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郝印願歸附銀燕傭兵團,靜候差遣!”郝印也跪在地上,道。

兩名副團長的聲音,向四面八方席捲而去,在場的每一位傭兵,無論是銀燕傭兵團還是天蛇傭兵團,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噹噹噹!”一聲聲兵刃掉地的聲音傳盪開來,那些天蛇傭兵們全都跪伏在地,天蛇已死,兩名副團長投降,沒有哪個傻蛋願意反抗而因此丟了性命。場內,立馬就響起了銀燕傭兵團傭兵的振奮呼喊,凌逸站在虛空之

兩名副團長的聲音,向四面八方席捲而去,在場的每一位傭兵,無論是銀燕傭兵團還是天蛇傭兵團,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噹噹噹!”

一聲聲兵刃掉地的聲音傳盪開來,那些天蛇傭兵們全都跪伏在地,天蛇已死,兩名副團長投降,沒有哪個傻蛋願意反抗而因此丟了性命。

場內,立馬就響起了銀燕傭兵團傭兵的振奮呼喊,凌逸站在虛空之上,微微一笑,轉頭看向易秦兩人,正待說些什麼,一股磅礴的氣勢,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目標,竟然直接指向天蛇的位置。


“來者何人!”凌逸大聲一吼,手掌一抓,易秦兩人就是被他抓在手中,被他狠狠地甩到一邊。

“哈哈哈!”天蛇躺着的那片地方,空氣忽然發生一陣震盪,扭曲的空氣中,漸漸顯現出一道高大的人影。

來者有着一張英俊的面容,濃眉大眼,薄薄的嘴脣上顯示着一種刻薄的味道,一舉一動或是沒一個神色之間,都透露着一種高貴傲然之感,這人的傲氣,從他身上無時無刻的散發而出。

“你是何人?”身旁,小雪輕聲冷喝,直指那人,一雙黛眉因爲一絲不悅而微微蹙起。

“冰雪魔狼,沒想到你這小子還有這麼強大的魔寵,不過也僅此而已,在我眼裏,這根本不值一提!”那道人影陰聲笑道,“你若是識趣的話,就讓我把這人帶走。”

雙目微眯,凌逸望着那人,見那人直接點指天蛇,口口聲聲要將已然死去的天蛇帶走,那一雙眼眸之中頓時亮出兩道殺意,“想從我手裏拿走人,不付出點代價,恐怕不行。”

“哦?”那人頓時有些感興趣,一雙陰厲的眼睛望向凌逸,冷笑道:“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認爲我想要搶的東西,你能夠攔得住我?”

“哼!”小雪冷哼了一聲。

“小雪,他的實力我看不出,你知道有多強嗎?”凌逸低聲問道。

“他的實力很強,或許已經快要突破月魂,達到陽魂的地步了吧。”小雪美眸閃爍,有些不確定的道。

“總而言之,他很強很強,強到可以一招擊殺我的程度。”凌逸喃喃道,臉上有些失望。

“那也不一定,主人的雷電之力防禦力驚世駭俗,或許能擋下他一招。”小雪抿了抿嘴,道。


“額……”凌逸頓時有些無奈,寵溺的敲打了一下小雪的小腦袋,將目光轉移到那人的身上,笑道:“你想要符印石,我現在的確沒有能力攔住你,不過你總要讓我知道,你是什麼人吧?”

“哈哈!”那人大笑一聲,雙手抱臂,高大的身體漸漸懸浮起來,傲慢的看着凌逸,說出了兩個讓人無比震驚的兩個字:“龍族!”

說完,那人便是從容地在凌逸的眼皮底下,將地上天蛇的屍體吸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當中,嘴上挑起一抹嘲諷的笑意,道:“小子,多謝你殺了這人,讓我撿了個這麼大的便宜。”

話音一落,那人盎然躍起,轉眼間消失在了天際之間,遠遠地,傳來一聲聲龍吟長嘯。

冷冷的望着那人消失不見,凌逸緊緊地捏住了自己的拳頭,骨節發白,可想而知他現在有多麼憤怒。

“主人,你就這麼放他走了?”小雪在一旁輕輕道。

“還能怎樣?他頃刻之間就能將我們這些人斬殺於此,我還能怎麼辦?好在符印石已經被天蛇吸收了差不多一半的符印之力,這人又是月魂強者,估計這一半的符印之力對他沒有多大的作用,不過他敢從我手中搶走東西,總有一天我要讓他嚐到苦頭!”

“呵呵!主人真記仇!”小雪嘻嘻笑道。

淡淡一笑,凌逸隨後吩咐了一下手下的傭兵頭領,便一路飛回到了銀燕傭兵團的駐地中。

天蛇已死,這第一場本來只是爲了擾亂天蛇傭兵團的行動,沒想到竟然是直接將天蛇擊殺,銀燕傭兵團全團上下無不震動鼓舞,兩名副團長也是在這之後被押入銀燕傭兵團的獄牢之中,如何處理,相信穆豔兒會做出恰當地選擇。

而伴隨着天蛇傭兵團的覆滅,銀燕傭兵團開始整頓天蛇傭兵,收爲己用,更是吞併天蛇傭兵團所有家當,一舉躍升成爲青雲鎮以及死亡山林附近最強大的一支傭兵團,這其中凌逸的功勞功不可沒。

全團上下,對凌逸的懼怕,已經開始成爲一種崇敬,幾乎以一人之力闖入天蛇傭兵團駐地,並且挫敗兩位副團長,擊殺天蛇,這等功績,誰人能及?

在成功將天蛇傭兵團收服之後,銀燕傭兵團連續擺了三天三夜的宴會,傭兵們的心情,自然是激動的無以復加。

而在夜晚這更加顯得熱鬧的時刻,凌逸卻並沒有參與其中,靜靜的坐在一個庭院的石階之上,凝神望着天邊東昇的玉兔。

明亮的月光,傾瀉下一片銀色的光亮,滿了一地,庭院之中的景色,稍加辨別都能夠看的清清楚楚。

一縷微風徐徐吹來,兩旁的竹林發出清脆的響動,蟲鳴跟隨着響起,讓人心中也是坦蕩蕩的,一片平和。

“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嗎?”月光之下,穆豔兒身穿素裝,勾勒着完美的曲線,靜靜行來,俏臉之上,掛着一幅淡淡的微笑,更增添她千嬌百媚的姿態。

“沒什麼?”凌逸搖了搖頭,笑道。

“你是在想那天出現的龍族?”穆豔兒坐在凌逸身邊,皺眉道。

“可以說是吧!”凌逸點了點頭,他其實是想起了嵐菲,只是他不想對穆豔兒說明得太過清楚。

大大的眼睛眨巴了幾下,穆豔兒笑着搖了搖頭,神祕的目光,凝視着眼前的凌逸,“你說謊,你在想女人!”

“呵呵!”凌逸乾笑了幾聲,擠眉弄眼道:“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你。”

聞言,穆豔兒白皙的俏臉頓時間如同染了一層胭脂一般,羞澀的看向凌逸,一雙大眼睛中卻是越來越迷離。

兩人相視無語,旋即漸漸靠近,彼此的脣,緊緊地貼合在了一起。

窒息,深深的窒息,穆豔兒只感覺自己快要沉醉在這一刻,觸電般的感覺,讓她身子軟倒在凌逸的懷中,兩隻藕臂卻是牢牢地環繞在凌逸的腰間。

感受着懷中玉人輕微的顫抖,凌逸猛的抱得更緊,他也不知道這是爲什麼,或許這只是一次美麗的邂逅,這一刻他也忘記了自己的存在。

兩人激烈的吻着,直到快要窒息的那一刻,兩人方纔鬆開。

“我要走了。”凌逸撫摸着穆豔兒的俏臉,道。

“嗯!”穆豔兒輕輕的嗯了一聲,眼眸低垂下來,也無法遮掩心中的那一抹黯然。

肩靠着肩,兩人手拉着手,一夜無話。

……

三日之後,凌逸離別銀燕傭兵團,或許是怕會傷心吧,穆豔兒並沒有出來送別,只是派出了團中有些地位的長者送來了一番謝禮。

這一場美麗的邂逅,就此而止。

接下來,凌逸一路向東,趕回滄印城,紫天的消息,他盡要快告知公孫啓,也不知道滄印城中究竟有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所以,他必須儘快趕回。

五日之後,滄印城那古樸厚實的城牆,方纔出現在了凌逸的視線之中。

望着那高大的城牆,凌逸頓時鬆了口氣,習慣了死亡山林中那種荒無人煙的環境,見到如此多行人進出城門,他頓時有種歡欣雀躍之感。

壓抑下心中的欣喜,凌逸直接進入城門,奔向藥師聯合會。 帝都藥師聯合會中,依舊是在那被翠竹林圍繞的石亭裏,公孫啓坐在石桌旁,手指輕輕敲打着桌面,若有所思。

對面,是靜靜坐着的凌逸。

“如若紫天長老真如你所說,被魔雲殿的那名傀儡師抓走,那就有些耐人尋味了,紫天長老實力雖強,不過他是名藥師,被煉製傀儡,我想是不太合適的,魔雲殿究竟想要幹什麼,爲什麼要抓走紫天,而不是就地斬殺呢?”公孫啓疑惑不已,喃喃道。

“我看,魔雲殿必然是有他的目的,抓走紫天長老,是不是因爲藥師的身份?”凌逸在一旁,眉頭微皺,道。

“嗯!”公孫啓點了點頭,“有可能,紫天長老的煉藥術雖然在滄印帝國中還算是可以,不過恐怕難以入魔雲殿的法眼,這其中必然還有蹊蹺。”

凌逸凝神不語,按理說來尹天林將紫天長老送走就有些不太尋常,費勁千辛萬苦就只爲了將一名煉藥術在他們眼中不算高超的藥師送到魔雲殿去,這其中究竟有什麼隱祕?

“算了,姑且不想這麼多了,紫天長老已經被魔雲殿抓走,我們也是無能爲力,魔雲殿,畢竟是大陸上最爲強大的勢力啊!”說到這裏,公孫啓深深的看了一眼凌逸,嘆氣道。

默默的點了點頭,凌逸也深以爲然,紫天長老既然被魔雲殿的人抓走,那就證明他應該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只是要想將他救出來,帝都藥師聯合會就算是拼盡全力,恐怕也是無能爲力。

“好了,凌逸小友,在你離開滄印城的一段時間裏,我們已經幫助程素琪姑娘重新奪回了在炎宗的地位,滄印學院也恢復了正常,你回去看看吧!”公孫啓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浦安費盡心血經營這座學院,我希望能夠在你手裏繼續發揚光大!”

眉頭一皺,凌逸擡眼望向這位感覺頓時老了許多的長者,見他乾枯的臉上,又多出了好幾道皺紋,想要說出來的話也戛然而止。

“好的!”凌逸點了點頭,拱手而退。

微風盪漾的竹林裏,公孫啓坐在石亭內,望着那個漸行漸遠的背影,一股期許,一股讚歎,同時浮現在他的眼眸之中。

“浦安啊浦安,你的滄印學院,不會倒!”

……

從帝都藥師聯合會出來,周圍盡是人流涌動,站立在這嘈雜聲音此起彼伏的大街上,凌逸心裏卻是極爲的寧靜。

打打殺殺的日子,他似乎有些厭倦了,只是他還不能完全放棄,他要面對的是魔雲殿,而魔雲殿如今已經把他列入了黑名單。

一路行去,直接走向了滄印學院。

寬大的學院正門,如今已經換了模樣,一隊看起來似乎還是學院中的學員,正挺直了腰桿,守候在正門兩旁。

“學院什麼時候也喜歡折騰這東西了?”淡淡一笑,凌逸往前走去。

“站住!”

還沒接近門口,其中一名高高瘦瘦的男學員就大聲喝止道,指着凌逸,手中持着一柄長劍就走了上來,伸出手就想要一把推開凌逸。

還未觸及凌逸的身體,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從凌逸的身上涌出,狠狠地衝撞在了那名男學員的手上。

“砰!”

那名男學員如同風箏般向後飛射而出,狼狽不已的摔在地上。

“混蛋,快!大家把他拿下!”那名男學員恨恨的從地上爬起,怒吼道。

立馬有七八名男學員涌了上來,各自持着兵刃,圍住了凌逸。

“你們想幹嘛?”凌逸淡淡的道。

“幹嘛?”那名男學員猛掐着拳頭,恨不得一拳就把凌逸轟得老遠,以泄自己心頭怒火,猛瞪了凌逸幾眼,他繼續道:“非學院中人,不得入內,這就是規矩!”


“學院什麼時候多了這個臭規矩?”凌逸不由得感覺有些好笑,當時滄印城的秦家以及魔雲殿的高手,還不是一樣進入了學院,這時候安寧了許多,這個規矩,也不知道有沒有起作用。

“別管他了!龍哥,咱們一起動手,任他再強,也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圍住凌逸的一名男學員大聲道。

“好!老子一定把他打得分不清東南西北!”被凌逸轟出老遠的那名男學員獰聲笑道,手掌一揚,一柄鋼刀便是被他緊緊握在手中。

所有人都亮起了自己的兵刃,逼向凌逸。

“龍大哥,還是算了吧,他若是識趣,就會老老實實的離開這裏,何必爲難人家,或許他真的不知道這個規矩!”旁邊沒有圍上來的一些女學員紛紛勸止道。

那名被稱作龍大哥的男人並沒有理睬,他怎麼可以忍着這口氣,還要客客氣氣的讓對方離開這裏,不好好教訓這小子一番,他不甘心!

“吼!”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響起一聲響亮的魔獸吼叫,只見一片雷光緊緊貼着地面飛速的行來,身後,跟着席捲而來的黃色灰塵。

飛到離着正門口不遠時,那一團雷光忽的仰天而起,躍至高空,一道人影,站立在這團雷光之上,向下斜視着地面上的人影。

凌逸背對着這團雷光,嘴脣上悄悄的勾起了一絲淡淡的微笑,他已經猜出了來者是誰。

“你們在這幹什麼?私下鬥毆嗎?”雷光上傳下一道宛若清泉鳴響的叱喝。

“她……她好像是魂獸分院中的那個……那個柳學姐!”一名女學員望着那個虛立在雷光上的倩影,低聲喃喃道。

“好像真的是,據說她的魔獸非常強大,身體表面也是閃爍着一片雷光,現在她腳下踩着的,好像就是那頭魔獸吧?”一人接着道。

這時候,那個顯然是帶頭的龍姓男子也是看出了雷光上站立的人影,拱了拱手,笑道:“原來是柳學姐,小弟龍勝,歸屬武者分院譚導師門下,今日負責管理學院正門,遇見這個妄想進入學院的臭小子,因此發生了一些爭執,學姐若是有事就請隨意,這種事情我們可以應對。”

在滄印學院中,弱者稱呼強者大都稱作學長或是學姐,龍勝並不怎麼在意,再說了,眼前這位可是位大美女,稱呼一聲學姐又怎麼了。

見到龍勝這種自信的模樣,那虛立與雷光之上的人影也是緩緩的點了點頭,旋即,目光一凝,定格在了地面上那個一直背對着他的人影,一種熟悉的感覺,涌上了她的心頭。

“他是誰?”秀眉輕皺,她鳳眼微眯,淡淡的問道,語氣之中,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種高貴的味道。

“額……”龍勝有些不解,不過也不敢輕易多嘴,手中鋼刀指着凌逸,喝問道:“小子,柳學姐想知道你的名字,報上名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