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從殭屍手下救了沈大帥,然後和沈大帥一起動身卻誤入黃山村,碰到了楚人美。

以及後續的和吳真人等人再入黃山村,求助九叔,最後暫且鎮壓楚人美,帶着酒罈里的冤魂來找九叔等。 「求助信我沒有收到。」 九叔十分尷尬,他讓張文救了多次,但張文的求救信他卻沒收到,若是不知情的人,只會認為他小氣。 「是啊阿文,我和師父被阿威關在牢房裏,外面的事一概不知。」

以及後續的和吳真人等人再入黃山村,求助九叔,最後暫且鎮壓楚人美,帶着酒罈里的冤魂來找九叔等。

「求助信我沒有收到。」

九叔十分尷尬,他讓張文救了多次,但張文的求救信他卻沒收到,若是不知情的人,只會認為他小氣。

「是啊阿文,我和師父被阿威關在牢房裏,外面的事一概不知。」

秋生湊過來,問道:「婷婷呢?」

「她和阿威的婚禮已經黃了。」

「是嗎?」秋生拍著胸口,舒氣:「文才一定鬆口氣了。」

等到了義莊時,

張文吩咐劉二將酒罈搬進義莊中。

「六十五口全在這兒?」

饒是九叔,親眼看見六十五個大酒罈,也忍不住的吸了口涼氣。

「他們之中有助紂為虐者,也有無辜者,總之還請九叔超度。」張文說道:「不要留他們在世上作亂了。」

「放心,陽壽未盡者,我會留他們在酒罈中等待,每日燒香誦經,等待鬼差傳喚。」九叔點頭。

「秋生,拿紙和筆來!」

「哎!」

秋生小跑着進屋,不一會兒拿了紅紙和筆,紅紙貼在酒罈上,毛筆則寫兩個字「高粱」。

見張文看過來,九叔解釋道:「免得拿錯。」

張文點點頭:「那就麻煩九叔了。」

說罷,張文帶人離開。

九叔和秋生收拾著酒罈,忽然聽見腳步聲。

轉頭看,發現文才垂著腦袋進來。

「文才!你跑哪兒去了?」秋生高聲問。

文才擠出笑容:「師父,秋生,你們被放出來了啊,太好了!」

「怎麼,你是剛知道?」

「這個……」

文才尷尬咧了咧嘴,他不是剛知道,而是他在任府纏着任婷婷一直到晚上,最後被任婷婷趕出來,才想起九叔和秋生已經從牢裏出來。

「對了,任婷婷沒嫁給阿威,文才你還有機會嘛。」秋生摟着文才的肩膀,小聲道:「搞定了任婷婷,任家的家產不都是你的?到時候別忘了給師父,還有我包一個大紅包。」

在秋生看來,沒有了攔路虎阿威,文才追任婷婷,手到擒來。

前一段時間時,任婷婷可是不辭勞苦的日夜照顧文才啊。

「咳咳!」九叔乾咳:「秋生,不要亂說話,免得讓別人聽去,認為我們和阿威一樣!」

不過他卻沒拒絕秋生所提的「紅包」一事。

只有文才面帶尷尬……

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張文前所未有的睡了個好覺。

心裏舒坦,一直睡到日上三竿。

等張文起床,拿了槍來到衙門,發現這裏已聚了鎮長,鄉紳等人。

「三哥,你總算來了!」劉二小跑着過來,說道:「鎮長他們等你很久了。」

「等我,有事?」

「一個是恭喜你成了咱們任家鎮的警察隊隊長,有事要交代,另一個是任家大小姐…」

「任婷婷?」

張文古怪:「她怎麼了?」

「是這麼回事。」鎮長往前一步,說道:「三哥,昨天你說想要任家的生意,有幾位掌柜也想接手,大家都為了任家鎮嘛。」

聽鎮長的意思,張文明白,這是要開搶任家的生意了。

「任婷婷呢?」張文問道:「鋪子是她任家的,得她來才行。」

鎮長說道:「婷婷是個女孩,不該當家,我以前和任發也屬舊友,所以這事她暫且託付給我了,昨天你說要買任家的鋪子,也不能不讓別人買對不對?」

「這樣啊。」

張文點頭:「看來骨頭喂的飽,敢在老子上任第一天就來叫板。」

鎮長臉色一變:「張文,你什麼意思?別以為沈大帥的副官指派你是隊長,你就是天!沒有我們鄉紳給治安費,你警察隊活得下去嗎!」

劉二等人也猶猶豫豫,現在張文是他們的頭,但鄉紳掌柜是衣食父母,兩邊都不敢得罪。

張文拔出槍,拍在桌上。

「咚!」

在場眾人立即繃緊了肌肉,鎮長的臉腮哆嗦兩下。

這時候在座的幾位才想起來,張文可是個狠角色,自己敢鑽進牢裏殺屍變的任老爺,還敢去山上抓殭屍。

妖魔鬼怪他都不怕,難不成還怕活人?

張文卻擠出笑臉:「鎮長,你這話說的有點難聽了,張某不才,養活警察隊還是沒問題的,不過你說的也在理,既然是做生意,當然要合買賣雙方的心意。」

「那就好。」鎮長點頭:「酒樓里幾位老闆等著呢,隊長,請吧。」

「請!」

張文收起槍。

一行人到了酒樓,還未進門,就聽鎮長說道:「這次有北方來的大人物,還有清運縣的史百萬…隊長,就算買賣不成,有這些人在任家鎮,你還用愁治安費嗎?」

言下之意,拿點好處費,就老老實實一邊待着吧。

「多謝鎮長好意。」張文點點頭。

這些牆頭草,他早就領略過了,不過他手裏有槍,他認,這個鎮長就有,他不認,這個鎮長就是屁。

進了酒樓,還未上樓,張文身旁的鎮長便發出「哈哈哈」大笑聲。

在上輩子,張文也見過類似的排場,總之兩方見面就要笑,越大笑,說明雙方的關係越非同一般。

「蘇老闆!史老闆!久等了!」鎮長拱拱手,介紹道:「我們來晚了。」

裏面坐着兩個人,一個胖子,一個瘦子。

而胖子還是張文在沈大帥的酒桌上見到過的。

鎮長主動說道:「這位是咱們任家鎮的警察隊長,負責保衛任家鎮的一方安全,昨日也是他救了任家小姐婷婷。」

「原來是看門的狗啊。」瘦子毫不隱藏,嘲諷:「既然是救命之恩,賞幾十塊大洋不就行了?鎮長,我們今天來是談生意的。」

聽史百萬一陣嘲諷,鎮長瞬間流了冷汗。

張文可不是阿威,看似溫文爾雅,實則狠著呢,剛才在衙門裏就掏了槍,鎮長感覺的清楚,剛才張文真的敢拔槍宰了自己!

「這位是史老闆,清運縣的大戶,人稱史百萬,這次來任家鎮是因為以前任老爺就和史老闆有生意上的合作。」鎮長趕緊介紹史百萬,也是警示張文,千萬別亂來。

「噢」張文點頭:「史老闆啊,來任家鎮做生意,歡迎歡迎。」

鎮長看張文沒發怒,可算是鬆了口氣。

「這位是蘇老闆,天津衛來的大人物。」鎮長趕緊介紹另一個。

按理說他應該先介紹蘇老闆,可史百萬剛才那番話,讓鎮長不得不介紹他,免得史百萬出事。

「哈哈哈!張先生!」蘇老闆站起來,大步走向張文:「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

張文面帶笑容:「蘇先生,真沒想到你會來任家鎮。」

他知道蘇先生此時做這種反應,實際上在給自己撐面子。

小小的本地隊長,屁也算不上,但蘇老闆開口,張文的身價就不凡了。

看史百萬的表情就知道,他也不敢胡亂開口亂噴糞。

「我是在榮縣聽到這裏有些小生意,所以來看看。」蘇老闆感嘆著說道:「沒想到張先生竟然是此地的警察隊長,而且也有意本地的生意,若是知道張先生感興趣,蘇某肯定不會奪人之愛的。」

「蘇先生客氣了,這件事過後,一定要留下小住幾日。」

「一定,哈哈哈一定!」蘇老闆連連點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可是修仙的人物啊,對方那灑脫自然的台詞,張遠至今還牢牢的記在心中。

御劍乘風來,除魔天地間,有酒樂逍遙,無酒我亦癲!

詩意,快意,仙氣盡顯其中!

【請問宿主是否選擇裝備?】

這當然選擇裝備了!

一道紫色光芒隨之亮起,空蕩蕩的房間當中,張遠身上的裝備逐漸變了顏色。

同時,一道光芒砸在了他的房間當中之後,天邊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

【正在傳輸人員中,正在開闢直播間通道,正在確定直播間接引路線!

請好好遊玩這場遊戲!他將關乎到你們的性命!】

伴隨着冷漠的機械聲,幾乎所有的地方瞬間沸騰了起來。

所有的人的心中同時閃過了一道想法,這個世界的天要變了!

有的人急忙趕回家打開電腦,有的人在路邊直接拿起了手機搜尋直播間。

但反應最快的還屬炎國官府。

在事情發生沒多久,炎國官府直接召開會議,然後進行彈壓式整治,並且邀請專家對於直播間進行講解,許多娛樂綜合頻道全部都換成了官府對於這件事情的報道。

其他各國的官府也是幾乎在同一時間全部響應了起來,各種各樣的消息,瞬間鋪天蓋地。

可以說每一個參賽人員都關乎著對應國家的發展,參賽人員的失誤死亡必定會導致對應國家的國運衰敗!

這是一場賭國運的遊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