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玄青大陸武者分作兩種,分別叫做真武者與僞武者,僞武者是凡俗們口中的武師,僅僅只是會拳腳上的功夫,他們沒有完成洗滌身體中的雜質;而真武者,就是身體經過特殊原因梳理一番,清除雜質,身體上達到一種淨態,呈淨態的身體,才能更貼切的感受周圍環境,容身於大自然,感應靈氣,進行修煉,這武者就是凡俗與修仙者之間的過渡階段,身體素質必定過硬,才能成爲真武者。

其實任何人都有機會成爲真武者,從出生之時開始計算,在一個甲子的時間內,凡俗都有機會突破身體的限制,達到真武者,如果超過一個甲子,身體的生機便不再活躍,那樣就難以突破了。不過,凡俗無數,可是武者卻是難得一見,楓樹村上上下下近千口人,算上剛剛突破的林楓,也只有三個武者罷了,可見想要突破限制是有多麼困難

其實任何人都有機會成爲真武者,從出生之時開始計算,在一個甲子的時間內,凡俗都有機會突破身體的限制,達到真武者,如果超過一個甲子,身體的生機便不再活躍,那樣就難以突破了。

不過,凡俗無數,可是武者卻是難得一見,楓樹村上上下下近千口人,算上剛剛突破的林楓,也只有三個武者罷了,可見想要突破限制是有多麼困難。

當然,也不能說僞武者就是多麼的廢材,僞武者之所以沒有成爲真武者,更多的願意就是沒有資源供給成長、突破,所以一生都只能憑着凡俗之軀度過,不過僞武者也有天賦秉異之人,傳說在很久以前,就有一名天才僞武者,正面對抗後天巔峯真武者而不落下風,這一切全是憑着他自創的武技,最後這位僞武者被修仙者發現,收其入門派,之後便不在有音訊,不過有傳說此僞武者最後竟晉升成了修仙者,真假與否,無可考證。

想了許多,老村長激動的看着林楓,猶如多年打光棍的壯漢看到了一位任己採摘的仙女,或許這個比喻用在老村長和林楓身上不合適,可是實際情況就是如此,老村長嘴巴張得老大,當真是喜形於色。 林楓只是簡單的知道自己在身體上有所突破,並不知道自己居然機緣巧合已經跨入武者的行列,看着“如癡如醉”的老村長,林楓實在受不了,對着老村長說到:“村長,您沒事吧?”

滋~

老村長咂吧嘴角的口水,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乾笑一聲對着林楓說道:“沒事沒事,小楓你要專心修煉,將來必是楓樹村最強大的雄鷹。”

聽着老村長這麼直白的誇獎自己,林楓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看着依舊黏在自己身上的雜質,擡頭對着村長說道:“村長,您看我這身,我去清理清理。”

“恩,去吧,回家也要錘鍊,不能鬆懈,還有半月就是洗禮大典,要時刻準備好。”老村長滿意的點頭答應,洗禮就是爲了把凡俗之軀昇華成武者之體,儘管現在林楓已經是武者,可是老村長還是打算安排林楓參加洗禮,或許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呢,那可就賺大了,老村長心裏自得的想到。

“好的,村長。”

笑着迴應了老村長後,林楓便獨自回家去了。

看到林楓離開,老村長又轉過來對着少年隊伍說到:“小楓已經走在你們前面了,難道你們就甘心落於人後?即便不能超越小楓,你們也要努力超越走在自己前面的哪一位,我相信你們沒有一個人是弱者,一定都是咱們楓樹村有出息的人。”

聽着老村長的鼓勵,各個少年猶如打雞血般,翻身從地上爬起來站直身子,啓辰丹田,眼中似乎又閃出了神光,直直的看向村長,接着便繼續開始了扎步式的動作。

又是一陣激情烈烈的錘鍊。

看到這羣少年的反應,老村長咧嘴一笑,楓小子這方法真不錯,不用強硬的方式,只需要激發心中的亮點,就能把這些小傢伙招呼得服服帖帖的,不錯不錯。

接着老村長做出思索狀,看向林家院子的方向,嘴裏低聲道:“不知是福還是禍,不過神明旨意,不得違背,希望小楓能安然度過吧。”

…..

回到家中,林楓打了一通清水,也不管冬天不冬天,一桶冷水直接從頭到腳的淋了個遍,然後再打一桶水慢慢搓起來,還別說,第一次搓澡有這種收穫頗豐的感覺,畢竟身上的雜質卻是太多。

不一會,清洗完畢,渾身舒暢的感覺愈加明顯,輕爽無比。

看着自己白裏透紅的肌膚,林楓都開始懷疑這是不是女人的皮膚,當真是細膩又有光澤,看着自己胸口曾經的子彈傷痕居然也減淡了不少,這可是陳年老傷啊,真是太神奇,再仔細看了看,自己似乎在這次突破中,也長高了不少。

握緊拳頭放在自己眼前,感受着自己的力量,看着手臂似乎羸弱的模樣,可是林楓有信心自己這一拳頭下去,可以直接打爆之前與自己在衝雲山脈搏鬥的野鹿聽到頭顱,這不是自大,而是真真實實的感受。

嘿嘿嘿,想象着自己的強大,林楓居然一個人咧嘴笑了起來。

“楓兒,什麼事這麼高興呢?”


正在傻笑的林楓突然被身後一聲詢問打斷,不用回頭看,就知道是自己的母親風蘭。

林楓轉頭回應道:“娘,我現在感覺自己充滿力量,可以打爆成年鹿子的腦袋。”

“哦?讓娘看看。”風蘭聽到林楓這麼說,顯得有些意外,話完便仔細觀察自己的兒子,發現林楓氣質似乎真的不一樣。

風蘭雙眼微眯,眼中一縷青光閃過,若是有修仙者在這裏,一定會驚訝無比,因爲這個村婦居然會施展探查之術,這探查之術可是修仙者才能修煉的法術,雖然只是很普通的法術,不過卻是隻有修仙者才能修煉與施展,很明顯,風蘭是一位修仙者。

不過,站在身邊的林楓卻識別不出來。

風蘭眼中的青光很微弱,林楓並沒有發現,還是很乖巧的站在一旁,等着風蘭給出結果。

其實這個探查之術用在凡俗身上,一眼就能看出所以然來,可是風蘭卻是控制不住的多次探查一番,怎麼會這樣,風蘭眼裏透出了疑惑的神色。


看到風蘭表情的變化,林楓有些拿不準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忍不住開口問道:“娘,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聽到林楓的詢問,風蘭壓住自己心裏的疑惑,隨即微微一笑到:“怎麼可能,我的楓兒可是天才,未滿八歲便是一名真武者,孃親只是很驚訝罷了。”

林楓聽到風蘭的話,強忍着跳動的小心臟問道:“真武者?您說我現在已經是一名武者了?與父親一般的武者?”

風蘭高興的迴應道:“是的,你的身體已經是武者之體,以後你一定會是一名比你父親還強大的強者。”

與父親一般強大?自己可是見識過自己父親的強大,在狩獵期間,即使再強橫的猛獸都不是自己父親的一合之敵,自己也會這般強大了嗎?這麼強大的力量,簡直足夠林楓興奮的睡不着覺了。

做夢一般,林楓內心激動不已,在不久前還幻想自己能修仙,沒想到這麼快就開始了進步,林楓心裏清楚,想要成爲修仙者,必備條件就是成爲真武者。

“簡直太好了。”

想着想着,林楓差點跳了起來,這樣說來,自己離修仙已然更近一步。

雖然心裏很高興,可是林楓還是耐不住疑惑,對着風蘭問道:“娘,楓兒怎麼就突然晉升成一名真武者了呢?”

“對啊,你給孃親說說今天你都經歷了什麼。”

隨即林楓便把自己在練武場的經歷說了一番,一旁的風蘭卻是震驚不已,大自然洗禮?天賦少年?我的兒子,林楓?天,太不可思議了。

風蘭當然知道大自然洗禮這一說,如此稀少的事例,沒想到發生在自己的兒子身上,風蘭這次真的被震撼到了,最後風蘭自然是將大自然洗禮的事情告訴了林楓。

林楓聽後自然免不了一番驚訝,不過倒是還沒有達到震驚的地步,畢竟他對這些知識並沒有一個系統的概念。 不對啊,娘~親怎麼知道這麼多?驚訝之餘的林楓突然想到。


娘~親不是普通的村民嗎?看老村長反應他應該是知道此事的,可是自己娘~親怎麼又是怎麼知道的?

想到這裏,林楓迫不及待的對着風蘭詢問到:“娘,您是怎麼判斷我是武者的?並且你似乎知道得很多?”

額,風蘭一陣語塞。

不行,現在說太早,對楓兒的發展會有影響,憑着楓兒的資質,成修仙者是遲早的事,還是先不急着告訴他。

憐愛的摸着林楓的臉蛋,風蘭眼裏滿是慈愛,微微一笑說道:“楓兒,這件事我與你父親並沒有打算一直瞞着你,不過現在告訴你卻是太早,待時機到了,我與你父親定然會告訴你。”

父親也知道內情?看來似乎還有其他事情,不過聽着風蘭語氣裏的真誠,林楓強壓住自己心裏的不解,沒有再繼續追問,他知道,自己的父母不會傷害自己,所以乖巧的點頭回到:“好的,娘,現在楓兒或許力量不夠,不能幫您們解決問題,不過楓兒一定會努力變強,一定不會讓您們受到傷害。”

聽着林楓乖巧的回答,風蘭非常欣慰,眼裏都閃着晶晶淚花,玉手不留痕跡的抹去眼角的淚花,對着林楓說道:“其實在娘~親和父親的心裏,我們只是希望你能開心的生活,如果你有夢,那你就去努力追求,我和你的父親一定會支持你的。”

感受着娘~親無微不至的關愛,已經活了兩世的林楓鼻子微酸,眼眶隱隱發紅,這種情況即使在上輩子發現自己心愛的女人殺了自己也沒有出現過,可是現在卻真實的發生着,不過林楓卻是很迷戀這種從未嘗過的味道。

呼了一口氣,林楓看着風蘭眼睛很認真的說道:“您們,是我一生的守護。”

風蘭微微一笑,欣然接受,因爲這是自己的兒子說的,風蘭滿足不已。

寵愛的抱着自己兒子,感受着血與血之間的聯繫,風蘭與林楓都發自內心的笑了。

突然,林楓想到半月前林飛龍說出門一趟,直到現在還未回來,心裏有所擔心,開口對着風蘭問道:“娘,父親已經出門半月了,怎麼還沒有回來?”

“哦,你父親出門有正事,算算時間,我想他就在最近幾日便要回來的。”聽到林楓提問,風蘭神祕一笑。

雖然有所疑惑,不過聽到父親就快回來,林楓也就沒有再做過多的詢問了。

…..

時光飛快掠過,轉眼又是十天時間。

期間林楓與林衛二人刻苦訓練,雖然已經是武者,可是玉不琢不成器,即使再快的利刃,若是放任不管,遲早還是會滿身披鏽甲。

所以林楓即使是武者之體,依然沒有鬆懈,反而因爲武者的原因,將自己訓練強度增加三倍不止,即使每天累得脫力,可是林楓卻是滿心歡喜,因爲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總是會覺得自己渾身充滿能量。

在這期間,林衛的扎步式竟然足足能堅持二十炷香,想象一下那個瘦瘦的身軀,堅持這麼久,可見其毅力是多麼的堅韌。

還有五天,就是蠻神洗禮大典,全村人都在期盼着,似乎最近村裏的氛圍都不如之前輕鬆,或許是因爲大家太緊張洗禮的結果纔會導致出現這樣的情況,畢竟蠻神已經多年未給楓樹村送來勇士了。



砰砰砰~

林家院門被敲響,同時外面傳來林飛龍的喊聲:“蘭兒,快開門,我回來了。”

終於在距蠻神洗禮典禮還剩三天的時候,林飛龍從外面趕回來了。

很快門打開,不過不是風蘭,而是林楓和林衛二人,他倆每天在訓練的時候,心裏也是一直想着出門的林飛龍爲什麼一直未回,心裏不免有些擔心,現在聽到林飛龍的聲音,兩個人都快速的跑來開門,看着速度,與前一個月想比,快了不止一倍,也不知道是訓練效果,還是心繫林飛龍。

看到林楓二人臉上的表情,林飛龍覺得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豪邁的一笑,將身上扛着的東西放在地上,只是這個動作太大,將身後的傷口拉得直疼,不過現在覺得這都無所謂,只是不自覺的吸了口冷氣。

當林飛龍把背上的東西扔在地上的時候,林楓二人才注意到林飛龍剛剛還扛着這麼大一個物體,二人湊上去看,才發現被林飛龍扔在地上的是一隻動物,這隻動物身體竟有成年公牛大小,四肢雄壯有力的,一條一米多長的鋼尾竟然還在無意識的擺動,二人朝着這隻動物的頭顱看去,大吃一驚,身爲獵人家的孩子,怎麼可能不認識此物,一隻牛頭大小的狼頭無力的放在地上,看着細微的動作,二人判定這母牛大小的野狼還未死透,連忙閃躲開去。

“父親,這是狼嗎?”

雖然已經看到狼頭,可是這麼大的狼,林楓卻是第一次看到,所以還是朝着林飛龍問道,一旁的林衛也是如此表情,相信他的心理活動也是如林楓這般如此。

林飛龍抿了抿乾裂的嘴脣,然後回答到:“恩,沒有錯,這就是狼。”

林衛嚥了咽口水,平時少言的他主動問道:“怎會如此龐大?”

臉上還有點滴血跡的林飛龍嘿嘿一笑:“因爲這是一頭妖獸狼,你們看他額頭的青色~狼毛,這就是他們風狼一族的特徵。”

“妖獸?”

“風狼?”

兩個少年驚呼起來。

突然想到剛剛他倆發現哪隻猛獸還未死透,馬上緊張起來,這妖獸發威可是讓人難以接受的,林楓立馬對着林飛龍說到:“父親,剛剛我們發現這隻風狼並沒有死透,趕緊趁它沒有恢復,把他殺了。“

林飛龍哈哈一笑,道:“我出去這麼久,就是要爲了把它活捉回來。”

聽到林飛龍如此說,兩少年疑惑了。

看到兩小子這般模樣,林飛龍哈哈一笑,說到:“好了,先不說這個了,現在這風狼已經被我打成重傷,三日之內,肯定是不能恢復的,不要怕。”說完便領着兩少年進屋子去了。 風蘭給林飛龍穿好上衣,把剛剛未敷完的藥膏放好,對着林飛龍說到:“龍哥,你這傷沒事吧?”

“蘭妹,現在藥膏都敷完了,怎麼會有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風狼的屬性,除了速度快一點,就連身體素質都只是一般,怎麼會有什麼大礙呢?別擔心,這都只是小傷罷了。”林飛龍看着自己身上纏着的繃帶,笑着對風蘭說。

說到風狼,林飛龍眼裏倒是露出興奮之色:“說起這風狼還真是意外收穫,本來我是打算給倆小子找一隻普通妖獸就好,可是卻讓我提前遇見了這隻風狼,本是羣居的風狼,這次居然落單,遇見這麼好的事,怎麼可能放過?”

說到這裏,感覺有些口澀,喝了一口茶繼續說道:“我就一直跟着這風狼,風狼也是早就發現我,奈何不是我的對手,不敢於我正面拼搏,只能逃,這一追就是半月,我算了算時間,覺得差不多的時候,陡然追上去。”

“是不是在這個時候被風狼傷到的?”風蘭這時美眸一橫,插嘴到。

林飛龍尷尬一笑,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到:“要說這成精的妖獸就是不一樣,居然在和我對抗的時候,故意示弱,導致我放鬆警惕,當它對我發出攻擊的時候,憑着它的速度,我是沒有躲開,所以在我背上留下了傷。”

風蘭聽後無奈道:“吃一塹長一智,這次吃虧,下次可就要注意了。”

隨後又說到:“現在既然已經捉回來,那就開始着手準備淬體,你在旁邊照看着,你身體受得住吧?”

“這點小事,根本沒問題。”林飛龍爽朗迴應道,繼而又說到:“此事宜早不宜遲,我現在就去準備,你去給楓兒和衛兒說一下。”

“恩,好的,對了,小楓在前不久晉升至真武者,事情是這樣的…。”

剛剛林飛龍回家的時候並沒有仔細查看林楓,所以並沒有發現,現在聽到風蘭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林飛龍這莽漢又是一陣爽笑,畢竟自己的孩子這般優秀有潛力,的確值得高興。

說完之後,夫妻二人便各自去忙自己的事了。

來到院子,風蘭發現兩個小子居然還在圍着躺在地上的風狼驚歎不已,不禁搖頭一笑,也不怪林楓二人會有如此反應,畢竟這是第一次見到妖獸,而且還是活的,當然會表現得這麼興奮。

敲了下二人的腦袋,風蘭說到:“先別看了,現在先去洗澡,把汗漬洗掉,一會你們有的是時間與它親近。”

親近?什麼意思?林楓二人不得其意,不過還是很聽話的,在不捨中離開風狼去洗澡了。

很快,二人已經出來,不過卻被風蘭領着來到了柴房。

二人隨着風蘭來到柴房,發現林飛龍早已經在此處等待,在柴房屋中間,兩口一米高的瓦缸整齊的擺放着。

看到林楓二人疑惑,林飛龍說到:“這次我出門這麼久,就是爲了院子裏的風狼,原本我是打算給你們準備普通的妖獸就好,結果哪知碰到有屬性的風狼,所以我就把風狼給你們捉回來。”

捉風狼跟我們有關係,林楓二人還是有些糊塗。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