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咬了人還想反駁?你家主子是這麼教你做人的?」葉華一句話完全得罪了對方,反駁的這護衛氣結,愣是回答不上,氣呼呼的一口血吐了出來,直接昏迷了下去。

這下,周圍的群眾都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神齊齊地落在了葉華身上,心想這年輕人難道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王國天香公主,當代皇帝最寵愛的女兒三公主,得罪了三公主,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天香公主的眉心皺了皺眉,看著地上的護衛,出盡洋相,讓她這位主子也蒙羞,心裡暗暗說了聲倒霉,才從皇宮出來,怎麼就遇上了這種事?本

這下,周圍的群眾都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神齊齊地落在了葉華身上,心想這年輕人難道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王國天香公主,當代皇帝最寵愛的女兒三公主,得罪了三公主,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天香公主的眉心皺了皺眉,看著地上的護衛,出盡洋相,讓她這位主子也蒙羞,心裡暗暗說了聲倒霉,才從皇宮出來,怎麼就遇上了這種事?本想發怒的她,礙於顧及到公主的身份,不得不咽下這一口氣,面上浮起一道笑容「這位公子,雖然我的屬下做事有些過,但不至於你這樣子打吧?況且,我如何教人,還輪不到你指點,這件事我能讓屬下道歉,但卻不允許你說出那種極為不尊重我天香公主的話,公子,請你賠禮」

一代美貌雙絕的三公主,教養與氣質都極為不凡,當下,她的話讓得了許多人親和,齊齊的贊了起來,原來天香公主是這樣一個才貌女子,一點也不想那些二世祖刁蠻任性的女孩,仗著身份,到處欺負人……

天香公主輕輕的玩了一下秀髮,秀氣無雙,僅僅一句話便受到了熱烈地歡迎「天香公主真的是一個美貌的女子,又有一種極好的休養……」

「嗯嗯,是呀,這樣的女子多才多華,我好崇拜哦」旁邊的妹子,雙眼冒星星了起來!

「咳。請不要這樣,我不過是一介普通女子,沒有你們說的那麼好」天香公主心中用上了一股虛榮感,微微咳嗽了聲,極為謙虛,對周圍的人搖頭笑了笑。

「天哪,天香公主太心地溫柔了,太讓我仰慕了……」有個妹子有一種撲上去獻吻的衝動,一雙小手撐著下巴,滿眼桃花朵朵似的看著天香公主。

葉華對於這樣的結果,頗為不悅,明明被人先無禮,反手了之後還被敵視,這算個什麼事?賠禮?可能嗎?

葉華冷漠的掃了一眼天香公主,冷冷的說道「滾」

此話一出,整個空間的氣溫從酷熱的氣候一瞬間變成了零度,大家的眼睛獃獃地看著葉華,他的語氣未免太過狂傲了一點?對天香公主說出如此不敬的話兒?純碎是嫌自己活膩了嗎?

這下,修養再好的天香公主也無法容忍得住,葉華的語氣分明是不把她放在眼內?

「你個刁民,傲什麼傲啊?敢對我堂堂三公主囂嚷,氣死老娘了,一定要給你一些顏色看看,否則,難解老娘的怒火」心中怒哼了一聲,天香公主的臉兒氣的紅了,嬌喝「大膽刁民,竟敢對我三番兩次不敬,我現在命令你道歉,立刻道歉,否則,我一定要教訓你」

「對,對,人家可是天香公主,你小子算個球?剛剛對你禮貌有加,那可是給足了你臉,不要以為天香公主心地好你就可以叫囂了……」

「在不到錢,天香公主就會收拾你,誰會可憐你呀?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一旁,眾人幫著起鬨了起來。

「煩死了」葉華明明沒有先找麻煩,對方一味地為難,耐心也有個限度,葉華對於天香公主的回答是,走到了那護衛的身前,護衛才醒來,露出一副要死要活的臉色,面臨他的是一個拳頭下來,又一次被打暈下去,葉華收起了手「現在滿意了嗎?公主」

「你,你,你你……」天香公主差點沒氣吐血,見到葉華的行為,她的臉蛋瞬間被一團惱火覆蓋,一陣氣火從雙腿下直直的飆到了心口,愣是泄不出來,見過囂張的,就是沒有見過這麼囂張的青年,對方非但沒有道歉,還變本加厲的嘚瑟起來?她還能忍嗎?不,絕不,老娘一定要滅了這王八蛋,老娘不做嫻熟的女人了。

而圍觀的人都躲避三分了,誰還敢靠近啊,等一會可能會遭殃呢。

「小華華,這個女人好漂亮呀,你看看,身材好,臉蛋白,哇,胸部又大,太極品了,嘻嘻嘻……要是泡了過來,一定和大姐姐相處好,到時候就不無聊了」小龍女雖然才來人類世界沒多久,但學習起來那是非常的快,已經懂得了帥哥泡美女的事兒了,更懂得了調侃妹子了……一副女流氓的樣子盯著天香公主,吼著葉華要把面前的美女泡過來。

葉華的額頭冒出了一抹汗水,心想小龍女什麼時候學會了這些?到底是誰教壞她的?

「小女孩?泡,泡美女?誰教你這樣調侃人的?真是夠壞的」天香公主跟著楞住,看到了小龍女身上,才留意到葉華身上坐著一個調皮小女孩,可是聽到對方的話,她一陣無語,同時更不能忍了,凝視著葉華,此刻葉華上身光著沒有穿衣服,露出他健壯的肌肉,在看看葉華冷傲的神色,天香公主敢肯定了一點,嬌軀因為怒氣而顫著,指著葉華怒道「好你一個不良少年,自己不是好東西就算了,還拐騙小女孩帶壞別人,簡直是人渣,社會敗類,今天我一定要替天行道,收拾了你這個不良青年」

「來人,拿下」天香公主完全失去了公主的風度,跟一個發飆的女人沒區別,一聲令下,所有的護衛齊齊出動,十幾個修為均在武士八級左右的人,在葉華周身包圍了上來。 只見藍海周圍站着幾個凶神惡煞的魔獸,那仙人一臉恐懼的看着衆人,根本提不起絲毫反抗心思,忽然真仙迅速往嘴裏遞了一個藥丸,藍海根本來不及阻止,那仙人便咳出一口老血,死透了。

“媽的,線索斷了,這是我們第一次與赤帝小隊接觸,可還是什麼線索都沒有。”

“非也,海哥,這些人肯定修煉的不是創魂決,那麼他們是怎麼找到你的?真正的赤帝現在可是在閉關還沒出來呢。”藍影道。

藍海先是一陣沉默,然後迅速來到仙人屍體身邊,開始翻着仙人的遺物,想找到追蹤自己的東西。

可惜,翻了很久,藍海還是沒有找到什麼,這才一臉遺憾的說:“什麼都沒有,估計那東西不在這人身上,應該在等級更高的人手裏,看來要擊敗這赤帝小隊,我們還需要更多力量。”

緊接着藍海繼續說:“現在我們先去東瀛城,那裏是東西方交界處,或許能收集一點關於靈壇的消息。”

“藍海,你確定要去東瀛城?那裏好像不怎麼樣,裏面好像有西方人,而且雖然東瀛城隸屬東方,卻是東方想要拔出的一顆毒瘤,但無奈他給西方當走狗,有西方靈壇護着,所以東方也沒有清理,東瀛城應該很亂,同時也有靈壇的據點,雖然是收集線索的好去處,可也是被發現的好地方。”紫魂說。

“沒辦法,靈壇與藍家的關係,我一定要搞清楚,這東瀛城我是一定要去。”藍海堅定的說。

既然藍海決定了,那小路藍影自然不會反對,一行人就開始了東瀛城的旅程。

藍海目前的位置距離東瀛城腳程大約整整一年,還是比較遙遠,正好路上藍海三人可以好好修煉一下閃雷。

小路和藍影的閃雷已經在突破關頭,飛昇也快一年了,二人終於快要突破閃雷第一層了,讓二人不由對藍海的天賦感到恐怖,藍海當初可是僅僅三個月就突破到閃雷第一層。

在路上,剛開始一個月的時間,藍影小路就相繼突破閃雷第一層,突破了第一層後,二人的實力再次上升並且速度得到了長足提高,以至於本來剩下十一個月的腳程,幾人生生縮減到了一半。

這天,幾人走在路上,藍海和藍影走着,小路則坐在小樊的背上,手中還抱着小紅,幾人身後跟着一個神祕的人影,披着重重的披風,帶着斗笠,這人便是人偶一號。

路上只有藍海四人,畢竟如果不是情況所逼,一般人是不會去東瀛城的,危險不說,也遭到東方人士的牴觸,不過今天幾人碰到了其他前往東瀛城的人。

走着走着,藍海忽然發現前面有一隊人在樹下休息,藍海擡手叫停了衆人後,放出神識,探查前方人的底細。

“共十二人,最高修爲真仙中階,沒有危險,不過這些人怎麼長成這樣了,這也太矮了吧,我一米七五都算矮了,這些人頂多一米六啊。”藍海道。

“這就是典型的東瀛城之人。”紫魂插道。

“走,我們去會會這些東瀛人。”藍海說完,一馬當先走向那隊人。

不一會兒,那隊人發現了藍海等人的蹤跡,站了起來。

“隊長,你看,有人。”

“稍等,待我探查一下。”隊長模樣的人說道。


那隊長將神識放出去,在藍海等人身上掃來掃去後說:“沒事,最高一個才散仙巔峯。”

“切,才散仙,這麼點修爲就敢出來?真是不自量力。”等隊長說完,其中一個隊員說道,這人實力也在散仙巔峯。

這一句話好像點燃了其他隊員的情緒,在這荒無人煙的地方 前進了這麼久能有個好好調侃的對象,這還不爽一下。

“就是,這兒點修爲能走到這裏,難道幸運女神是他親戚?”

“散仙?我想想,我一百年前就是散仙了吧,那時我連城都不敢出,這些人?哼,竟然沒被魔獸吃掉?”

…………

兒戲婚姻:總裁徵婚

當然其中並不包括隊長和另外一名小孩模樣的人。

當藍海走到這隊人前面百米處,停了下來,隔空喊道:“各位朋友,不知去往何處,能否帶上我等一程?”

藍海這麼說也是因爲旅程太無聊,想找幾個人玩玩,不然鳥都不鳥這些人。

隊長聞言,說:“這位朋友,我們要去西邊的東瀛城,若是同路,自然可以一起。”

“是麼,太好了,我們也去西方的東瀛城。”

藍海激動的說。

很快兩隊人就匯合了,當藍海與這些人匯合後,那些東瀛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小路,小路現在也約莫十五六歲,正是花季少年,又出落的美麗,真是走到哪禍害到哪。

藍海自然注意到他們的目光,當這些人一露出兇光時,就註定了他們即將死亡的事實。

藍海微笑着對隊長抱拳道:“呵呵,朋友你好,在這裏碰到也算緣分,我們有一起去那東瀛城吧。”

隊長還沒說話,旁邊的人倒是不樂意了,一臉不爽的說:“哼,你以爲你是誰,小小一個散仙竟然敢和我們隊長稱朋友?你有那資格麼?還不快快道歉,否則要你好看。”

“就是,一個小小散仙,見到真仙不乖乖行跪拜禮,僅僅是抱拳,難道你沒有將真仙之人放在眼中?”

“夠了!你們有完沒完!”隊長忽然喊道,這下那些隊員不說話了,不過仍舊一個個不爽的看着藍海,當然看向小路的眼神截然不同。


“這位兄弟,不好意思,怪我教導無妨,手下多有得罪,還請朋友海涵。”

藍海擺擺手道:“不礙事。”

經過短暫的休息後,一行人便上路了,路上不少東瀛人開始慢慢靠近小路。

“嘿嘿,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呀,過來叔叔這裏。”

說着竟然要上手,小路一把打掉那人的手,厭煩的瞪了他一眼,誰知他非但不罷休,反而更加狂妄:“嘿嘿,小妮子你在和我打情罵俏麼,太快了吧。”

聽了那個人的話,藍海根本掩飾不住內心的憤怒,剛要動作,卻被一人搶了先。

只見隊長火速趕往那人身邊,一拳將那人打飛,嘴裏咬牙切齒道:“畜生,你做什麼,老子隊伍了怎麼會有你這樣的人。”

那人驚詫的看着隊長,並沒有說什麼,但眼中閃過一絲狠辣,雖然僅是一閃而過,但藍海卻抓住了。

緊接着隊長走到藍海身邊說:“實在不好意思,我這手下太過蠻夷,希望朋友能夠原諒。”

藍海這次心中有氣,不過這隊長也算識相,便也沒有發作,只是惡狠狠的看了那人一眼,誰知那人陰陽怪氣道:“哼,看什麼,再看老子將你的眼睛挖出來,小小散仙竟然也敢瞪我?”

聽到這話,隊長首先發作:“井上,你早多一句嘴,我就將你斬殺在這荒漠中!!”

那井上聞言,立刻不在多嘴,只不過眼睛卻狠毒的盯着藍海和隊長,而看向小路卻充滿慾望,藍海斜着眼瞟了這人一眼。

小路知道,那人死定了。

被隊長一頓教訓後,那人算是老實了點,沒有在騷擾小路,而是與自己關係較好的幾人呆在一起,不停的商討着什麼,隊長一有時間有看地圖,或者閉目養神,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小細節。

好在,藍海注意到了。

“你們聽好了,今晚我們就行動,我將隊長和那混賬散仙殺掉,然後那小美女就隨我們享用了。”井上道。


“哼,我早就看不慣隊長了,什麼都限制我們,最好殺掉。”旁邊一人附和道。

“你說那小子會不會成爲阻礙?”一人說着,眼神飄向藍海。

“哼,什麼阻礙,一個散仙罷了,殺掉就行了,有什麼阻礙,這種修爲還敢出來,還帶着那麼美麗的小美女,有什麼能力保護,還是由我們來保護好了。”井上說着,還一臉淫笑。

其他幾人也都笑了,因爲今晚他們就能享受那位小美女的胴體了,當然他們認爲根本不是阻礙的藍海卻聽到了他們的一切計劃,同時,藍海的嘴角也牽動一絲微笑。

在荒漠中,夜晚總是最後才降臨,直到太陽的最後一絲餘威落下,天才徹底黑,而衆人也停止了行路,準備休息。

升起一推篝火,撒上魔獸粉,倒是能有效抵擋些魔獸。

隊長正在與藍海交談,而那井上則幾乎已經將所有隊員爭取過去,出了那個小孩 模樣的隊員還呆在隊長身邊。


也不知是因爲過於強大的信心還是怎麼的,井上竟然大搖大擺的走到了隊長面前。

“和夫,你這隊長的職務是不是也是時候歇下來讓我噹噹了。”

隊長一聽大怒:“哼,你這混蛋,知道你在說什麼麼?”

“隊長,別激動,今天你沒得選擇。”從井上身後走出其他九名隊員說道。

“你,你們……”隊長氣的捂着胸口說。

“喲,這是叛亂了麼?”藍海仍舊在一旁笑嘻嘻的說。

那井上一聽藍海的話,瞬間猙獰的說道:“畜生,我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得罪老子的下場,媽的,我就在你面前將那小美女享用,讓你這豬玀睜大眼睛好好看看,你有多無能。”

井上瘋狂的說着,身後的隊員也不停的笑着,而隊長則絕望的癱坐在原地。

“殺我可以,但是小夫沒錯,我希望……”

“閉嘴,你有什麼資格說這些話,老子纔是主導者,老子想讓誰死,誰必須死,你們給我把他看住了,老子現在就享用那小美女,豬玀,你看好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有多無能。”井上最後一句話是對着藍海喊得。 那些恨不得馬上替受傷的護衛隊長報仇的人,在接到主子的命令之後,一個一個露出憤怒的眼神,沿著葉華周圍重重實實地包圍著,滴水不漏,完全不給葉華有任何逃離地機會「打傷我們隊長,又當中蔑視我們的公主,你小子以死謝罪吧!」

「憑你們,不配為我的對手」葉華一句話傲慢無比,冷淡的瞥了一眼這些人,充滿不屑。

「你,好,好,我們倒想看看你的身手是不是如嘴上那麼厲害?一起上,分分鐘拿下他」

「嗖嗖嗖」

一連串地影子靠近葉華,氣勢洶洶,逼的很快。

對於這些人的大打出手,葉華的臉色十分淡定,輕輕地掃了一眼,葉華微微抬起手,拳頭蘊含了無上的蠻力,只是使用出一招,卻爆發出令人震撼的力度,一招全部擊飛他們,四處撞出去,接著聽到一道道哭爹喊娘的聲響。

如今的葉華,身體力氣之強,別說這些武魂級別都沒有突破到的護衛,即使是武魂,那沒有幾個敢接下他的蠻力,要收拾對方,葉華完全不需要動用修為,僅是蠻力便能輕易做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