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還有軍隊攻打盤城背後,是誰,他們怎麼來的?! 歐陽劍川說道:「呃……陳明,我只說了吧,以前,每個來找我替他們解決難題的公司老闆、總裁,我給他們的是一樣的條件,而且,每次我替他們做完事情,我都能拿到至少一百萬的報酬。剛才,我只是讓你把事情告訴我,這的確已經是我最大的底線。」

「嗯。」 陳明點點頭,說道:「我知道,像您這樣的大師,替人做事,價格肯定不會便宜。」 「是,你知道就好。不過,我這個人比較惜才,剛才,我想了想,我可以不知道你做這件事情的目的,不過,作為交換,你必須拜入我門下,做我的關門弟子。」 「呵,這個好啊!」 「是啊,明

「嗯。」

陳明點點頭,說道:「我知道,像您這樣的大師,替人做事,價格肯定不會便宜。」

「是,你知道就好。不過,我這個人比較惜才,剛才,我想了想,我可以不知道你做這件事情的目的,不過,作為交換,你必須拜入我門下,做我的關門弟子。」

「呵,這個好啊!」

「是啊,明哥,你要是能做歐陽劍川老前輩的關門弟子,那你以後可就飛黃騰達了。」

鍾瑋和唐建康都很高興,關門弟子的確跟普通弟子不同,一般都會得到師父的真傳,尤其是歐陽劍川這樣的計算機大師,陳明要是做了他的關門弟子,必然會得到他的真傳,再加上陳明的悟性極高,以後必然會青出於藍,成為計算機行業的一代宗師。

陳明一直冷著臉,沉默了片刻,正要說話,歐陽劍川搶著說道:「哦,對了,如果你的這個要求很迫切,那麼,我也是沒有辦法幫你的,所以,你自己一定要想好。我可以幫你,但是,必須在你成為我的關門弟子之後,我才能幫你。」

「好吧,我願意拜歐陽老前輩為師,跟隨歐陽老前輩學習計算機。」

歐陽劍川心中大喜,不過,臉上卻並沒有半分的表情變化,環顧四周,走到太師椅前坐下。

雖然歐陽劍川沒有說話,不過,他的意思已經非常的明顯了。

「快去!」

「快去啊!」

鍾瑋和唐建康推了陳明一把,陳明往前跌走兩步,「撲通」一聲,跪在了歐陽劍川的面前,說道:「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說完,陳明彎腰給歐陽劍川磕了三個響頭。起身,端起旁邊桌子上放的茶杯,往前遞了過去,說道:「師父,請喝茶。」

歐陽劍川按住陳明遞過來的茶杯,說道:「哎,茶暫時不能喝,你給我磕了三個響頭,我只認你是我的徒弟,你想讓我為你關門,收你做關門徒弟,你還需要替我完成三件事情。」

「完成三件事情?」

「不錯。」

「三件什麼事情?」

「呵呵,你問我,我現在也不知道,不過,很快,你可能就會知道了。你放心,在你失敗之前,我不會再收別的徒弟。」

「是,師父。」

陳明起身,說道:「不過,師父,我的這件事情其實也很着急,希望師父的三件事情一定要儘早安排。」

「放心吧,應該不會超過三個月。」

「為了保證你們的安全,我就不讓老何送你們了,你們自己步行離開吧。」

歐陽劍川知道有人在別墅外面盯着,只要這邊一有動態,外面的人就會知曉。一個人一旦有名望之後,必然會被人盯梢,對於這一點,歐陽劍川早已經習慣,並不覺得有什麼。

三人從別墅出來,步行走在大路上,鍾瑋說道:「明哥,你說歐陽老前輩讓你替他做的三件事,會是哪三件事?」

陳明搖搖頭,說道:「這個,我也不清楚。」

唐建康說道:「這個,你肯定不知道啊,我想也沒人會知道,這根本就不是個問題。」

「我去,這不是問題,那你能完成歐陽劍川邀請明哥做的三件事情嗎?」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這完全是兩個問題好吧?」

陳明說道:「行了,別再爭吵了,隨遇而安吧。」

……

歐陽劍川站在二樓的陽台上,看着三人離開,收回視線,迴轉身子,看向管家老何,說道:「老何,你記住,從今天開始,來邀請我去主持比賽做評委的,你一律放他們進來,我跟他們細談。」

「是,老爺。」

管家老何離開之後,歐陽劍川登錄電腦,在網上發佈了願意增加工作時間給各大計算機精英主持比賽的帖子。

短短几個小時之內,歐陽劍川的帖子便火了起來。

晚上,九點,鍾瑋發現了這個帖子,興奮的說道:「明哥,你快過來看,歐陽老前輩要出山了。」

「什麼?」

「歐陽老前輩增加了工作時間,而且,以前,他只參與和主持計算機高手之間的比賽,可是,現在,他已經擴大了範圍,表示願意主持參加計算機精英之間的比賽,替他們充當評委。」

陳明眉頭緊鎖,小聲嘀咕道:「歐陽老前輩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是一時心血來潮?」

三天之後,陳明才知道,原來,歐陽劍川並不是心血來潮,他這是故意為之,目的就是為了讓陳明完成第一件事情。

三天之後的早上,陳明接到了歐陽劍川的電話,要讓他到綠野工作室的比賽場地,幫忙解決一件事情。

到了地方,陳明發現這裏正在舉辦計算機大賽,而拿下第一名的計算機高手葉文正在向歐陽劍川發起挑戰。

「歐陽劍川老前輩,你主持的比賽很公正,不過,我懷疑您沒有資格坐在評委席。所以,我希望跟你比賽一場,如果我輸了,我給您賠禮道歉,如果我贏了,希望您以後不要再四處去給人主持比賽,不要丟了我們計算機行業的臉!」

葉文擺明了是挑事情,計算機比賽,這本來是行業內部的比賽,不是本行業的人基本都不知道本行業的事情,葉文所謂的丟計算機行業的臉,其實只是想誇大其詞,把事情鬧大。

畢竟,比賽開始之後,如果歐陽劍川真的輸了,那麼,這兩句話就會傳遍全國,到時候,歐陽劍川就不可能再繼續主持比賽了。

歐陽劍川在計算機江湖上有個綽號叫「鐵面無私歐陽包公」,這可不是一個普通的稱號,鐵面無私,必然也會得罪人,畢竟,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並不是靠實力吃飯,歐陽劍川得罪了他們,他們自然也想壞掉歐陽劍川的名聲。

。 尸魂界!!!

在聽到這個名字的一瞬間,托尼渾身如遭雷擊一般巨顫,臉上表情逐漸開始變得僵硬,就像是生吞了三隻蒼蠅的感覺,心底滋生出一股極其強烈的,想要逃離這裏的慾望衝動。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現在的他,在尸魂界的那群死神眼裏,和身後那些蟲族沒有兩樣。

畢竟一個是『偷盜』死神力量的通緝犯,一個是入侵現世造成大規模死亡的異族,無論哪個在尸魂界看來,都是必須要清除消滅的東西。

可越是在危急關頭,托尼大腦反而越是冷靜。

他深深地知道一點,那就是在死神靈壓感知範圍下,就算現在逃跑也無濟於事,但作為斯塔克家族的天才之一,他早就預料到了這個情況,所以提前做好了最差的準備!

而這個準備,正是為了應對這種局面的!

「賈維斯,啟動緊急條令!」

隨着托尼的一聲令下,弒神機甲胸前的鐵鎚紋路消失。

赫菲斯托斯在賈維斯的介入下,被強行切斷所有靈力供給系統,緊接着托尼手腕的兩枚鐵環,將他所有外放的靈力波動,瞬間壓制到了最低的極限。

這就是他的計劃,利用燈下黑的原理,在對方眼皮子底下矇混過關。

做足準備之後的托尼,默不出聲的後退了幾步。

在所有人都關注穿界門的時候,將自己悄悄『嵌』入了高大的鐵壁內,弒神機甲外部的隱形塗裝,讓他與周遭環境幾乎融為一體,用肉眼根本無法分辨。

叮鈴鈴~

懸掛在拱門上方的那枚金色鈴鐺,被微風吹拂著輕輕地搖晃起來。

伴隨着一聲聲急促的清脆鈴音,深紅色的古樸拱門緩緩開啟了一條縫,大量近乎化為實質的氤氳靈氣流淌出來,穩重的腳步聲從裏面傳了出來。

「要來了……」

弗蘭克瞪大了眼睛,屏息等待尸魂界的『援兵』。

白色的氤氳靈氣很快便瀰漫開來,三人呼吸了一口空氣,頓時眼睛亮起微光,感覺濃郁的靈氣湧入體內,就連疲乏和傷勢被驅散了幾分。

很快,在那濃郁的白色靈氣之中,一道修長的身影映入三人眼帘。

標誌性的黑色死霸裝外,套著一件白色羽織外搭,一頭銀白色的碎發極具特色與辨識度,稜角分明的完美面龐上,碧綠色的眼眸如寶石般閃耀,透著萬年寒冰般的冷冽之意。

「等等……你說的援兵,只有一個人?」這時注意到門后再無其他人時,史蒂夫的表情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只派一個人來,是不是太小看湮滅蟲族了?」

「還有另一種可能……」

弗蘭克沉着臉,瓮聲說道:「那就是在尸魂界看來,只需一位隊長,就足以消滅蟲群了。」

儘管還沒有正式入隊,可一些常識性的東西,弗蘭克還是知道的。

例如那件白色羽織…..在尸魂界是身份與地位的象徵!

只有護庭十三番隊的隊長級死神,才會被允許披上這種白色的羽織服飾。

尸魂界此番派來支援現世的,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隊長級死神啊!

根據他從洛德口中所了解到的信息,任何一位隊長都擁有滅國級別的戰力,是位於整個尸魂界最頂端的恐怖存在。

如今他們終於有機會見識一下,所謂的【隊長】究竟有多強大了!

在三人六隻緊張的眼神注視之下,日番谷冬獅郎緩緩踏出穿界門,他的眸子中略帶幾分慵懶與不爽,但更多的是卻是透著一股冷徹深寒之意。

任誰都能看得出來,這位隊長似乎很生氣。

而讓這位隊長生氣的原因,弗蘭克心中暗暗猜測,可能與那群令人作嘔的蟲子有關。

日番谷冬獅郎眸子微動,落在弗蘭克身上,問道:「你就是洛德推薦的那個死神,即將加入十一番隊的弗蘭克·卡斯特嗎?」

十一番隊?

弗蘭克愣了一下,然後臉色僵硬,像吞了蒼蠅似得。

這件事,他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誰幹的!

雖然自己對十三番隊職權了解不多,可十一番隊是有名的戰鬥狂集中營,他還是知道的一二的,那個該死的混蛋,他什麼時候說過自己要加入十一番隊了?

「呃……我其實……」弗蘭克想着該如何否定此事,他可不想去一群戰鬥狂集中營。

但可惜,日番谷冬獅郎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直接把路給堵死了,「你的戰鬥技術我們看過了,十一番隊很適合你,等這次事情結束了,就讓洛德帶你來尸魂界,補辦相關手續參加入隊儀式吧。」

弗蘭克:「……」

他好想拒絕,但又怕挨打。

千萬言語最終被咽了回去,弗蘭克像是蔫掉了一樣,不願繼續糾結這個問題,道:「隊長,加入哪個番隊以後再說吧,現在每時每刻都有人在死去,我們目前最緊要的事,是必須趕快阻止湮滅蟲群的擴散!」

「放心好了。」

日番谷冬獅郎淡淡道:「整個時空都被結界班封鎖了,如今這些蟲群是逃出不去的。」

聽到這句話,弗蘭克心裏稍稍安定了一些,但看着堆積在鐵壁通道內的海量蟲群,臉上不禁泛起一絲擔憂之色,道:「可是湮滅蟲群的數量……只有您一個人,真的可以將它們全部消滅嗎?」

聞言,日番谷冬獅郎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道:「誰告訴你……只有我一個人的?」

弗蘭克渾身一震,面露駭然之色:「您是說……還有其他隊長?!」

「你猜的不錯……」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