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製作混亂之後,終於開始要亮出獠牙。

鋒利的匕首猶如閃電般劃過,最近的一個人猝不及防,被捅了一刀,趔趄後退,而這時候,展廳的大門也被轟地推開。 楚塵出手已經很快了,對方還來不及揮第二刀的時候,就已經被楚塵擊倒在地。 「帶他出去,包紮傷口。」楚塵喝了一聲,目光瞥向了天機玄圖。 心頭突然間又是一震。

鋒利的匕首猶如閃電般劃過,最近的一個人猝不及防,被捅了一刀,趔趄後退,而這時候,展廳的大門也被轟地推開。

楚塵出手已經很快了,對方還來不及揮第二刀的時候,就已經被楚塵擊倒在地。

「帶他出去,包紮傷口。」楚塵喝了一聲,目光瞥向了天機玄圖。

心頭突然間又是一震。

天機玄圖的陣法竟然隱隱有着要啟動的痕迹……

楚塵猛然地看了一眼流淌在地上的鮮血,彷彿一下子明悟了什麼。

天機玄陣,每隔十五年會自動啟動。

這個時候的天機玄圖有自動修復的功能。

今天,還是在十五年的期限之內,在察覺到鮮血氣息之後,天機玄圖將要啟動了。

這是趙封羽在牢獄內絕口不提的事情。

天機玄圖在這樣的腥風血雨的情況之下,才會自動啟動修復!

難怪天機派膽敢冒險製造混亂,他們的所有賭注,都壓在了天機玄圖上。

「肖風,迅速疏散人群,提防有人使用殺傷力大的兵器。」楚塵大喝道。

話語剛落,又有幾個人突破重圍闖入了展廳,看見楚塵站在天機玄圖面前,這幾人的神情沒有半點變化,嘴裏念念有詞,眼眸突然間變得瘋狂起來,手中的匕首揮動,沖向了楚塵。

楚塵沉着臉,從這些人的身上,他感受到了死氣沉沉的氣息。

他們都是死士。

「天機一派,千年不衰,亘古長存。」一人高聲大喊,「天機弟子,獻祭玄圖!」

話語落下的一瞬間,他們竟然不是攻擊楚塵,而是直接用匕首劃破了自己的手腕,鮮血如注,頃刻間噴向了天機玄圖的方向……

楚塵躲開了這些鮮血,同時果斷地出手將這些人都擊倒在地上。

江曲風也站起來了,「天……」

江曲風拿起了手機,迅速發了個信息給楚塵。

你就是個玩手機的……楚塵默默看了他一眼,這種關鍵的時刻本不該玩手機,可又擔心錯過了什麼關鍵的信息,楚塵還是將手機拿出來看了一眼,江曲風的信息,「天機派瘋了嗎?」

楚塵回了個信息,「是的,他們似乎選擇在今天這個日子,想要讓天機玄圖自動修復。」

江曲風盯着楚塵。

為什麼你也打字?

江曲風感覺又一次受到了楚塵的羞辱。

外面的爭鬥聲音不斷。

裏面的楚塵和江曲風在玩手機。

肖風的眼角餘光瞥了進來,看見這一幕,不由得目瞪口呆。

江隊和楚隊,就不能尊重一下敵人嗎?

大敵當前,竟然還若無其事地玩起了手機。

太不給敵人面子了。

天機派混入展廳的死士超過了十人,他們都拼盡全力衝進之後,割腕自殺,以鮮血澆灌天機玄圖。

「看來天機派是被逼急了。」楚塵發了一條信息。

江曲風看了一眼,立即回復,「何以見得?」

「這種手段一定是迫不得已之下的選擇,如果這真的是個好選擇的話,天機派為什麼以前不用?」楚塵感覺自己化身時速一萬的觸手怪了,雙手打字,飛快無比,「現在天機玄圖落入了我們的手中,今天更是他們唯一的奪回天機玄圖的機會,他們索性就趁著這個機會,孤注一擲了。」

轟!

肖風被擊飛摔進了展廳。

楚塵抬頭看過去,盯着此刻出現在展廳門口的一名中年男子,與趙封羽長得倒是有三分相似之處。

肯定又是姓趙了。

楚塵冷笑了一聲,「姓趙的,你膽子不小啊,大庭廣眾之下製造這樣的流血事件,今天過後,天機派將會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中年男子的神情明顯地怔了一下。

分明是第一次見面,他怎麼知道我姓趙?

趙封軍與趙封羽是天機派趙氏傳人,天機一派,趙姓是嫡系。

得知趙封羽的失敗之後,趙封軍很快就得到了命令,前往羊城,奪回天機玄圖,同時,想辦法營救趙封羽等人。

天機派這一次派出來的陣容龐大,包括趙封軍在內,一共有三名武道宗師,這對於沒落的天機派而言,這可近乎是宗派一半的實力了。

根據他們的情報,只有一名武道宗師在鎮守天機玄圖。

一夜的策劃之後,便有了今天的這一場行動。

行動至今,非常順利。

外面的混亂不止,眼前,天機玄陣正在緩慢地啟動……

若能夠趁著這個機會,讓天機玄圖完全修復,那麼,對於天機派而言,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趙封軍的神色隱隱地抹過了一陣激動,目光再次落在楚塵身上的時候,不由得愕然。

他竟然在玩手機!

趙封軍的雙手不由得顫抖了一下,這種兩方強者碰面的時刻,本該是凝神屏息,神色專註,隨時發起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可楚塵,竟然玩起了手機……不對,還有一個在玩手機的,從他的氣息來看,想必就是對方唯一的一個武道宗師。

這是完全不將他放在眼內啊。

然而,趙封君並不知道兩人手機信息的內容。

江曲風,「此人的實力不弱,比趙封羽強。」

楚塵,「靠你了。」

「外面還有武道宗師,今天不可掉以輕心。」江曲風繼續扣字。

楚塵抬起頭,見趙封軍此刻滿臉怒火地盯着他,不好意思地開口,「等一下哈。」

「你去死吧!」趙封軍徹底怒了,顧不得等另外兩個人的到來,直接咆哮大吼了一聲,揮拳而出,猛烈如風,這一拳之力,想要直接將這個藐視他的傢伙的腦袋打爆。

堂堂武道宗師,竟被一個青年小子無視。

是可忍孰不可忍。

楚塵的身影如柳葉般一動,轉眼間就飄到了展廳的另外一側。

趙封軍頓時瞳孔一縮,「天機秘術,迎風柳步?」

呼!

一股渾厚的掌力朝着趙封軍擊來。

趙封軍的心頭一驚,這才想起,展廳內還有一名武道宗師。

電光火石之間,趙封軍施展奇門身法,險之又險地避開了江曲風的一擊。

趙封軍的眼神瞥了一眼楚塵,楚塵嘴角輕揚了一下。

趙封軍明白了。

這小子剛才是故意激怒他,以自己的為誘餌,讓那武道宗師襲擊他。

看,又把手機拿出來了。

趙封軍反倒是後退了幾步,他冷靜下來了,他一個人不是這個武道宗師的對手。

楚塵發了個信息,「他的實力不如你,趕緊拿下。」

江曲風將手機拿出來,「包在我身上。」

趙封軍:???

求求你們當個人吧……趙封軍的臉都陰沉下來了。

他縱橫武者界多年,歷經無數次戰鬥,從來沒有一次戰鬥,敵人會在打鬥過程中玩手機。

趙封軍的胸口一陣急劇的起伏。

這時候,身後有腳步聲音傳來了。

「文華,你終於來了。」趙封軍吐出了一口濁氣,讓出了一個身位。

天機派派來的三大武道宗師之一,梅文華。

梅文華不是天機派的嫡系子弟,他自幼跟隨天機派老宗主,拜其為師,苦修五十年,終於踏入武道宗師的境界。

梅文華本以為來到這裏後會看到一場慘烈的戰鬥,可眼前的畫面,讓梅文華呆了。

趙封軍守在門口,而裏面的兩個人,竟然在玩手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殿下,此次清理道路,你是不知道啊,我率人絞殺了三支十人以上的群盜,圍獵群狼共計八十四頭,狩猛虎四頭,殺龍三種,計十一頭,還……還……」王翦興沖沖地說着,說着就忘記了後面應該說什麼。

嬴政正在處理負責修建水渠的韓國人鄭國所遞交上來的報表。

那是秦法所要求的,要把一應鐵器損耗、損耗原因、物資消耗、人數減額、減員理由都闡述清楚的報告。

這種報告看起來很枯燥,所以嬴政不介意在看這種東西的時候,摻雜一些一個聰明人裝糊塗人的鬧劇。

權當是調劑心情了。

「後面呢?」嬴政低着頭看着報告。

鄭國是個在水利方面很有才能的人物,但對比秦國的經年老吏,嬴政可以看得出來,鄭國在實際的掌控人事的方面,很沒經驗。

不過,這種拙稚,是否也是偽裝出來的呢?

嬴政不清楚。

「後面忘了。」王翦想了半天,想不起之前背好了的台詞,於是索性承認自己忘記了:「總之我很有功勞,也很有苦勞,所以我覺得我要點錢是很應當的!」

「你說的沒錯,你有功勞,也有苦勞,所以朕是應該賞你一些錢財。」嬴政將報告捲起來,拿起另外一卷竹簡,仔仔細細地看着:「但是寡人手中的錢,如今都有用處,所以不太可能拿出錢來給你。」

「那你說這些有什麼用?」王翦撇嘴:「真就什麼都不給?」

「可以賞你一匹馬。」

「馬我自己有!」王翦有些不甘心地打商量:「不給錢的話,給我一批甲胄吧?或者給我五百人的員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