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你說誰呢?」

朱糾結說:「我再說我自己啊!」 我說:「你有種!」 朱糾結說:「什麼?」 我說:「草!」 朱糾結說:「你怎麼張口閉口就是罵人!」 我說:「不是,我說你在「種草」,懂!」 朱糾結呵呵了兩聲說:「只要你不說我是狗尾巴草就行!」 我說:

朱糾結說:「我再說我自己啊!」

我說:「你有種!」

朱糾結說:「什麼?」

我說:「草!」

朱糾結說:「你怎麼張口閉口就是罵人!」

我說:「不是,我說你在「種草」,懂!」

朱糾結呵呵了兩聲說:「只要你不說我是狗尾巴草就行!」

我說:「狗尾巴草怎麼了!苦口良藥還利於病呢!」 ,

第832章

「但,你橫生生打我老婆的主意,並實施行動,這,就是報應!」

「坦白的說吧」

宋三喜喝了一口茶,優雅的放下杯子,才接着道:「就你這破病,我真能治!但是,我要你傾家蕩產的代價,來換取你的幸福。並且,我們,相互保守這個秘密。」

「如果辦不到,出門,左轉下樓梯。就當,你今天沒見過我。我,懶得去宣傳你無能的事。」

「如果辦的到,出門,左轉下樓梯,準備錢吧!明天,後天,我上午都在這裏坐診。你的葯,我分分鐘準備好,但,拿錢來換。」

「自己衡量吧,我去洗手間了,早上粥喝多了,尿多。」

說罷,宋三喜雲淡風輕似的笑了,起身去內·套的衛生間了。

黃長勇,都快被治哭了。

愣沒想到,栽到一個敗家子的手裏。

這個敗家子,他還是敗家子嗎?

不!

他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

但,為了幸福,他能怎麼辦?

自己名下的家產沒有了,還能掙。

但幸福生活呢,傳宗接代呢?

他,激烈的思想鬥爭展開

等到宋三喜出來的時候,黃長勇咬着牙,鐵青著臉,沉道:「喜狗子,你真有」

「請叫我宋醫生。」

「馬的」黃長勇被宋三喜淡然的語氣,吃定了,「宋醫生,你真有把握?」

宋三喜默然,點頭,抽煙。

「好!你開個價吧!」

宋三喜點頭,笑了:「我找人盤算過你的資產,還不少,房子、車子、大富豪娛樂城及地皮,以及夜鶯酒吧,盤下來,一共值一點五個億。」

「想保住,可以,我要一點五億現金。不想保產業,也可以,我全盤接手。」

「你,自己選擇吧!」

「我給現金!」黃長勇馬上作出了決定。

「好!痛快!三天後,這裏來找我拿葯!」

黃長勇道:「這不行,我要陪輝少去北方,來回起碼五六天。這裏,我不想再來了。你另安排個地方吧!」

「也對啊!這麼的吧,你從北方回來后,打我電話,歐羅巴西餐廳見!」

「行!」黃長勇咬牙站了起來,那臉色,依舊難看的要死,惡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說:「宋三喜哦,宋醫生,你最好是別耍我,保守秘密!否則,黃長勇跟你玩兒命!只怕,你有命拿錢,沒命花,哼哼」

宋三喜話都不想跟他說了,只是淡笑,揮了揮手,示意他趕緊走。

黃長勇冷哼聲,撤!

出來到外面,那臉色極難看。

對寧月,一點心思都沒有了,怒氣沖沖離場。

對他來說,這一天,人生最沮喪的一天。

從來,沒受過這麼窩囊的氣!

而寧月,感覺好開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是開心。

宋三喜,繼續坐診。

他的療法,中西醫結合,有西藥,有中藥,方子開足。

並且,下保證,治不好,退錢!

看病問診,速度非常快,檢查驗血什麼的都不需要,快得病人都反應不過來似的,便叫去交錢拿葯。

平時,程映雪一上午的病人,他不到兩小時,全部搞定,下早班!

病人一個個愣傻了。

寧月這個陪診助理,也傻啊!

她,幾乎就是守了個門,不用做別的。

深度懷疑,這真有用嗎?

而宋三喜下班,開車準備去實驗室。

路上,林洛嬌電話打來。

「三喜哥,你快回來一趟啊,有容嫂子要搬去劇組住,正收拾東西啊!」 作為國內排行第二的國醫世家,喜氏葯業在全國都是出了名的。

甚至喜氏葯業早在兩年前,就邁入了千億體量級俱樂部。

而喜事集團的掌門人,也正是同一年暴斃的。

喜事集團的掌門人是喜鵲和喜紅顏的父親,而且從小喜歡數字和金融。

為此,喜家老爺子不知多少次懲罰過他,逼着他學習醫術。

喜家的後人,豈能不通醫道?

可有些人天生就是吃經商這碗飯的,掌門人始終對醫道提不起興趣,甚至直到老爺子去世也沒有拿起過喜家祖傳的一百零八根金針。

可老爺子去世之後,他卻證明了自己經商一道的天賦,短短几年時間,便將一個市值只有百億的集團,帶上了千億體量級。

更重要的是,喜家醫道後繼有人。

喜鵲天生對醫道極為敏感,十二歲那年便已掌握喜家祖傳的奪魂金針術,被稱為喜家百年不遇的醫道天才。

後來,喜鵲也確實證明了自己的天賦沒有被長輩們誇大其詞。

年僅十八歲,喜鵲就已經成了全國知名的神醫喜鵲。

因為喜鵲少年得志,心高氣傲,一度為家族惹下許多大禍。

所以喜鵲的父親執掌喜家之後,便將喜鵲送去了西南邊境好好磨練。

誰也沒想到,喜鵲竟然造化不俗,成了威震天下的龍魂軍團十三太保之一。

只可惜,喜鵲的父親,再也看不到他老成持穩的樣子了。

作為十三太保的首領,作為喜鵲唯一忠誠的大哥,喜家的事情,陳天龍不能不管。

他在省城和南宮家族對壘的時候,喜鵲愣是放下了喜家的事情,跑到了省城守着,唯恐陳天龍受傷。

這份血火中淬鍊出的情誼,是多少錢都買不到的。

喜鵲能為他出生入死,他為什麼不能幫喜鵲扛一扛擔子?

「您好先生,請問您有預約嗎?」

陳天龍剛進喜氏葯業,就被前台的一位美女攔了下來。

陳天龍微微一笑,道:「沒有預約,麻煩向你們董事長彙報一下,喜鵲的好兄弟來找她見一面。」

「嗯嗯,您稍等。」

一聽陳天龍是集團大少爺喜鵲的好兄弟,前台美女立馬將這件事情通過電話彙報了上去。

不多時,前台美女將前台的位置交給另一個同事,笑着從前台走了出來,向電梯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先生您好,請隨我來。」

「好的,謝謝。」

陳天龍微笑應了一聲,然後便在前台美女的引領下,走進了電梯,並一路來到了第十六層。

「這邊請。」

很快,前台美女帶着陳天龍來到了董事長辦公室門前。

這裏早有一個美女助理在等候了。

「我來吧,你先去忙。」

助理沖着前台笑了笑,然後便敲了敲董事長的門,道:「董事長,客人到了。」

「進來吧。」

很快,屋裏面響起一道清冷的悅耳女聲。

助理推開門,邀請陳天龍進屋,然後便開始為陳天龍沖泡茶水。

在助理為陳天龍泡茶的時候,陳天龍則將辦公室的情況盡收眼底。

這間辦公室應該是延續了上一任董事長的風格,整個辦公室的風格都十分簡練。

沒有花里胡哨的裝飾,沒有故意擺給外人看的高厚書架,只有一個喝茶的待客區、一張辦公桌、一張辦公椅以及一個能夠安神醒腦的香爐。

如果一定要說有沒有什麼飾品,或者可以彰顯文化的東西,那應該是牆上的一幅字。

大大的「天道酬勤」,就掛在辦公桌正上方!

這幅字沒有提名也沒有印章,就是一副方方正正的白紙黑字,筆鋒之中透著剛強,卻也帶着寫灑脫,應該是喜紅顏的父親親自寫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