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放餌行動毫無所獲,就連何問之在外面逛了一晚,也一個鬼都沒見着。

時間彷彿是回到了天鏖山事件剛結束后的那幾天,顯得非常平靜。 難道是最近鬼物被消滅的太多,所以都躲起來了嗎? 無臉女人那麼囂張,手下的臉皮鬼被幹掉了三個,難道不應該出來補充一下嗎? 魏副隊長召集隊員開始了會議,何問之旁聽了一會兒,就自顧自的離開了。 接着便是第二

時間彷彿是回到了天鏖山事件剛結束后的那幾天,顯得非常平靜。

難道是最近鬼物被消滅的太多,所以都躲起來了嗎?

無臉女人那麼囂張,手下的臉皮鬼被幹掉了三個,難道不應該出來補充一下嗎?

魏副隊長召集隊員開始了會議,何問之旁聽了一會兒,就自顧自的離開了。

接着便是第二夜放餌行動,然而還是毫無所獲,然後又是第三夜,仍然沒有絲毫動靜。

不僅如此,整個春市這三天都沒有發生任何事件,就好像是那些害人的鬼怪都消失了一樣。

鬼怪不出來害人,這自然是好事,可是大家都明白鬼怪就潛伏在暗處。

現在一直不出來,就好像是在醞釀着什麼一樣。

靈調局眾人的心中不自覺的就懸起了一塊大石頭,讓他們壓力倍增。

那三個作為誘餌的女隊員心中也產生了質疑,是對自身的懷疑。

就這樣,第四夜放餌,最終失敗。

第五夜放餌依舊如此……

直到第七天,靈調局眾人心中的那塊石頭已經成了千斤巨石,並且只有一根細細的絲線掛着,彷彿隨時都會崩斷一般。

大家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這已經是第七天了,卻始終安靜的不像話,這種情況實在是太過詭異了。

大家心裏都知道春市潛伏着實力高強的鬼怪,而且還不止一隻。

他們遲遲不動手,這就好像暴風雨的前夕一般,給了他們巨大的壓力。

魏副隊長的臉色也是一天比一天難看。

鬼怪隱匿不出來害人是好事,但那是不知情的情況。

他們是完全知情的,這就開心不起來了。

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隱藏暗處的那些鬼怪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現在不僅是隊員,作為副隊長的他,心裏也是滿滿的壓力。

尤其是那三位女隊員的壓力是最大的,身為誘餌的她們,本來就面臨着被鬼物針對的風險,神經也是需要時刻緊繃。

可這已經到第七天了,卻絲毫沒有動靜,鬼怪一方顯得越來越詭異,她們幾個卻只能留在這裏,始終無所作為。

人一旦精神壓力大了,難免就會胡思亂想。

第三天的時候她們就已經有點開始質疑了,無臉女人是喜歡長得漂亮,膚白貌美身材好的美女對吧。

可是為什麼無臉女人不來找我們?

是我們長的不夠好看嗎?

我們可是隊里精挑細選出來的三個最好看,身材最完美,聲音嘴甜的女性成員了啊!

所以,這是為什麼?

這都已經第七天了。

就連何問之心裏都有點鬱悶了。

這麼長的時間,他一隻鬼都沒有遇到過。

有好幾次,這裏的放餌行動結束了,趁著天還沒亮,他又自己去了別的地方逛逛,然而真的是一隻鬼都遇不到。

這就很離譜。

像他這種愛鬼人士,這麼長時間遇不到鬼,心裏的那種感覺是常人無法想像的。

也幸好家裏養著一隻。

在最近這些日子裏,也只有穿上了JK+黑絲的黃曉煙的冰冷的身體能給何問之寂寥空蕩的心裏帶來那麼一些些安慰了。

嗯,是附體提升屬性值的時候。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何問之也心裏痒痒,想要快點抓幾隻鬼放鬆一下心情的時候,陳隊長那邊傳來了消息。

前幾天的時候,何問之就跟魏副隊長提過,讓他們那裏去聯繫一下秋市,看看是什麼情況。

經過陳隊長這麼多天跟對方的聯繫,那邊也終於給出了一些答案。

最開始的時候,秋市那邊說他們那裏確實也出現了幾個臉皮被撕掉的受害者,經過現場殘留的鬼氣來判斷,預估至少有【穢惡】四階。

不過他們也一直在找兇手,這麼長時間卻一直沒找到,結果是跑到你們春市去了?

瞧瞧這還是人話嗎,這也太讓人尷尬了吧。

經過兩邊的核實之後,秋市那邊動手的很有可能就是無臉女人。

只是在對方給出下一條線索的時候,又突然覺得不像了。

因為秋市被撕掉臉皮的死者並不是只有女性,其中還有一名男性。

這一點是春市眾人都沒有想到的,因為他們收集到的線索,無臉女人是只針對膚白貌美身材好的女性。

難道是他們想錯了,無臉女人不是秋市來的?

就在對方把那名男性的資料發過來的時候,春市這邊不少隊員,包括何問之在內瞬間就明白了。

對方是一名主播,長得很好看。

為了能夠吸引到更多的流量,他選擇了女裝,自那之後他的粉絲數便開始了瘋漲,他的女裝之路也從那時候開始便一發不可收拾。

化妝技術越發嫻熟,挑選各色服裝跟道具的眼光也越來越獨到,方方面面都被他拿捏的死死的。

不知道的人,只是一眼看過去的話,心裏只有這個妹紙長的真好看。

何問之也看了眼他過往的直播錄像,那腰、那腿、那胸、那臉蛋,真的是沒話說。

絕了!

就連那三個隊里精挑細選出來的女隊員看過之後也都只是沉默不語,徹底說不出話了。

不是她們不夠好,而是對方太……

唉,果然男孩子……起來,就沒有女孩子什麼事了。

所以說,無臉女人其實對性別要求並不嚴格,她的要求只是足夠漂亮,身材足夠好是嗎?

還是說,她也被這位女裝大佬給迷惑了嗎?

雖說還不清楚到底是哪個原因,但還是有人問道:「要試試嗎?」

「放餌這麼多天一點動靜都沒有,要不就試試吧?」

經過一番商議,魏副隊長也通過周圍的那些男隊員的科普,詳細的了解了女裝大佬為何物之後。

他一拍大腿,點頭同意。

「行,那就試試!」

現在也算是孤注一擲了,畢竟今天是第七天,要是還沒有一點成果,放餌行動只能是徹底以失敗告終。

這樣跟上面也不好交代,所以哪還是在乎那些的時候,既然有手段,那就用吧。

「你們誰來?」魏副隊長在周圍的人身上掃了一眼,問了一句。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眼神都齊刷刷的轉移到了李恩身上。

好像就他最合適了。

細皮嫩肉的,屬於小臉類型,眼睛也挺大,嘴唇也薄,可以說底子非常不錯,穿上女裝戴上假髮化個妝,絕對不比那些女孩子差。

李恩:「???」

「不可能,我死也不要!」

他連連搖頭,表示自己不適合,可以再考慮下其他人。

何問之突然道:「我看要不就你吧。」

李恩一愣:「猛人哥,你是認真的嗎?」

「大家都推你。」

「那……好吧。」

最終,李恩很不情願的妥協了。

趁著還有時間,大家便開始準備了起來。

終於,李恩戴上了假體,換上了白色的上衣跟百褶裙,兩腿套著黑絲襪。

站在鏡子面前,李恩只覺得自己真好看,而且越看越上癮。

白皙的脖頸,粉紅的雙頰充滿了青春的氣息,這讓他想起了高中時候陽光美貌的女神,這是初戀的味道。

他緩緩推開了門。

就在他走出來的那一刻,所有人為之震驚。

早就說他最適合女裝,果然沒錯!

被眾人熱情的目光注視着,李恩有些不好意思,他兩手抓着裙擺,看着何問之:「猛人哥,我好看嗎?」

「你別說話就行。」何問之很淡定,又說道:「想要騙過鬼物沒有那麼容易,那個主播恐怕潛意識裏已經以為自己是女生了。

所以從現在開始,你不是李恩,你是李恩恩!

想要騙過鬼物,首先你要騙過自己!」

一聽這話,所有人跟着點頭,表示贊同。

李恩愣了愣:「啊、啊……真的嗎?」

這時候有一個人走了過去,拍了拍李恩的肩膀。

「李恩恩,我們是一個寢室的對吧?」

李恩兩眼一瞪,這句話里好像有哪裏不對勁。

就這樣,李恩開始了自我催眠,告訴自己叫做李恩恩,是一個女孩子。

同時,三女一男的誘餌,也以四角方位安排在了平湖小區的四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