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還是別打了,一會你那東西把哥砸到了不好。”

本來她此時就很氣憤,葉少風還在那裏激她,她便啊的一聲長叫,朝着葉少風猛劈過來,這妞的腿不僅長得很修長,而且白淨無比,她再次跳躍起來,朝着葉少風猛襲過來,外國妞一般都長得很高大豐滿,沒有想到打起架來那陣勢也不得了,雖然她還沒有衝到葉少風的面前,但是葉少風卻已經強烈地感覺到那股女性的陰氣和香氣同時朝着

本來她此時就很氣憤,葉少風還在那裏激她,她便啊的一聲長叫,朝着葉少風猛劈過來,這妞的腿不僅長得很修長,而且白淨無比,她再次跳躍起來,朝着葉少風猛襲過來,外國妞一般都長得很高大豐滿,沒有想到打起架來那陣勢也不得了,雖然她還沒有衝到葉少風的面前,但是葉少風卻已經強烈地感覺到那股女性的陰氣和香氣同時朝着他襲過來。

打就打唄,葉少風也學着她啊的叫了一聲。

她一腿猛襲過來,同時那拳頭還帶風的,看來這妞的確練過幾天,她一拳打在了葉少風的胸上面,此時葉少風則是感覺到像是軟軟的東西在他的胸上面撈了二下而已,那妞卻感覺到拳頭像是砸在了石頭上面一樣。

葉少風不想跟她玩下去了,此時他還正事沒有辦呢,他極速地朝着門外走去,但是那個外國妞像是纏上他了似的,一直窮追不捨的,葉少風在整個樓上竄來竄去的,那個外國妞可是一直跟着他,要知道葉少風可是在僱傭兵團呆過的,這點體力算個鳥啊,剛進兵團的時候,有一年的特訓期,那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那個時候,葉少風進了那個兵團的魔鬼訓練營,說是什麼培養魔鬼殺手的地方,是特訓,名額有限,想要進去都難,特訓時間爲一年,要麼沒命,要麼就是精英,進去的時候特訓總人數是一百人,出來的時候就只有二十個人是正常的了,其他的非死就是傷了,這二十個人最後還要決戰,真正能夠通過的就八個人,葉少風就是其中的一個,所以後來他便直接成了兵團的一個小隊長,但是葉少風在特訓隊的那一年讓他知道了只有比別人更殘酷,才能戰勝對手,生活在狼羣裏面,要做就要做最兇狠的狼,才能夠在狼羣裏面活下來。

此時,葉少風突然一下子衝到了一個轉角處,那個外國妞居然也跟着他衝了過去,葉少風卻在瞬間停住,那個妞卻一下子衝過頭了。

葉少風突然一腳揚起,正好腳尖指在了她那性感胸部。

“別跟着老子。”

那個外國妞剛纔是憤怒,現在似乎對葉少風很感興趣,她一直望着葉少風,似乎葉少風是她的情人似的,那種眼神裏面流露着一種迷離和傷感,對於一個殺手來說,最不應該的是就是動情了。

她正迷離時,突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麗莎,你是不是愛上這個男人了,怎麼還不動手?”

此時,那個外國妞突然一驚,這才發現原來她剛纔有些走神了。

此時,一個男人朝着她們走了過來,那個男的嘴上留着很長的鬍子,頭髮很有型,操着一口很不標準的普通話,還有他就穿着一身黑色的短背心,身上刺着一條老虎。

他快步走到了麗莎的面前,直接給了她一巴掌,但是他的手還沒有碰到那個麗莎,卻被另一個男人那強壯有力如同鐵拳一般的手給抓住了。

那個男人狠狠地盯着葉少風,葉少風卻笑了笑:“別看老子了,你不是你一夥的。”

“她現在已經是你的人了,對於這種看了男人就想上的女人,還留着幹什麼,尤其是看到我這樣的男人,一無是處的她居然也想上,我不廢了她留着她繼續給組織丟人現眼。”

麗莎一聽,很是激動:“你說什麼,誰說我想上了,黑槍,你說話注意點。”

“怎麼?你做都做了,我還不能說了啊?”

那個黑槍很是激動地說道,看那樣子似乎想要將那外國妞麗莎給一口吃掉似的。

“我這是在執行任務。”

麗莎很是激動地說道。

“滾一邊去,要你一個女人來幹什麼,不就是廢了他嗎?需要你出手嗎?”

那個黑槍冷冷地說道。

麗莎趕緊說道。

“這裏虎哥的意思,老大說的話難道你也不想聽嗎?”

但是那個黑槍,那個此時站在葉少風面前的肌肉男卻一直冷冷地笑着,跟裏還叨着一個牙籤,“給老子滾蛋,什麼老大,那個刺虎愣頭愣腦說話你也聽,他這是在叫你賣,你也幹,就算要賣,你也賣你也得賣個像老子這樣的好主人,就他這樣的貨色一看就是個愣頭青,你也看得上。”

“黑槍,組織上的意思,你也想違抗,刺虎可是你的大哥。”

“大哥,滾蛋吧,要是沒有老子的隊伍,他有什麼,你真以爲他那麼牛逼啊,搞工程,搞個鳥蛋啊,出了事沒有老子幫他擺平他幹個鳥。”

他一把將麗莎拉到了一邊。

“一邊去,到房間裏面給老子等着,今天老子非得把你辦了。”

“不過先把老子把這個愣頭青給辦了再說。”

他突然將嘴裏的牙籤一吐,那牙籤直接朝着葉少風飛了過來,尼媽的,葉少風此時卻正望着一邊,說句實在話,那前臺小姐還真尼媽的極品,仔細一看,居然還是個學生妹子,好像還挺清純的,那個刺虎在這裏搞的一個什麼名人休閒會所,有浴室,桑拿什麼都有,看來就是一座紅樓啊,裏面服務都有,那個學生妹子也知道葉少風正在看着他,居然還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雖然隔着一定的距離,但是他卻分明看到了她那小小的臉蛋似乎上面飄着一些緋紅,此時葉少風倒是沒有注意另外一個人了,那個外國妞卻是遲遲地沒有離開,她走到了那個前臺小姐處,葉少風的舉動她可是看在眼裏,此時她心裏可是對那個前臺小姐很是不滿,趁此機會便走到了那個前臺小姐處,狠狠地盯着她。

“讓老子來陪你玩玩。”

那個黑槍望着葉少風,冷冷地說道。

葉少風卻是歪着腦袋看着他,一種很不屑的表情。

“喂,你別用那種眼神看着老子,沒見過帥哥,猛男是不是?”

那黑槍居然很不要臉地說道。

“呵呵,見倒是沒有見過,但是好像沒有見過像你這樣喜歡玩斷背的。”

葉少風一臉嘻笑地說道。 雖然那人看上去就尼媽的沒文化,說起話來就顯得是個粗人,但是他卻對於斷背兩個字還是挺敏感的,一聽到這兩個字,立馬大怒起來:“你才斷背了,靠,哥像是身邊沒有女人的人,誰讓你上這來的,這是你來的地方嗎?看你那身穿着,知道不?這裏可是名人來的地方,你不配。”

那個黑槍似乎很牛逼似的。

他的話剛說完,突然一個男人用很低沉的聲音說道:“我叫他來的。”

黑槍一看,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刺虎。

他頓時兩眼直盯着他,似乎要在那一刻上去把他幹掉似的,刺虎平時看上去似乎並不嚴肅,但是此時卻眼裏充滿了殺氣,老大的氣質在此時顯露出來,“這裏沒有你的事,阿強那邊又出情況了,你趕緊過去看看什麼情況,別整天跟我呆在一起,這裏不需要你來處理。”

“阿強不是你讓你去辦的,我說我親自去辦,你非讓他去辦,現在出事了又讓我去頂,你什麼意思啊?”

黑槍此時咬牙切齒地說道,但是刺虎卻一臉嚴肅地說道:“沒有什麼意思,就是讓你去看看情況,還愣在這裏幹什麼,要是阿強那裏出了狀況,你我大家都沒得錢拿,你還要去,是不是要我親自去辦。”

刺虎的語氣一下子變得很是強硬,那個黑槍雖然很不情願,但是卻又不敢當場跟他翻臉,依然很不情願地調頭就走。

刺虎看着葉少風,冷冷地一笑:“ 超能生物來自地球 ,這短時間就出來了。”

“哪裏?虎哥可真是有品味啊,居然把國外的極品妞都弄過來了,來頭不小啊,既然這大的來頭,怎麼會甘心呆在這麼一個小鎮裏了,虎哥可是幹大買賣的人。”

葉少風淡然一笑,心想,尼媽的,以爲老子不知道你的底細是不,最近老子可是專門調查了你這個王八蛋,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刺虎居然和國外的軍火基地有着很大的關聯,他們是一個整體,是一個集團,刺虎表面上只是這小鎮上面一個搞工程的,但是暗地裏他卻是在花都,在華夏重要的聯繫人,也就是中間接頭的,那個地中海的一個基地專門搞軍火的就是通過他把軍火賣到華夏這邊的一些黑道組織和殺手組織的。

“兄弟笑話我吧,你看我這像是幹大買賣的嗎?要是我是幹大買賣的,還至於在這小鎮上面呆着,我刺虎也就是做點小生意而已。”

“虎哥就是有錢人啊,說話都那麼低調,幹大事的人是不是都這樣。”

葉少風故意望着刺虎身上的那件格子襯衣,那件襯衣看似普通,一般人可是看不出它的來頭,一定以爲那只是地攤貨,豈不知那可是歐洲名牌,對於這點葉少風可是相當地清楚。

“既然兄弟不滿意,那要不這樣,一會我叫一排過來,兄弟你隨便挑,直到滿意爲止,你看怎麼樣?”

葉少風直接問道:“米蘭到哪去了,我要見她。”

“哦,你是說她啊。”

“虎哥不會說不知道吧?”

“那當然不會,你放心吧,兄弟你的女人,我哪敢動啊,我給你安排的妥妥的,兄弟的東西怎麼能隨便動呢,你放心,她一會就出來了,現在正在休息了。”

葉少風直接朝着裏面衝了進去,那個刺虎卻一路上跟着,“兄弟,你別激動啊,別激動。”

葉少風此時氣憤的很,他剛好走到一間房門口,一氣之下直接一腳將門給踹開了,尼媽啊的一陣尖叫,靠,裏面居然男男女女的好幾些人在裏面,正在裏面沐浴着,裏面那個女生見到門突然給踹開了,一個個都裝逼似的在那裏叫着,葉少風心想,叫個毛線啊,什麼事都幹過了,還怕醜不成。

那個刺虎在後面趕緊把門關上,還安慰道:“沒事,沒事,繼續啊。”

葉少風快步走到了另一個門口,直接一腳將門給踹掉了,那塊門直接朝着地上倒去,就在門開的那一瞬間,葉少風便看到了剛纔那個外國妞正和一個老頭在那裏親熱着,她可是盡情地在那裏擺動着身體,試圖讓那個老傢伙能夠有點反應,那老頭怎麼看上去也有六十了,一雙眼睛都快笑成一條線了,突然門給踹開了,他一時之間還沒有反應過來,葉少風看了那妞一眼,那妞一看,是他來了,趕緊從牀上爬了起來,呆呆地望着他,葉少風卻直接一腳將那塊門給立了起來,將門給關上了,趕緊轉身離開。



刺虎一看這是什麼情況,趕緊說道:“兄弟息怒,她真的沒有事,真的沒事。”

“她人呢?虎哥不是不知道吧?”

刺虎見過很多的高手,但是像葉少風這樣的高人他感覺很少見,在他眼裏葉少風就像是一個奇人一樣,葉少風卻沒有那麼好的耐心,直接闖進了一個過道,看到了一個房間,還沒有等那個刺虎反應過來,此時刺虎似乎來了一個重要電話,葉少風直接一腳將門給踹開了,一進裏面,裏面似乎黑乎乎,而且裏面有很濃的氣味,那個氣味一聞到就讓人感覺到似乎很是興奮,越往裏面走裏面似乎氣味越濃,裏面男男女女還真不少,都是一個年輕的男男女女們,一個個都穿着很時尚性感,特別是那些女生,一個個都穿着透明裝,還有吊帶什麼的,再加上那性感火爆的身材,還有那暗淡的燈光,此時葉少風像是行走在一個夢幻般的世界裏面。

他的視線一下子便聚焦到了一個女生的身邊,此時她正在那裏很專注地看到了她,對,就是她,此時,她正在雲裏霧裏,眼睛都半閉着,她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葉少風的到來。

還有她的身邊有幾個猛男還在那裏撫摸着她的身體,葉少風一上去直接幾腳將她身邊的那幾個男的給踹飛了,拉着她就準備往外走,但是那幾個猛男,還有裏面居然突然殺出了一羣保安,直接朝着葉少風衝了過來。

“幹什麼?往哪裏走。”


那羣人大聲喊道。

但是葉少風卻哪裏理會他們的,直接帶着米蘭朝着外面衝去。

一羣人將他們給圍了起來。

此時,米蘭似乎整個人都有些不清醒,正在迷霧之中一樣,葉少風乾脆將她直接扛在了肩上,朝着外面衝去。

突然上來一個不怕死的,衝到了葉少風的面前,手裏似乎拿着一根鐵棍什麼的,反正葉少風也沒有看清楚,沒有管那是毛東西,直接上去一腳,給他踹飛了,那人猛地撞向牆壁,整個人瞬間便在那裏吐血。

一個身上刺得一塌糊塗的男的看到自己人被打了,便趕緊衝上來,手裏提着一根警棍,揮着它朝着葉少風猛砸過來,看他那架勢,似乎還是個經常打架的主,他一棍直接劈向了葉少風的頭部,此時葉少風正扛着米蘭,身子稍微一閃,那人劈了一個空,便轉身極速地朝着葉少風奔過來,嘴裏大叫着,你是喊春似的,葉少風卻突然感覺到腳下面在冒火似的,整個人像是要飛騰起來似的,難不成自己這麼快就要成龍神,飛昇仙境了不成,突然,葉少風聽到了呵呵的笑聲,那聲音太尼媽的熟了,又是龍珠妹妹,“他可是新鄉鎮的拳擊冠軍 ,力氣大着呢,主人,你還是多多小心哦。”

葉少風心想,管尼媽的什麼打字還是冠軍的,在哥眼裏,就是一人渣,打的就是他,他是冠軍,老子還是世界王牌了。

“小心個毛啊,你沒事就別出來留達了,一會那些猛男傷到你,可別怪老子沒有保護好你,現在哥身上還扛着一美女,沒時間管你啊。”

“主人,你怎麼這樣啊,呵呵,有了美女就不管我了啊,不行,那我可要好好地管管你了。”

葉少風心想,你現在什麼樣子老子都不知道,只知道你和龍神有關係,再說龍神都是千把年以前的事了,要是那樣的話,你早就已經是千年的老妖了,雖然聲音還馬馬虎虎的,但是千年老妖說不定嚇死人的,還是老子肩上這女生靠譜一些。


突然,那羣保安也衝了上來。

“把人放下,你可以走。”

葉少風笑了笑:“哥們,你在說笑話吧?”

“聽不懂是不?”

葉少風卻哦了一聲:“你在說糊話吧,老子不放怎麼樣?”

“那你就是在找死?”

那羣人很兇巴巴地說道。

但是葉少風卻當他們是空氣一樣,直接朝着外面走去,剛纔他還感覺到腳下似乎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此時怎麼感覺到腳都快拿不動了,什麼情況,葉少風似乎突然一下子全身都快無力一般,這怎麼搞的,身上扛着米蘭都快掉下來了,正在這情況之下,那羣保安居然直接朝着他衝了過來,手裏的那些警棍漫天舞,他極力地用手去擋,但是自己明明出手相當快的,但是怎麼回事,這一會直接慢了幾拍,一警棍猛地砸在了葉少風的拳頭上面。 葉少風只感覺到拳頭在那一瞬間像是要爆掉似的,整個拳火一陣陣火燒一樣。

他趕緊將拳頭收了回來,那羣保安一看葉少風看上去那麼兇,也不過是一個軟骨頭,便更加地大膽了,乾脆一羣人準備將他給打翻了。

突然,一個男人殺了過來,大聲地喊道:“住手。”

那羣保安此時看來已經打紅了眼,管他誰在管,直接朝着葉少風衝了上來,葉少風此時突然出拳,一拳正好擊中了衝上來的那個不怕死的保安,正好打在了他的面門之上,此時他感覺到拳眼上面似乎有一股火直向外冒的,那個保安給一拳打飛了,趴在了地上半天起不來了。

那保安嘴裏還在吐血,衆人一看,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老大虎哥,衆人趕緊齊聲喊道:“虎哥。”

刺虎大聲地說道:“都出去,搞什麼,也不看清楚他是誰。”

那些保安哪裏知道葉少風是誰,只知道他來拿人便看着不爽就打了。

“還愣着幹什麼,叫出去就出去,還有你們幾個在這裏幹什麼,這裏是你們來的地方嗎?都給我幹活去,阿強那邊現在正差人幫忙,你們幾個趕緊過去。”

那幾個肌肉男一聽趕緊出去了。

刺虎望着葉少風:“兄弟別見怪啊,他們都不太懂事,不知道看情況,多有得罪之處,還望兄弟多多諒解。”

葉少風卻冷冷地一笑:“得罪不敢當,虎哥這手下人不少啊,場面夠大的,這生意都做這麼大了,想必已經是新鄉鎮的頭號大款了吧?”

“哪有錢啊,你哥我要是有錢的話就不會呆在這小地方了,就是沒錢啊,現在幹什麼都不好混啊,壓力大啊。”


葉少風一聽,心想,你好壓力啊,尼媽的壓力大是不是晚上都不知道往哪個女人的牀上去好了,很有點不知所措吧。

“不怕兄弟笑話,這場面是扯得挺大的,但是沒有賺到什麼錢啊,這口袋裏可是空空的。”

“是嗎?”

葉少風笑着說道:“最近新聞上說好像華夏的一個鎮上發生地震了,現在全國上下正在救災了,虎哥這麼有實力,是不是應該多捐點。”

“哦,是這樣啊,我現在可是忙得緊,都不知道外面什麼情況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