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豬慘烈地叫了一聲,用力搖了搖頭,將顧七甩了出去!

後背直接撞到樹榦,落地時吐出一口血。 「裴大人!」 楊義忙追了過來,楊盛見狀也拎起刀跑過來。 兄弟倆趁野豬受傷,照著屁股和肚子砍了下去! 那豬疼得嚎叫,轉著圈狂奔。 樹上的幾個人一看,悄聲爬了下來,撿起地上的刀,一擁而上... 那野豬的哀嚎

後背直接撞到樹榦,落地時吐出一口血。

「裴大人!」

楊義忙追了過來,楊盛見狀也拎起刀跑過來。

兄弟倆趁野豬受傷,照著屁股和肚子砍了下去!

那豬疼得嚎叫,轉著圈狂奔。

樹上的幾個人一看,悄聲爬了下來,撿起地上的刀,一擁而上…

那野豬的哀嚎聲越來越小,倒在地上抽搐,不一會便斷了氣。

「裴大人,您沒事吧?」楊義跑過來攙起顧七。

「沒…」眼前一黑,也不知道話說出去了沒有。

朦朧中,有水送到嘴邊,顧七用力咽了咽,喉嚨火辣辣的痛稍稍緩解了些。

「喊你去你不去,陛下派你是幹嘛來的?讓你來當大爺的?啊?你倒是說話!這出了事,怎麼跟陛下交代!」

昏昏沉沉中,聽到薛沛林的聲音。

顧七緩緩睜眼,見自己正躺在地上,薛沛林在眼前數落趙德勛,趙德勛漲紅了臉,低著頭一言不發。

「裴大人?裴大人您醒啦!」頭頂傳來一個人的聲音。

抬眼一看,正是楊義。

前面的薛沛林和趙德勛聽到楊義的聲音,轉過頭來,見顧七已醒,趕緊湊上來。

「裴大人,你可算醒了!」薛沛林一臉擔憂。

趙德勛滿臉內疚,白皙的臉此時已是通紅:「裴兄弟,是我對不住你!害你受了這麼重的傷!」

「哎呦,我當是什麼大事,」顧七勉強坐起來,楊義伸手在後背輕托著她的身子。

見眾人一臉擔憂,顧七開口笑道:「這不是好好的,沒事,沒事。」

薛沛林皺著眉頭,指著不遠處的野豬道:「被野豬撞了還叫沒事?咱們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連個大夫都沒有,等到了荼州,定要好好檢查一番。」

顧七費力朝薛沛林握拳行禮:「勞薛大人費心了,不礙事的。」

趙德勛低著頭,像是哭了。

顧七苦笑兩聲,揉了揉肚子:「現下有些餓了,也不知道誰會弄烤肉啊…」

趙德勛聽到這話,用袖子抹了把眼淚,起身道:「我去弄!」

薛沛林看著趙德勛的背影,沉沉的嘆了口氣:「老夫不是想替他求情,但他好歹是趙煜的孩子…」

顧七扯起微笑:「放心吧薛大人,這件事陛下不會知道。」

薛沛林又細細打量顧七一番,指著楊義說道:「這孩子背你回來的時候,可把我們嚇壞了。你可有哪裡不舒服?別是受了內傷吧?」

薛沛林一臉擔憂,顧七看著卻想笑。

若他這話是在求情之前說的,自己尚且還相信薛沛林的一番真心。

可惜,這話是在求情之後說的。多少,都帶著些假意了。

也難怪,正如薛沛林所說,趙德勛畢竟是趙煜的兒子。

雖不是薛家女所生,好歹也算有親,他們的關係自然要親近許多。

「裴大人?」

薛沛林輕喚一聲,顧七回過神來,捂著胸口笑道:「只不過胸口有些悶,不是什麼大事,想來多休息一會就好了。」

「老夫去幫你燒點熱水,喝了也舒服些。」

「有勞薛大人了。」

楊義在顧七背後,沖周圍幾個爺們喊道:「你們也去幫忙,別在這傻站著!」

楊盛遲疑地看了顧七一眼,似是有話想說。

他抬眼看向楊義,楊義使了個眼色,終究沒有開口,招呼其他幾個兄弟道:「走吧,不要打擾大人休息。」

周圍人悉數散去,只剩下顧七和楊義兩個人。

「裴大人,您是不是會武功?」

顧七一頓,警惕地向周圍望了望,確定他們都在遠處忙活。

她強裝淡定,笑著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楊義猶豫一番,緩緩開口道:「見您在林中打鬥的時候,不像我們這般亂砍,似乎是有路數的。況且我背您回來的時候,您雖然昏迷,手中的匕首卻攥得很緊。」

顧七依舊盯著不遠處的人群,語氣有些冷:「這話你都跟誰說過?」

「誰都沒說,大人若不想別人知道,我只會爛在肚子里。」

顧七轉頭盯著楊義,眼中透著一絲懷疑,和殺意。

楊義緊張得咽了咽口水,眼睛卻始終沒有躲閃。

他伸出手,將匕首遞了過來。

顧七接過匕首,低下頭沉默,爾後抬起頭來笑道:「你誤會了,我並不會什麼武功,不過是情急之下,借著被撞飛的勁捅了它一刀罷了。」

楊義不置可否,托著顧七坐直。

自己抽身出來,鄭重其事地跪在地上磕了個響頭!

「你這是…」

「裴大人,我們就是一群鄉野村夫,命如草芥。卻沒想到危急之下,您竟然不顧自己安危去救我弟弟,我們楊家欠您一個人情!」楊義說完,又磕了個響頭。聲音稍稍放低:「自此後,我楊家兄弟,誓死追隨裴大人,若有二心,我們兄弟倆,不得好死!」

顧七看著楊義,陷入沉思:我這算是,有死忠了么?

也不知楊義的話是真是假。

顧七忽然想起元哲那句話:「未到生死之境,朋友都是不可信的。」

對楊義來講,遇見個野豬就算是生死之境,但對自己來講,他們還不算朋友。

殺了他是最好的選擇!

顧七攥了攥手中匕首,冷眼看向楊義。

楊義卻一臉真誠,眼神中透著堅定。

若他是真心呢…

顧七嘆了口氣,將匕首收入袖中:「起來吧,楊兄弟。」 這太可恨;讓林凡恨得牙癢,巴不得將這滿嘴噴糞的主宰直接拆得零碎,砍成幾百截。

最主要是,他的父親是誰?

若是曝光之後,寰宇都將大地震,將天翻地覆。

就連天神都必須鄭重其事,不敢有絲毫的不敬,但此時,在胡烈這靠山的口中,竟成一個奶娃子?

這如何能忍?

「來死。」林凡持戟斜指,連名姓都沒興趣詢問了,知曉必死之人的名姓,這真的很晦氣。

「桀桀……」這主宰怪笑,猙獰而殘酷,帶着戲謔與譏誚:「一直以為你是孤兒呢,無父無母,看來傳聞有誤。」

「死!」

林凡動手了,根本不想在多說半個字,哪怕今日就掀起大戰也管不了。

身為人子,誰能忍住這種辱罵?

必須與血洗刷方可。

單臂擎著誅天,猛力一抖,成片的凶光綻放,從戟尖出掃蕩而去,比所謂的劍芒還可怕,撕裂天地,震撼了星河,破碎了虛空。

這是林凡含怒一擊,真的很恐怖,那綻放的凶光是規則,是殺念,是秩序,讓一群人不由自主的爆退很遠,且臉上都露出忌憚之色來。

林凡太強了,只是一戟而已,且並非是針對他們本身,就讓他們有一種被烏雲罩頂,被勾魂使者瞄上的恐怖感;像是隨時都會被那片凶光淹沒掉徹底死去。

這讓他們忌憚與難堪;當然,又不得不服,且皆擔憂的看向那個處於攻殺正中的主宰,畢竟他才是首當其衝呢。

結果,這人很強,單手在虛空一劃,攝出一塊暗黑的盾牌來,抵擋在身前,如水波般的暗黑漣漪蔓延而去,虛空頓時都紊亂下來了,那些沖向他的凶光,竟然以一種急速被紊亂的虛空吞噬掉。

「不朽盾!」

有外族之人驚顫,這是天人族某一支脈的重寶,號稱不朽,出自那一支脈的始祖——一尊快要邁進那個層次的臨神!

「的確是不朽盾,雖未到究極之器,但相差不太遠了。」

有人神色複雜。

這天人族底蘊真的太恐怖了,自古而存,族中不知藏有多少如斯的至寶,隨意一件都可以碾壓當世諸多所謂的神兵,簡直不敢想像,這一族的戰爭潛力到底有多大。

「不朽盾既出,那不朽矛……」

有一尊渾身綻放暗黃光芒的主宰瞳孔一縮。

不朽盾、不朽矛!

是昔日差點邁出哪一步成神的大物,相伴一生的戰兵。

昔年,那尊無上生靈一手持盾,一手持矛殺到天上天下無敵。

他不幸言中了,與林凡交戰的主宰右手伸入虛空中,往外拉扯着什麼,讓天宇大地震,整片天地都隆隆,所有人都快要站立不穩,要跌倒在原地。

這是什麼?

只是出世而已,就讓血雨傾盆,就讓天穹暗淡神鬼哭嚎!

出現了,那是一柄黑黝黝的長矛,被與林凡對峙的主宰擎在手中。

太黑暗,若非是那矛尖會偶現寒芒,你根本不會發現其鋒芒,此矛像是可以吞噬掉所有光線,將自己處於絕對的黑暗中。

且,太嗜血了,剛出現,就讓所有人汗毛倒豎,如被吸血的史前怪獸盯上了,要被吞盡所有的燃燒的戰血。

「桀桀……林凡,受死吧,要你知曉,本尊這一系不可辱,辱之既死。」

他笑眯眯,一手持盾一手持矛,氣息陡升很多倍;殺機簡直要改天換地了。

其實上,這一套號稱不朽的戰兵,平日間他根本沒有那個資格動用。

只是在他與林凡對上的剎那,通天才允許他暫時動用,且許諾,若是他能將林凡簡單而快速的殺死,這套不朽的戰兵,可以供他長久的驅使。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