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小夥子,年齡不大,正是鬧騰的時候,「我要看老師的新書,他寫的玄幻最厲害了,我超級喜歡!」

這是其中一個。 因為雲州實行出版之後,書店生意直線爆火逐漸有變富趨勢的老闆兒子也是期待,「我也是,就是不知道這種出版后,老師的更新量能保證嗎,只是在網上,他可是穩定更新兩萬字一天的,看得巨爽。」 「我對阿木木的新書還很感興趣呢,老規矩,第一排的書一人挑一本吧,有合適的推薦。」

這是其中一個。

因為雲州實行出版之後,書店生意直線爆火逐漸有變富趨勢的老闆兒子也是期待,「我也是,就是不知道這種出版后,老師的更新量能保證嗎,只是在網上,他可是穩定更新兩萬字一天的,看得巨爽。」

「我對阿木木的新書還很感興趣呢,老規矩,第一排的書一人挑一本吧,有合適的推薦。」

這個明顯走在c位的男生,大手一揮,頗有架勢的,就喊著幾個人拿下了書架第一排的書。

「我要看斯考的!」

「等等,我來看吧,你別搶。」

「我喜歡玄幻,我其他的看不進去,你們要不讓我看看吧。」

「你不是說你要看《無人生還》嗎,你去看你的去?」

「誰說的?我沒說,我要看《天道至尊》!」

「我看。」

「我!」

「我!」

「……」

上學的孩子都是這樣,面紅耳赤和和和氣氣就在一念之間,幾個孩子爭了起來。

還得是有個帶頭了。

「行了,別吵了,小虎最小,他先看《天道至尊》,小九看《神奇小子》,小五看……」

三下五除二,帶頭的那小子就把幾個人那個該看那本給安排好了。

雖然除了那個叫小虎的面露喜色,其他的都有些不甘,但都沒人反駁。

帶頭小子又接着說道:「行了行了,別臭著臉了,我還不是不喜歡推理,《無人生還》不是我看了嘛。」

對於這幾個孩子來說,爽點密集的玄幻對他們的吸引力,顯然大於推理的。

話說完,幾個人明顯都挺服這帶頭的,沒多說什麼了,就聽安排的看了起來。

十分鐘后。

正在看天道至尊的小虎感慨,「可以呀,斯考不愧是玄幻老師,他這部水平又不錯呀!」

「我這本也不錯!」書店老闆兒子點頭附和。

小九也是趕緊接話,「我也是,這個月的新書,質量好高呀。」

幾人陸陸續續的放下了手中的書,然後摸了摸自己的包,有幾個樂滋滋的重新拿起了書,有幾個依依不捨的看了一眼被放下的書。

「走吧走吧。」

幾人準備離開了。

帶頭小伙此時沒有說話。

同伴們顯然會關注c位,有些奇怪,大哥不是看書以前都看得最快嗎?

今天怎麼這麼慢?

紛紛看向大哥____

好傢夥,人魂都看沒了似的!

7017k 所有人都在凄厲的逃竄。

被這一拳所震撼。

這是何等威力?

甚至於,諸人認為,所有帝境下強者,都會泯滅在這一拳下,沒有什麼可例外的。

這一拳,簡直像是要打破大界,轟破那時光的長河,截斷那古來的通道。

所有人都在看。

都在等。

林凡,如何接下這一拳。

「吼!」

一聲震天的咆哮從林凡口中傳出。

此時,他戰血沸騰,渾身金色光芒滔天,他伸手,一方雷池出現於掌指間,最後竟似液化了去,化作了拳套般,附着於他的拳指上。

「轟隆隆!」

山河圖出現,如可永恆徜徉時光長河不破的戰鎧,被林凡披在了身上。

只是一拳!

竟然就逼出了林凡這兩張隱藏的底牌。

這少將軍,簡直強得讓人震撼。

「破!」

林凡持拳轟殺!

金色的拳印無敵,繚繞着無匹的雷霆閃電,亦有混沌氣迷濛,秩序神鏈幾萬道,可最終卻是融入那無敵的宇拳去。

這應該是林凡自來到上界之後的最強一拳,甚至於林凡有一種只覺,此拳,一定能夠轟死一個頂尖的聖皇。

「咚!」

天破了。

是真的破;並不是形容。

蔚藍天幕支離破碎,被拳印硬碰而撕成很多個碎片,嘩啦嘩啦的往下掉。

「咚。」

又是一聲巨響。

諸人遠隔百里,但依舊能看見一個渾身繚繞着金色雷光的人影,被從天穹之上轟落。

他如一顆金色的隕星,撞入大地中。

一個方圓至少有百丈的大坑出現,黑漆漆,不知道有多深,這空間俱震,弗不至,這便是地震,像是災厄發生,有究極的神祗在滅世。

「死了嗎?」

這是諸人心中正在糾結的答案。

誰敢說林凡不強??

剛剛那一拳,就算是一個頂尖的聖皇,也不敢言無損接下。

以聖人修為,轟殺出讓聖皇都絕望的一拳,足堪逆天。

可,少將軍太強了。

雖然哪怕只是一道幻身,可依舊震懾此地群雄,無論在怎麼桀驁不遜者,在這道幻身面前也不敢叫囂,甚至連一戰的勇氣都不會有。

已經過去半刻鐘。

那深坑之中的煙塵氣都沒有散盡。

林凡死了。

有人在嘆息。

有人在興奮。

有人在思索。

林凡這等人物,就這般死在一拳下,太憋屈。

少將軍依舊傲立蒼穹,他本隨意的臉龐凝重。

「哼、少將軍,今日算你勝,吾界頂尖強者不在,倒是讓你佔了上風。」

通天一直想要裝作悲痛的樣子。

畢竟,己方一個頂尖人物死去;且這人身份敏感,帝君之徒,鳳凰族女婿。

可,他怎麼就這麼想笑?

那嘴角抽搐了幾百次,如不是一直壓制壓制,他真的就笑出聲了。

林凡,死了。

「白痴。」少將軍瞥了一眼通天,很是鄙夷的開口。

通天震吼:「你說什麼?」

「白痴。」少將軍再次重複。

「洶洶!」

億萬丈火光從深坑之中衝出,燃燒着天闕,像是要將這天地一切都焚燒個乾淨。

且伴隨着鳳凰啼鳴,一隻又一隻鳳凰在那億萬丈火光之中飛舞。

「再來!」

一聲爆吼,掀飛了百里泥層。

讓人看見,在那千丈深坑之下佇立的林凡。

火光燃天闕,他於火光之中傲立,如一頭浴火重生的鳳凰。

少將軍瞥了一眼通天:「說你是白痴,你可信?」

通天的嘴角不再抽搐。

那眼中的笑意變成陰沉。

竟然!

還沒死!

怎麼就還沒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