婢女柳兒含着哭腔一五一十地將他們去過的地方都數了個遍,「嬤嬤,不要趕我們走,我們再出去找……」

容嬤嬤冷笑一聲,「現在知道怕了?趕緊都給我出去找!今晚沒找到人,你們這一干統統發賣出去!」 「是是是,」一眾人忙起身往外爬去,顧不得身上還沾著茶沫星子,馬不停蹄地擠出了門。 出了偏門,一眾人都變了臉色,氣哼哼地圍在柳兒的身邊訴苦埋怨。 「柳兒姑娘,這容嬤嬤實在是太不講理

容嬤嬤冷笑一聲,「現在知道怕了?趕緊都給我出去找!今晚沒找到人,你們這一干統統發賣出去!」

「是是是,」一眾人忙起身往外爬去,顧不得身上還沾著茶沫星子,馬不停蹄地擠出了門。

出了偏門,一眾人都變了臉色,氣哼哼地圍在柳兒的身邊訴苦埋怨。

「柳兒姑娘,這容嬤嬤實在是太不講理了吧,今日竟連你都罵,小小姐在時她可不敢對你如此!」

柳兒身為妗家三房的一等侍女,平日裏的責任就是照顧妗家三房嫡女的飲食起居,但是妗家誰不知道這九小姐性格孤僻乖張,身邊的婢女做事戰戰兢兢,不知道換了幾撥人了,唯有這個柳兒對其忠心耿耿,一直留在九小姐身邊照顧。宋二少奶奶被綁架事件,在警方介入后的嚴密保護下,依然有權勢通天的人,通過特殊途徑,得知了宋既明至今沒有籌齊贖金的消息,並將其散播在四周。

這一消息引起上流圈貴族們的熱火討論。

也就是這時,大家才知道,伸出援助之手的宋正則,根本沒有給宋既明錢。

他的援助僅僅是讓宋既明報警,來維護住宋家的面子。

宋正則的這波操作,使宋家成了上流圈嘲笑的對象。

而綁架者,因為不滿宋家報警,對宋二少奶奶做出偏激行為,且已經幾天不和宋既明聯繫,宋二少奶奶目前也處於生死

《大佬嬌妻三歲半》第119章舒窈受傷了 「岳父,雖說你把那個人打在樹下了,那麼他會幹嘛?他會接受天盟地約的懲罰嗎?話說天盟地約對靈能力者的懲罰是什麼?我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沒錯番外篇還沒有完。李時政問道。

「你說這個?」趙小趙反問。

「對」時政點點頭。

趙小趙看了下天空,思索了一下:「天盟地約對待跨越時空者的懲罰方式為擊殺!」

一句話。

趙小趙就爆出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

「什麼?」李時政懵了!這人是個時空穿越者?他跨時空來的?就為了殺兩人?

「你難道沒有發現嗎,作者一直沒寫,犯人以及第1個死者的樣子啊!」趙小趙用非常輕鬆的語言講出了震天地的話。

「對呀!為什麼?我……居然想不起來他們的臉了」李時政在腦中迴響着,雖然他的神識殿堂已經被奪去,但是他的記憶力一直挺好,不過這一次並沒有派上任何用場,因為確實,那兩個人的臉似乎是消失了一樣,完完全全的沒有在他的記憶裏面顯現……

「哦,原來是這樣……」趙小趙想到了什麼似的,突然有點傷感,不知從何而起,他的思考模式已經變得跟李大佬差不多一樣了……而這個世界裏面總有某種東西,在打斷他,打斷他什麼?打斷他,打斷他跨過他所存在的次元的話。

「因為這是他的靈能力,他覺醒的靈能力……」趙小趙說了一說作者之後會補的設定后,為了回答李時政的所有疑問他就此般說到:「你一直以為,第1件兇殺案是第1件,第2件兇殺案是第2件,實則不然,第2件發生的比第1件早。」

「怎麼可能,這兩件案件明明都是我親眼所……」李時政剛剛想說親眼所見,他突然停了下來,都不是啊第1個是聽見叫聲,第2個是用靈力觀察到,兩個都不是親眼所見吶……

「是吧?很奇怪吧?雖然你作為偵探,一切都要你自己探索出來,不過,也到了揭曉真相的時候了。」趙小趙往前走了兩步之後,往後轉身面對着時政:

「首先他殺人了,這是正確的,他殺了那個在公寓的木工,隨後才回到了廣場,看到了,第1個死者,然後才把第1個死者幹掉,犯罪手法已經被你破解了,我就不再贅述,那麼這件案子最難的點在哪呢,你永遠都不會想到他的能力是什麼,他有兩個,在我跟心花連接的時候,我就發現了,第1個能力是讓別人無法辨認他的臉,即使是看到了也無法想像起來,但是對我沒用,不對,所有的能力基本都對我沒用。」

這句話李時政贊同,因為他老爸不止一次說過岳父大人可是超越了這個宇宙法則所存在的人,所以在趙小趙講話的時候他一直都沒有插話。

「那麼他的第2個能力就是,你是不是以為是穿越時空,不對,是……逆反世界!」

「蛤?」李時政雖然看過那個什麼tenet,但是他還是有點懵,逆反世界這個技能會出現在現實?

趙:「還記得我剛才說的什麼嗎?天盟地約對待時空穿越者,會做什麼?」

時:「擊殺……」

趙:「那麼,該用什麼擊殺?」

時:「槍?」

「沒錯!槍!」

「嘭!」

趙小趙話音剛落,

槍響了!

聖誕樹下暈倒的人被一槍擊殺,

聖誕樹上應該存在的屍體不見了。

上面的血跡也跟着消失、

取而代之的、

是站在聖誕樹旁拿着把手槍的人。

他如同倒帶一般把手槍塞到口袋裏、

但又如同倒帶一般、

把一隻手槍從另一邊口袋拿了出來,

他在等,

他在等那聲槍響。

火花從空氣中發出,

慢慢回到了槍管里,

聲音從空氣中傳來

慢慢變大,

而又慢慢變小,

子彈從牆壁而來,

原來有個洞的牆壁,

瞬間恢復成了沒有洞的樣子。

那顆子彈靠近了開槍者的頭,

而這時,

他們兩個臉開始顯現,

在那聖誕樹下死掉的人,

和在聖誕樹旁開槍的人,

他們

是同一個人!

時血色的聖誕節——完!第一次坐火車,暈車中,還有好幾個小時下車,腦子跟江湖一樣,請天假。

沒得辦法,我也莫得存稿。嘔吐中………

《斗羅:以酒入道》請假,作者坐火車中 共處一室工作這麼長時間,孟勻易還是頭一次認真地看著眼前這個女孩。

「是不是遇到不順心的事了?」

怕問的不清楚,孟勻易追問了一句:「工作上事還是家裡的事?」

「最近好煩我媽,每天下班回家總是嘮叨不停,還經常對我發脾氣,說白養了我。」田羽不由自主地抬起了低垂的雙眼,說完話,眼皮子依然又垂下去。

「是不是經常加班家裡不滿?如果是這樣,我以後少安排些你的工作。」

「不是的。領導,跟你們一起工作,就算是幾次徹夜加班我也不會覺得累,反而那樣心情更順暢,我媽也沒有因為加班責怪我,只是最近老有人在我媽面前給我介紹對象,煩都煩死了。」

孟勻易默默聽著,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

「被我回絕了幾次,我媽最近對我開始發飆了,已經好幾次在我面前又哭又鬧,無比煩惱,哎呀,我該怎麼辦?」田羽勾著頭,越說越快,額頭不小心朝著餐桌的桌面磕了一下。

「不著急,不著急。你聽我說啊,兒女婚嫁,父母心病。首先,你媽媽的心情應該給予理解,當然,聽你這麼說,她的確有些操之過急。」情急之下,孟勻易連自己也不相信怎麼會一連串說出這麼多安慰的話來。

也就是這幾句絲毫沒有經過縝密思索說出的話,倒讓田羽覺得點透了她與父母之間目前相處的窘境,臉上的愁雲也因此舒展開來。

「那現在該怎麼辦?我最近一到快下班心裡就開始慌張,很怕回家。甚至都希望天天被安排加班。」

孟勻易的記憶里,自己至今從未真正有過坐下來與人靜心聊家常的經歷。

從上學到參軍,從參加工作再到成家,自己的生活好像與工作家庭以外的世界隔著一層。工作已然是自己生活主元素,即便是在家的時光,也幾乎沒有張家長李家短的嘮過家常,與自己父母沒有,與妻子也沒過。

談及家庭瑣事,印象當中,自己腦庫中應該是毫無素材和話題的。

想到這,他突然也發覺,自己的生活除了工作還是工作,簡單的簡直不可理喻。

但,恰恰更難理喻的是,現在自己不自覺地在田羽面前又能如此的應對自如。

「對於兒女婚姻,許多父母只注重門當戶對,只注重什麼時候該婚嫁。他們希望兒女能聽老人之言,把婚嫁當成任務來完成。」

孟勻易侃侃而談,田羽聽得十分入耳:「是的,我媽就是這樣對我。」

「而你卻不同,因為這些離你都還遙遠,反感和抗拒自然很正常。」

說到這,孟勻易沉思片刻,看了一眼田羽,便開始自問自答:「你該怎麼辦?好辦啊,這問題不難,首先,不能跟你媽頂嘴,她說她的,你也可以耳充不聞。然後呢,從現在起你要日夜不停,趕緊搜索自己心儀的白馬王子,早日談一個男友,帶到你媽面前。」

這句話出來,把田羽逗得撲嗤一笑,臉上愁雲頓時消散。

「謝謝領導,謝謝你的這些教導,雖然支的招不咋樣,但卻把我心裡的堵給驅散了。」

說完,只見姑娘雙手抱拳,補上一句:「領導,我無以回報,現在決定,把些飯吃完。」

秀氣的笑容飄蕩在她清純稚嫩的臉頰。

四人酒興正酣,吳天亮搖搖瓶酒:「這第二瓶也剩不多了,雷總,照著個進度喝下去,今天要把你辦公室的茅台窖藏喝到暴倉不可。」

黃建立:「雷總今天酒庄開張,還怕遇上海龍王嗎?不怕酒不夠,就怕龍王沒酒量。來,總監,我再敬你一杯。」

吳天亮此時開始飄飄欲仙,已有來者不拒之膽:「黃建立,你即是雷總的御前帶刀侍衛,又是雷總的封疆大吏,在富業的甸僑這片天地里,雷總之外,你就是雷家的領頭人了。來,這杯酒我喝。」

黃建立對這句話顯然不滿,摁住吳天亮的酒杯說到:「吳總監,你要這麼說,這杯酒我們就不喝,什麼雷家雷家,我們都只是為富業公司奉獻打工的。誰授我封疆大吏了?在公司和飼料廠,我沒有一分錢的權力。」

說到權力二字,雷志森心中的不悅頃刻被點燃:「就連我也是毫無權力,吳天亮和羅海川馬上就要把我這個總經理給架空了。」

說到這,他拍一下吳的肩膀:「以後屁點大的事都要先請示我們的財務總監,我這個總經理就要成了你們的提線木偶。」

「雷總,豈敢,豈敢,我吳天亮再有三頭六臂,不還都是個打工的材料?雷總您才是人之梟雄,真正的老闆,我們這些跑前跑后的,僅僅是聽人使喚,成人之事成人之美而己。」

「聽人使喚,高子揚使喚羅海川、曾世爵還有你吳天亮從現在開始搶幫奪權,要致我總經理於有名無實。你吳天亮就是他高子揚的走狗、打手!」

楊芳見雷志森開始激動,便借勢逗趣,緩解氛圍。她左右手同時端起酒杯,其中一杯送到吳天亮面前,調侃到:「來,敬打手一杯。」

吳天亮顯然對雷志森剛才的說法難以接受,臉色鐵青,不停地擺手搖頭,把楊芳遞來的那杯酒擋在一邊。

楊芳不依不饒,酒杯仍就遞了過來,推來晃去了一陣,吳天亮只能接下酒杯,端著卻沒喝。

「雷總,我的確是高子揚雇來的,但身為財務總監,我有我的原則底線,我要養家糊口我更要明哲保身,不能為了迎合老闆們的意願,什麼都干,降志辱身。我做事只認一個理,於公於大局,兩權相害取其輕,兩權相利取其重。對人,我尊重任何人的人格,我覺得一個對工作負責的人,對任何人自己都無法做到百份之百滿足和依從。憑良心說,高和你雷總,我更敬重您雷總的人格,也更敬佩雷總您對富業的敬業和執著。既然雷總對我有誤解,那也無所謂,誰沒有蒙冤受曲的時候。」

說罷,吳天亮端著酒杯的那隻手一抬,面對楊芳:「來,喝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