噔!

鑼鼓聲再次響起。 觀眾們紛紛猜疑那一邊能夠獲得勝利,看着李虎子那憨厚的笑容,無疑....人氣最高的屬於秦昊。 因為一身華麗的衣袍,加上些許的神秘感,有一種世外高人的感覺。 戰鬥結束的很快。 甚至比第一局的時候還要快上那麼點時間,秦昊直接手持長槍,將李虎子直接橫

鑼鼓聲再次響起。

觀眾們紛紛猜疑那一邊能夠獲得勝利,看着李虎子那憨厚的笑容,無疑….人氣最高的屬於秦昊。

因為一身華麗的衣袍,加上些許的神秘感,有一種世外高人的感覺。

戰鬥結束的很快。

甚至比第一局的時候還要快上那麼點時間,秦昊直接手持長槍,將李虎子直接橫掃甩下高台。

絕對性的力量面前。

李虎子就像一顆無助的小草,被隨意蹂躪。

「第二場勝利!」

向水閣老闆娘宣佈,而後說道:「在贏下八局比賽,這位神秘人就可獲得百年難得一遇的奇寶,你們還在等什麼?」

這NPC說的倒是好聽,可是目前而言在場的觀眾基本都是女玩家,平日裏除了在遊戲中遊山玩水。

哪會有什麼人專門提升自己的等級裝備。

「如果沒人可以直接宣佈嘛?」

秦昊笑着問道。

「不行!」

向水閣老闆直接拒絕,並且補充:「不擊敗10個人,那麼您可以等,直到全部奪得勝利才可獲得奇寶。」

這話一出,觀眾們樂了。

倘若期間一直沒有人來挑戰的話,那麼秦昊就得一直站在台上,不能中途離開。

但…

勇於挑戰者總歸是有的,這不,新入場的一眾玩家昂首挺胸的走了進來。

「哦豁?」

秦昊看見之後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來者正是狂劍等人!

經歷了幾個小時的刷級,狂劍終於將等級勉強提到了13級,雖然還沒有回到最初的15級,但總歸是提升。

恰巧準備在主城修整的時候,聽說有活動正在舉行,立馬就跑了過來。

「你們聽着,等下我將那小子擊敗,你們就排隊上來送,聽懂了沒?」

狂劍一臉賤兮兮在團隊語音中說道。

這個比賽的漏洞太大,大到讓狂劍直呼不要白不要。

可是…

「隊長…你看台上那個人…」

有隊員立馬指向高台之上,臉色有些苦澀。

「嗯?」

狂劍一愣,隨即轉頭望向高台,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而高台上,秦昊已經舉起手朝着他揮手。

。 洛陽警局。

「羽哥,你怎麼來了?」李文科從辦公室走出,看到蘇羽,急忙過來迎接。

蘇羽將手裏提着的周通丟在地上,雙手插在口袋裏說道:「這孫子,放高利貸,校園貸,給學生挖坑,讓學生拿錢墊坑,怎麼處置,你們看着辦吧。」

「帶下去。」李文科沖着一旁的警員揮了揮手,轉身對蘇羽說道:「羽哥,真是麻煩你了,這兩年,你幫我們清理了不少社會蛀蟲。」

「可別!」蘇羽連忙揮手:「你別把我說的那麼偉大,我只管我的學生,別的,捅了天我也不管。上次要不是為了給我學生做榜樣,老子也不至於差點把命搭進去。」

李文科點頭一笑,並未接話,蘇羽想了想,接着說道:「查一下,這傢伙害了多少學生,把名單交給我,然後通知那個公司,清除掉學生所有債務。」

「羽哥……這……這不合規矩。」李文科為難的皺着臉。

如果周通的校園貸平台是正規的金融機構貸款公司,那麼某些客戶,確實存在貸款現象,清除債務,並不符合法律程序。

蘇羽也知道,如果真的幫那些通過正規途徑貸款的學生清了債務,難免不會給他們造成不勞而獲的心裏,想了一下,蘇羽說道:「那這樣吧,無息還款,但是,那些被他們策劃坑害的學生,依然要免了債務,如果你不方便,我來做。」

李文科為難的看了一眼蘇羽,無奈道:「好吧,我讓人去處理。」

蘇羽無奈的搖了搖頭,李文科雖是刑警,但對法律並不是熟悉。根據華夏《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條規定: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約定支付利息的,借款的利率不得違反國家有關限制借款利率的規定。

也就是說,借款利率只要超過了國家法律的規定,就已經構成了犯罪。國家法定民間借貸的年利率不能超過36%,超過的部分屬於無效約定。

周通的校園貸,以及高利貸,明顯是為謀取私利的一種犯罪手段,並不受法律保護,除卻一部分正常的借貸合同,其他的超出國家法定利率的合同都屬於民事犯罪,而如果私人放高利貸嚴重到涉嫌高利轉貸罪,更是觸犯了刑法,那責任就大的多了。

蘇羽並沒有把這些講給李文科,就算李文科不懂這些,之後也會有其他專業知識過硬的警員說明這些,但不管怎麼樣,周通私放高利貸,並且陷害學生,蘇羽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學生背負這個責任。

為什麼?

因為他是洛神學院的教官,不是人民警察。

後面的事蘇羽就不插手了,懲奸除惡不是他的義務,能把周通帶到警局,說白了也只是為了洛神學院的學生,如果周通不找洛神學院的學生而是選擇其他學校學生,說不定,蘇羽就不會出手了。

但蘇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校園貸一般的面向群眾是大學生,很少有公司敢向高中生出手,可既然他們選擇了高中生市場,就一定不會去一般的公立學校,而是會找像洛神學院這種,擁有大批量有錢有勢的學生,一來,他們的消費觀還不成熟,對於金錢的定義很淺顯,貸了款也有還款能力,而且周期短,利率高,會少很多麻煩。

蘇羽不知道周通為什麼向趙小松下手,但不重要,因為那是李文科要調查的事情。

回到了學校,蘇羽直奔校醫室,溫婉柔還沒說話,他就自顧自的跑到了前者的床上,一頭栽上去睡了起來。

溫婉柔無奈的笑着搖了搖頭,並未阻攔,關掉音響放的輕音樂,繼續低頭看起了自己手中的醫書。

而悶頭大睡的蘇羽並不知道,這一刻,一件讓人驚恐顫慄的事情,正在悄然發生著……

………………

何茗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學校的,下體撕裂般的疼痛讓她清醒的知道這不是一場夢,耳邊不停的在迴響那個惡魔的聲音和他邪惡的淫笑。臨走前惡魔說的話還在腦海里遊盪,讓她絕望而不知所措:「小美人,我看你這幅不高興的樣子,是不是我伺候的你不舒服啊,那改天,我們再來一次!」

「如果你敢報警,我就讓你的同學好友都看看,你在床上YD的風姿。」

「不要想着自殺,我還沒玩夠呢。別以為死了,就能逃脫他們的鄙夷,嘲笑。你死了,痛苦……就讓你的家人替你承擔吧。」

原本烈日當空的天氣,突然烏雲密佈起來,不一會,大雨瓢潑直下,天空中電閃雷鳴。彷彿上天也在為這個可憐的女孩兒感到悲傷。

何茗嬌小的身軀在風雨中搖蕩,大雨一遍又一遍的沖刷着她的嬌軀,彷彿要將那噁心的味道清洗乾淨,學生的吶喊,勸言,被她置若罔聞,她一步一步的朝着前方走去,來到了教學樓下,抬頭看了看天台,她獃滯了片刻,繼續向前。

忽然,惡魔的聲音再次響起:「如果你死了,痛苦就讓你的親人承擔吧。」

「你的同學,好友,都會看到你風騷的姿態。」

「不要想着自殺。」

「他們會替你承擔痛苦。」

「你死了,他們會痛苦的活着。」

抬起的玉腿猛然停住,何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仰天吶喊,撕心裂肺的聲音彷彿在質問上天的不公。

「轟隆!轟隆隆!」蒼天在回應,上帝在哭泣,可他們也毫無辦法,只能任由這個可憐的女孩兒,獨自承擔着不屬於她這個年紀的痛苦,他們能做的,只是掩蓋住她哭叫的哀嚎,憤怒的怒吼,以及那撕心裂肺般的絕望聲。

在大雨落下的時候,學生們就回到了教室,何茗癱坐在教學樓下,大雨掩蓋住她臉上的淚水,雷鳴聲掩飾住她的哀吼,看到的學生,還以為她不小心摔倒在地,課堂上的讀書聲響起,沒有人知道,在這個青春洋溢活力四射的校園內,有一名花季少女,正在風雨中飄搖……

三天後。

三年二班教室里。

下課聲在學生們的期待中響起,老師看了一眼時間,宣佈下課。

教室突然熱鬧起來,喧鬧聲嬉笑聲不絕於耳,學生追逐打鬧着,沒有人注意到,在靠窗的位置上,何茗獃滯的看着窗外。

前天晚上,在張心怡的威脅下,她再次被帶到了那個噩夢開始的地方,惡魔的聲音在耳邊回蕩,一切彷彿剛剛才發生過,淚水悄無聲息的滾落而下,這個正直青春年少的花季女孩兒知道,她這一生,徹底毀了。

她已經跟趙小松說了分手,她覺得,骯髒的自己配不上趙小松,趙小松一直質問她,她什麼都不肯說,不給理由,不找借口,一句分手,再不言它!

面對朋友的詢問,她也閉口不言,努力偽裝出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小心翼翼的苟活在這個世界上,有時候,學生們背着她指指點點,都會讓她驚嚇的慌忙離去,她不敢反抗,不敢質問,只怕心底那最深處的秘密,被人知曉。

她在陰影中努力的尋找光明,堅韌的苟活着,因為她覺得,只要能扛過這一年,去到新的大學,新的城市,新的環境,她就可以像一個正常人一樣生活,嫁給他人,生個孩子,過上現在夢寐以求的朝九晚五的日子。

不會有人知道她的過往,不會有人發現她的異樣,她會很開心,很快樂的陪伴着自己最親近的人,慢慢離開這個世界,讓那個秘密,跟着她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就這麼一個小小的願望,竟然都沒辦法實現。 對於小廝彙報的,有關楊道的事情,秦彪並不感興趣。彷彿楊道這個人,在他心中,就是一隻可有可無的螻蟻。

他盯著小廝,微笑道:「你是新來的?」

小廝楞了一下,急忙道:「回少爺,我來了半個月了。今天門上的老王休息,所以我臨時頂班。」

秦彪點點頭:「半個月,也不算短了。應該會知道這東宮的規矩了。」

「知畫妹妹喜歡漢服。如果我記得不錯,她今天要來,我已經通知了下去,整個東宮,全部著漢服。」

「你不會沒收到通知吧?」

小廝楞了一下,看到秦彪以及兩個丫鬟,都是漢服。回想到一路走來,整個東宮所有的人,不論男女老幼,都是漢服。

他再看看自己身上的便裝,忍不住變了臉色。

「請少爺贖罪!」

「小的……小的一時大意,給忘記了!」

「我現在就去換上漢服!」

一邊說,一邊砰砰的磕頭。

秦天冷笑道:「不用了。」

「來人——」

遠處的花叢後面,立刻掠過來幾個男子。他們腰佩長刀,身著黑色漢服,面無表情,看上去,就像是古時候宮中的帶刀侍衛。

「請少爺吩咐!」

侍衛躬身請示。腰彎的很低,沒有人敢直視秦彪。

雖然秦彪看上去笑眯眯的,很像個和善的富家公子。但是接觸過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可怕。

這個小廝因為來的不久,所以才對於秦彪全部穿漢服的命令,沒有當回事。

秦彪隨便揮了揮手,像處理一個垃圾。

「既然他喜歡這身衣服,那就拉下去,把皮扒了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