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一旁的秦老爺子只顧著得瑟,他並沒有察覺到獨眼龍表情的異樣變化,反而氣焰越來越囂張。

「蕭寒,你這塊是什麼玩意兒呀?人家的令牌都是純金製成的,可你卻拿出一塊爛銅爛鐵出來,你嚇唬誰呀?」秦老爺子滿臉不屑的表情,當場嘲諷罵道。 「大膽!」 結果他話音剛落,一旁的獨眼龍毫無徵兆地打了他一巴掌。 「哎呦!」 挨了一巴掌的秦老爺子,整個人一下子被打傻眼了

「蕭寒,你這塊是什麼玩意兒呀?人家的令牌都是純金製成的,可你卻拿出一塊爛銅爛鐵出來,你嚇唬誰呀?」秦老爺子滿臉不屑的表情,當場嘲諷罵道。

「大膽!」

結果他話音剛落,一旁的獨眼龍毫無徵兆地打了他一巴掌。

「哎呦!」

挨了一巴掌的秦老爺子,整個人一下子被打傻眼了,他根本不敢相信獨眼龍居然會打自己。

於是,他一臉委屈巴巴地開口問道:「獨眼龍,咱們是自己人呀,你為什麼打我?」

「就因為你剛才罵這塊令牌是爛銅爛鐵!!」獨眼龍嚴肅著表情,生氣地謾罵道。

秦老爺子一下子驚呆住了,震驚不已地問道:「等等?難道它不是一塊爛銅嗎?」

「當然不是!」

「它是代表我師姐身份的玫瑰令牌!!」

「見令牌!!如同見師姐!羞辱令牌者,格殺勿論!!」

……

獨眼龍嚴肅著表情,冷冷地喝斥罵道。

。《哈利波特與舊日支配者》請假 魏徵,以及許多諫官,吹鬍子瞪眼!

「陛下!」

「陛下,您還沒說怎麼處置這樁案子呢?」

「先審問一下蘇煙吧……」

「您把她放在宮裏,不合適!」

秦雲走遠。

眾人喊了半天,等於白搭。

氣的他們是臉色鐵青,卻又拿強勢的秦雲沒有辦法,只能生悶氣!

不僅僅是這次滅門案件的牽連。

更重要的一點是,蘇煙的身份特殊,既是女官,又是青樓女子出門。

深受儒家教育的諫議大夫們,怎麼可能接受!

太極殿上,最後是在內閣大臣們的太極拳之下,才平息下來,等待秦雲處理的結果。

前往景玉宮的路上。

秦雲追問。

「無名那邊還沒有回來嗎?已經半天過去,刺殺者抓住沒有!」

「那事關朕的聲譽,蘇姨的清白,甚至勝男這個受益者也將被牽連進來!」

豐老快步跟隨,後面還有黑森森的禁軍,步伐匆匆,躬身道。

「暫時還沒有。」

「不過下面人稟告說,無名一行人跟童薇姑娘一行人,走到一起了。」

「似乎調查的方向是一致的。」

聞言,秦雲雙眸射出神芒,豁然停下!

身後不少禁軍沒反應過來,鐵甲砰砰砰的撞在一起。

「你說什麼?!」

豐老蹙眉,無比嚴肅,重複道:「無名所查的兇手,似乎跟童薇姑娘調查的東西有所牽連。」

「現如今,他們都在帝都以東,而且好像已經共同行動了。」

「但確切消息,還需要等待!」

砰!

這番話,宛如是驚天滾雷,將秦雲雷的外焦里嫩。

他神情無比嚴肅:「那這麼說,今天刺殺崆峒遺孤的殺手,極有可能跟舜華無法回來有關係?」

豐老蹙眉:「不排除這個可能,但也不能確定。」

「得等他們回來。」

秦雲彷彿抓住了什麼,激動道。

「非常有可能!」

「二十多人滅掉崆峒派,這個擁有蓮花腰牌的組織絕對異常強大,說不定真是他們在干涉,阻止慕容舜華回家!」

聞言,眾人一凜。

陛下的推理,並非沒有道理!

秦雲的雙眼紅了!

「朕苦苦尋找半年的舜華,如果真是被這群混賬東西追殺或者陷害,朕定要把他們滅的連灰都找不到!」

他捏拳作響,指關節泛白!

他對慕容舜華有多麼思念,就有多麼憎恨這群王八蛋!

豐老等人神情嚴肅起來。

這麼看來,這個幕後的巨大組織,來頭很大,且圖謀也不小!

「童薇,無名回來之後,無論什麼時間必須通知朕!」

「多派些人手出去,幫助他們,朕這次從西涼抓緊回來,最大的事就是要找到慕容舜華!」

「是!」豐老等人點頭。

秦雲深吸一口氣,擺擺手:「都散了吧,朕自己進去。」

他邁步進入景玉宮。

蘇煙被暫時安置在了這。

閣樓上,她似乎剛剛沐浴完,還傳出腳步聲,緊接着一道格外豐腴的身影引入眼帘。

她一身白衣,歲月不曾留下太多的痕迹,臉蛋依舊是那麼雪白,獨具成熟女人的韻味。

走起路來,搖曳生姿,當真豐滿。

給人感覺也並非遙不可及,而是具有着市井氣,就好像鄰家的俏阿姨剛洗完澡。

秦雲恍惚,彷彿回到了第一次見到她的場景,也是一身白衣。

「陛下!」

蘇煙察覺,驚呼一聲,立刻挽著髮髻退後。

秦雲看到她,心情好了許多,笑道:「蘇姨,你又不是沒穿衣服,幹嘛躲著?」

蘇煙只露出一個頭,秀髮還殘存着露珠,看起來濕漉漉的。

尷尬道:「這……不太合適。」

「陛下稍等,容我換身衣服。」

她快速隱去,跑進了屋子裏。

秦雲等了一會,有些不耐煩,便示意宮女們退下,獨自上樓。

「蘇姨?」

「還在換衣服么?」

「朕上來了啊。」

他一邊喊著,一邊靠近,心猿意馬的想要推開門。

蘇煙顯然聽到動靜,有些急急忙忙的來開門,繡花鞋都沒顧得上穿好。

啪。

她推開門,略帶幾分嗔怪。

「陛下,就知道你肯定待不住!」

秦雲嘿嘿一笑,本想說正事的,目光卻被她的腳踝吸引了。

剛剛沐浴,雪白晶瑩,青筋微微浮現,是那麼的精緻,那麼的好看,跟嬰兒似的。

「咕嚕!」

他毫無掩飾的吞了吞口水:「蘇姨,你腳真白。」

蘇煙鬧了一個大紅臉,趕緊穿好繡花鞋,瞪了秦雲一眼:「死小子,還看!」

「嘿嘿。」

「蘇姨,不看了。」

他一本正經說道,蘇煙表情稍微緩和。

誰知下一秒,他話鋒一轉:「蘇姨,能讓我嗦一口嗎?」

嗦??

蘇煙玉臉一滯,而後神色一陣青一陣白!

這是什麼流氓詞語?

親聽着還正常點,這個嗦讓她雞皮疙瘩全身一起,羞恥心爆棚。

「臭小子,你要死啊!」

她破口大罵,條件反射伸出一手,狠狠扭住秦雲耳朵往屋子裏走。

秦雲也不疼,她沒敢用力,笑眯眯的配合她,樂在其中。

「臭小子,是你先弔兒郎當在先的,不是我不守規矩和君臣之禮。」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