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開始的幾年裡比特幣的價格一直起起伏伏,上頭對這個加密貨幣的態度又不明不白,江寒雖然堅信自己的判斷沒有錯,甚至還買了個幾家礦機公司的股份,但終究也只是他的判斷。

大部分現金投進去后可一分錢回報都沒有見著呢,所以這幾年才沒有和陳禾他們說過關於這筆錢的下落,一直到今年看到交易價格的穩定上漲到一個已經有些恐怖的數字才決定說出來。 「你當時怎麼就那麼放心把自己的積蓄都交給我的?不怕我給你浪光了?」 「可不止是積蓄哦。」陳禾修改了一下江寒的說法,「

大部分現金投進去后可一分錢回報都沒有見著呢,所以這幾年才沒有和陳禾他們說過關於這筆錢的下落,一直到今年看到交易價格的穩定上漲到一個已經有些恐怖的數字才決定說出來。

「你當時怎麼就那麼放心把自己的積蓄都交給我的?不怕我給你浪光了?」

「可不止是積蓄哦。」陳禾修改了一下江寒的說法,「我之後一段時間的收入都在那張卡里。」

他當時是把自己的工資卡扔給了江寒,那段時間他身上最多的時候也就只有700塊錢,就這麼點收入還要天天做飯給兩個作貨吃,現在想想還挺辛苦的。

隨後陳禾理所當然的說道:「因為你是我朋友,所以我相信你。」

「你這傢伙……」江寒有些感動笑了起來,「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所以如果你別時時刻刻想著坑我,那就更好了。」

「那不可能。」

「我特喵的。」

……

「我不能喝,還要帶我來這。」泰妍看著周圍搖擺著身體的年輕男女,有些苦惱的說道。

「不喝就不喝唄,主要是來享受著氣氛的,是吧sunny歐尼。」允兒說著看向sunny,結果發現她已經喝了兩杯了。

「別問我,反正花的也不是我的錢。」雖然sunny喝酒是分地方和人的,但現在好酒又不用花自己錢那不是趕緊喝?

允兒和孝淵她們不一樣,她不是個愛來這種地方玩的人,sunny是知道有些不對勁但沒有說,憑藉著女人的第六感,sunny總覺得待會兒會有好戲看。

泰妍看到sunny也不向著自己也沒了辦法,只能有些無聊的四處看著,然後就看到了一個還不是很熟但卻讓她第一時間就注意到的身影。

還穿著下午時候的黑色運動服內襯英文logo白色衛衣,這種很常見也很普通的搭配在他身上卻意外的很好看,外表明明有著濃濃的少年氣,卻有著十分穩重的氣質。

看到陳禾的第一眼,她就沒辦法再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

「聽說有好多人來這裡都是為了尋找一夜情侶的目標呢。」此時允兒說了一句話又把泰妍拉回了現實。

「也有來喝酒的不是么?比如說我們這樣呀。」她移開了目光看向允兒,這下連sunny都聽出來泰妍話里的辯解意思了。

「那我們的身份也不一樣啊,其他人還很不好說。」都沒有等有允兒說,sunny就率先開口了,然後允兒在暗地裡對sunny比了個大拇指。

sunny這時候發現泰妍下意識在往一個方向瞟,便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這時候也真是碰巧了,這時候還真有三個女孩子走到了陳禾和江寒的旁邊坐了下來。

泰妍一瞬間就感覺自己不開心了,跟賭氣一樣搶過sunny的杯子猛灌了一口。

「誒!」sunny想攔著她結果泰妍手實在是太快了,出了名的酒垃這種度數的酒又喝得這麼猛,看來是真生氣了。

果然泰妍如預想中一樣臉頰迅速泛起了紅暈,還伸手表示想再喝一口。

「所以怎麼回事?」sunny強行摟著泰妍不讓她亂動,然後看著那邊的兩人朝自家二忙內問道:「那人是誰?」

江寒被擋住了,所以從她的視角只能陳禾。

「泰妍歐尼喜歡的人呀,怎麼樣?是不是很帥?」允兒還有些自得的笑道,彷彿陳禾是她家產的瓜一樣,找到了泰妍這樣的好買主。

「喜歡的人?不是那個邊……」sunny剛要繼續說,但很快又停了下來,確實他倆之間並不像是情侶,更像是姐姐和弟弟。

所以是什麼時候認識的?這是sunny現在的疑惑了,任她怎麼想也想不到,兩個人到現在也就見過幾面。 [未來的時空使徒]:首先可以確定的是,我跟英梨梨的世界的確融合到一起,並且除此之外根據短暫交流,又順帶確定了某個新情報。

緩了緩思路,洛塵繼續說了起來。

[未來的時空使徒]:首先所謂的世界融合發生原因,根源還是在於[時空波動]這種現象產生上。

[未來的時空使徒]:[時空波動]會導致原本不相干的兩個世界短暫重疊。如果沒人解決這個問題,那麼原本短暫融合的兩個世界隨著時間流逝,就會開始徹底融合起來。

[未來的時空使徒]:在這期間為了解決世界融合后產生的錯亂問題,會給人添加或刪減一部分記憶,避免世界融合之後造成的認知偏差…不過值得一提,群成員的記憶是不會受到影響。

[尋找哥哥的旅行者]:換句話說即使群兩個世界融合了,群成員的記憶也不會受到任何更改…起碼不會出現出現刪減情況?

[未來的時空使徒]:的確就是這個意思,這是剛才拿英梨梨做實驗之後得到的結婚。

咦?

為什麼總感覺這話聽起來怪怪的。

洛塵說完之後才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但看了看對面的英梨梨似乎根本沒在意。

想了想還是決定跳過這個話題,然後繼續說了起來。

[未來的時空使徒]:然後呢根據這個並不算嚴謹的結論…畢竟目前實驗對象只有英梨梨一個人而已,再加上梅普露跟蜘蛛子見面之後就直接加群。

[未來的時空使徒]:我有種預感,加入這個群聊的各位遲早會遭遇時空波動情況。之所以各位的記憶能夠保留下來,可能是群聊也需要我們藉助記憶判斷自身世界有沒有出現問異變。

[未來的時空使徒]:然後再通過確定是否存在異變,從而解決掉時空波動麻煩…當然帶時候可能就需要一位工具人各個世界亂跑就是了。

沒錯,所以這個工具人就是我唄!

看了眼自己兜里的次元驅動器。

洛塵無力吐槽一聲,頗有些心累的感覺。

雖然之前就已經猜到這種可能。

但隨著這麼多證據結合起來,甚至幾乎可以確定之後。

洛塵依舊有種心累的感覺,甚至隱隱約約有些稍微的肝痛錯覺。

這就像打遊戲時面對需要硬肝才能完成的活動一樣。

你身體當然是抗拒的!

可是面對活動完成之後能夠拿到的獎勵。

內心卻再說:不,你不抗拒,並且肝的非常開心!

emmm…

這情緒他就稍微有些複雜。

[平成最強騎士]:我們的世界也會出現世界融合情況?

[尋找哥哥的旅行者]:雖然之前在群里就交流過這種可能,但這次你似乎是掌握了非常有力的證據…結合群成員記憶不會受到時空波動的影響。

[尋找哥哥的旅行者]:如果在我們世界發現自己記憶跟其他人不一致,那就表明很有可能發生了時空波動,或者說世界融合現象嗎?

[系統保護已開啟]

[群成員將大幅度免疫精神類攻擊]

啊…

剛準備說這件事來著。

本來洛塵是準備把教室里遭遇精神攻擊,差點連聊天群存在都忘記的事說出來。

不過從提示來看顯然系統已經修復好這方面的BUG。

既然如此,那自然就可以省略掉這方面的步驟。

[未來的時空使徒]:差不多可以這麼說。記憶沒出現偏差未必代表世界一切正常,但如果記憶出現大規模差錯…那基本上就除了問題。

[未來的時空使徒]:不過對於這部分因為只有梅普露跟蜘蛛子的世界看起來融合了,沒又完全融合。

[未來的時空使徒]:所以還不確定真出事的時候,會不會有個工具人滿世界亂跑解決時空波動…當然這可能性非常大就是。

在逼肝方面,你可以永遠相信系統。

範圍稍微擴大點…

是可以相信全世界任何系統!

[三百歲的高原魔女]:原來如此…如果這麼說時空波動一般是怎麼解決,形成之後會讓兩個世界短暫融合,然後讓另外一個世界的怪物出現在自己這邊嗎?

[未來的時空使徒]:這部分要跟我現在遇到的事情連在一起說。時空波動會讓兩個世界短暫融合,至於形成原因則是因為[干擾源]的存在。

[未來的時空使徒]:至於這個[干擾源]到底是什麼,我還不太了解。只不過根據系統的意思,他應該是某種能量。

[未來的時空使徒]:至於這種能量一般情況可能會附身到某個人或者物體上,就像之前我遭遇裂口女跟丘丘人,只要把他們全部清除就能讓時空波動徹底結束。

[未來的時空使徒]:當然與其說是把這些怪物給消滅了,不如說是我把[干擾源]給消滅了…換句話說其實只要找到這種能量,然後想辦法把他剝離下來,我估計時空波動也會得到解除。

這點是之前機場候機的時候根據系統交流的出來的結論。

如果群成員真的會成為干擾源,那按照系統的意思肯定會能讓自己消滅對方。

只要想辦法把這股能量給剝離下來就行。

不過這麼一來…

「總感覺是不是忽略了什麼事?」

洛塵拍了拍腦袋,總感覺似乎忽略了某個關鍵信息。

唔…

暫時想不到。

那就回酒店的時候再稍微想想吧。

[平成最強騎士]:不解決時空波動,就會讓兩個世界重疊的情況逐漸逐漸擴大…那麼梅普露跟蜘蛛子的世界現在就處於這種情況?

即使是學渣在群聊里待久了也能聰明起來的。

看到前面的聊天記錄,常磐庄吾倒是猛然察覺到盲點所在。

[未來的時空使徒]:她兩的世界也應該吧…現在只是蜘蛛子的世界跟遊戲世界融合,但指不定發展到後面會出現遊戲世界入侵現實的情況。

[未來的時空使徒]:這種事情說不準哈,我沒有掌握證據。但按照一般輕小說或者動漫的套路來說…他這麼發展的可能性會非常大。

這就是多讀書的好處了。

哪怕再神秘的事,曾經閱讀過的書都能給你提供對應答案。

甚至連對應的解決思路都能順帶冒出來。

[轉生到異界的我]:咦?就是說我可能會到現實世界去?

[轉生到異界的我]:現代都市世界的那種?

躺在蛛網上的蜘蛛子眼睛忽然就亮了。

[未來的時空使徒]:大概吧…不過指不定解決掉干擾源之後,兩個世界就會重新分離就。不過比起梅普露跟蜘蛛子那邊的情況。

[未來的時空使徒]:我這邊遇到的現象,才真正算得上是時空波動開始逐漸擴散,導致世界即將融合吧?

想起不久之前遇到的咒靈問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