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遇暖差點就要落淚了,連忙低頭,“媽,其實我跟遲玄都不強求的。”

“傻孩子,努力一下有什麼不可以,能有孩子的話,皆大歡喜,如果沒有,也就當做補身子了,不要有負擔。”“嗯,我知道了。媽,我想去看看我親爸,很久沒去了。”歐龍一個人睡在冰冷的地下,一定很孤單吧。林穎有些爲難,這個時候她真的走不開,“怎麼想到今天去?要不要改天?”改天就沒有機會了,蘇遇暖微微一笑,“我一

“傻孩子,努力一下有什麼不可以,能有孩子的話,皆大歡喜,如果沒有,也就當做補身子了,不要有負擔。”

“嗯,我知道了。媽,我想去看看我親爸,很久沒去了。”歐龍一個人睡在冰冷的地下,一定很孤單吧。

林穎有些爲難,這個時候她真的走不開,“怎麼想到今天去?要不要改天?”

改天就沒有機會了,蘇遇暖微微一笑,“我一個人去,沒事的,順道我還想去看看小予。”

她這個姐姐很失職,因爲害怕觸景傷情,所以一直不願意去墓地看望蘇予,她這個調皮的弟弟肯定都生氣了。

雖然有些好奇爲什麼蘇遇暖的行爲,但是林穎也沒有阻攔,“那你一個小心一點,讓司機保鏢都跟着知道嗎?”

免得發生跟歐晴一樣的事情,還是謹慎點比較好。

“知道了,我不會待多久的,待會兒我就直接回家了,不用等我。”遲玄說過晚上會回來的,無論如何,自己都要見他一面。

早秋的墓地已經初見蕭條了,蘇遇暖裹緊了身上的大衣,一步一步拾級而上,越接近歐龍的墓地,就越覺得難過。

照片上,歐龍還是那樣威嚴的臉,沒有變化過,不會再變年輕,也不會再老去,永遠就是蘇遇暖記憶裏的樣子。

“爸,最遺憾的事情就是不能跟您多相處一段時間。原諒我的不孝,我想我又要離開了,不過,這次是我自願的,不是要逃避什麼,而是想給所有事情一個結局。”

在這裏,眼淚可以肆無忌憚的留下,蘇遇暖靠在墓碑上,就像是靠在父親身上一眼。

“爸,如果沒有我,他們人生或許會殘缺,但是幸福本身就不能跟完美對等的,您說是吧?我就是他們的殘缺,帶着回憶,離他們遠遠的,也許,他們會幸福很多。” 葉母望着葉繁星,恨不得兩個巴掌將她打醒,“你在亂說什麼?”

“我沒有亂說,你不是想讓我嫁人嗎?我嫁了,不過,不是嫁給他。”葉繁星看了一眼陳偉,“抱歉,讓你們見笑了。我這個人很懶,既不想做家務,也不想在家裏帶孩子,所以,你們還是去找別人吧!”

葉繁星很直接,她知道,如果不這樣說清楚,母親是不會死心的。

陳偉有些急了,也顧不上紳士風度:“你媽之前答應得好好的,現在卻又這樣,你們不是騙人嗎?”

本來以爲葉繁星已經是他媳婦了,之前葉母連禮都收了,不想到事情卻變成了這樣。

葉繁星說:“答應的是她,又不是我。”

“葉繁星!”葉母都快被氣瘋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葉繁星竟然會說出這種混賬話來。

她趕緊跟陳偉道:“她沒結婚,她怎麼可能結婚呢!你們不要信她。”

“我們今天就先回去了吧!”陳母站了起來,她也是驕傲的,看得出來葉繁星沒意思,也不想勉強。

這種女人,她還看不上呢!

葉母見這情況,也不好再留,將他們送出了門。

陳偉跟在陳母身後,“媽,怎麼就這麼走了?”

“不走留下來讓人家給你臉色看啊!回頭媽重新給你找一個好的。她看不上你,我們還看不上她呢!”

“你平時給找的那些都像什麼樣啊!”陳偉無語,葉繁星是他看起來最順眼的一個。

“可是人家不喜歡你!”

陳母拉着她兒子,直接上了車。

“葉繁星!”送走了他們,葉母回到餐廳,瞪着坐在那裏的葉繁星,雙眼快要噴出火來,“你就是想氣死我嗎?我好心好意爲了你,把人家哄得好好的,你就這麼把人氣走了。”

“爲了我?”葉繁星笑了,“別人是要找保姆,不是要找老婆,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想把我扔進火坑裏?”

雖然葉繁星不會嫁,但她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嫁到陳家之後的下場。

帶孩子,做家務,還得勤快一點?

那不是保姆是什麼?

葉子辰坐在旁邊,吃得津津有味,“媽,姐不想嫁,你就別讓她嫁了。而且我看那個陳偉,也沒什麼好的。”

想到他要叫陳偉姐夫,他都有點受不了,更何況是葉繁星。

“你別幫着她說話。”葉母瞪着葉繁星,“我告訴你,葉繁星,你今天這樣,別怪我不讓你上學!”

“你本來就沒想讓我上學,不是嗎?”她都在陳家母子面前說了自己成績不好,不想上,又怎麼可能讓她去上學?

葉母以前覺得拿上學就可以威脅葉繁星,沒想到這也不行,她瞪着葉繁星,突然反應過來:“你是不是因爲那天那個男人,才拒絕的?”

葉繁星知道,母親說的是蔣森,畢竟她沒有見過傅景遇,“不是。”

葉母說:“不是他,那你爲什麼……”

葉繁星打斷她的話:“那個陳偉在你眼裏有那麼好嗎?”

“他一個月收入那麼高,家裏條件那麼好,打着燈籠都找不到,我看得出來,他對你有意思……”葉母不想放棄這個機會。 夏冰傾此刻也在電視那頭紅了眼眶。

“你看到沒!你看到沒!我的蕭茵居然在爲別的男人默默擦拭眼淚!她這麼快就有別人了,我好難過!”她作勢倒在慕月森的肩上。

慕月森的眉頭皺了皺,這傢伙開始吃起醋來:“是蕭茵重要還是我重要?”

夏冰傾眨巴眨巴眼睛:“你想聽真話嗎?”

“廢話。”

“蕭茵重要。”夏冰傾果斷的回答。

慕月森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三丈高,這丫頭怎麼還是那麼的“重友輕色”啊,明明都已經是老夫老妻了,她還是把蕭茵看得那麼重。

夏正淳在旁邊一聽就覺得不對勁了,哪有人在自己的老公面前這樣說話的,他剛想口頭上批評教育一下夏冰傾,卻一下子被秦嵐拉住。

她使了個眼色,他們夫妻之間的小熱鬧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

但是她自己其實在心裏暗喜,乖女兒可真有本事,讓這個冷血女婿好好生氣一下才好!

於是慕月森不再說話,皺着眉頭看着電視屏幕,滿腦子想的都是剛剛夏冰傾說過的話,難道他真的不如蕭茵重要?

下面一個獎項就是最佳女演員了,蕭茵的心撲通撲通直跳,但是表面上還要假裝雲淡風輕的樣子,因爲一個好事的捕捉燈還在到處捕捉每個入圍的女演員們的表情。

這次爲她們頒獎的是一個知名女演員蕭藍心,雖然年紀已經漸漸大了起來,但是當年在熒幕上留下的代表作也是相當出彩的。

蕭藍心站在臺上,她的儀態還是那樣的動人,大家看到她,就想起了她當年留在所有人心目中的那些經典角色。

“大家好,我是蕭藍心。”她穿着一襲火紅的連衣裙,雖然已是年過四十,但是風韻猶存,依舊能從她保養得當的皮膚和姣好的五官看得出來她年輕的時候是一個大美人。

臺下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

“很榮幸爲白玉蘭最佳女演員獎頒獎,廢話就不多說了,下面讓我來爲大家揭曉最佳女演員獎的得主,首先,請看大屏幕!”

蕭藍心說完這句話,她身後的大屏幕上瞬間浮現出關於這次五位入選最佳女演員獎的女明星的宣傳片。

蕭茵按捺着自己那顆劇烈跳動的心,季修就在後臺緊張的看着屏幕上自己的老婆輕輕閉着眼睛的緊張樣子。

本來蕭茵想讓他也在嘉賓區一起陪她,但是季修向來不喜歡在人多的地方待着,於是就在休息室等她。

蕭藍心慢慢的拆開信封,看了一眼,突然露出笑容:“哇,獲得今天的獎項的這位女演員呢,她很漂亮,演技也很好,我一直想和她合作,那麼這位女明星是誰呢?”

臺下的人都懷着一顆焦急的心在等待着,沒想到蕭藍心也這麼喜歡賣關子。

“這個女演員呢,她的名字裏有一個字,跟我名字裏的字是一樣的。”蕭藍心繼續笑眯眯,慢吞吞的說道。

臺下一片譁然,如果說名字裏有一個字和她一樣的話……那不是蕭茵就是顧藍了,到底是誰啊,她這麼賣着關子。

季修在後臺也快要抓狂了,他恨不得衝上臺去掐着這個更年期老女人的脖子讓她講快一點。

平時季修根本就不在乎這些事情,連奧運會主辦權花落誰家這種全世界都會廣泛關注的事情,到了他這裏一文不值。

可是這一次卻不一樣,他知道這個獎項對於蕭茵來說有多麼重要,所以他也一直在關注着。

蕭藍心這話一出,那麼接下來就是蕭茵和顧藍兩個人的對決了,她們都面帶微笑的看着鏡頭,努力展示出自己其實毫不在乎的感覺。

“這位女演員呢,她之前一直是一位大膽潑辣的女藝人,深得我的喜愛,今天的頒獎,也是我執意要來爲她頒佈的,因爲我一開始就知道,這個獎絕對會是她的……”

臺下的人紛紛猜測,大膽潑辣,到底是誰呢?好像這兩位女明星都挺大膽潑辣的,蕭茵當初在真人秀上穿着比基尼錄了一期節目,引起輿論。

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女權主義者開始宣揚女人要隨時隨地展現自己的美。


而顧藍則是因爲在各大紅毯走秀上性感奔放的穿衣風格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一時間褒貶不一,有人說她是“宅男女神”,也有人說她是沒演技沒作品的“毯星”。

那麼究竟是這兩個人裏面的誰呢?大家看着蕭藍心,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賣了這麼久的關子,其實我是想告訴她,我很喜歡你,希望有一部戲我們能夠合作,你來演我的女兒好不好,蕭茵!”蕭藍心激動的說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中獎了姐妹!!!快上去領獎啊!”在蕭茵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楊曉峯在她旁邊瘋狂尖叫,還把她死命往起拉,開心得手舞足蹈。

與此同時,夏冰傾也在自家客廳高興的跑了好幾個來回,慕月森和夏天一起無語的看着她,“切!”

……

蕭茵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站在領獎臺上了,抱着自己手中這個黃金打造的沉甸甸的白玉蘭獎盃,她狠狠的吻了它一口。

“我要首先感謝我們的蕭藍心蕭姐,我真是……”蕭茵故作喘不上氣的樣子:“差點心臟病都要犯了……”

臺下一片鬨笑,蕭茵可真是真性情,雖然今天穿得像個仙女一樣,可是說起話來還是這麼可愛有趣。

“很高興我能拿到這個獎,我現在感覺整個人是在天上飛的,而且飛到停不下來……”

臺下一片掌聲,讓蕭茵有了一絲喘氣的機會,顧藍卻翻了一個白眼,裝什麼裝!不就是個獎嘛!

她不知道的是,這個畫面已經被某個攝像機捕捉到了。

“我要感謝在劇組同行的人們,感謝我的導演,感謝我的同行們,感謝我老公,感謝我的家人,感謝我的好閨蜜夏冰傾女士,還有楊曉峯先生……最後,蕭藍心前輩,我等着和您的合作!也請各位導演不要忘了我們啊!”蕭茵激動的說着,眼淚已經悄然落下。 兩人的氣氛可謂甜蜜不已,不遠處的楊阮宣則是一臉恨意的盯着他們。

不,確切的說是盯着林雨霏。

楊阮宣嫉妒秦慕抉對林雨霏的好,她才是秦家女人的內定人選,此刻坐在秦慕抉身邊的人應該是她,秦慕抉對林雨霏的寵溺,也該是自己的。

楊阮宣從嫉妒秦慕抉對林雨霏的好,已經上升到了對林雨霏的恨,恨她搶走了自己的心上人和榮華富貴。

林雨霏跟秦慕抉聊天時總感受到有人看着她,可是轉頭看去,又沒了感覺。

“秦大哥,感謝你今晚特意爲我舉辦的宴會,我很喜歡,再此,我敬你一杯。”陸南臻不知何時來到兩人桌前,一臉誠懇的對秦慕抉說。

秦慕抉跟林雨霏敞開心扉聊了會心情已經好多了,看到陸南臻時下意識的皺眉,聽聞他的話。

心裏詫異不已,他還沒有跟陸南臻好到這種程度。

“不必了,奉命行事而已。”

“大哥客氣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酒我先幹爲敬。”陸南臻極其反常。

秦慕抉這分鐘才聽清陸南臻對自己的稱呼,剛剛因爲詫異他對自己的態度所以沒注意到這個稱呼。

這分鐘叫得更直白的大哥讓秦慕抉渾身都不舒服:“我不是你大哥,我也沒有你這個弟弟……”

“慕抉,怎麼說話呢!”秦慕抉還沒說完,身後秦父低呵的聲音就傳來了。

秦慕抉微微擡眸,如果此刻他還不懂陸南臻是何意思的話,他就可以把秦家拱手相讓了。

故意降低身段討好自己給父親看,料定自己一定會反感,藉此讓父親對自己不滿意。

如此下三濫的手段。

哪怕看穿了一切,秦慕抉還是那副死不承認的模樣:“如你所聽到那樣說話,我無權反對你承認他是你兒子,可我有權不認他這個弟弟。”

“爸,慕抉只是一時間接受不了,多給點時間他們磨合一下就好了。”林雨霏也不是傻子,看出了端倪,對陸南臻有些心寒。

見陸南臻動脣,急忙站出來打了個圓場。

秦父現在對陸南臻可以說很寶貝了,秦慕抉又是個倔強的性格,如果在等他們對兩句,恐怕明日頭條就是秦慕抉嫉妒陸南臻存在心胸狹義之類的了。

“給南臻道歉。”可惜秦父鐵了心要讓秦慕抉認陸南臻。

“我有權拒絕。”秦慕抉刻板的回答。

林雨霏心急,朝陸南臻打了個眼色,示意他說兩句好話,可惜陸南臻似提前知道她要如此這般,提前低下了頭。

不得已,林雨霏端起了酒杯,挽上秦慕抉笑意吟吟的對陸南臻說:“南臻,嫂子剛剛有些不舒服,你大哥便來陪我了,倒是忘記給你道賀了,這杯酒嫂子敬你,還望你海涵。”

說罷,林雨霏就準備喝。

卻被秦慕抉一把奪過喝了個底朝天,還倒過杯子給秦父看了一下。

“我說過,我有權否定他的身份,以前,此刻以及以後,哪怕你是我父親。”

說完,不再給兩人說話的機會,拉着林雨霏離開。 宋雪眠這天去醫院複診,全程由陸宇藍記者陪同,宋雪眠是後來才知道,陸宇藍記者其實是關衡的左右手,總裁特別行政助理。

而他會全程陪同,完全是關衡的意思該。

“謝謝你陸記者,也替我謝謝關先生,不管是那天,還是今天,都給你們添麻煩了。”

宋雪眠安靜地答謝,手裏拿着一些醫生開的藥。

複診的結果很好,身體並不大礙,但需要多加休息蹂。

“會的,我送你回家。”

陸宇藍送宋雪眠回公寓,陸宇藍下車爲她開門,並且一直目送到她進入電梯。

街對面的某輛車裏,有鏡頭對準那裏,全程跟拍。

照片很快發到了薛維西那裏。

薛維西敲了敲董事長室的門,將照片放到江湛北的桌上,同他一五一十的報告。

這些天,四爺和宋雪眠冷戰,四爺有交代24小時暗中保護宋雪眠,自然她的動向也得一一回報。

江湛北站在窗邊,挺拔的身影邊煙雲繚繞。

桌上玻璃菸灰缸裏已經有了不少菸蒂,四爺只有有心事的時候,才會不停抽菸。

江湛北掃了眼桌上的照片,薄脣低聲問:“關二沒有出現?”

薛維西搖了搖頭,就這幾天的跟蹤,並沒有看到關衡出現在宋雪眠的身邊。

“雪眠……怎麼樣?”

江湛北眼神落在相片裏的女孩兒身上,冷冽的聲音多了一份包裹着柔情的暖意。

那個丫頭從親口說要分開冷靜後,連一個電話都沒有撥給過他。

“宋祕書的身體沒有大礙,但醫生交代她近期身體疲乏,需要多休息,聽說關先生特別交代中醫部的人給宋祕書調配補身的中藥,每日爲她送去。”

江湛北陷入沉默。

他不知道關衡爲什麼那麼特別關心宋雪眠。

以關衡的性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