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虹收拾了一下,穿好衣服,打電話讓候遠來接她。

這個女人是真的牛逼!昨天她給候遠戴了一整晚的綠帽子,居然還敢叫候遠來接她,候遠的心理陰影得有多大? 當候遠接到電話的時候,他自己已經可以感受到他的頭有多綠了。 但是又能怎麼樣呢?他當然是選擇原諒甘虹。 他問甘虹在什麼地方,然後開車來接甘虹。 看到甘虹一臉疲憊,

這個女人是真的牛逼!昨天她給候遠戴了一整晚的綠帽子,居然還敢叫候遠來接她,候遠的心理陰影得有多大?

當候遠接到電話的時候,他自己已經可以感受到他的頭有多綠了。

但是又能怎麼樣呢?他當然是選擇原諒甘虹。

他問甘虹在什麼地方,然後開車來接甘虹。

看到甘虹一臉疲憊,頂着兩個黑眼圈,候遠的心都碎了。

「你為什麼要背叛我?你為什麼要出軌,還是在結婚當天出軌。」

候遠無比痛心。

甘虹一愣,候遠怎麼會知道她出軌了呢?

她突然想起來葉曉昨天好像動過她的手機,她拿出手機一看。

果然,昨天她的手機接通過一個候遠打來的電話,通話大概持續了幾十秒。

接電話的那個時間點,她和葉曉正在做那種事情,肯定已經被候遠聽見了。

葉曉是真的壞!居然拿她手機接了候遠的電話。

被候遠發現了她出軌,甘虹完全就沒有感到害怕就是了。

她不認為自己有做錯。

「是,我是出軌了,但我沒有做錯。我這麼做都是為了我們好。」

甘虹解釋說道。

「為了我們好?」

候遠人都傻了。

他的腦袋現在綠的跟路邊的綠化帶一樣,甘虹告訴他這是為了他好?

「你知道我昨天為什麼消失嗎?因為余歡水給我打電話了,他讓我逃婚去找他,我不聽他的,遺產就不留給我。

你說我該不該聽他的呢?那可是價值幾千萬上億的遺產。

一個億更重要還是我們的婚禮更重要。

等余歡水死了,我們拿到了那些錢,大不了再風風光光舉辦一場婚禮。

有了錢,失去的面子都能找回來。有錢就有面子。」

甘虹對候遠說明了原因。

本來候遠就不能拿甘虹怎麼樣,他都已經選擇原諒甘虹了,不然也不會開車來接甘虹。

聽到甘虹說明了原因,他就更加原諒甘虹了。

甘虹這麼說,確實是在為他們兩個人着想。

甘虹本來就是余歡水的老婆,都和余歡水睡了那麼多年了。

再睡一個晚上倒也沒有什麼,他可以接受。

反正都已經發生了,他不接受也不行了。

讓候遠真正不爽的是事情發生在他結婚的日子。

他發誓,等余歡水死了,他一定買一桶綠色的油漆潑到余歡水的墓碑上,讓余歡水死都不得安寧。

候遠並不知道,葉曉壓根就沒有得癌,他和葉曉誰先住進小盒還不一定呢。

「好吧!就算你是為了我們好,我可以理解。

你總該給我打個電話跟我說一聲,讓我有所準備吧?

你一聲不響就走了,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我完全就沒有準備。

你知道我昨天有多丟臉嗎?親戚朋友們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傻子。」

說起昨天的事情,候遠就感到無比憋屈。

「還是那句話,等我們拿到了遺產,有了錢,那些親戚朋友見了我們不得客客氣氣嗎?

有錢才是王道,有了錢,滿世界都是親戚都是好人。」

甘虹對於這一點有很深的認識。

她的家庭就屬於一個大落大起又大落的家庭。

以前她家裏窮的時候,全家人擠在一間房子裏,誰都瞧不起她們一家。

後來她的父親升了,發財了,住進別墅了,滿世界都是好人,什麼親戚朋友都狂拍他們家的馬屁。

她的父親被葉曉舉報進去了,又沒人搭理她們家了,就是這麼現實。

所以甘虹深諳有錢就有面子這個道理。

「好,我知道了,回家就行了。」

候遠打開車門讓甘虹上車。

甘虹和候遠很快就從酒店的下面消失了。

……

與此同時,另外一個煞星從火車上下來。

余歡水的老爸余大強來了。

余大強是一個極度自私、懶惰的男人。

年輕的時候,他出軌了,為了讓余歡水的母親同意離婚。

他經常帶着那個女人來到余歡水的母親面前氣余歡水的母親。

他還喜歡酗酒,喝醉酒了對余歡水的母親非打即罵。

就這麼一個人渣,現在他老了,他的報應也就來了。

他卑微的在現在的老婆和兒子面前討生活,稍微有一點讓老婆兒子不滿意的地方,就會被一頓數落。

他的老婆兒子在電視上看到老白說余歡水有一百萬獎金,就逼迫他來到城市裏找余歡水要五十五萬。

五萬塊是余歡水必須要給的彩禮錢。

另外五十萬是余歡水一半的獎金。

他這個當哥哥的都拿了一百萬獎金,不應該分五十萬給弟弟買房嗎?

反正余大強現在的兒子和老婆就是這麼認為的,余歡水有那麼多錢就得分他們一半,雖說他們從來沒有把余歡水當做親人看待。

可是不把余歡水當親人看待,並不妨礙她們吸余歡水的血啊!

電視劇里,余大強為了自己能夠活下去,能拿着錢回去跟老婆孩子交代,他完全就不考慮余歡水的死活。

為了拿到五萬塊,他跑到余歡水的公司打鬧,讓余歡水丟盡了臉。

他說余歡水是他一把屎一把尿帶大的。

其實這句話就是扯淡,他從來就沒有帶過余歡水。

余歡水是母親帶大的,離婚後,余歡水也一直跟着母親過日子。

余大強對於余歡水的恩情,估計就是三十多年前某個晚上的發射之恩了。

余大強的恩情,余歡水給了他那麼多年生活費也該還清了吧?

從火車上下來,余大強直接殺到余歡水的家裏。

余歡水之前那套房子已經被葉曉買掉了。

葉曉拿着賣房子的錢加上唐韻的億點點資助,買了一套地段更好更大的房子。

葉曉換房子的原因,首先,原先那棟樓的環境實屬一般,樓里的人渣不少,物業不作為,都是吃乾飯的。

其次,葉曉知道了余大強會找他要彩禮錢,所以提前搬家。

葉曉壓根就不想搭理余大強這種爛人。

當余大強殺到余歡水的家裏準備大鬧一番要錢時,結果發現房子的主人已經換了。

余大強被房子的新主人指著鼻子臭罵一頓。

被房子的新主人罵了,余大強慫得跟什麼一樣,立馬低頭道歉,給人家賠不是。

他這種爛人也就欺負自己人厲害,碰到不會慣着他的外人,他秒慫。

他敢對余歡水那麼過分,就是因為他了解余歡水的為人。

知道余歡水好欺負,知道余歡水不會拿他怎麼樣。

在余歡水的住處碰壁了,余大強又殺到余歡水上班的地方,弘強電纜的分公司。

「余歡水,你給我出來。你小的時候,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帶大。

把你養大成人了,你就是這麼對待我這個父親的嗎?

十幾年不回家我就不說你了,從兩個月前開始就把我的生活費給斷了。

電話也打不通,就連房子都賣了,你是不是想看我死了你才開心?你怎麼能這麼沒有良心呢?我可是生你養你的父親。」

余大強來到弘強電纜的分公司鬧事,不管余歡水在不在,總之先罵了再說。

余大強的生活費確實斷了,是葉曉斷的。

葉曉才不會給這個老不死,不要臉的東西打錢。

他說沒良心的那些話就屬於扯淡了,真正沒有良心的人是他。

說到沒良心,有哪一個人比得過他呢?

他把余歡水說的那麼不堪,那麼不孝,是為了綁架余歡水給他錢而已。

如果余歡水不給他錢,他就天天來到這裏鬧,讓所有的同事都覺得余歡水是一個特別不孝的人。

可惜,他失算了,葉曉早就不在這裏上班了。

「大爺,你誰啊?我們這裏沒有叫余歡水的員工,你是不是找錯地方了?」

說話的是一個新的銷售經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