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月沒寫,我的速度也變慢了,需要有一段時間緩衝一下,暫時一天一更。希望各位朋友繼續支持神皇,謝謝。 蕭宇天躺在地上,不停地吐着血。剛纔靠着渾厚的真元力硬抗了那兩下,蕭宇天也吃不消了,那兩招威力確實夠猛的。本來蕭宇天都準備拼了,但是卻突然出現神祕高手相助。

蕭宇天也很納悶,那人似乎只是想幫自己,出手之後就消失了蹤跡,找也找不到。思索了一番,蕭宇天腦海中出現一個人選,有如此實力之人,並且願意幫他,除了使者,還有誰。蕭宇天靜靜地躺在地上,從戒指中找出了一枚丹藥,塞入了嘴巴,溫和的藥效蘊養着身體,傷勢恢復很快,只需要一天時間,傷勢便能夠完全恢復。只不過熾焰

蕭宇天也很納悶,那人似乎只是想幫自己,出手之後就消失了蹤跡,找也找不到。思索了一番,蕭宇天腦海中出現一個人選,有如此實力之人,並且願意幫他,除了使者,還有誰。

蕭宇天靜靜地躺在地上,從戒指中找出了一枚丹藥,塞入了嘴巴,溫和的藥效蘊養着身體,傷勢恢復很快,只需要一天時間,傷勢便能夠完全恢復。只不過熾焰雷元力想要完全恢復還得過幾天。

很快,幾道氣息快速靠攏過來。蕭宇天沒有動,這是向自己示好的人來了。果然,很快,幾道身影出現在眼前,領頭兩人正是古臺跟古玄。

古臺上前道,“天皇傷勢可好。”

蕭宇天淡淡道,“不礙事,修養幾天就好,多謝族長關心。”

古玄轉過頭往後面的虛空看了看,彷彿那裏有人,鄙夷地道,“那古冥向來眼睛裏容不得沙子,竟然想對天皇不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天皇你放心好了,那古冥實力雖強,但也不及你。如果他帶上高手一齊前來,我們兩個也不是吃素的,只要你天皇一個信號,不論何時何地,我們都會立刻前來救急。”

說罷,兩人都拿出一枚丹藥,黃階七品丹藥,這種丹藥用來療傷最好不過了。在冰域世界中,能煉丹煉器的人是非常少的,因爲這個世界幾乎沒有火種。所以,冰域世界裏的所有法器跟丹藥都是十分珍貴的東西。

而兩人手中的丹藥可謂是無價之寶,定是族內珍貴的存貨,兩人看來都是花了血本,想要拉攏自己。

古玄道,“天皇此番遭人暗算,我們兩人事後才收到消息前來,沒有幫到天皇,心裏真是過意不去。這有兩枚丹藥,乃是族內稀罕物品,就送給天皇療傷用,也算是我們的一點心意了,還請天皇務必要收下。”

蕭宇天微微笑了笑,沒有推辭,直接收下,“多謝。”

古玄兩人也笑了笑,然後古玄又遞給蕭宇天兩塊玉石,拱手笑道,“既然天皇已無大礙,我們就不打擾天皇療傷,告辭了。這兩塊玉石乃是我兩的通信玉石,以後天皇有事可以捏碎玉石,我們一定立刻趕到。告辭!”說罷兩人便轉身離去。

蕭宇天望着兩人遠去的身影,古臺的身影顯得那麼正氣,而古玄的怎麼看都有一種軟綿綿的感覺。

蕭宇天將兩枚丹藥跟玉石收進戒指,回到大殿,閉關療傷。

蕭宇天仔細查看了體內的情況,雖然傷勢嚴重,但是有五品丹藥的強勁藥效蘊養,完全沒有大礙,很快就會完全痊癒。但是這浩瀚的熾焰雷元力消耗得一乾二淨,想要恢復還得修煉一段時日。

現在霹靂喚雷劍也沒了,三千雷喚劍法也不能再使用,唯一有用的就是那身法。蕭宇天拿出拍賣會上得到的熾焰焚天劍法和熾焰焚天斬,等療傷完畢,就開始修煉這兩樣東西。怎麼着也得有個看家本領,不能老是用蠻力。

打坐幾天後,蕭宇天的傷勢已經完全恢復,熾焰雷元力也恢復得差不多了,蕭宇天出關找了個安靜無人的地方,拿出了赤炎焚天劍法和熾焰焚天斬。

熾焰焚天劍法乃是玄階一品劍法,威力巨大,總共分爲三層,熾焰舞劍,三步化焰,熾焰焚天。熾焰焚天劍法跟熾焰焚天斬相對應,熾焰焚天劍法練到第一層,就可以修煉熾焰焚天斬第一斬,練到第二層,就可以修煉第二斬。

熾焰焚天斬總共也分爲三斬,熾焰斬,焚天斬,熾焰焚天斬,越往後,威力成倍增加。

修煉熾焰焚天劍法第一層熾焰舞劍,先要學會熾焰舞步身法,然後再開始舞劍,這是每套劍法必須的。蕭宇天之前學過三千雷幻身法,因此現在學習熾焰舞步身法就容易了一點,不過,僅是一點點。

蕭宇天按照書中所說,開始練習身法的各個分解動作。熾焰舞步身法,連貫起來非常好看,就如同跳舞一般,不過比跳舞更加帥氣更加瀟灑,如果放出火焰,那更是好看。

身法的動作非常多,每一個動作都必須要練習到位,非常熟練,收放自如,否則對敵時如果出現錯誤那後果就嚴重了。

蕭宇天一練起來就停不住,不休息,連續練了十天十夜,終於將這些身法的分解動作全部熟練下來。接下來,蕭宇天繼續將這些分解動作連起來練習。


剛剛舞了幾步,就有了一些小小的失誤。蕭宇天搖了搖頭,這玄階一品的劍法果然不好修煉。繼續開始枯燥的練習。

三天過後,身法終於全部熟悉下來,心隨意動,所有動作已經成爲條件反射,心中一想,立刻就做了出來,非常標準,沒有失誤。蕭宇天這才滿意地點點頭,拿起熾焰焚天劍,開始了真正的舞劍。

熾焰之力輸入到熾焰焚天劍之中,渾身的風源之火爆發出來,連劍上也漂着火焰,整個一火人。蕭宇天非常滿意這種效果,心念一動,身形飄舞起來,渾身的火焰被風帶動,身形化成了一道道火紅的殘影不停地舞動。

蕭宇天一個停頓,熾焰焚天劍猛的往前一頓,一道火焰被慣性猛的帶出,然後消散。蕭宇天滿意地笑了,辛苦這麼久,熾焰舞步身法總算是修煉成功了。接下來,該修煉真正的熾焰焚天劍法第一層,熾焰舞劍。

蕭宇天早已將每個身法的經脈能量走位等等全部牢記在心中,身形一動,全身能量便被帶動起來,熾焰之力也毫無拘束地放出,一道道火焰隨身而動,緊緊地跟着身體動,但卻永遠追不上。

舞劍時,體內複雜的經脈能量走位非常不容易控制,蕭宇天有強大的靈魂,雖然沒有出錯,但是非常的不熟練,必須要經過多次練習,將每一個身法的經脈能量走位做到十分標準,這套劍法才能夠顯現出真正的威力。

又是十天過去了,那道身影一直沒有停頓,蕭宇天已經沉醉在劍法的神奇奧妙之中,無我地進行練習。如果此刻有高人在場,一定會非常驚訝,蕭宇天此刻的狀態,正是舞劍之人的最高境界,無我境界,人劍合一。不過,只可惜,此時是在修煉。如果此刻在對戰,敵人一定會非常慘。

蕭宇天就如同喝醉了一般,心中沒了任何雜念,只想一直舞下去,這樣舞着不但沒有絲毫累的感覺,反而感覺渾身舒暢無比。就這樣,不知道舞了多久,蕭宇天覺得自己在不停地進步,此刻已經達到了最高境界,再舞也沒有任何奧妙技巧可言了,蕭宇天便停了下來。

頭腦一陣眩暈,好半天才緩過神來,蕭宇天感覺非常疲憊,便昏睡過去。又是不知道睡了多久,頭腦一片朦朧,蕭宇天醒了過來。

手中正拿着熾焰焚天劍,蕭宇天感到有些手癢,又想到自己前一段時間的瘋狂舞劍,便又舞了起來。不過,這一次沒有了那種境界。

舞了一會兒,蕭宇天滿意地笑了起來,熾焰焚天劍法第一層,熾焰舞劍,自己已經修煉到了極致,其中很多暗藏的技巧,也被自己前段時間瘋狂的舞劍中體會了出來,舞劍更是熟練到了極致,不用帶想的,直接條件反射般地舞動,體內經脈能量走位也幾乎不用刻意控制,自己就跟着節奏走了起來。

蕭宇天拿起熾焰焚天斬,熾焰焚天劍法已經到了第一層,完全可以修煉熾焰焚天斬第一斬,熾焰斬。

由於熾焰舞劍已經到了極致,所以蕭宇天對與之照應的熾焰焚天斬的修煉輕鬆了很多。只用了三天時間,便將熾焰斬完全吸收乾淨,甚至可以在熾焰舞劍的隨時隨刻猛地施展出來,給敵人造成出其不意的打擊。 在這裏練劍也沒個時間概念,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蕭宇天收起熾焰焚天劍,回到大殿中,找人一問,自己竟然練了整整兩個月!



蕭宇天問了問這段時間天皇領域上的情況,下人說,這段時間治安非常平靜,三族都沒有任何動靜。不過古臺來找過自己。蕭宇天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蕭宇天來到了古冰族。只見古冰族防守嚴密,嚴陣待發,巡邏人員全部警惕地走來走去,還有很多暗哨。蕭宇天走到門口,守門的伸出手,將蕭宇天攔了下來。蕭宇天道,“我找你們族長!”

那人面無表情地大聲道,“請出示你的通行證,否則不能進入!”

通行證?蕭宇天愣了愣,隨即拿出古臺給自己的通信玉石,給那人看了看,“這個行不行?”

那人拿着玉石仔細端詳檢查了一番,族長的專用通信玉石他認識,確認是真的後,便手一揮,後面幾排全副武裝虎視眈眈的士兵向兩邊靠,讓出一條路。那人道,“你可以進去了。”

蕭宇天沒有說話,也沒有生氣.這樣的兵,纔是好兵,這樣的團隊才能夠發揮最大的威力,這樣的團隊才令人敬仰。

蕭宇天徑直走了進去,古臺發現蕭宇天來到,便出了大殿,迎接蕭宇天。蕭宇天看了看四周道,“古臺族長,族內戒備如此森嚴,可是有事情發生?”

古臺點了點頭,道,“天皇好眼力,我族內確實發生了一些事情,前段時間我來找你就是爲了此事。”

古臺一邊說一邊將蕭宇天引進大殿,面對面坐了下來,然後吩咐殿內的士兵道,“把他帶上來!”

全副武裝的士兵洪亮地應了一聲,走出了大殿,不一會兒,又走了進來,不過手中拎着一個人。走過來後,一手扔出,將手中之人扔到了古檯面前。

那人瘦瘦精精地,被五花大綁綁成了一個圓球,動彈不得,渾身上下佈滿了傷痕,體內的冰元力紊亂,明顯受到重傷。

蕭宇天瞟了瞟地上那人,面容有些眼熟,這是自己那日初來古冰族時抓到的那個人,沒想到又偷偷潛進古冰族,不過看樣子被抓到了,後果很嚴重。

那人看到蕭宇天后,猛的一顫,那張臉,赫然就是自己那日暴露行蹤時遇到的那團靈魂體的面孔,那日的情形,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如此強大的靈魂,竟然能夠凝出實體,這簡直令人不敢想象。

古臺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那人懼怕地縮了縮,眼睛轉移了方向,望着地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顯然是吃了古臺的苦頭。古臺跟蕭宇天說道,“這人是九幽地冥族的探子,穿了一件能隱匿氣息的法寶,潛入到我族內部打探軍情。”

蕭宇天若有所思地道,“哦?”

古臺繼續說道,“三族中,我古冰族是實力最弱的一個,古冥野心很大,早就想吞了我族,但是由於怕古玄抽他底火,所以一直沒有動手。但是古冥一直都不安分,一直都有各種小動作,並且在籌備着。古冥族這些年發展非常迅猛,不出我所料,古冥族如今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古冰族,現在這番動作,是準備打仗了。古冥既然有把握打仗,想必已經收買了古玄,或者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不怕古玄的地步。”

“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古冰族中竟然有數名有地位的長老被古冥收買了,成爲他的臥底。我抓住這小子後,幾名長老聯手想要將其救走,但是沒有打贏我,逃到了九幽地冥族。這真是我古冰族的恥辱哇!”古臺說到這裏氣得脖子都紅了,喘着粗氣。

蕭宇天道,“那你的意思是?”

古臺誠懇地道,“天皇,族內的幾名精英高手叛變,本來實力就低,如今更是雪上加霜,那古冥要是打了進來,我古冰族恐怕就得覆滅了呀。如今我古冰族面臨的大難,也只有你,能幫我了。”

蕭宇天稍微思索了一下,鄭重地點了點頭道,“好,古臺族長你放心,我一定幫你度過這個難關。那古冥前些日子來找我麻煩,我就有過動手的想法,如今你古臺族長說話了,那就是鐵板釘釘了,我們做一個計劃,聯手將九幽地冥族除掉。”


古臺道,“此話當真?”


蕭宇天望着外面的天空,點了點頭。古臺激動地一拍手掌,“好!客氣話我也不多說了,咱們現在就着手,刺探軍情,詳細商議,制定計劃。務必將古冥滅掉。”

古臺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靜了靜,又道,“天皇,我們兩族成立一個聯盟吧!”

蕭宇天點了點頭,“取個什麼名字呢?”

古臺道,“就叫天冰盟,怎麼樣?”

蕭宇天一拍巴掌,“天冰盟,好名字,就叫天冰盟吧!”

古臺道,“我現在就召開一個長老會,商議兩族聯盟之事,天皇你也將你族長老召來吧!”

蕭宇天點了點頭,站起身來,拱手道別,縱身躍起,直奔天皇領域。

蕭宇天還沒有種族,不過爲了聯盟,自己取了個名字,就叫天皇族。族內的長老職位等事宜都還沒有經過商議,蕭宇天便將領域裏管事的全部召了過來,開了一個緊急會議。

天皇領域的管理人員是其餘幾族讓出的,不過九幽地冥族跟寒玄天靈族的人已經被清除,全部放了回去,如今留下的是古冰族的前任長老和一些實力強大的散修人士。

蕭宇天坐在主席上,嚴肅地道,“天皇領域已經成立,我自成天皇一族,不管你們以前是什麼人,現在都隸屬我天皇族,必須盡心盡力爲我族的壯大出力。你們願意嗎?”

衆人都齊聲道,“願意!”

“好!你們都是我族的強者,既然天皇族成立,自然應有一個長老會,在座的各位,願意出任我族長老的,現在留下,不願意的,可以立即離開。”

沒有人動。蕭宇天用冰冷的目光掃視了衆人一圈,每個人的眼中都沒有異色,都是誠心誠意想要出任長老一職。蕭宇天又與衆人商議了一番,將具體職位高低分配了下來,成立了一個建制。長老會就算成功建立了。 蕭宇天接着道,“如今四族形勢想必大家很清楚。最弱的種族便是我族跟古冰族,最強的爲九幽地冥族,其次是寒玄天靈族。古冥,是一個有野心的人,早就想吞掉古冰族。而古玄,是一個狡猾的人,牆邊草,只要有好處,就倒向誰。如今古冥已經有所動作,不久後,九幽地冥族就會攻打古冰族,而寒玄天靈族要麼置之不理,收受古冥好處,要麼就會與其聯盟。”

“這兩樣,不論哪一樣結果,對我們天皇族都是不利的。脣亡齒寒這個道理大家應該明白,古冰族一旦出事,下一個,一定會是我天皇族。所以,爲了生存,我們必須跟古冰族聯盟,共同對抗九幽地冥族的進攻。”

衆長老聽完這番話,都覺得很有道理,議論紛紛,反正都是贊同蕭宇天的看法。大長老金黃道,“族長的分析很有道理,那麼按族長所說,我們應該和古冰族聯盟,不知古冰族是什麼動靜?”

蕭宇天道,“古冰族我已經交涉過,古臺完全同意聯盟之事,這也是他唯一的選擇,所以不必擔心一些不好的事情。現在古臺已經召開聯盟會,我們現在就可以前去。”

衆長老都同意,蕭宇天便領着大家來到了古冰族。

古臺已經將族內長老全部召集在大會議場,場下兩族人員分別站在左右兩邊,蕭宇天跟古臺站在臺上。

兩人將所有的事情都仔細地跟兩族長老商議了一遍,最終以天冰盟命名,古臺爲盟主,蕭宇天爲副盟主,古冰族爲基地,成立了天冰聯盟。

突然,蕭宇天猛的一驚,朝外面望去。他的靈魂探測到外面突然來了大批來意不明的人員。這時候,幾個探子風馳電掣般衝了進來,大聲道,“報!族長不好了!九幽地冥族的軍隊來攻城了!”

衆長老猛地站了起來,望着臺上,古檯面色嚴肅,喃喃道,“這麼快!”,然後立刻跟衆位長老緊急準備起來,全族人員進入作戰狀態,軍隊集合佈陣。蕭宇天也派出兩長老回去調遣軍隊。

一分鐘的時間,古冰族的全部人員已經做好了準備。古臺鄭重地跟蕭宇天道,“天皇,是生是滅,看這一戰了。”

蕭宇天也鄭重地點了點頭,然後兩人氣勢洶洶地飛向城外,後面的軍隊緊跟了過來。

城外,一道道來者不善的氣息停留在空中,地上,鋪天蓋地,黑壓壓一大片。一股巨大的氣勢聚集起來,彷彿要將城池壓碎。

很快,另外一股巨大的氣勢靠攏過來,領頭兩人氣勢尤爲強大。看到這兩道氣息的到來,城外的古冥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就知道你們會結盟,不過,我也結盟了。”

這時候,後面的人羣當中,飛出了一個人,此人軟綿綿的身影,蕭宇天一眼就知道是誰。

古玄飛到古冥身旁,一臉笑意,拱手道,“古臺,實在不好意思,我也是爲了生存,你諒解一下。天皇,你怎麼跟他走到一個陣營了,這不是白白送死嗎,這場風波不會席捲到你的,你趕緊走吧,現在還有機會,古冥的脾氣你應該知道,要是再不走,一會兒打起來了就走不了了。”

蕭宇天直盯盯地盯着古玄冷笑,沒有說話。古臺紅着脖子,厲聲大喝道,“別廢話了,我古冰族不是吃軟飯的,想要滅我,沒那麼容易,來吧,趕緊上吧!”

古冥聽到這話渾身猛的爆發出一股濃郁的殺氣,大手一揮,頓時鋪天蓋地的影子衝了上去,地上如同螞蟻羣一般的黑影也地動山搖地踏着沙塵衝了上去。

古冥手握寶劍,身後跟了九個人,朝古臺猛衝而去,十人手中都拿着一種貌似相同的劍。這種陣勢,蕭宇天再瞭解不過,古冥又要施展上一次對付自己的陣法了。上一次在這陣法中吃了大虧,要不是使者出手相助,蕭宇天可能就魚死網破了。這一次,要把這個債,討回來。

蕭宇天渾身猛的爆出一股純淨的火焰,跳動的火焰蘊含着巨大的威力,手中一握,熾焰焚天劍也染上一層火焰,龐大的靈魂力量撲體而出。蕭宇天身影一閃,開始了熾焰舞劍。

古臺拿出了自己的寶劍,二話不說,竟然噴出一口精血在上面,頓時一股強烈的危險氣息從劍中瀰漫出來,那把劍,彷彿就是一個殺人的利器。“來吧!”古臺怒喝,手中寶劍一揮,迎上了朝自己衝來的十人。

蕭宇天集合全部靈魂力量,朝古冥一人猛撞而去,古冥頓時腦袋嗡地一聲,眼睛發白,頭暈眼花,靈魂震盪,疼痛不已,蕭宇天乘機踩着熾焰舞劍步法,使出還未開葷的熾焰焚天斬第一斬,熾焰斬。

一股強烈的火光能量積聚在熾焰焚天劍中,蕭宇天整個人周圍充斥了濃濃的熾焰之力,更爲其增加了威力。“熾焰斬!”蕭宇天大喝一聲,一劍揮出,驚天動地的能量從劍中猛的衝出,之中脹滿了濃郁的熾焰之力,蕭宇天心念一動,純淨的風源之火也隨之包裹在那道劍芒之外。

劍芒呼嘯着斬到了古冥身上,頓時滋地一聲,一股焦臭味瀰漫開來,古冥失神的那一瞬間,災難降臨在他的身上。被熾焰之力和風源之火兩次強力強化後的熾焰斬威力可謂是十分巨大,又斬在已經失神毫無防禦的古冥身上,古冥頓時體內一塌糊塗,能量被滋滋地燒散,濃濃的熾焰之力順着傷口流入經脈。

古冥大怒,忍着傷痛,咬着牙惡狠狠地大喝一聲,“冰龍煞魂斬!”,大手一揮,頓時一條怪異的,鬼哭狼嚎的冰龍,張着狼嘴一般的血盆大口吞了過來。蕭宇天來不及躲避,頓時被巨大的嘴巴吞了進去。

但是,很快,龍肚子的地方猛的爆出一片火焰,火焰迅速順着龍身瀰漫開來,那窟窿也越來越大,最終將龍身完全吞沒。蕭宇天重新露了出來,不過,這一下,他體內的熾焰雷元力被消耗了不少,這一斬,就已經受到一些傷害。

古臺趁着冰龍被破,施展出了殺手鐗,“天經散魂斬!”,一劍劈出,古冥來不及閃躲,甚至來不及做好防禦準備,只得匆匆揮劍擋在胸前。砰地一聲,他手中那寶劍黯然失色,竟然碎裂開來。

寶劍被碎,那股能量順着擊中了古冥,不過威力已經大幅度銳減,但是對已經重傷的古冥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頓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咬着沾滿血污的牙齒,古冥將手中碎片扔掉,取出幾枚丹藥,胡亂塞入嘴巴,化解開藥力,然後再次拿出一把寶劍,直接噴出一口精血在上面,大喝一聲,“結十方陣!”

正在羣攻蕭宇天的九人立刻回去佔位,九人紛紛噴出精血染在劍上,十把寶劍全部伸出,都被精血所激過,然後,十人舞動起來,十把劍組成了一個奇異的圖案,十道身影也快速地閃動起來,漸漸地看不到人,只能看到一片殘影,中間一個奇異的圖案發着光。那其中,蘊含了強大的威力。

古玄非常狡猾,剛纔趁着蕭宇天被龍纏身的時候,跟着那九人上前一起圍攻蕭宇天。不過,卻是被不知名的手段弄得靈魂劇痛不已,蕭宇天雖然防禦不強,但是攻擊非常厲害,踩着奇異的步法揮舞着劍游來游去,身上奇異的火焰威力十分厲害,燒得衆人一身傷痕累累,而且還有燥熱的熾焰之力鑽入傷口翻涌。

十人圍攻一人,竟然還被打得苦叫連連,不過蕭宇天也不好受,同樣被十人弄得手忙腳亂,也是一身負傷。

見九人已走,古玄也跟着藏到了古冥的劍陣後面,施展出他的殺手鐗。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