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秦蒼穹,卻搖搖頭,「不必了。」

「這種人,我知道怎麼讓他閉嘴。」 秦蒼穹說著,直接上前,抬起皮鞋。 『咔嚓......!』一聲手臂骨頭斷裂聲,席捲全場......! 「呃啊......!!」那名混混的整條右手,直接被秦蒼穹一腳踩斷! 慘嚎聲回蕩整片辦公室! 辦公室內,班主任沈楚楚整

「這種人,我知道怎麼讓他閉嘴。」

秦蒼穹說著,直接上前,抬起皮鞋。

『咔嚓……!』一聲手臂骨頭斷裂聲,席捲全場……!

「呃啊……!!」那名混混的整條右手,直接被秦蒼穹一腳踩斷!

慘嚎聲回蕩整片辦公室!

辦公室內,班主任沈楚楚整個人,被嚇住了。

俏臉獃滯,傻傻望著這一幕??

這??

一言不合,直接踩斷對方的手?

這……也太霸氣了吧?

那名混混捂著手臂凄慘嚎叫!

他身旁的剩下兩名混混,此時被嚇住了……哪兒還敢開口啊……

齊齊乖乖的閉上嘴巴!

最終。

沈楚楚還是撥打了119報警電話。

幾輛警車急速飛馳而來,調查盤問了現場情況后,將三名混混帶走了。

而此時,已是傍晚五點。

學校也放學了。

秦蒼穹帶著女兒,和那個小姑娘祝思源,一同離開了學校。

秦蒼穹幫忙聯繫了一下祝思源的母親。

可,電話打過去,對方卻無人接聽。

「思源,你媽媽的電話,確認是這個嗎?」秦蒼穹坐在悍馬車內,扭頭問道。

一旁的祝思源俏臉複雜,臉上帶著淚,點了點頭。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既然你堅持的要去的話我就不攔你了。」

賀國強嘆了一口氣,看到了希望自然不想剛剛燃起的希望破碎,林天的行為在賀國強看來無疑是很危險的,不過既然林天這麼堅持的話說明這個女孩在林天眼裏肯定是很重要的。

「賀叔叔你讓一隊人埋伏在我後面好,我進去和他們交涉要是發現什麼不對的話你們直接進來。」

林天擬定了一下計劃說道。

「好,既然這樣,我現在就叫一隊人過來!」

賀國強淡淡的說道,不一會的功夫就來了一幫精銳,就算林天的眼光不是那麼犀利,也是能看出這些人身上的氣息。

坐着賀國強的車子直接到倉庫外面,林天的心中還是很忐忑,下車之後林天反倒是沒有之前那麼緊張了,心態也漸漸平和。

「小子,你沒有帶人來吧!」馮海亮陰測測的看着林天問道,說着還看了看周圍。

「放心,我沒有帶人來!人呢?」現在林天十分擔心許攸的安危,要是馮海亮對許攸做了什麼的話林天絕對不會原諒自己。

「你放心我還是很有信譽的,至少在看到你之前是這樣,把人帶出來!」馮海亮說了一句,一行人把略顯狼狽的許攸帶了出來。

「你來幹什麼?你是不是傻,不知道這些人就是為了對付你么?」許攸看見林天十分激動。

雖然很想被人救走,但是現在林天單槍匹馬的來救自己,許攸反而不高興了,這不是讓林天自己送死么!

「既然說了要來,我就一定會來的!」林天淡淡的說道,只是眼睛始終盯着馮海亮。

「小子,沒看出來你還有孤膽英雄的氣質,不過可惜了!我的身體是不是你做的手腳?」

說起這件事情馮海亮眼睛中冒出了血絲,顯然是痛恨林天入骨了。

「沒錯,是我動的手,我還以為會讓你老實一點,不過我現在後悔了,要知道會發生今天的事情,我當初就不應該放過你!不然的話也不會有這種事情了!」

林天看着馮海亮狠狠的說道,不過馮海亮卻仰天大笑:「不過可惜了你沒有這種機會了。」

要是放做平時聽到馮海亮陰惻惻的符合了現在的身份的聲音,林天一定笑的很開心的,但是林天此刻確是怎麼也笑不出來。

「要我怎麼做才肯放人?」林天看着杜澤問道。

「你這不是廢話么?當然是把我身體恢復過來!」馮海亮恨恨的說道。

「你確定?」林天可不相信事情會有這麼簡單解決了。

「當然,只要你把我治好我就立刻放人,」但是馮海亮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許攸打斷了。

「林天你不要相信他們,他們說話肯定是不算數的!」

林天當然知道馮海亮這話不可信,但是這種情況就算是自己不信也是沒有辦法。

「你過來我幫你治療!」林天露出一副不得不做的樣子說道,馮海亮不疑有他直接走了過來,林天掏出了自己的針灸包,拿出了幾根銀針,看見銀針馮海亮抖了抖但是很快就恢復原樣。

「你們兩個在後面盯着他!」始終對林天不放心的馮海亮指揮兩人站在林天後面。

林天笑了笑表示很無奈,掏出銀針就開始治療,當然林天可沒有這麼笨,天真的相信這種蹩腳的謊言。雙手反把馮海亮狠狠的扣住。

「快點叫你手下放人。不然的話我現在就扭斷你的脖子。」林天一臉兇狠。

但是馮海亮卻沒有想像中的慌張,「你確定要這麼做?你捨得讓這樣的沒人和我一起陪葬?」

馮海亮玩味的說道,不得不說這種威脅對於林天來說是很致命的,投鼠忌器還真的不敢就這樣動手。

「看來你是真的不想活了!」林天淡淡的威脅道!誰知道這時候馮海亮卻開口了。

「徐良,把人放了!」

徐良一臉的疑惑,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馮海亮開口了也只有放人,林天看着許攸來到身邊,才慢慢放開了手中的馮海亮。

但是當馮海亮覺得自己到達安全距離的時候馮海亮卻笑了起來。

「林天呀林天,你以為我真的有這麼笨!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你,看看你小女友身上的是什麼?」

林天疑惑的看去,但是並沒有發現什麼,這種情況馮海亮不可能開玩笑。

打開許攸的外衣林天才知道為什麼馮海亮會這麼囂張。

「你看這是什麼?為了對付你我可是花了大價錢買了這種密碼的炸彈,要是我不說的話你是沒有機會的!」

林天這時候才明白為什麼馮海亮這麼有恃無恐,要是自己出事的話恐怕許攸也沒有好下場。

「算你狠,過來我給你治療,」按捺住心中的憤怒,林天看着馮海亮說道。

「好,但願你別耍什麼花樣,」

林天點了點頭。

雖然臉上平靜但是心裏卻是不停的思索著到底要怎麼破局,眼前的局勢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了,林天這次倒是給馮海亮治療起的病了,馮海亮身體本來就是自己弄得,要弄好也是無比的簡單。

林天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來的時候其實林天已經想了很多的應對方法但是現在看來事情已經超出了自己的預料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隨機應變了。

「這馮海亮絕對沒有這麼誠信,但是現在除了幫馮海亮把身體弄好別無他法。」

林天暗暗的思索著,眼神也在許攸身上的炸彈和馮海亮兩者之間來回掃著,但是辦法也不是這樣就能想出來的。

「現在我有十倍身體素質,但是也無法對抗炸彈,更別說炸彈還綁在許攸身上,要是炸了的話可能許攸會屍骨無存,所以必須想一個辦法,對了我怎麼沒有想到呢!」

林天想通了一個關鍵的地方眼神也充滿了自信。

治療的時候林天不知不覺的再次控制住了馮海亮,馮海亮更加囂張了。

「我不是說了么,沒有我許攸身上的炸彈你是拆不掉的,大家都是聰明人別挑戰我的耐性!」

但是面對馮海亮的這種態度林天則是笑了起來。

「之前還沒有想通這個關鍵的地方,還是多虧了你呀!馮大公子,我說你會捨得就這樣掛掉么?」

林天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你笑什麼?」馮海亮有些慌了,因為之前馮海亮見到林天打暈了十幾個人的時候露出的就是這樣的笑容,再次見到自然心裏慌亂。

「我笑什麼你當然知道,當然是想到破局的方法了呀!」林天笑眯眯的看着馮海亮。

「馮大公子,你說要是這個炸彈爆炸了,你會怎麼樣?」

林天看着馮海臉上滿是嘲弄。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馮海亮現在是真的慌了,眼前這個人的行為透露出來一個信息,我說的出來就能做到。

「你說呢!」林天順手把倉庫的一根繩子挑了過來,隨手就把馮海亮綁了起來,看着林天慢條斯理的動作,馮海亮卻是冒出了冷汗,看這樣子是玩真的呀!

「怎麼樣?你要不要考慮一下?」林天玩味的看着馮海亮,但是不說話還好,一說話馮海亮卻莫名的有了勇氣,認為這不過是林天嚇唬自己的而已。

「你這套對我沒用,我倒是要看看你捨得么!」馮海亮臉上都是得意,顯然已經認定自己想的是對的。

「是么,那我們就來試試好了!」

林天不置可否的說了一聲,把許攸抱了過來,放在一條木凳上,恰好的是許攸的身後就是馮海亮,既然控制住了馮海亮,林天自然不會放過這些手下,不一會的時間林天就把馮海亮的手下都綁了起來。

諾大的倉庫只有滴滴滴的炸彈倒計時的聲音,林天的心也是七上八下的,再怎麼說自己也只是一個普通人,雖然有了無字天書讓自己變得不再普通,但是滿打滿算得到無字天書還不過一個多月,怎麼會有小說中主角榮辱不驚的心境。

不過在馮海亮面前要是自己露餡兒的話一切都完了,馮海亮看着林天滿不在乎的神色,越來越心驚,心臟也跟打鼓似的,但是偏偏心裏還抱着賭博一樣的心態,馮海亮是堅持下來了,但是馮海亮的手下就不一樣了!

徐良的心裏就像是螞蟻再爬一樣的難受,就差沒有現在就告訴林天密碼了,但是看馮海亮的神態又不敢說了,倉庫就這樣靜悄悄的誰也不說話,炸彈的聲音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就像拷打內心一樣的折磨。

不一會一個人終於受不了了。

「老大,你趕緊把密碼告訴這位大哥吧!不然我們真的都要死在這裏了!」

可笑的是馮海亮這個時候居然覺得自己臉上無光,賭氣之下居然沒有告訴林天密碼,只是綳著一張臉不說話。

林天也有些慌了,看着馮海亮一言不發,林天也知道看來事情不能寄托在馮海亮的身上,唯一能開口的地方就是馮海亮的手下了。

「怎麼樣,你們也和馮大公子想的一樣么?」

林天對這些小人物的心理很清楚,因為不久之前自己就是其中一員。 江映桃呆住,隨即低下了頭。

楚塵瞥了她一眼,「想笑就笑吧。」

江映桃抬起臉來,臉頰紅潤,睫毛彎彎,眸子水靈,「我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哈哈哈。」

江映桃還是沒忍住笑了。

她也曾經聽說過關於楚塵父母,在錢老爺以楚塵的身份為目標發難的時候,華騰酒店蘇啟明等人紛紛現身,暴露了楚塵背後千億集團太子爺的身份,可由始至終,他的父母從未現身。

「楚塵啊,我給你唱首歌。」江映桃輕哼了起來,「沒有花香,沒有樹高,我是一棵無人知道的小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