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楹沉默的點點頭。

越是深入花楹越是覺得自己的不足,就連這般小小的困難她都無法客服,那般小小的敵人她都無法打敗。她又何談為母報仇呢?昭華公主,她比之那些魔獸,那些骷髏,更加的可怕。所以,她只有不斷的強大自己,強大,強大,再強大。「枯骨荒原還是大陸上最危險的地方之一呢?我們已經走到這裡,也算不錯了吧?」藍靈兒有些不忿的

越是深入花楹越是覺得自己的不足,就連這般小小的困難她都無法客服,那般小小的敵人她都無法打敗。她又何談為母報仇呢?

昭華公主,她比之那些魔獸,那些骷髏,更加的可怕。

所以,她只有不斷的強大自己,強大,強大,再強大。

「枯骨荒原還是大陸上最危險的地方之一呢?我們已經走到這裡,也算不錯了吧?」藍靈兒有些不忿的反駁道。一直以來,她都是被眾人稱讚的天才,雖然知道那些話有些誇大,但藍靈兒還是自認在同一輩中算是出類拔萃的了,沒想到,在這枯骨荒原上卻幾次遇險吃癟。

墨洲安慰的拍拍藍靈兒的肩膀,溫聲道:「那是因為真正強大的大能們都不會前來枯骨荒原,這裡沒有什麼天材地寶,也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除了來歷練冒險的人,是沒有人願意來這個亡者的樂園的。畢竟,這裡空氣中的死氣,對那些大能來說,更加的敏感和厭惡。」

「誰說沒有有價值的東西,這裡不是還有龍淵劍譜嗎?那可是魔帝冥滄全身修為所化的劍譜,可是無價之寶啊!」

「傻丫頭!」墨洲淡笑一聲,沒有解釋。

但凡大能,世家,誰家沒有一兩本絕世功法,根本不會肖想那未知的也不知是否適合的龍淵劍譜。也只有沒有上乘功法的人才會來這賭一賭運氣,再者,那龍淵劍譜如果沒有龍淵劍的配合,其威力也只能發揮十之一二,那龍淵劍,失蹤已有千年,無人知曉,也就更加無人貪圖龍淵劍譜了。

瞅了一眼一臉冰寒的夜笙,墨洲心裡感嘆,他也沒有想到,那失蹤已久的龍淵劍竟然會出現在夜笙身上。

「好了,前面可就是殭屍的出沒的地方了,這殭屍更加的難以對付,我們還是好好想想對策吧?」花楹插口道。

之前他們那般不順,一是因為他們沒有經驗,二則也是因為他們收集的信息和實際情況不符,三則,他們的運氣實在是差了點,各種巧合之下,才會搞得他們如此狼狽。

「恩,三小姐說的是,靈兒,不要再想那些了,我們來研究一下怎麼對付殭屍吧!」

這殭屍渾身是毒,身手靈活。

「這除了用劍氣凌空斬殺,不就別無他法嗎?」藍靈兒哀嚎一聲。

花楹疑惑的看了看幾人的臉色,提出一個她一直想要問的問題。「這些陰邪之物,應該懼火才是,為何,不管是面對巨蛛,還是對上那骷髏時,我們都不用火攻呢?」

聽聞花楹的問題,夜笙,墨洲,藍靈兒三人對視一眼,面面相覷,臉上有著同樣的尷尬和懊惱。

一言驚醒夢中人啊!

那巨蛛,還有那蛛絲,蛛網,可全都是懼火的,可他們竟然沒有一人想起可以用火攻,而是老老實實的跟那巨蛛群打鬥,搞得那般狼狽。若用火攻,哪有那般麻煩。

「怎麼了?我說的不對嗎?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經驗全無,說的不對的地方還請你們見諒。」三人臉色奇怪,花楹臉色微紅,無措的用手抓抓頭髮,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拍拍花楹的肩膀,夜笙面帶欣慰,感嘆道:「你說的沒錯。」

澀然的低頭,花楹擺擺手道:「都是我亂想的。」

「哎……若我們之前用火攻那巨蛛,也不會被追的一直逃命了。不過,骷髏和殭屍對有溫度的東西更加的敏感,火,雖然可以剋制骷髏和殭屍,但,更能吸引來更多的骷髏和殭屍。所以,在枯骨荒原上,很少用火,是以,先前我們也沒想到可以用火對付那巨蛛。」

夜笙細細的解釋,這也是他們之前完全忽略了用火這種方法的緣由。只有花楹涉世未深,所有的想法都沒有被這世俗固定,才會有更多不同的見解。

「哦,原來是這樣啊,是我思慮不周了。」花楹點頭應道。女記東圾。

用力的揉揉花楹的腦袋,夜笙臉上滿是笑意,溫和的鼓舞道:「你說的也沒錯,之後有什麼想法一定要說出來,說不定,你就能想出更好的法子來呢?」

得到夜笙的鼓勵,花楹是一掃之前的失落,幹勁滿滿的點頭道:「恩,笙哥哥,我會的。」

夜笙淡笑著看著花楹,這個他順手撿來的寶貝,親自培養的人兒,經過這段時間的洗禮,越來越展現出屬於她的光芒,越來越奪目光彩。

夜笙的心中有是喜悅又是擔憂,這般靈動的人兒,會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嗎?還有被她吸引的男子,是不是有一天,她會離開他的身邊隨另一個人而去呢?

想著,夜笙心底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刺了一下,有些疼痛,打心底,他不想讓花楹離開他的身邊,脫離他的掌控。其實,這不過是夜笙對花楹那強烈的佔有慾在作祟,只是,此時的夜笙並沒有發現這一點。

只是想著花楹越來越耀眼,儘管面貌毀了,但一點都不損她的光芒,遲早有無數的男人會覬覦他的寶貝,特別是這周圍就有一個這樣的男人。

接著,墨洲就發現自己被夜笙狠狠的瞪了一眼,摸摸鼻子,墨洲眼中滿是迷茫,他做錯什麼了嗎?

墨洲怎麼也想不到,他只是被那個男人遷怒了而已!


藍靈兒疑惑的在三人身上來回掃視,總感覺這三個人之間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

夜笙的失控只是一瞬,很快就恢復過來,小心的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

「將這些藥水塗抹劍身,刺到殭屍時會使殭屍的身體脆化,更容易對付。不過,一定要小心,不能碰到,這毒擴散的非常快,就算有解藥,也怕來不及服下,所以一定要小心。」

夜笙細細的叮嚀,他可不希望這對付殭屍的毒作用在人的身上。

接著又從懷中拿出幾個樣式不同的玉瓶,講解道:「萬一不小心碰到殭屍身上的屍毒,一定要找機會在半柱香之內服下綠色的藥丸,若被抓傷,則服下紅色的藥丸並趕緊找我醫治,不然,這殭屍中就要再多一員了。」

三人急忙將藥丸接過,小心的裝了起來,他們可不想變成那醜陋的殭屍。

再說,那殭屍渾身是毒,對上難免束手束腳,有了此葯,不說放開行事,也多了幾分保障。

一看幾人的臉色夜笙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麼,連忙冷聲道:「這葯,只是我根據以往的案例猜測著做出來的,效果如何,我也不敢保證。你們可不要因為有此葯而掉以輕心,那我不若現在就將此葯毀了。」說道最後,夜笙可謂是色厲內荏,臉上滿是厲色。 乖乖收好藥丸,三人是連聲保證,一定小心謹慎,不會因為有葯就大意的。

見著三人態度誠懇。在沒有那盲目的自信,夜笙這才放下心來。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若是幾人因為有葯的原因不能全心對敵,那這葯要之無用。

小心翼翼的細細將那藥水塗抹在劍身上,四人終於舒了口氣。

夜幕開始降臨,空氣中的陰氣越來越重,那隱在暗處的陰邪之物也開始慢慢蘇醒。

花楹等一行四人秉著呼吸,小心翼翼的在山間穿梭。

黑夜是亡者的樂園,他們只能提高警惕,小心應對。

「吼……」

破碎不堪,沙啞難聽的嘶吼聲在寂靜的夜中分外滲人。

腳下是崎嶇的道路,遠方是滲人的屍嚎,漆黑的夜晚,一切恐怖的氣氛達到了頂點。

花楹和藍靈兒被夜笙和墨洲護在中間。如履薄冰的慢慢行走著,唯恐發出一聲聲響暴露了他們的蹤跡。

此刻的她們,忘記了殭屍是聞著生氣尋找食物的。

「吼……」

一聲異常高昂的屍吼聲在不遠處響起。接著,無數嘶吼聲此起彼伏的迴響。好似在互相通知消息一般。

夜笙眉毛一皺,低聲道:「糟了,那些殭屍發現我們了!」

話音剛落。花楹就急促的附和:「笙哥哥說的對,那些殭屍圍過來了!」

「吼……」

近在咫尺的嘶吼聲,和那殭屍身上獨有的屍臭和腐爛的味道撲鼻而入。

殭屍群到了!

那殭屍瞪著一雙污濁不堪的黑眸,齒間還流淌著惡臭的液體,身上的衣物衣衫襤褸,一條一條,就像是那從地底鑽出來的屍體。皮肉乾巴巴的黏在骷髏上。

「殺!」

四人同時身動,持劍殺向那圍過來的殭屍,那殭屍看著噁心,實力著實不怎麼樣,又加上藥物的加持,四人是一劍一個,只要砍掉頭顱,那殭屍也就徹底的死去。不一會,腳下就躺滿了那殭屍的屍體。


一群大約三百多的殭屍,四人足足殺了一個時辰,身上不免沾上那殭屍身上惡臭的液體。

為了保險起見,夜笙著幾人服下藥丸。並將身上的衣物焚燒。

如此一番折騰,已近晨曦,那滿山遍野的殭屍也漸漸消失不見,不知藏在何處。

這殭屍竟是害怕陽光的!

這般,四人才難得有了休憩的時間。

「笙哥哥,這葯還真管用!」花楹笑著道,塗抹上藥水的寶劍,殺那些殭屍就像砍西瓜,一砍一個,毫不費力。

夜笙可沒有花楹等人那般有信心,只是淡淡的道:「這些殭屍還是最次的殭屍,越往裡殭屍也會越厲害,那時,這藥水也不知能起幾分作用。」

事實也是如此,等到四人再次遇上殭屍,那殭屍的眼眸竟是黃色的。

對上這黃眸殭屍時,幾人所費的力氣也開始相應的增大了。

四人也不得不放下對藥物的那份依賴之心,開始一心一意的用心殺敵。

心裡都知曉肯定還有更加厲害的殭屍,但,幾人卻不知會來的如此這般突然。

………………

烏黑尖利的指甲帶著一股腥風向著花楹的面部抓來,花楹神色不動,腳下輕點,飄渺又利落的躲過那殭屍的攻擊。手中寶劍掐著劍招向著那殭屍的腦袋一揮。

「哐」

金戈相交的轟鳴聲刺耳的響起,那殭屍的頭顱竟然異常堅硬,如同鐵鑄的一般。

花楹眸色一沉,心道,這殭屍的頭顱比之前的更硬了。

被擊中命門,那殭屍通紅的眸子中閃過一絲暴戾,無意識的嘶吼一聲,雙臂揮舞,那烏黑尖利的指甲不斷的向花楹抓來。

面對這般密集的攻擊,花楹絲毫不見慌張,真氣運到足底,飛速的躲閃著那殭屍盲目的攻擊。

「吼……」

那殭屍暴怒的嘶吼一聲,原地打轉,那肉香還在跟前,怎麼不見散發肉香的食物呢。

「受死吧!」

躍至殭屍頭頂的花楹厲喝一聲,身形猛然下墜,手中寶劍帶著勢不可擋的劍氣精準的刺在那殭屍的脖頸處。

腳下一個旋身卸力,花楹瀟洒的站立,身後,那對面的殭屍的頭顱高高飛起,失去頭顱的殭屍雙手不甘的揮舞幾下,徹底的倒了下去。

「不錯!楹兒現在的劍法愈加醇熟了!」

夜笙拍拍手,溫和的贊道。

他們幾人在此處歇息,不曾想竟然會出現殭屍,因為只有一隻,夜笙就讓花楹出手,也檢查一下她這一陣的進步。

花楹的表現,果然沒有讓夜笙失望。

卻說他們那日休整之後,再度就與殭屍相遇,最先開始的殭屍身體僵硬,自知機械的向散發著肉味的活物襲擊,污濁的瞳孔是黑色的,接著,他們發現,有些殭屍眼眸發黃,他們的身體也相對靈活一些。不過,對於四人而言,這些殭屍還算容易對付。


再接著,又出現了眼眸發紅的殭屍,也就是花楹此時斬殺的殭屍。

此時據他們進入殭屍出沒的區域已有三日,三日時間,他們四人斬殺的殭屍已有上萬,可他們相遇的還只是殭屍群中第三等的殭屍。

「這殭屍比之前的兩等身子更加的堅硬,也更加的靈活,速度也加快許多。對上紅眸殭屍,所消耗的是對上那黃眸的兩倍。」想到剛剛的戰鬥,花楹慎重的說道。

「黑眸的白日不曾出現,只有入夜之後才會出沒;黃眸的黃昏時候就會出沒,這紅眸的,」夜笙抬頭望望頭上那發黃的太陽,臉色嚴肅的道:「竟然在下午時分就出現了。這殭屍隨著等級的升高對陽光的抵抗力也越來越強了。」

「是啊!若不是楹兒聽力超群,我們還就被這紅眸殭屍偷襲了呢!」

之前四人還在歇息,誰也不曾想會有殭屍突然襲擊,要知道,先前面對黑眸和黃眸,這些殭屍白日不敢出現,四人還能趁白日的時間好好歇息一下。

可是,這白日出現的紅眸殭屍讓四人更加慎重起來,這殭屍的等級越高,他們面臨的危險程度也開始增加了。

「看來,越往裡我們越要小心了。依著這殭屍的等級程度,說不定之後還有那完全不懼陽光的殭屍。」夜笙沉眉冷聲道。

沒想到,這枯骨荒原上的情況如此複雜。

紅眸殭屍的出現讓幾人更加的警惕,就算是白日休息時也不敢放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