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陵羽眼中閃過一抹異色,訕笑了兩聲。

他還真是有些忌憚林冬,這傢伙從來都不開玩笑的,如果真把後者惹急了,恐怕就算是拼死也要將自己拉着一起陪葬。那樣可就得不償失了。“咯咯!”這時,一道嬌媚的笑聲響起,僅是一位衣着暴露的性感女子在賣弄風騷:“林公子又何必動這麼大的肝火呢?要不讓奴家爲你舞上一曲,降降火氣如何?”林冬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都懶得

他還真是有些忌憚林冬,這傢伙從來都不開玩笑的,如果真把後者惹急了,恐怕就算是拼死也要將自己拉着一起陪葬。


那樣可就得不償失了。


“咯咯!”

這時,一道嬌媚的笑聲響起,僅是一位衣着暴露的性感女子在賣弄風騷:“林公子又何必動這麼大的肝火呢?要不讓奴家爲你舞上一曲,降降火氣如何?”

林冬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都懶得理會她。

不僅是他,在場的所有男人全都不約而同地撇過頭去,似乎對這名性感女子十分忌憚一樣。來自羅剎谷的妖女羅蘭,最擅長的就是魅惑之術,除非他們腦子進水了纔會去看後者的舞蹈。

重生為40後 ,一樣不容小覷,在上一屆盤龍會中也是擠進了前十的狠角色。

“萬崆公子,你我同爲魔道中人,等會若是有人要對奴家出手的話,還望你多多照拂呢!只要萬崆公子願意,奴家也是能夠以身相許的。”

見衆人不願理會自己,羅蘭也不生氣,反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另一名長相俊美的男子,對方身上穿着一件血色長袍,顯得妖異無比。

如果林隕在這的話,就會一眼認出此人正是他的心腹大敵!


血神宮萬崆!

“我對你沒興趣。”

萬崆冷冷一笑。

他是喜歡女人沒錯,尤其是那些擁有特殊體質的女人,採補之後對他的修爲極有裨益。但羅剎谷的這些早就喪失處子之身的妖女門,顯然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中。

簡單來說,他對破鞋一點興趣都沒有。

咻。

這時,一道凌厲無比的真元憑空射出,目標正是萬崆的胸膛!

萬崆眉頭微皺,只是一指探出,便將那道真元當場擊潰。他臉色微微陰沉,看向了攻擊自己的那人,那人一身明黃色長袍,頭戴玉冠,身上貴氣十足。

“三皇子!”

跟萬崆同樣受到攻擊的還有林冬,他也是輕易地化解掉危機,跟萬崆不約而同地看向了那名貴氣逼人的年輕男子。

“你這是什麼意思?”

萬崆沉聲道。

“沒什麼意思。”

三皇子姜天辰淡笑一聲,道:“只是心血來潮,想試一下你二人的實力是否有所退步。好在這段時間你們的確是有了不少的精進,看來這次的盤龍會本皇子應該是不會無聊了。”

上一屆盤龍會奪得首席之位的人!同樣也是當今陛下最爲寵愛的三皇子——姜天辰!

衆所周知,大秦皇帝一向信奉着以武爲尊的真理,能夠得到他萬般寵愛的皇子,那自然也是要擁有着極強的武道天賦。

而這位三皇子,從小到大展現出的天賦便是十分妖孽,不到十歲便是煉體九品,十一歲突破築元境!到二十歲之前,他幾乎每一兩年都會突破一個大境界!

在參加上一屆的盤龍會之時,他才二十三歲而已,結果卻是技壓羣雄,以逆命境的強大修爲鎮壓全場!當時的盤龍會上,除了他三皇子一人以外,包括林冬和萬崆在內的其餘參賽者全都是清一色的仙府境。

換句話來說,那一屆的盤龍會他幾乎是以絕對的實力碾壓了諸方天才,贏得乾脆利落,沒有半點懸念,直接成爲了衆人心中那一道難以跨越的高牆!

三年過去,如今的三皇子修爲又到達了何等程度,誰也不知道。

“你就這麼自信?”

林冬冷冷道。

任是誰都能夠看得出來,姜天辰的自信之強大。他這是要跟上一屆盤龍會一樣,以絕對的實力碾壓衆人,成爲絕對的獲勝者。

武者最看重的就是一往無前的堅韌心性,可當年盤龍會上的失敗無疑是給林冬等人蒙上了一層不可磨滅的陰影,三皇子的強大遠遠超乎他們的預計。


可就算他們再怎麼不甘心,也不能否認三皇子的存在已經成爲了他們的一道心魔這個事實。如果這道心魔不除,那他們以後就算是成爲了實力頂尖的天宮境強者,碰上三皇子之時心裏也會先膽怯三分。

這是他們絕對不能容忍的。

換句話來說,無論是林冬還是萬崆等人,此次參加盤龍會的目的不僅僅是爲了得到那條完整的天宮大道,更是爲了擊敗三皇子姜天辰,除掉心魔!

“我承認,你們相比三年前已經變強了很多。只可惜,你們終究是沒有辦法勝過我的。”

姜天辰淡笑道。

他永遠都是那麼地從容不迫,勝利對他來說只是家常便飯,失敗這種事情永遠都不可能會發生他的身上。因爲,他就是勝利的代言人,同輩之中沒有任何人能夠擊敗他。

“那我們拭目以待。”

萬崆冷冷地盯着姜天辰,寒聲道。

一場言語上的交鋒過後,這幫年輕的逆命境強者們便是陷入了沉默,他們也沒有人動手。因爲他們很清楚,初賽的淘汰戰絕不是他們爭鋒的舞臺,只有先保存住實力,才能在後面的比賽跟其他人對決。

更何況,淘汰戰有一百五十個名額。就算他們這些人坐着不動,也能躺着拿走屬於自己的名額。

百無聊賴之下,他們便是開始觀察起林隕這些仙府境武者之間的戰鬥,不少人感慨出聲,畢竟他們當年也是這樣互相廝殺才撐過初賽的。

“這一屆的人,跟我們當時比起來可真是弱多了。”

有一人搖頭感嘆道。

“弱?”

萬崆聽到這話後,嘴角卻是泛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他的目光從始至終都在盯着那場混戰中的一道白色身影,他臉上竟是罕見地露出一抹忌憚之色。視線陡然拉近,那道白色身影猶如蝴蝶般穿梭在血肉飛濺的殘酷戰場之上,即使身邊的人死得再多,他那雪白的衣衫都沒有沾上半點的血跡。

他的神色從容不迫,雖然他沒有主動地去攻擊任何一個人。但只要一有人想對他下殺手,那人便會莫名其妙地當場暴斃。

最讓萬崆感到震驚的是,就連他這位逆命境強者都沒能看清那白色身影到底是怎麼出手殺人的。

“白寒擎,你終究還是來了!”

萬崆暗道。

血神宮內有不少天資出衆的天才們,可萬崆從未瞧得上那幫所謂的“天才”,在他看來那些只是虛有其表的廢物而已。

可即便是這幫廢物之中,也是有一個例外的。

那個常年穿着雪白衣衫的傢伙,卻是萬崆永遠都無法看透的。就連萬崆自己都不清楚,對方看上去明明連仙府境修爲都不到,卻不知爲何總會給他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此人,正是白寒擎。 演武場上的戰局十分混亂,不少人已經是殺紅眼了,原本潔白的演武場地面早已是屍橫遍野,鮮血染紅了整片大地。 你好,我最愛的人 ,膽小的人看到這一幕,必定會當場作嘔。

“死了多少個了?”

定國侯大馬金刀地坐在看臺之上,淡漠道。

“回稟侯爺,已經死了三四百個。”

那名士官恭敬道。

“哦,死得這麼慢。”

定國侯百無聊賴地打了個哈欠,無奈道:“要是能再死快點就好了,本候還得趕回去吃飯,今晚夫人好像做了本候最愛吃的蓮子羹。”

在他的眼裏,這些死去的人命彷彿跟草芥一樣不值一提。


“侯爺再忍耐一會兒,相信很快就結束了。”

士官勸說道。

鏘。

這時,林隕和童炎二人身上的衣衫早已是浸滿了鮮血,他們雙眼血紅,儼然有種走火入魔的瘋癲趨勢。但仔細觀察的話,林隕眼底深處卻是有着一抹理智的光芒。

縱使殺的人再多,以林隕強大的精神力,他依舊能夠令自己保持住清醒。童炎就不一樣了,他是徹底殺紅了眼,好在他還記得林隕是自己的同伴,他只會攻擊除林隕以外的人。

每當童炎真元不繼的時候,林隕便會用能量轉換替他灌入大量的真元。不僅如此,林隕還給了他一瓶的七品丹藥,供他治癒傷勢。

Wωω ★ттkan ★¢ ○

在這種狀態下,童炎竟是愈戰愈勇,絲毫沒有戰力減退的趨勢。

伴隨着人數的大量減少,戰局終於變得明朗了起來。此時包括林隕在內的人,數量加起來也不過二百之數,只要再死去一半之數的人,這場淘汰戰就可以結束了。

“那是……璇璣劍!”

明朗的戰局,讓林隕二人顯得格外惹眼,尤其是林隕手中的璇璣劍,更是引起了某位逆命境強者的注意力。仔細一看,那是一名揹負長劍的青年,他生得濃眉大眼,身上更是有着驚人的劍氣纏繞着。

不用問,能夠認出璇璣劍又擁有此等銳利劍氣的人,一看就是北斗劍宗的人!

“好大的狗膽!”

廖晨神色陰沉,低聲道:“搶了我北斗劍宗的法寶,居然還敢明目張膽地拿出來用,真當我北斗劍宗無人不成嗎?”

因爲璇璣劍的存在,他顯然是認出了林隕的身份。

而在聽到他的話後,不少來自頂尖勢力的強者們也都是面露冷笑之色。林隕的名字,他們自然也都是聽過的,可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林隕的膽子居然真這麼大!

明知道盤龍會上有許多來自頂尖勢力的天才到場,林隕還敢來參加盤龍會?這不是擺明了不把他們這些人放在眼裏嗎?

“居然是他。”

萬崆淡漠地瞥了一眼場中的林隕,嘴角泛起一抹譏諷的弧度。

雖然他當日襲擊玄月宗之時被君莫笑所逼退了,還跟林隕定下了那所謂的三月之約。但在他的心裏,林隕終究只是一隻不值一提的螻蟻,連仙府境都不到的一個傢伙,又憑什麼敢跟他叫囂呢?

別說是三個月了,就算是再給林隕三十年時間,都沒有資格成爲他萬崆的對手。

咻。

下一刻,那北斗劍宗的廖晨居然當場騰空而去,朝着仙府境武者們的戰場飛了過去。這一幕,絕對是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的。

就連看臺上的定國侯都有些驚訝,在所有人的常規認知裏,逆命境武者就算什麼都不做,都是能夠穩穩通過淘汰戰的。

這廖晨又爲何要多此一舉呢?

鏘!

一道森冷無比的劍意憑空激射而來,林隕心中微驚,以極快的反應躲開了那一劍。他臉色陰沉地看向了劍氣的來源處,那裏正是站着一名揹負長劍的孤傲身影。

“林隕,交出璇璣劍,我可以考慮留你一具全屍。”

廖晨冷冷道。

“林隕?!”

“他就是那個林隕……沒想到他居然敢來參加盤龍會!”

“此人果真和傳聞中說的那般,膽大包天啊!”

廖晨的話,一時間在人羣中激起了軒然大波,不少人皆是神色震驚地看向了林隕。跟大部分人不同,還是有那麼一部分消息靈通,知道林隕明明剛參加了煉天靈壇大賽,並且在初賽上奪得了第一名的成績。

也正因如此,那些人反而更覺得吃驚,明明可以安安穩穩地在靈藥總盟的庇佑下參加煉天靈壇大賽的林隕,爲何要冒着這種風險來參加死亡率極高的盤龍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