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更 「要不我們衝進去看看吧?」哪吒急忙道。

李志玲擺手道:「別急,我們和江帆約好的,如果他需要我們營救,他會給我們傳音的,可是他沒有傳音給我們,我們還是耐心等候吧。」「是的,我們就在這裡等候吧,不能莽撞,否則大家都被困住就麻煩了。」李寒煙點頭道。楊雲皺起眉頭,他望著黑暗之原,「剛才明明看到藍色光暈,還看到空中出現藍色漩渦,看來那裡一定有事發

李志玲擺手道:「別急,我們和江帆約好的,如果他需要我們營救,他會給我們傳音的,可是他沒有傳音給我們,我們還是耐心等候吧。」


「是的,我們就在這裡等候吧,不能莽撞,否則大家都被困住就麻煩了。」李寒煙點頭道。

楊雲皺起眉頭,他望著黑暗之原,「剛才明明看到藍色光暈,還看到空中出現藍色漩渦,看來那裡一定有事發生了。」楊雲猜測道。

就在楊雲擔憂的時候,江帆等人被吸引了黑暗之母裡面,他們發現到了一個陌生的空間。黑暗之母的空間不是很大,就像一個球形的空間,眾人望著四周,「哦,這是什麼地方?」孫悟空驚訝地道,他發現旁邊是牆壁,他掄起如意金箍棒狠狠地砸去。

砰的一聲,震得眾人耳朵嗡嗡作響,孫悟空被震得彈飛了出去,他手發麻,金箍棒差點脫手了。

「哎喲,這牆壁太硬了!俺老孫的手都差點斷了!」孫悟空抖著手苦著臉道,他握著如意金箍棒還想繼續砸。

江帆摸著牆壁,笑道:「這個是空間壁壘,是無法砸破的,猴哥,你就不用試了!」


孫悟空露出驚訝之色,「呃,江帆兄弟,什麼是空間壁壘?」孫悟空對於這個詞還真的不熟悉。

「呵呵,空間壁壘就是這個空間的邊緣極限,簡單地說就是多層的空間屏障,暴力是無法砸開的!」江帆搖頭笑道。

孫悟空露出吃驚之色,「呃,江帆兄弟,這四周都是空間壁壘,那我們豈不是被困在這裡無法出去了?」孫悟空瞪大眼睛道。

江帆點了點頭,「是的,這裡面是混沌空間,四周是空間壁壘,我們想要出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不過也不是無法出去,只要這東西是神器,有器魂,我就有辦法出去。」

江帆是法寶的破解專家,他目前還不知道這黑暗之母是一件天靈地寶級別的法寶,就連梅皮岩也不知道黑暗之母是一件高級的法寶呢。

「哦,江帆兄弟,你快看看這是不是神器!」孫悟空急忙道。

江帆點了點頭,他的意念散發出去,片刻之後,江帆的意念找到了器魂空間,那裡面果然有器魂。江帆臉上露出喜悅之色,「我靠,這裡有器魂,看來這是一件神器呢!」江帆暗自喜悅道。

眾人看到江帆露出喜悅之色,「哦,江帆兄弟,是不是發現了出去辦法了?」孫悟空急忙道。

黃富急忙拉住孫悟空的胳膊,「猴哥,你別著急,帆哥正在想辦法呢,不要打攪他。」黃富急忙道。

江帆的意念觸摸到了魂器的空間屏障,因為這裡是混沌空間,空間屏障和一般的空間屏障不同,要厚實很多,也是多層的空間屏障。

「呃,器魂空間,竟然是低級的空間壁壘呢!」江帆暗自吃驚道,因為他發現器魂空間竟然有三層空間屏障,比起黑暗之母的空間壁壘之少六層。

江帆馬上想到了用五行元素來破解這多層的空間壁壘,額頭的風之眼打開了,一縷綠色的光射了出去。綠色的五行元素光落在低級的空間壁壘上面,空間壁壘立即顫動起來,發現出嘶嘶的聲音。

低級的空間壁壘震動了一下,第一層空間屏障碎裂了,大約幾分鐘后,第二層的空間屏障又碎裂了,緊接著第三層的空間屏障也碎裂了。

三層空間屏障碎裂之後,江帆的意念進去了器魂的空間之中,他看到了裡面有一個黑色的怪物。那黑色怪物外形十分獨特,黑色的圓形腦袋,鳥一樣的嘴巴,渾身都是黑色,手腳之間有蹼。

「呃,你是什麼東西?」江帆的意念吃驚地道。

那黑色怪物也十分吃驚,嚇得直往後退,「你,你是什麼人?怎麼到我這裡來了?」那怪物發出的聲音十分姦細,就像女孩子的聲音。

「我靠,你是母的啊!你叫什麼?」江帆好奇地道,他是第一次遇到母的魂器呢。

「我,我是黑暗之母!你是什麼人?」那黑色怪物吃驚地道,這是第一次有人的意念進入器魂空間,因此她十分震驚。

江帆露出吃驚之色,「黑暗之母!原來你是黑暗界的原生體啊!那你可是天靈地寶啊!」江帆吃驚地道,黑暗界就是眼前的怪物衍生出來的,他的母體當然是寶物,就像當年神界的原體一樣,只是神界原體被神界融合了。

「你還沒告訴我你是什麼人呢?」黑暗之母對著江帆不悅地道。

「嘿嘿,我是你新的主人!」江帆狡猾地道,他已經判斷出眼前的器魂是一個小女孩,應該很好騙的。

「你胡說,我沒有主人,你怎麼可能是我的主人!」黑暗之母冷笑道。

江帆的意念望著黑暗之母,「嘿嘿,你以前沒有主人,現在我就是你的主人了,你以後就聽我的命令!」江帆笑道。

黑暗之母搖頭道:「我才不要你做我主人呢!」她急忙往後退,警惕地望著江帆的意念。

「哦,你不不想我做你的主人,那我推薦我兒子做你的主人!」江帆的意念馬上聯繫到江凌君。

「凌君,把你的意念釋放出來,跟我的意念過來!」江帆的意念對著江凌君道。

江凌君露出驚訝之色,他的馬上釋放意念,跟著江帆的意念一起到了器魂空間。江帆的意念對著黑暗之母道:「你看到了吧,這個人做你主人怎麼樣?」

黑暗之母望著江凌君的意念,搖頭道:「哦,我是不會做他的僕人的!」

江凌君的意念馬上笑了,「我靠,就你這母貨,我才不要你做我僕人呢!做我的僕人可是有條件的,你這黑炭的樣子,肯定沒什麼本領,不配做我的僕人!」江凌君笑道。

江凌君是故意激將黑暗之母的,他知道逼迫或者懇求黑暗之母做自己的僕人肯定是很難的,不如反其道而行。

黑暗之母畢竟是個小孩子的思想,她果然中計了,「哼,你還不想我做你的僕人,我就要做你的僕人!」黑暗之母冷哼道。

江凌君心裡十分高興,表面上露出為難之色,「呃,你為何要做我的僕人呢,算了吧!你就不要連累我了,你又沒多大作用!如果你是好東西的話,梅皮岩也不會把你隨便扔了!」江凌君故意搖頭道。

「哼,梅皮岩他不識貨,我可是天地靈寶,是隨著天地誕生的時候演變的,我可具備很多功能呢!不信你滴血認主就知道了!」黑暗之母不服氣地冷哼道。

江凌君十分高興,原來這個黑暗之母還沒有滴血認主的呢,他馬上伸出手指,一點血飛了出去,進入了器魂空間裡面。

最近看了一本火辣的都市爽文,《雙修高手在花都》,爽得很,沒看過癮的同學可以去看看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那滴血被黑暗之母吞下去了,她和江凌君的主僕關係馬上建立,黑暗之母就成為了江凌君的僕人了,黑暗之母也就成為江凌君的法寶了。

江凌君腦海里出現了有關黑暗之母的信息,他頓時目瞪口呆,這黑暗之母可真是頂級的寶物呢!簡直是可遇不可求的頂級神器!

江帆見江凌君目瞪口呆的樣子,驚訝道:「凌君,你怎麼了?」

「父親,原來黑暗之母是天靈地寶,是頂級的神器呢!她的功能真是太牛了!」江凌君喜悅地道,這個黑暗之母不能具備攻擊的功能,還具備防禦的功能。


江凌君現在已經和黑暗之母融合了,他的本體就具備了空間壁壘的的防禦能力,九層空間屏障的保護,想傷到江凌君簡直是太難了!除非符神主了!

得知江凌君有了一件頂級的神器江帆心裡十分高興,「凌君,你現在有了一件頂級神器了,以後我也就少了一份擔憂了!」江帆笑道。

江凌君露出喜悅之色,「多謝父親成全!孩兒日後一定刻苦修鍊,不負所望。」

江帆點了點頭,「凌君,讓大家離開黑暗之母吧!」江帆微笑地道。

江凌君點頭道:「好的!」他命令黑暗之母打開空間壁壘,釋放眾人出去。

一道藍色光一閃,黑暗之母打開離開壁壘,江帆對著眾人擺手道:「我們出去吧!」

隨著藍光閃耀之後,江帆等人出現在黑暗之原,江帆望著四周對著天空喊道:「梅皮岩,我又回來了!」

江帆使用了音波裂,那聲音很大,四周的帳篷全部碎裂了,那聲音傳到了梅皮岩的耳朵里了,他大吃一驚,「呃,怎麼回事?江帆怎麼出來了?」梅皮岩吃驚地道。

「不好了,始祖大人,江帆他們從黑暗之母裡面出來了!」格里爾急沖沖地跑了進來,他剛才親眼看到江帆等人從黑暗之母裡面出來了。

梅皮岩露出驚訝之色,「呃,這怎麼可能呢,江帆他們怎麼從黑暗之母出來了呢,我們去看看!」梅皮岩一個瞬移他出現在江帆等人面前。

看到江帆等人果然從黑暗之母出來了,梅皮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江帆,你,你是這麼出來的?」梅皮岩驚訝地望著江帆。

江帆望著梅皮岩,「嘿嘿,我江帆是法寶破解專家,區區一個黑暗之母怎麼能夠困住我呢!」江帆不屑地笑道。

「嘿嘿,你這個蠢材!黑暗之母可是一件天靈地寶呢,你竟然不識貨送給我們!」江凌君笑道。

梅皮岩露出吃驚地望著江帆,惱羞成怒了,「江帆,你既然來了黑暗之原,你們就別想離開這裡了!」他伸手從懷裡摸出一塊黑色的印。

這是梅皮岩的防身神器黑暗印,在黑暗界也是一件高級的神器,他嘴裡念著咒語,黑暗印飛了出去,在空中變成一座大山對著江帆等人砸下。

「父親,這傢伙交給我了!」江凌君一抖手,黑暗之母飛了出去,迎向了黑暗印。

砰的一聲,黑暗之母與黑暗印撞擊了,咔吧一聲,黑暗印碎裂了,四分五裂,落在地面上。

梅皮岩頓時目瞪口呆,自己的神器竟然被黑暗之母撞碎了,他心跳得蹦了起來,「哦,我的黑暗印!臭小子,我要殺死你!」梅皮岩對著江凌君一揮手。

咔吧一聲,四周空間碎裂了,時間也靜止了,這是梅皮岩的黑暗法則最厲害的法則「黑暗塵沙」,他太狠江凌君了。

梅皮岩並不知道此刻的江凌君已經領悟了黑暗法則,他已經僅次於梅皮岩了,就算江凌君不用黑暗之母,梅皮岩想殺死江凌君基本上是很難的。

江凌君冷笑一聲:「沒屁眼,讓你知道老子的厲害!」他一揮手,黑暗之母釋放出藍色光暈朝著,梅皮岩飛了過去。

藍色光暈所到之處,梅皮岩的法則立即失效了,梅皮岩頓時驚呆了。就在梅皮岩驚呆的的時候,藍色的光把梅皮岩籠罩了,梅皮岩四周的空間、時間全部凍結了。

只見江凌君一揮手,「黑暗之母,混沌碎片!」江凌君冷喝一聲。

只見藍色的光暈就像刀片似的,在梅皮岩身上穿梭,頃刻之間,已經穿梭了千百回了。梅皮岩獃滯在哪裡,他沒有感覺到絲毫疼痛,冷笑道:「哈哈,你這是做什麼?」

梅皮岩笑聲剛落,只見他臉色立變,他的身體開始碎裂了,就像被刀削麵似的,一片片地飛舞起來,就連他的元神也被削成了碎片。

梅皮岩就這樣死了,他臨死都不明白是怎麼死的,他身後的格里爾和梅連皮看到梅皮岩被殺死了,頓時嚇得轉身就逃。

「哼,你們別想逃走!」孫悟空一個筋斗雲追趕上去,掄起如意金箍棒砸在格里爾的腦袋上,啪的一聲,格里爾的腦袋被砸碎了,元神也碎裂了。

孫悟空領悟了黑暗法則之後,他的棒法融合了碎裂的黑暗法則,因此一棒子就打死了格里爾。格里爾一聲慘叫,梅連皮扭頭看到格里爾倒下了,他嚇得差點尿褲子了。

「你去陪你老爸吧!」孫悟空一個筋斗雲追趕上了梅連皮,如意金箍棒對著梅連皮砸下。

梅連皮急忙使出空間隔離,孫悟空的金箍棒落空了,砸在地面上,轟的一聲巨響,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大坑。

梅連皮急忙逃逸,他使出瞬移,身子就像火箭似的,一溜煙出了幾千里。突然他發現上空出現了藍色的漩渦,一股藍色的光將他籠罩住了,他頓時無法動彈了。

只見江凌君出現在上空,「梅連皮,你可以去了!」江凌君冷冷地一揮手,藍色光就像梭子在梅連皮身上穿梭,片刻之後他的身子分解了,變成碎片飄落在地上。

那些黑暗族人看到始祖梅皮岩被殺了,還有神祖也被殺死了,他們嚇得掉頭就逃。江凌君對著下面的黑暗族人喊:「黑暗族人聽著,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們的主人!」

江凌君手托著黑暗之母,站在空中,神態威嚴。那些黑暗族人看到江凌君手裡的黑暗之母,他們立即跪下了,「參見主人」那些黑暗族人急忙喊道。


黑暗之母是他們供奉的神物,江凌君成為了黑暗之母的主人,那些黑暗族人就把江凌君當成了主人。

江凌君望著黑暗族人,「很好,從今以後,我就是你們黑暗之王,你們對我要絕對服從!」江凌君一臉嚴肅地道。

那些黑暗族人虔誠地趴在地上,一起高呼道:「黑暗之王!我們絕對服從黑暗之王!」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哦,沒想到凌君成為黑暗之王了!」江帆喜悅地道,自己的兒子能夠成為黑暗之王,他當然很高興。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孫悟空抓耳搔腮,「哦,凌君成為黑暗之王了,那俺老孫就是黑暗大伯了!」孫悟空手舞足蹈地笑道。

黃富咧嘴笑道:「那帆哥是黑暗之父,我就是黑暗大叔了!」

出現這個結局就連江帆也沒有想到,他對著江凌君招手,「凌君,你過來!」江帆微笑地道。

江凌君飛落在江帆面前,「父親,您有什麼事?」江凌君急忙問道。

「凌君,你現在已經成為黑暗之王了,黑暗界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我也該返回神界,你有什麼打算?」江帆望著江凌君微笑道。

「父親,孩兒決定留在黑暗界,不和你們回神界。」江凌君望著江帆一臉嚴肅地道。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哦,凌君,你打算留在黑暗界嗎?你已經掌握了黑暗法則了,還有不要留在黑暗界嗎?我和你母親返回神界之後,很快就返回符元界的,用不了幾年就飛升符神界了。」

江帆本想、帶著江凌君一起返回符元界的,希望他以後和自己一起飛升符神界,這樣他也可以照顧自己的兒子,沒想到江凌君要留著黑暗界了。

「父親,孩兒留在黑暗界是有另外的使命的,等孩兒使命完成了,就去符神界找您。」江凌君望著江帆道。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呃,凌君,你有什麼使命呢?」江帆驚訝地望著江凌君,他不明白江凌君怎麼突然有了使命。

「父親,孩兒的使命來自黑暗之母,具體使命孩子暫時保密,您以後會知道的。」江凌君露出神秘之色。

江帆知道那個黑暗之母是有靈性的天地靈寶,為何落在黑暗界,肯定是有什麼秘密的,江凌君就是有緣人。

江帆點了點頭,「好吧,你就留著黑暗界吧,等日後你完成使命之後就去符神界找我和你母親吧。你記住了,要帶好黑暗界的黑暗族人,不要讓他們和神界發生衝突。」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