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兵乙看到步兵甲如此配合,不禁一臉得意,他喝了一杯水,然後才豎起右手的五根手指:“他們每個人至少幹掉了五十人!這還是不算他們的正副兩個連長。他們的副連長砍了不少於500人,而那個隊長……嘖嘖……聽說他宰了一千人以上。”

步兵甲一下子愣住了,他用擅抖的聲音說:“一……一千……人……”步兵乙很滿意步兵甲的表情。然後,易寒的故事就流傳出去了。“你知道嗎?聽說第四小隊的隊長是個身高3米的獸人。”一個步兵說。“你從哪裏聽說的,這裏是人類的國度,獸人怎麼可能會幫我們戰鬥,你是不是瘋了,我聽說,其實他是個惡魔啊,是由我們的魔法

步兵甲一下子愣住了,他用擅抖的聲音說:“一……一千……人……”

步兵乙很滿意步兵甲的表情。

然後,易寒的故事就流傳出去了。

“你知道嗎?聽說第四小隊的隊長是個身高3米的獸人。”一個步兵說。

“你從哪裏聽說的,這裏是人類的國度,獸人怎麼可能會幫我們戰鬥,你是不是瘋了,我聽說,其實他是個惡魔啊,是由我們的魔法師使用大召喚術,將他從地獄裏召喚出來的,聽說他身高有四米,頭上有兩個角,他一吼,就能殺死幾百人了”另一個步兵說。

這樣的傳聞易寒只能一笑而過。

……

戰爭時期功勳總會上漲得很快,戰鬥到了第三個月,易寒和穆拉丁憑藉着過人的實力,一舉到了營長和副營長,其實易寒也知道,只要穆拉丁想,他也可以成爲另一個營長,但是,穆拉丁說如果只做副營長的話,萬事就有易寒頂着,否則以他的功勳也可以混個營長來當着玩。不過,令易寒鬱悶的是,他還是在第四步兵營,四的諧音就是“死”。


現在的易寒,手下有一萬多人,他們的訓練還是那樣,只要沒有戰鬥,每天還是要累得趴下,但不管是新兵或老兵,沒有人要退出,因爲在易寒的帶領下,步兵的死亡率居然下降到了20%。而且,他們的戰鬥力也超高的。以一敵二也沒有問題。他們的裝備都是最好的裝備。一邊打,一邊把戰場上的裝備都收下來。

易寒的第四步兵營簡直就是步兵的神話,由易寒帶領的步兵營之中,平均每個成員手上都有近二十條人命,死亡率也低,只有不到10%,易寒的出現,完全改變了步兵們的士氣。現在第四步兵營的人,只要他們一出現,身上的殺氣就涌現,無邊的殺氣,讓周圍的戰馬也開始顫動。讓周圍的人都有一種被壓抑的感覺。

不得不說,易寒的第四步兵營,讓多尼柏特軍的士氣高漲,戰鬥力提升了不少。時間拖得越長,米蘭特耗費的軍費就越多,情況對米蘭特就越不利,終於,在戰爭持續到第五個月的時候,戰場上出現異變。

正當多尼柏特想要一舉搶奪原來失守的城池時,在節節敗退的米蘭特軍後面,突然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這一聲,把戰場上的所有人都驚住了,所有都停了手,馬匹也被驚得瑟瑟發抖,怎麼牽也牽不動。

天空中的太陽被遮住了,陰影像一片潮水一樣覆蓋了整個戰場,士兵們只看見頭上的太陽被遮擋了,“吼”,又一聲怒吼,那個黑影越來越近了,遍佈全身的紅色鱗片,有一雙巨大的角,背後長着一雙肉翅,這就像一隻放大了的蜥蜴,不過這隻蜥蜴也太大了,它有十米高,它的尾巴也有兩十米,它每一次張口,都會吐出一團白色的氣波,這種氣波一下攻擊就至少有十幾人被攻擊得粉身碎骨。

“巨龍,是巨龍!”米蘭特的士兵一陣歡呼,因爲這條巨龍明顯攻擊的是多尼柏特的士兵,並不是米蘭特軍,所以多尼柏特的士兵則面如死灰,巨龍是一種高傲的生物,對人類很不屑,但是,這隻巨龍居然會幫助米蘭特軍隊,這讓所有多尼柏特的人都很疑惑,但是疑惑和生存之間選擇,很明顯,他們都選擇後者,指疑惑都拋掉,然後立即逃走。

看着戰友們一個個死去,有不少人連屍體也沒有剩下,易寒怒髮衝冠,不過,現在的易寒,想要對付這條巨龍是決定不可能的,這條巨龍至少是九級的魔獸,算上,也可以抵得上一個上階聖劍師了,就算不算它那氣波攻擊,只算它的肉體力量也比易寒強大很多。

“隆隆隆——”退兵的信號傳來,易寒大喊:“快走!”

第四步兵營的人還真是個中翹楚,每個人都逃得飛快,魔法火球的追擊,這些人輕鬆的躲過,有一個逃走的時候有一個火球追到他的身後,他突然向前撲倒,那火球擦着他的後背飛過,那人撲地後翻了一個筋斗,然後繼續跑,旁邊的人看得眼都快突出來,居然還有這麼厲害的人,心想這次活下來,一定要向他學習幾招。這樣的招數在第四步兵營中出現得平常,除了幾個倒到石頭的倒黴蛋之外,基本上是沒有被那些低級魔法擊中的人。

一聲獸吼從易寒的身後傳來,易寒發現那隻巨型蜥蜴轉頭向他這邊的方向,目標就是易寒身後不遠處的矮人,穆拉丁,矮人的速度本來是不快的,就算是穆拉丁受過特訓,但是,也只是比一般人類快一點而已,這隻巨型蜥就想對着穆拉丁噴出一道龍息.

這個時候易寒發現,穆拉丁看着那巨龍臨近的時候,居然站住不動了,我XX你的。易寒心中對着穆拉丁狂罵,但是手沒有停下,右手往後成投擲姿勢,把手上的長劍用力一甩,長劍帶着巨力向巨龍急速飛去,這一擊,正正擊中了巨龍的身體,那長劍立即粉碎,但是卻連巨龍的鱗片也不能擊穿,巨龍的防禦果然是非常強大,但是長劍上的巨力也讓巨龍感受到疼痛,讓它發出那團龍息就慢了一點,這一點時間,易寒撲向了穆拉丁,易寒一巴掌讓穆拉丁清醒過來,然後把他甩向自己陣營的方向,穆拉丁清醒之後立即逃走了,穆拉丁也知道,他現在的力量實在是弱小得可憐。

看着穆拉丁逃走了,巨龍不去追趕穆拉丁,反而就找上了易寒這個阻礙它的人類,對着易寒就是一道火焰,易寒一個閃爍躲開,向着自己的陣陣營跑去,巨龍哪會輕易放過他,龐大的身體降落在易寒的身前,阻擋他的去路,易寒立即轉身逃跑,事實再次證明,地上跑的怎麼也比不上在天上飛的,不管易寒逃得多快,在他頭頂上還是有一隻巨型大,而且長着翅膀的怪蜥蜴在,如果不是易寒反應比較快,在每次快要被追上的時候,易寒立即轉向其它方向,否則他早就被追上了。

不過,就算這樣,那隻怪蜥蜴哇出地口水(龍息)還是在他的身邊炸開,那時激起的滿天黃沙,令他的衣服裏外都塞滿了,讓易寒一臉沙土,這時,巨型蜥蜴又是一口水吐向易寒龍息再次令到黃沙飛濺,不過,這次,它決心要讓這個人類埋葬在黃沙裏,又是幾道口水噴出,激起了滿天的黃沙,當黃沙也覆蓋了易寒的身體時。機會,易寒一個閃爍,離開了黃沙的範圍,利用黃沙的掩護,易寒再次閃爍,在巨龍的視線死角處離開,終於把世襲甩開了,那條巨龍還以爲易寒死在它手上。

由於找不到路,易寒在沙漠裏走了半天,一邊感嘆自己居然跑了這麼遠,一邊趕回去,回到營裏,發現隊員們眼神都悲傷着,他們肅穆地對着一塊木牌,他們前面有一面木牌,上面寫着“隊長易寒之墓”。易寒看到這木牌,頭上不由的冒出幾條黑線,看着易寒回來,彼得他們很明顯的愣住了,然後幾個頭上都冒出冷汗,他們更看到易寒一身黃土,然後看到易寒的眼睛眯成一條線,知道易寒馬上就要發飆了。

弗朗西斯最機智靈,他大叫着,“隊長啊,你的英魂回來了,我好想你啊!”說着就向易寒撲來,易寒閃身在他的屁股就是一腳。

“少來,我還沒死呢,這是你搞的鬼吧?以前再跟你算。”易寒在弗朗西斯的頭上敲了一下,罵道。

穆拉丁一下從地上撲向易寒,嘴上還大叫着:“哇哈哈,我就知道,好人不長命,但小寒你這樣的禍害一定會活千年,哈哈哈哈……你果然活下來了。”穆拉丁心中想的是,如果你回不來,那麼,我一定要那條巨龍付出代價。 易寒一隻手撐着他的頭,矮人的手也不長,就這樣也接近不了易寒,易寒沒好氣的說:“禍害?我可是很好人一個,還有,喂喂,你們幾個,別來這套,我可不是玻璃。”看到隊員們都一副喜悅的表情,一副想要撲來擁抱一下的樣子,易寒心中也一曖,“放心吧,我可沒有那麼容易死的。”

笑鬧過後,弗朗西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說:“不過,現在怎麼辦,那條巨龍一出現,我們就死了近五萬多人,如果不是及時收兵,恐怕還會死更多人呢。”

易寒說:“那也沒有辦法,那隻……巨龍的力量太強了,而且它那個……”易寒不知道那招白色的氣波是什麼。

“是龍息,巨龍的本身就有的技能,而且龍息可是相當於七級的魔法,還有,巨龍也會噴出火焰,還有巨龍的鱗片的魔抗和物理抗力都很強。更不用說它還會龍語魔法了。一條成年的普通巨龍就至少就是九級魔獸,那相當於聖級高手,如果是黑龍的話,就是十級魔獸,相當神級的存在,龍王還是亞神獸呢,那就是半神的實力了。 我的火辣美女總裁 ,不出意外的話,這場仗多尼柏特是輸定了。巨龍應該是討厭人類的種族,也不知道,這條巨龍怎麼會幫助人類的?”穆拉丁也出奇的露出嚴肅的表情。

易寒嘆了口氣,說:“唉,看來我們真的沒有辦法幫助教官們了,你們自己注意了,這次我救了穆拉丁只是幸運而已,下一次,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我這次逃走的手段也會被那巨龍知道了。”

易寒說完,然後讓其它人都散了,就留下穆拉丁,他的臉色突然變得陰沉下來,易寒一拳打中穆拉丁的臉,怒吼道:“你居然在那個時候發呆,奶奶的,你不知道,如果我慢了一步,你就死定了,告訴我爲什麼,否則我就揍死你。”

穆拉丁被擊倒在地上,但是沒有生氣,擦着嘴角的鮮血,穆拉丁說:“當時我就覺得自己進入了一種奇特的狀態,外界的一切我什麼也感覺不到,只是感覺到那時我的身體很舒服。”

易寒又問了幾個問題,但是穆拉丁什麼也不知道,易寒再次嘆了口氣,不知道說什麼了,只是提醒穆拉丁自己注意,一覺得不對就跟易寒說。

事情還真的如穆拉丁所說的,沒辦法打了,巨龍在天上狂噴龍息,地面的軍隊也攻擊不到它,這裏的弩箭也射不到那麼遠,龍鱗也是中低級魔法免疫的,以多尼柏特的魔法師來看,他們發出的魔法根本不能傷害到這條巨龍。

到了後來,在米蘭特的巨龍出現後,多尼柏特軍直接選擇撒退。

“老大,現在我們怎麼辦?”在一個帳蓬中,亞拉柏罕着急地對麥迪爾說。

“我們現在這裏的兵力根本擋不住巨龍,只能撒退了。”麥迪爾說。

“那我們該怎麼辦呢,這樣下去我們也只能投降了。”亞拉柏罕沮喪說。

“冷靜,你不記得我以前對你說的話嗎,不管什麼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要讓自己冷靜下來,這樣纔可能想出應對的方法。”麥迪爾嚴肅地說,“你再看看,我們只要再等兩天,讓陛下派的兩名大師劍師到達,就有一拼的機會了。”他指了指地圖。

亞拉柏罕也只是突然之間,面對傳說中的巨龍,纔會在一時間慌了神,他很快就冷靜下來,沉聲說:“不過,就算兩個大劍師,加上傑蜚特,我和漢斯,也不能阻擋巨龍啊,”他又看了看桌子上的地圖,發現麥迪爾的手指指向的地方,忽然眼前一亮,“老大,你是說在這裏……”

“沒有錯,就是這裏,這裏的地勢,可以限制那條巨龍的優勢,對我們也有利。”麥迪爾說。


“但是,”亞拉柏罕一臉擔憂的說:“這次聽說米蘭特也有兩個大劍師級別的人來了,是艾略特,米蘭特的天才,只有二十五歲就到了大劍師的年青人,還有就是名將弗雷得將軍。”

麥迪爾想了一下,問:“他們有級別到什麼地步?”

亞拉柏罕說:“那艾略特晉級大劍師已經一年了,他的實力應該到了中階大劍師左右,弗雷得也是在中階大劍師左右,但是,他也是從戰場上一點一滴的爬上來的。”

麥迪爾聽到前面一句,臉上還是一臉淡然,聽到後面一句,臉色變得嚴肅了,從戰場上活下來的人,沒有一個是簡單的。麥迪爾說:“這兩個人,就交給我吧,你們只需要對付那條巨蜥蜴就好了。”

亞拉柏罕忙阻止說:“老大,你不可能阻擋他們兩個人的,而且你的身體也……”

麥迪爾擺擺手,說:“我只是牽制住那個弗雷得,至於艾略特,就交給另一個人了,相信,他應該能夠對付的。”

軍營中,看着士兵們訓練,陰笑着的易寒,突然打了一個抖擻了一下,易寒向四周張望了一下,沒有發現任何人,心想,一定有人對我有什麼不良企圖。

兩天後,地點,一線天。傳說中,這裏被人類的守護神——戰神一刀把這座幾千米的高山劈成兩半,這裏變成了多尼柏特到首都的一條必經之路。道路只有三十多米寬,兩邊都是高几千米的峭壁,在這裏,可以大幅度減少巨龍在天空的優勢,但是隻要通過這裏,再過五個城池,就是多尼柏特的首都了。

這兩天,易寒非常惱火,那隻巨龍,在發現易寒沒有死掉後,居然好幾次不顧一切想要除掉易寒,不過,在這種大型戰場,在易寒的閃爍之下,巨龍想要幹掉易寒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多次被易寒逃走了,但是這樣的後果,就是讓巨龍更加憤怒,它每出現一次,都特別照顧他,雖然不能直接命中易寒,但每次都有幾道龍息吐在他身邊,雖然,這種龍息的速度他可以躲開,但是它的範圍也很大,把易寒身邊的人都打成灰了,他會令到易寒很狼狽,對於這個,易寒也很無奈啊,雖然每次都可以逃走,幸好他不與營裏的其他人一起作戰,所以纔沒有被波及其他人。

易寒猜想了一下,有了第二個弒神技後,現在他的魂能有2000卡,用獻祭之火只可能支持十分鐘,平均每分鐘要消耗200卡。十分鐘,不,只要五分鐘他就有把握把巨龍燒死了,可是,很明顯那條巨龍是不會讓易寒在它身上呆五分鐘的。

隆——隆——隆

戰鼓再次響起,遠方漸漸出現米蘭特士兵的人影,開始只是一點點,再過一會,變成了密密麻麻的一片。

不過,易寒也看出這次的不同了,在主帥的身邊居然站着兩個護衛,從他們身上的氣勢看出,他們至少不弱於中階大劍師。而且,易寒忙看了穆拉丁一眼,發現他也看着自己,還有兩人是易寒他們的兩個教官他們也出現了了,看來真的要開始真正的戰鬥了。

易寒觀察了四周,這裏做戰場,實在是太好了。

“我們多尼柏特的戰士們,你們也看見那隻巨龍了,現在,在這裏,我們就要與它決一勝負,只要能夠擊敗它,我們就可以保護我們的祖國了。現在,拿起你們手中的兵器,爲了榮耀,衝啊!”亞拉柏特煽情的說,雖然多尼柏特的士兵士氣還是低落的厲害。

亞柏拉罕說完,就向正在飛來的巨龍衝去,他身後的護衛和兩個教官也一起衝出去,五人成錐形衝去,兩個護衛在亞拉柏特兩邊,而兩個教官在兩側,兩個護衛和亞拉柏特身上都閃耀着鬥氣,兩個護衛一個是風系大劍師,一個是火系大劍師,亞拉柏特是個土系的大劍師,凡是有阻擋他們的人,不管是騎兵還是步兵,都被接直劈成兩半,沒有任何士兵能夠阻擋他們,一些低級的魔法根本就跟不上他們的速度,四級以上的魔法也需要時間準備。

很快他們就接近了那條紅龍,只見那紅龍一爪向漢斯兩個拍去,兩位教官很有默契的分左右兩邊閃開,一爪拍空,紅龍也不停留,一尾巴向漢斯掃去。在空中的漢斯根本不能再動,就在這時,一隻一米長,底面直徑半米的巨大土錐向紅龍的腹部刺去,這是亞柏拉罕的鬥氣形成的土錐。還有那個火系的大劍師用直接一劍劈向紅龍背部,風系大劍師也劈出一道迎風斬,一道青色的半月形鬥氣向紅龍的尾部擊去,三道攻擊幾乎同時到來,紅龍也不敢硬撐三人的攻擊,

只能放棄對漢斯的攻勢,只見他一爪擋住鬥氣土錐,尾部急忙向上一揚,堪堪躲過迎風斬,不過這時,火系大劍師的劍已經落在了它的身上,“叮”一聲如有實質的輕響,劍身才劈入了不到一寸,雖然那名火系大劍師用的並不是什麼神兵,但是這武器可以讓他注入鬥氣,也是矮人大師的得意之作了,這樣的全力一劍居然只能傷到這隻巨龍的皮毛。

紅龍吃痛,轉過頭就是一道龍息,火系大劍師急忙閃開,但紅龍也像知道他的行動一樣,右爪猛的一拍,速度比剛纔快了一倍,也許是因爲受了傷,刺激了它吧。

“嘭”一聲巨響,只見火系大劍師手中的利劍斷成兩半,而且他的胸口明顯凹下去了,在剛纔的一擊中,他用劍擋在身前,但巨龍的一爪之力,又哪裏會那麼容易抵擋,一下子就把劍打斷了,他也傷了重傷。看來他短時間是站不起來了。 其他幾人想要救援,也來不及了,不到五分鐘,就一個大劍師重傷了,戰場上一片寂靜,米蘭特和多尼柏特的士兵的交戰也停下來了,他們都在注意那裏的戰鬥,畢竟如果自己方打輸了的話,就算殺光對方的士兵也沒用多大的用處,而米蘭特的兩個大劍師也鬱悶了,他們不是不想上去幫忙,但是那條巨龍也說過,如果誰上去的話,也會受到它的無差別攻擊。所以他們也只能在那裏看着,殺幾個士兵,注意那裏的戰場。

看到火系大劍師的下場,兩個教官和兩名大劍師也小心起來,不過很明顯,現在的四人都被巨龍壓制着,巨龍也不只用物理攻擊,經常也放出幾個六級魔法,這樣的魔法它根本就不會念咒語,只是龍嘴一張,魔法元素就在身前聚集,還好它沒有放出大型的魔法,否則士兵就傷亡嚴重了,他們偶爾也能傷到巨龍,不過也只是小傷而已。

在米蘭特的軍中,突然竄出兩道人影,一個藍髮的英俊青年,手中拿是一把單手長劍,另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拿着雙手巨劍,那把劍,不比麥迪爾的劍小多少。

這時候,易寒感到身後有人接近,剛想回頭,就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對付一般的士兵沒有什麼好玩的,我們去找適合我們的對手吧!”

“麥迪爾教官,是你?”易寒驚喜地說。

“跟着我來!”說完,麥迪爾就迅速向着前方邁進,易寒的戰意升騰,追着麥迪爾的後面。

兩人看着米蘭特軍中的竄出的人接觸。

易寒衝向那個年青人,麥迪爾對付另一個,麥迪爾的身材高大,加上他身上也有淡紅色的魂能,弗雷得不敢大意,身上泛起淡淡的紅芒,他居然也會這種血色的魂能。

艾略特由於太年輕,看到來者居然是一個比自己更年輕的人,艾略特是年輕一代的天才人物,免不了有年輕人的毛病,目中無人,這個毛病註定讓他吃一個大虧。

易寒手中也是一把長劍,這也是一把稍好一點的長劍而已,易寒躍向艾略特,揮動手中的劍,以雷霆之力沒有半分花式的直接劈向了艾略特,艾略特以爲易寒只是一個普通的士兵,易寒的年紀實在讓艾略特無法高估他的實力,艾略特對着易寒發出一道金色的鬥氣彈,那金色光彈上有一條條雷電閃動,向着易寒飛了過來,艾略特頭也不回想要繼續前進,但是易寒輕易躲開這個鬥氣彈,長劍速度不變,向着艾略特的背後劈去。

就快到擊中艾略特的時候,艾略特只感到一股危險的味道在靠近,還來不及思考,回身就是一劍,劍身閃耀着金色的光芒,但是,不管怎樣,艾略特也是匆忙一劍,劍上的鬥氣也不會太多,兩劍一接觸,易寒的巨力發揮了作用,將艾略特擊飛出去,狂噴一口鮮血,艾略特跌倒在也地上,他用右手的長劍支持着自己,然後掙扎着站了起來,艾略特吃驚地看着易寒,這相貌平凡的少年,居然能夠傷了自己。

“看來是我小看你了,不過,你居然敢傷了我,你必需付出代價。”艾略特身上泛起金色的鬥氣,不得不說,運用起雷鬥氣的艾略特,真的很帥,就像前世易寒在動畫上看到的超級賽亞人一樣,不時有幾條雷電在他的身上閃動。

易寒看到艾略特認真起來,不禁不怕,反而有一點興奮,一直以後,不是遇到太強大的人,就是情勢所逼,不得不暗殺,這次終於遇到了實力差不多的人了,而且這個人,還是難得有雷系大劍師,易寒眼中的戰意不斷升高,右手的長劍越握越緊,終於到了極點的時候,易寒往地上一踏,人以比弩箭更快的速度衝向艾略特,地面出現一個幾寸深的腳印。

艾略特對着易寒發出幾道鬥氣斬,但是被易寒輕易躲開後,他就停止這項毫無意義的攻擊,在鬥氣的增幅下,艾略特的身影顯得迅猛,叮,兩劍相交,發出一聲暴響,兩人各退三步,艾略特吃驚,想不到這小子的力量居然如此強悍。

易寒卻大叫一聲:“爽,再來!”然後再次把劍遞出去,艾略特只感到自己的右手發麻,暗罵易寒一聲變態,但是,易寒再次出劍,艾略特不得不上前接招,這一劍,夾着強烈的雷電,擊向易寒,易寒被這一劍擊退幾步,艾略特的長劍在交織,雷系鬥氣在空中形成一個電網,電網向着易寒撲了過去,這電網的速度非常快,一眨眼就撲到了易寒的面前,易寒想要逃跑,但那電網好像有吸力一樣,將易寒吸住,那電網一接觸易寒,易寒就像被雷電擊中一樣,全身不停地抽搐起來,“結束了!”艾略特說,瞬間發出三個鬥氣斬。

結束,怎麼可能!易寒突然仰天長嘯,身上的魂能不由自主的變得狂暴起來,易寒可以感覺到,身上的魂能自己從易寒的身體出來,那些雷電一與這魂能與遇,就像一個火堆被一盤水澆了一樣,消失不見了。

“還有沒有結束!”易寒的感覺身體的控制權重新回到自己的的手中,長劍連揮三下,將快要到到身前的三個鬥氣斬撥向一邊,那三道鬥氣斬雖然被撥到一邊,但是易寒的手劈也被那力度震得右碗劇痛。

“你居然能夠擺脫我的‘雷雲網’,你果然很強,如果再給你幾年,或許你可以到達聖級,但是,要怪就怪你現在太招搖,我一定要宰了你!”艾略特二十五歲,他纔是中階大劍師,但是易寒纔不到二十,再讓他發展下去,一定會到達聖級,易寒的成就令到艾略特妒忌了,艾略特高舉長劍,金光沖天而起,直衝雲霄,天空居然開始變黑,在易寒與艾略特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團黑雲,那黑雲有十幾丈寬,易寒感覺到來自天空的威脅,他速度接近艾略特,但是他離艾略還有十幾米的時候,突然感覺有危險的預感,易寒連忙停下來,雖然不知道這爲什麼會出現這預感,但是,這多年的直覺讓易寒躲過了不少的危機,易寒捉起一個米蘭特的士兵,那士兵還來不及掙扎,這被易寒扔向艾略特,轟,天上降下一道閃電,那閃電正下的劈中了那士兵身,當場把他轟成焦炭。

易寒一陣後怕,還好沒有匆忙上前,否則他的下場也好不了多少,頓了頓,逃走易寒是絕對不會做的,那麼……

易寒從原地消失,把在他周圍的米蘭特士兵都捉了起來,全部向着艾略特扔了過去,天空不斷降下閃電,把一個個士兵劈成焦炭,居然沒有讓任何一個人接近到艾略特,對於敵人,易寒是絕對不會手軟的,這樣也可以消耗天空的雷電的能量。

艾略特看到易寒這麼無恥,不禁怒髮衝冠,大喝一聲:“去死吧!天雷煉獄!”高舉的劍上的鬥氣突然增強,然後天上的黑雲隆隆作響,艾略特長劍一指易寒,烏雲中一道閃電劈向了易寒,易寒再次捉起一個米蘭特的士兵,扔到空中,那個士兵被擊成了粉末,連屍體也不留下,艾略特再次用長劍指着易寒,易寒的周圍已經再也沒有敵軍的士兵了,他只好用閃耀躲開,當他第三次躲開之後,第四閃的閃電居然是大範圍的電網,有易寒位置的周圍,有十道雷電把他圍住,然後易寒再次閃爍之後,一道閃電居然直接命中了易寒,噗,易寒不由自主的噴出一口血。

他想不通,爲什麼艾略特會知道他出現的位置,但是他來不及想,又是一道閃電擊中了易寒,易寒被震飛十幾米外,他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這一擊,比剛纔的更強,更快了,看來,是一道比一道雷電強大,易寒一邊想,一邊使用閃爍,但是又是一擊雷電落到了他的身上。

咳,易寒再次吐了一口血,媽的,就算死,我也要拉你一起,右手握劍更緊了,閃爍,“哈哈哈哈……,這一次,你死定了,雖然剛纔你削弱了天雷的兩成力量,但是,你也 難逃一死!”看到易寒狼狽的樣子,雖然驚歎易寒強大的身體,但是,也抑制不了能夠殺死易寒的興奮心情,他因爲消耗太多鬥氣而略顯蒼白的臉上,出現了神經質的狂笑。

易寒不顧天空的烏雲,精神集中到艾略特一人的身上,這一刻,他眼中只看到艾略特,周圍的一切彷彿變得安靜,變成虛無,易寒的身體消失了,不是閃爍,是他自己的肉體速度,居然快到一般的人的眼睛也跟不上的地步,易寒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把這一劍刺出去。

“死吧!”艾略特的劍指向易寒,天上隆下一道水桶粗的雷電,那雷電正正的劈向易寒,易寒一副不躲不閃的樣子,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只有一個執着,就在這時,易寒的身上泛起了淡淡的紅芒,不是鬥氣,這是魂能,那狂暴的雷電被這淡淡的紅芒擋住,但是那紅芒只能阻隔七成的雷電,然後就被擊碎了,剩餘的雷電直接轟中了易寒,易寒的身體表面出現燒焦的黑色,經過[無素改造的身體果然強悍,就算受到這種攻擊,易寒的身體仍然不止息的繼續前進。

他的劍,仍然以雷霆萬鈞之勢,向着艾略特刺去,艾略特的眼中,終於出現恐懼的神色了,他想退,但是時間也來不及了,只好用手中的劍阻攔,艾略特把劍橫於胸前。

易寒的劍身居然也泛起了紅芒,紅芒與艾略特的劍接觸,那把劍只阻隔了不到一秒的時間,從劍身的中間裂天,易寒的劍向着艾略特的胸口刺了進去,雖然艾略特的身上穿着價值不低的戰甲,但是對易寒的劍一點阻礙也沒有,那把劍就像是切豆腐一樣刺入艾略特的盔甲,將艾略特的身體刺個對穿。 “咳……咳……我……居然輸了……”艾略特的嘴角流出一絲鮮血,他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易寒把劍抽出來,艾略特身體往後倒了下去。

易寒轉頭向麥迪爾的方向看去,只見麥迪爾與弗雷得的戰鬥也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了,兩人都是以力量見長的人,每一次都是硬碰,兩把巨劍都發出巨大的響聲,麥迪爾一劍向弗雷得的右臂橫劈過去,這一劍,充滿一往無前的氣勢,感覺就是不將弗雷得劈成兩半絕不收手,弗雷得把他的劍迎上去,巨劍豎起招架麥迪爾的劍,但是被麥迪爾震退幾步,麥迪爾得勢不撓人,身體再次往前一步,巨劍由上而下的劈出去,一時間,弗雷得只有招架之力。

“結束吧!”麥迪爾大吼一聲,巨劍上紅光大盛,弗雷得也知道生死就在這一擊了,全身魂能涌動起來,全部集中在他的劍上。

麥迪爾的劍身彷彿化成了一隻兇猛的巨虎,向着弗雷得撲了過去,麥迪爾心中狂吼,臨天一劍。他周圍的碎石黃沙都被這一劍激起的風暴捲走,那些風沙擊在人的身上讓人一陣疼痛。

轟,兩劍再次接觸,弗雷得被擊飛出去,他手中的巨劍已經變成粉碎了,弗雷得咳嗽了幾聲,從嘴裏吐出內臟的碎片,他的臉色突然紅潤起來,這是回光反照。他掙扎站了起來:“你手中的武器是虎牙,你使用的招數是臨天一劍!手執虎牙,兵涌天下!您是‘兵神’麥迪爾大人!”

“什麼兵神,只是一個生命快到盡頭的可憐蟲而已。”麥迪爾自嘲道。

“哈哈哈哈哈……能夠見到傳說中的‘兵神’,就算死在您手上,我也不虧了,咳……咳咳。”弗雷得就這樣站着,眼睛瞪着前面,死去了。

噗一聲,這時候,麥迪爾噴出了一口鮮血,他用巨劍支撐着自己的身體,不讓自己倒下,看來剛纔的戰鬥,還有最後的臨天一劍,對現在的麥迪爾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負擔。

“一起上,把他殺了,我們要爲將軍報仇!”米蘭特軍中不知道誰吼了一句,四面八方的人涌向麥迪爾,易寒一個閃爍到了麥迪爾的身邊,右腳往前一步,靠近衝得最快的一個人,那士兵對着易寒的腦袋就是一劍,易寒後退一步,躲開了這一劍,然後身體向前,左手一伸,扣住這個人的喉嚨,單手將這個人舉了起來,向着最多人涌過來的方向扔了出去。

這個倒黴的人被扔出去的時候,他的脖已經被扭斷,成爲一具屍體了,這具屍體將一大羣人衝倒了,趁着這個機會,易寒帶着麥迪爾衝出包圍圈,易寒急問:“麥迪爾教官,你還能不能走啊?”

“還可以,但是遇上強一點的對手我就無能爲力了。”麥迪爾坦白的說,他真的受了傷,而且本來身體就開始崩潰了,現在還強行對敵,傷勢就更加嚴重了。

易寒一直把麥迪爾帶到了穆拉丁的身邊,然後囑咐穆拉丁照顧好麥迪爾,易寒的目光投向了另一方的戰場。

這裏不斷傳出巨響,也許久攻不下,那隻巨龍也有點不耐煩了,它甩開正抱住他尾巴的傑蜚特,巨大的肉翅一展,一陣陣罡風吹來,一時間,人倒馬翻,它想要飛起來了,在空中,它的優勢就更多了。


不過,選這裏在戰場就是因爲要限制它的飛行,所以漢斯和傑蜚特立即衝向兩旁的峭壁,快要撞到牆的時候,就奮力一跳,一下子跳到了幾米高,然後藉着峭壁借力,向着兩旁的巖壁就是一腳,巖壁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腳印,兩人躍到了巨龍的後背上,從兩旁舞起手中的劍,刺向巨龍的翅膀,這時,亞柏拉罕和風系大劍師的攻勢也到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