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大少,你是在叫我?”蕭天笑吟吟的問道,熟悉蕭天的人都知道,蕭天露出這樣的一幅笑容,那肯定是沒什麼好事。

龍少昊從鼻孔裏面噴出一股子冷氣,冷笑着說道:“蕭天,識相的話,我勸你最好趕緊把我放了!”蕭天的腰微微一彎,笑道:“要是我不呢?”“哼哼,你以爲就憑你一個黑/道幫會可以鬥得過**嗎?”龍少昊冷笑了兩聲,說道。蕭天笑而不語,盯着龍少昊看了一會兒問道:“你也算是我魂堂的兄弟了,你知道背叛社團的結果是什麼

龍少昊從鼻孔裏面噴出一股子冷氣,冷笑着說道:“蕭天,識相的話,我勸你最好趕緊把我放了!”

蕭天的腰微微一彎,笑道:“要是我不呢?”

“哼哼,你以爲就憑你一個黑/道幫會可以鬥得過**嗎?”龍少昊冷笑了兩聲,說道。

蕭天笑而不語,盯着龍少昊看了一會兒問道:“你也算是我魂堂的兄弟了,你知道背叛社團的結果是什麼嗎?”

“哼,就你一個小小的黑/道社團,大爺我還看不在眼裏。認你做大哥,第一是我好奇,第二是老子故意的。有種你就給我動家法啊!我倒要看看,你有幾個膽子!”

龍少昊大聲的喊道,一幅趾高氣揚吃定蕭天了的架勢。


“這小娃娃太不懂事了。”烽火看不下去了,在旁邊插了一句,就朝着龍少昊走了過去。

也沒看到烽火有什麼動作,只見他在龍少昊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一下。

也許其他人看烽火真的什麼也沒幹,但是蕭天卻是看的十分的清楚,就在烽火拍龍少昊的時候,他的指間一點細小的火苗鑽到了龍少昊的身體之中。

就在烽火在龍少昊的身邊繞了一個圈之後,龍少昊突然間像着了魔一樣大聲的叫喊了起來,雙手在身上到處撓了起來,一把撓下去皮膚立馬就破了。

烽火將一點南明離火打到了龍少昊的體內,而且這點小火在龍少昊的體內快速的遊轉了起來。

南明離火霸道的能力,即便是就這麼一丁點,那也不是一個凡人可以扛得住的。

龍少昊的五官扭曲了起來,身體在地上滾動着,打着滾兒,雙手不斷的在身上各處撓了起來。

安若曦被這場景嚇壞了,雙手掩住了嘴巴,眼睛裏流露着許多的恐懼。

蕭天卻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並沒有讓人將安若曦送到其他的地方,反而是就讓她在那裏看着。

“現在,告訴我,你們想搞什麼?”蕭天點了支菸,悠悠的開口問道。

“我說,我說!我說!啊——”龍少昊簡直就像是着了魔一般,在聽到蕭天的身後之後,急忙大聲的喊道,聲音顫抖的厲害。

蕭天看了烽火一眼,烽火搖搖頭,嘀咕道:“這點就扛不住了,你還真敢在這裏囂張!”

看起來烽火玩的還不是很盡興,他在龍少昊的肩膀上再次拍了一次,那只有指甲蓋大小的一點火苗悠的一下從龍少昊的體內鑽了出來,鑽到烽火的手掌之中消失不見。

龍少昊的全身被自己撓的血淋淋的,露在外面的皮膚上滿是觸目驚心的爪印,汗水和血液混合在一起,痛的他不斷的呲着牙倒吸冷氣。

過了許久,龍少昊眼神中滿是驚恐的看了蕭天一眼,開口說道:“是五爺要找天哥你的事兒。”

這小子現在是學乖了,對蕭天的稱呼又直呼名字變成了天哥,語氣那叫一個恭敬,前後的形象一對比,簡直就跟兩個人一樣。

蕭天看他像看一個可憐的蟲子一樣,這樣的人活着真的是很可憐,喜歡裝逼,卻有沒有本事。

“他爲什麼找我的茬?你和你老子怎麼會牽扯進來?”蕭天問道。

“五爺一直就在利用你,當初是他在暗中剪除了LZ市的大部分勢力,然後讓你順利的當上LZ市的地下霸主,其實,他就是在借你的實力給自己打江山。然後,再趁你實力分散的時候,一舉將你打掉。”龍少昊戰戰兢兢的說道,沒有一絲的隱瞞。

蕭天煥然大悟,難怪他當初在LZ市的發展會那麼的順利,而且五爺還親自出山來給他捧場。

那個時候,蕭天的網吧開業,五爺竟然親自來了。

這在當初,蕭天是怎麼想都沒有想通的事情。五爺可是當初GS道上聲名赫赫的教主,卻會給他們那一幫小孩子來捧場。

這不讓人起疑心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蕭天那個時候只是稍稍的疑惑了一下,反倒是沾沾自喜了起來。

原來竟然是這樣的一個緣由。

這讓蕭天又重新知道了一個故事,那就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五爺當初那麼做,完全是奔着利用蕭天去的。

“你和你老子是怎麼一回事?”蕭天接着問道。

“我父親覺得你太難控制了,而且給的好處基本上就是沒有。所以,在五爺找他說要滅了你的時候,我父親就一口同意了,而且五爺給的酬勞很豐厚。”

龍少昊一五一十的說道。

還真是夠貪心的,蕭天在心裏冷冷的笑了一聲,嘆道。

人心不足蛇吞象,龍陽是知道蕭天的身份的,雖然他只知道蕭天是軍情三處的人,但是軍情三處也是一個國家祕密單位。

他這麼公然的和蕭天對着幹,看來是很有把握!

要嘛就是他的背景真的很深厚,要嘛就是他就是一個見錢眼看的蠢蛋。

蕭天這樣想到,心中卻是不由得有些想笑,就憑他龍陽還想控制他蕭天,也不知道就蕭天現在這個屋裏的人,有好幾個人可以直接砍了他在跟組織上報,一點事情都沒有。 “我想知道你是怎麼想的?”蕭天緩步踱到了龍少昊的背後,開口問道。

由於龍少昊看不到蕭天是什麼表情,也不知道蕭天在他的身後會幹什麼,身體不由得一抖,

“天哥,這並不是我的本意,是我父親逼我這麼做的。真的!你也知道,我父親跟你反目了,我肯定得向着我的父親,畢竟那是我的老子。”

猶豫了一會兒,龍少昊說道。

蕭天點頭說道:“嗯,說的有道理。”

但是,在心裏,蕭天卻是十分的失望,他早就得到了消息了。龍陽根本沒有逼龍少昊反蕭天,反倒是龍少昊自己想要上位,跟五爺勾結在一起,把自己的父親逼了一把。

蕭天原本以爲這小子是個可塑之才,還有心培養,現在看來,幸好還沒有給他實權,要不然絕對是趙高之流。

“回去吧,看在你的這份孝心的面子上,我放你一馬。”蕭天背對着龍少昊擺了擺手說道。



龍少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道上一直流傳的心狠手辣的死神蕭天,竟然會放他走?!

擡頭看着蕭天,龍少昊擔心自己的耳朵真的是聽錯了,動也不敢動!

“走啊!沒聽到我說話!”蕭天低低的喝了一聲。

這一回,龍少昊終於聽清了,而且聽得十分的清楚。

“謝謝天哥,謝謝,謝謝天哥!”連聲說了好幾個謝謝,龍少昊連忙在地上爬了起來,像是喝醉了的人一般,跌跌撞撞的衝出了客廳。

在他剛剛呆過的地方留下了一大片的水漬,竟然是被嚇尿了。

“老大,幹嘛放他走?”鍾浩略有不解的問道。

“你真是個傻屌!他就是個魚餌,要靠他釣魚的。”烽火指着鍾浩笑說道。

鍾浩頷首,一副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沒有明白的樣子。

蕭天家偌大的客廳裏,今天晚上顯得一點兒也不大了,滿滿當當的坐滿了人。

現在龔權和安若曦都救出來了,蕭天懸在心上的一顆石頭也落了下來,幾個大老爺們湊到一起,小飲了起來。

“老丘,你怎麼看?”蕭天左手香菸,右手酒杯,問丘傳言道。

丘傳言眼皮一翻,愣了一下問道:“什麼怎麼看?”

“你看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蕭天接着問道。

丘傳言只要眼前有酒,眼裏就只剩下酒了,簡直如同一個酒中仙一般。其他的人幾個人開了一瓶,他的眼前放了整整的一瓶,自斟自飲的倒了一杯,說道:“這事情你別問我,現在你是老大,我們這幾個老傢伙聽你的指揮。”

蕭天的目光看向了烽火,沒想到烽火竟然和丘傳言的反應出奇的一致,兩人的酒杯碰了一下,妖瞳見狀,竟然也加入了進去。

蕭天還沒開口呢,這倆人就說道:“我們兩個也不知道,你讓我們打誰我們就打誰!”

媽的,指揮這麼幾個老傢伙,蕭天還真的是很有壓力!

什麼屁的指揮,蕭天根本就不能是指揮。

秦關的酒量不行,喝了兩杯,臉頰就跟個女孩子一樣紅撲撲的,那微胖的臉蛋看起來倒是煞是可愛。他嘴裏咬着杯子,嚷道:“那還需要商量什麼,直接揍他孃的不就行了。”

秦關說出來這話,倒是讓蕭天着實吃了一驚。

同時,他也深切的感覺到,是他把秦關給影響的,這小子現在居然也是一口的髒話,而且有種如狼般的性質漸漸的暴露了出來。

不過,他的這話說的倒是讓蕭天很是認同,直接幹!

忽地,一直坐在客廳的另一邊和安若曦一起看電視的鬼卦幽水突然面有焦急之色的走過來,說道:“事情有些不妙。”

幽水有這樣的一幅表情,很是出乎蕭天的意料,像他們幾個老前輩心性早已是修煉到了一定的程度,一般的事情根本影響不了他們。

幽水露出這樣的神情,肯定是什麼大事,蕭天連忙問道:“幽水前輩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們還是過來看看吧!”幽水嘆了口氣說道。

蕭天幾人連忙起身,跟着幽水走到了那邊,電視中正在播放着新聞。

看到新聞的內容,蕭天也呆住了!

難怪幽水前輩會是那樣的一幅表情,蕭天幾個人也都被震驚到了。

此時,在電視中播放的是一則本地新聞,而畫面中的人物正是蕭天以前覺得足以信任的GS省省委書記龍陽!

而這則新聞發言的主要內容竟然是針對魂堂和蕭天的,在發言中,龍陽義正詞嚴的譴責蕭天和魂堂,並將魂堂定義爲了黑社會組織,長期以來盤踞GS省的大部分地區,成員多大數萬人。

而且,在發言中,龍陽更是爆出了蕭天的身份,直言不諱的說:“根據我們祕密的調查,發現魂堂的首領竟然是一位黨內人士,在國家某單位身居要職。這樣一個國家幹部,竟然以公謀私,公然聚集社會流氓擾亂社會秩序。這樣的一個黑惡勢力,我們決不能姑息養奸!”

在發言中,龍陽振振有詞的對蕭天以及魂堂進行了大肆的批判,並號召居民檢舉舉報魂堂成員,並作出承諾會在近期展開大規模的三掃行動,對像魂堂這樣的大勢力進行清剿,還羣衆一片美好天空。

“這小子是在找死!”烽火看完之後,罵道。

蕭天卻是沒有任何的表情,他在想一個事情,一個關乎他和弟兄們生死存亡的大事。

龍陽這樣子將魂堂直接擺出來,蕭天倒是還有辦法可以應對,但是,如果是上面的人呢?

他有什麼辦法應對?

“這事情搞大了!”丘傳言嘆了口氣說道。

幽水橫了丘傳言一眼,說道:“這事情你搞不定?”

丘傳言看了看幽水,又是嘆了口氣,臉上微有難色說道:“辦法倒不是沒有,但是辦起來有些難度。”

幽水的臉上瞬間黑了起來,大聲說道:“我不管你有沒有辦法,有辦法你就去辦,沒辦法你也給我去想辦法,要是小天有什麼差錯,我就讓這整個GS省的人陪葬!我說到做到!”

幽水瞬間爆發出來的氣勢的着實把所有人嚇了一跳,尤其是丘傳言,他猛的吃了一驚。

忙說道:“有話好好說,好好說,動這麼大火幹嘛!”

他還真是怕啊!山、林、火,這三個西北組的元老,名聲早已在外,想當初,西北組雖然只有三個人,但是其他的組的人見了這三個人那叫一個恭敬,屁都不敢放一個。

就是因爲他們的實力擺在那裏,元嬰初期的實力在而今的這凡間已經是絕對頂尖的實力了。

而且,丘傳言知道幽水的性格,她還真的是說到做到,護犢子之情那還不是一般的強,現在幽水把蕭天看的跟自己的兒子一樣,要是蕭天真的出現一個三長兩短。

幽水指不定真的會屠城!

回過神來的蕭天,心裏猛的一陣感動,感激的看着幽水說道:“幽水前輩,不要緊,這事情我自己就可以擺平。”

丘傳言用一雙渴求的眼神望着幽水,他可是真擔心啊!

幽水嘆了口氣,語氣柔和的衝蕭天說道:“放開手幹!有我們這幾個老傢伙給你撐着。”

幽水的話音剛落,烽火就擺着手說道:“我可事先聲明啊!你們幹,我可不摻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