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抑著心中的振奮,葉楓望向九陽武仙,神色間感激之情不言於表。

與此同時,他注意到九陽武仙這一縷印記所化的身影,已經接近於完全透明的狀態,顯然是消耗了大量的力量,即將消散。「我九陽這一生開創武道修行之法,所有人都以為九陽劍訣,九陽印便已經是我在武道上最高的成就,但在太玄和元古他們背叛我之前,我已經開闢出了更強的絕學。」九陽武仙抬手指向葉楓紫府識海中漂浮的那枚破

與此同時,他注意到九陽武仙這一縷印記所化的身影,已經接近於完全透明的狀態,顯然是消耗了大量的力量,即將消散。

「我九陽這一生開創武道修行之法,所有人都以為九陽劍訣,九陽印便已經是我在武道上最高的成就,但在太玄和元古他們背叛我之前,我已經開闢出了更強的絕學。」

九陽武仙抬手指向葉楓紫府識海中漂浮的那枚破法符文。

「我曾經留有武,道,乾,坤,魂五塊石板,裡面也都蘊含有一枚這樣的符文,代表了我的五中傳承,分別傳授給了五大弟子。」

說到這裡,九陽武仙笑了起來,「當初我將人族的所有事情都交給他們五個人來處理,而我則醉心於武道,專門研究出了可以剋制我所有絕學的更強絕學!」


「本來我是打算在我成仙之後,便會將這門絕學傳授給他們五人之中的其中一人,但他們卻在那個時候背叛了我……」

九陽武仙仰頭大笑,模糊的身影驀然消散,灰濛濛的紫府識海中頓時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

葉楓的心情有些混亂,荒古傳說中的九陽人主出現,實在是太過於突然。

雖然從對方的話語言談中獲知了很多關於荒古時代的真正秘聞,但是關於實際上的東西,九陽武仙並沒有絲毫的提及。


如果說九陽人主不是天下間第一個成仙的人,那麼誰是第一個成仙的存在?

背叛人主的五大弟子之中,誰成為了這第一個成仙的人? 到底誰才是荒古第一個成仙的人,九陽武仙隻字未提。

除了五大弟子的背叛之外,葉楓並沒有從人主九陽這裡得知更多的信息。

唯有成仙,才能永生,與日月同輝,與天壽齊!

「葉楓,雖然不知道你修鍊的功法到底是什麼來歷,但是能夠讓你修成傳說中的混沌之力,顯然很不一般。」

九陽武仙虛幻的身形越來越模糊,話音落下之際,便徹底消散。

葉楓淡漠的望著這一切,對於這位荒古傳說中的人主,他說不清楚心裡是個什麼樣的感覺。

磅礴的神念掃過紫府識海的每一寸角落,並沒有任何九陽人主遺留下來的痕迹。


包括那曾經烙印在他靈魂本源中的仙人煉丹圖也一起消失了。

謹慎的性格讓葉楓根本不可能相信九陽人主的出現,僅僅只是為了指點他的修行,這裡面或許有著極大的深意,只是他無法揣測出來。

如九陽人主這般傳說中的存在,不論是眼界見識,還是智慧心境,都遠非他所能比。

能夠被謂之為仙的人,一舉一動都有莫大的含義,凡人無法揣度。

九陽武仙的烙印消失,葉楓的意念也回歸了本體。

「嗡!嗡!嗡!……」

頭頂的高天中,通體宛如黃金澆築的仙鍾依然震蕩不休,一道道鍾波跌宕起伏,蘊含浩瀚莫測之威,讓陽隕天,花若顏這樣的武皇巔峰級高手也只能全力運轉功法,艱難的抵擋。

鍾波的影響,直接作用於靈魂本源,不知已經抵擋了多久,陽隕天等人都已經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珠,臉色慘白。

法釋和尚和東極山的修為較之陽隕天和花若顏弱了一籌,更是身軀搖晃,似乎隨時都將崩潰。

在紫府識海中與九陽武仙的烙印化身對話的這段時間,鍾波並沒有對葉楓產生絲毫的影響。

此刻九陽武仙的烙印已經消散,但是以他凝聚成虛無元神的靈魂本源,可以輕鬆抵擋下這種程度的鐘波。

「這裡的所有人中,以陽隕天的修為最高,縱然以凝氣成罡的修為,也無法與仙鍾共鳴到這種程度,那麼這一切到底是誰做的?」

虛無元神的強大,讓葉楓可以淡定愜意的睜開雙眸,犀利的目光掃向四周。

在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裡,一個身材矮小,生的肥頭大耳的胖子盤膝而坐,雙手化作殘影不斷的交錯,打出玄奧印訣,他那肥嘟嘟的胖臉上汗水淋淋,顯然保持這種與仙鍾共鳴的狀態,也是一個不小的消耗。

「原來是他。」

葉楓瞳孔微微一縮,他記得當初在登上浮空階梯時,這個小胖子便隱隱給人一種頗為神秘的感覺。

進入這座宮殿之後,葉楓也聽到有人提起過這個小胖子叫做韓飛,卻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

除了陽隕天,花若顏,法釋和尚,東極山這四位年輕一輩中的頂尖高手之外,葉楓還意外的看到了另外一個人,竟然也能夠抵擋鍾波的侵襲,堅持到現在。

一身勁衣,背負長劍,面帶一縷傲然之色,正是被很多人稱之為瘋子的陸鵬,乃是十年前玄天武宗留在亂古塔中的高手。

葉楓只是掃視了一周,便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陽隕天自負修為最高,視仙鍾為囊中之物,引來花若顏等人的圍攻。

不管是論修為實力,還是身份來歷,在場眾人之中,都沒有人能夠與他們這些出身於五大聖地的人媲美。

但是這個叫做韓飛的小胖子卻隱藏的很深,在陽隕天等人大戰的無比激烈時,突然出手與仙鍾共鳴,藉助那浩蕩瀰漫的鐘波,將那些實力不足的人統統震懾的退出了這座大殿。

並且鍾波侵襲之外,陽隕天等人也都自顧不暇,全力抵擋,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這一切是他在偷偷的搞鬼。

驀然間,葉楓的眉頭皺了起來,自從仙人煉丹圖烙印在他的靈魂本源之中,已經有接近一年的時間了。

而九陽武仙的烙印化身早不早,晚不晚,卻偏偏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這其中是不是存在著某種目的?

按照九陽武仙的解釋來說,他之所以這個時候出現,是因為仙鐘的共鳴將他留下的這道烙印喚醒。

但是對於九陽武仙的這番解釋,葉楓並不全信,或許對於這片世界其他的武者而言,九陽武仙的一切都不容置疑,但葉楓的靈魂卻並不屬於這個世界,縱然九陽武仙乃是傳說中的存在,他的心中也沒有多少的敬畏。

至於九陽武仙出現之後,便直接說出他修鍊問題的所在,一下子就將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然後又拋出五大聖地祖師背叛他的荒古秘聞,對方所做的這一切,彷彿都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讓他無心去想其他。

那麼九陽武仙的目的顯而易見,那就是拖延時間!

「當!」

懸浮在空中的仙鍾再次震蕩,這一次蕩漾開來的鐘波,遠遠要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浩大,鍾波所過之處,整個宮殿都掀起了一陣呼嘯的狂風。

「噗!噗!」

修為相對較弱的法釋和尚和東極山當場噴出鮮血,身體被狂風吹起,飛向宮殿之外,整個人都失去了意識。

緊接著,花若顏也漸漸的支撐不住,背後金色的女巨人浮現,顯然已經用盡了全力,但卻仍然無法抵禦仙鍾之威,身子一軟,昏迷了過去,隨後被狂風吹起,飛向殿外。

五大聖地之中,修為最為強橫的陽隕天卻仍舊堅持著沒有倒下,但也嘴角溢血,很明顯抵擋的無比艱難。

「嗖!」

空中的仙鍾驀然急劇縮小,轉眼間就化成指甲蓋大小的一道金光,如流星劃過天際,飛向隱藏在不遠處角落裡的小胖子韓飛。

「原來如此!」葉楓的眼中透出一絲厲芒,終於明白九陽武仙拖延時間的目的,就是為了讓這個韓飛收走仙鍾!

儘管九陽武仙的一席話讓他在武道修鍊上遇到的諸多問題茅舍頓開,但是這種被人算計的感覺,還是讓他的心中非常的不爽。

在小胖子韓飛收取仙鐘的這一刻,瀰漫跌宕無盡的鐘波也恢復了平靜,陽隕天和陸鵬兩人不約而同的睜開了雙目。


「仙鍾!」

陽隕天縱身騰躍而起,五指張開,探手一抓,罡氣噴涌而出,化作一隻大手,向著那仙鍾所化的金光抓去。

縱然因為鍾波的震蕩,讓他的靈魂本源損耗極大,但是他凝氣成罡的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強橫。

從一開始進入這座殿內發現仙鍾,陽隕天便志在必得,不允許任何人阻擋他的腳步。

「鏘!」

陸鵬背後的長劍出鞘,長達十丈的金色劍氣斬出,目標並非是陽隕天,也不是仙鍾,而是直取那隱藏在角落裡的小胖子韓飛!

原本一臉猥瑣膽小的胖子,這一刻的目光卻是無比的堅定,一拳打出,拳風呼嘯,空氣炸裂,竟是將陸鵬斬出的金色劍氣轟碎成了齏粉。

「被鍾波震蕩了這麼久,居然還能夠堅持到現在,但是僅憑你們兩個現在剩下的實力,休想與我爭奪仙鍾!」

韓飛冷冷一笑,如肉球般的身體站了起來,縱身一躍,速度竟是飛快,胖乎乎的手掌攤開,向仙鍾所化的金光抓去。

與此同時, 山中田園 ,化形而成一頭金烏,向陽隕天撲去。

「收取仙鐘的法門唯有我們五大聖地才有,你到底是誰?」

陽隕天又驚又怒,風火之力匯聚,化作一桿戰矛, 我真的不開掛

金色的火焰至剛至陽,竟是輕鬆碾壓陽隕天的風火之力,利爪粉碎了戰矛,尖嘯一聲,猶如真正的金烏,繼續朝著陽隕天撲去。

面對至陽之火的攻擊,陽隕天也是不敢怠慢,只能咬牙放棄搶奪仙鍾,手持長槍迎了上去。

就在陽隕天一槍將金烏洞穿,而後用力一震將之絞碎之時,仙鍾縮小所化的金光,已經落入了小胖子韓飛的手中。

「哈哈,仙鍾在手,別說是你們,就算是真正的武帝來了,也奈何我不得!」

韓飛臉上的肥肉亂顫,目光之中也是充滿了激動之色,忍不住仰頭大笑起來。

「小胖子,你高興的太早了一些。」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驀然傳來,葉楓的身影快如閃電,出現在了韓飛的面前。

正在仰頭狂笑的韓飛心中警覺突起,凝聚至陽之火,直接就是一拳狠狠的向著葉楓轟去。

這小胖子看起來人畜無害,實力卻很強橫,剛才便是一拳將陸鵬斬出的十丈劍氣轟碎成了齏粉。

「嘭!」

一股氣浪以兩人為中心炸開,空氣盪起道道漣漪,一道如肉球般的身影瞬間橫飛了出去。

韓飛的實力的確不弱,但對於葉楓而言,卻仍舊不夠看。

「啪!」

腳下塵埃盪起,葉楓瞬間如閃電一般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已經追了上那橫飛出去還未落地的韓飛面前。

棄妃從商 咔嚓!」

葉楓探手一抓,便直接捏碎了對方的五根指骨,那還未捂熱乎的仙鍾易主,落入了葉楓的手中。

從葉楓出手,到奪取仙鍾,整個過程葉楓的動作都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堪稱是雷厲風行,根本不容對方反應過來。

強橫的武體肉身,再加上大虛空遁術無與倫比的速度,除了達到凝氣成罡境界的高手,葉楓完全能夠橫掃任何人。 「嗡!……」

仙鍾劇烈的震顫,即便以葉楓強橫的肉身,手掌也被震的發麻。

這畢竟是傳說中的仙器,凌駕在道寶之上,自然不是他一個小小武王所能禁錮的。

「交出仙鍾!」

一縷殺機從身後傳來,陸鵬手持長劍,一道金色的劍影浮現在他的身後。

以劍道天賦加持,再加上他所修鍊的玄陽劍罡神功,一劍斬出,氣浪洶湧。

能夠鍾波如此長時間的侵襲之下堅持住,這陸鵬雖然還未達到凝氣成罡的境界,實力卻非同凡響。

「你想要,給你就是了。」

葉楓淡然一笑,兩根手指捏著震顫不休的仙鍾,直接扔向了陸鵬。

看到對方竟然如此輕易便將到手的仙鍾放棄,陸鵬的眼中露出詫異之色,心中難免會懷疑這其中是否有什麼陰謀。

然而仙鍾近在眼前,沒有人能夠抵擋的住仙器的誘惑,當即凝聚真氣向仙鍾抓去。

「噗!」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