過是個莽夫罷了。

這可是金錢社會,一個落魄二世祖,能打架,頂多當個保鏢吧,和高學位的霍格思比,還是差得遠了。

「小子!你……你想幹什麼!」

此刻,隨着幾個保鏢倒下,陳天龍已緩緩走向胡蠻文。

胡蠻文咬着牙,瞪着眼道:「小子,你要是敢碰我一根汗毛,我保證你會死得很慘!還有,我會立馬讓我爸終止和木寶集團的合作!」

此言一出,宋諍面色頓時一變。

出口惡氣雖然很重要,但家族生意更重要。

他很清楚,為了和大剛集團合作,木寶集團付出了不少心血。

他在猶豫,自己是否要阻止陳天龍,甚至……是否要給胡敏文道個歉。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宋諍已經是開始接管家族生意的成年人了,很清楚面子這東西,絕沒有家族利益重要!

梅子姐也忙上前一步,道:「小龍啊,大剛集團在帝都很厲害的,你招惹不起他的,還是算了吧!」

「小子,你聽到沒有,連老闆娘都為我求情!你猜猜你朋友現在是不是也想幫我求情?」

胡蠻文一下得意起來,大聲叫囂道:「老子碾死你就像碾死一隻螞蟻,你現在要是給老子跪下磕頭道歉,這事兒就算……」

「砰!」

胡蠻文話音還沒落下,就忽然慘叫一聲,因為陳天龍的腳已經狠狠地踹到了他的肚子上!

胡蠻文頓時在地上翻了個跟頭,整個人狼狽到了極點。

「臭小子!你還真敢打我!老子要殺了你,殺了你!還有那個木寶集團,老子保證明天木寶集團的合同就會解約,就會解約!」

倒在地上后,胡蠻文立馬憤怒地叫囂了起來。

宋諍的面色微微沉了下來。

一旦木寶集團和大剛集團的合約出現紕漏,他很難向家族解釋。

更重要的是,他此前一直都在美國掌管家族在美國的生意,這次回到國內,就是為了繼承家族在國內的企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